民主共为您搜索到185篇文章
  •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网上公知盛传,到了欧洲之后的难民“民主了、自由了、也幸福了”,例如“拿的救助金比在中国的工资都多”、“不用工作白吃白喝有人养”之类的言论层出不穷。可事实呢?往往是有点钱的人才能买得起偷渡的船票,穷得叮当响的难民只能不停地跑,等待战火的审判。而那些逃走的,葬送在地中海中的亡魂无数,还要面临被贩卖的风险,到欧洲之后,能成功取得合法救助的人数比例也不高,流离失所的饿死鬼、病死鬼也不罕见,不见天日的难民营里苦苦祈盼的一张张面孔,也都是真实的写照。

  • 美国的民主陷阱与颜色革命

    美国的民主陷阱与颜色革命

    这些矛盾的激化使今天不同的美国人爱的是不同的美国,导致美国民主政治基础——社会共识的动摇。而且这种分化随着外来移民的增多还在不断加剧,美国建国初期白人比例是95%,现在不到60%,其中靠近墨西哥的加州和得州白人不到50%,预计到2050年美国白人人口将不足一半。这是特朗普为什么要修美墨边境墙、限制外来移民的原因,也是美国深层次危机的根源,美国也正在再次掉入美式民主的陷阱之中。

  • 钱昌明:毛主席是践行“民主集中制”的楷模

    钱昌明:毛主席是践行“民主集中制”的楷模

    “反毛”分子们永远不能指责毛主席是“个人专断”、“专制独裁”!因为无论是他老人家的个人意见还是代表党中央做出的决策,都是经受得起时间的检验、是正确的;更是完全符合“民主集中制”的决策程序的。客观事实证明:毛主席一生既坚持革命原则,又严格履行党的纪律。他无疑是践行“民主集中制”的楷模。

  • 王绍光:西方推崇的公民社会就是个好东西吗?

    王绍光:西方推崇的公民社会就是个好东西吗?

    公民社会是黑白好坏混在一块的大杂烩,与民主并没有必然的等号。公民社会组织在经济上主要依赖商业收益或政府资助或外国捐款,无法保证其自诩的独立性。流行理论强调公民社会组织独立于政府的外部效应,事实却是公民社会的内部效应比如民主技能训练,恰恰更能促进民主。公民社会与民主两者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这可能不是个可以做出简单回答的问题。另外,这两者之间到底是谁在影响谁,还是相互影响,到底哪一个关系更加重要,这些并非不重要的理论问题至少到今天为止还远没有说清楚。奇怪的是,或值得思考的是,正是在这样的基础上,却有那么多的人对公民社会无限肯定,把公民社会对民主的作用无限夸大。我认为,公民社会的显学化,正是过去十几年中人们缺乏理论想象力的典型表现。

  • 悲催的台湾

    悲催的台湾

    这次台湾的“大选”,让人们更看清楚了,台湾的所谓民主就是一出又一出闹剧。这样的选举,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都选不出能带领台湾人民走出困境,走向繁荣的主政者与政党。这次“大选”也同样选不出真正赞同国家统一,并为此而努力的政党。这次不管谁当选,谁执政,台湾的沉沦依然是不可避免的。看看国民党那副没出息的样儿,就知道台湾在“大选”之后,一定会是这样的结果。

  • 李建宏:西方统治阶级的独特统治手段——情绪管控

    李建宏:西方统治阶级的独特统治手段——情绪管控

    西方统治阶级不惜余力地深层介入与公共政治完全无涉的普通民众最隐秘的私人情感领域,正是出于通过私人情绪管控实现社会情绪管控,从而防止社会变革和遏制社会革命的政治目的。因此,在号称“自由”、“民主”和“人权”的西方国家,人民群众被公然剥夺了正常表达个人情绪的基本权力和自由。

  • 周新城:民主社会主义泛滥有哪些危害

    周新城:民主社会主义泛滥有哪些危害

    近几十年来,在我国理论界,民主社会主义思潮不断蔓延、迅速泛滥。他们的手法基本上一样:通过歪曲恩格斯晚年思想,认为其晚年赞成民主社会主义,变成了民主社会主义者,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的“正统”。但实际上,恩格斯是坚定的共产主义者,他反对的是带有抽象的人道主义的共产主义。通过武装斗争取得政权是一个普遍规律,恩格斯主张革命斗争应该有多种形式,但他始终坚持并强调暴力革命。

  • 美国是如何处理“民主运动”的?

    美国是如何处理“民主运动”的?

    在美国的历史上,镇压工人运动、学生运动的经验太丰富了,以至于在后来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中,面对数万游行的民众,警棍驱逐、逮捕、删视频,美国警方的处理可谓是快刀斩乱麻,丝毫不拖地带水。绝大多数人甚至到现在都不知道,美国警察是怎么把华尔街的示威人群处理掉的。可是,即使拥有如此劣迹斑斑的历史,到了其他国家的所谓“民主运动”时,哪怕他们的理由,比起美国的军人、工人、学生,不正当了一百倍,美国依然可以腆着脸说三道四,颠倒黑白。

  • 望长城内外:香港的事情正在发生变化

    望长城内外:香港的事情正在发生变化

    难道是香港反对派不懂得“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的道理吗?非也!他们之所以打着“为民请命”的旗号蛊惑人心,在香港闹事,这说明他们是知道这个道理的,可是由于他们的阶级属性——西方资产阶级的走狗,他们做不到也不可能做到真正代表广大香港民众的利益。在他们的心目中,夺权,夺取香港的政权才是最主要的目的,因此,他们每天考虑的是怎样才能搞乱香港,以便他们乱中夺权,至于他们所采取的措施和行动会不会损害广大香港民众的利益,他们则几乎不会考虑甚至漠不关心。所以,香港反对派才一再干出砸老百姓饭碗、损害香港民众利益、丧失人心的蠢事。

  • 论香港民主化进程中的民粹主义

    论香港民主化进程中的民粹主义

    香港民粹主义是香港民主化进程中出现的重大问题之一,其表现形式既包括自下而上的社会思潮和运动,如市民对特区政府、中央政府、内地人和本地经济精英的非理性反对,以及对民主化的激进追求等;也包括自上而下的精英政治策略,如反对派对敏感议题的炒作、对反对运动的操纵和对“工具性公投”的利用等。香港民粹主义既是反对派骑动的结果,也是香港现阶段结构性矛盾的产物,对香港的民主政治发展及繁荣稳定产生了很大负面影响。

  • 从“占中”看香港“民主”神话背后美国的真金白银

    从“占中”看香港“民主”神话背后美国的真金白银

    接受美国国会拨款、与美国务院合作密切的“国家民主基金会”自1983年成立以来,香港就一直是其工作重点,每年该机构投入香港的经费都在数千万港元以上,每年投入的项目均在其网站上公开可查。据港媒统计,在“占中”中活跃的香港“工党”主席,曾接受该基金会资助长达近20年,累计接受美方资金超过1300万港元。美国驻港领馆也对所谓香港“民主事业”长期投入。据维基解密揭露的美国国务院外交电报,早在2005年美国就已密切关注香港“政改”议题及“反对派”的整合情况。2008年一份电报显示,美国驻港领馆官员“欣喜”地认为香港“泛民主派”正走向成熟,正从一个松散的论坛类组织成为一个组织严密的“政治实体”。2010年的另一份电报中,美国驻港官员对香港“反对派”出现的内部裂痕十分关心,迫切希望知道谁能够成为该派别未来的“领袖人物”。

  • 鲍盛刚:自由与民主的神话及其破灭

    鲍盛刚:自由与民主的神话及其破灭

    无论是英国的撒切尔主义还是美国的里根主义都失败了。原因很简单,因为新自由主义本质上是一场复古和倒退运动,是19世纪自由主义的变种,主要的靶子就是针对大萧条与二战后繁荣时期所采用的一系列制度安排,目的就是复辟资本主义。但是殊不知一旦工资,福利与税收涨上去了,就不可能再降下来,否则就会引发道德与政治的风险。所以,想再回到过去已经是不可能了。时至今日,随着民粹主义在美国与西方国家的兴起,表明潮流已经在转变。

  • 请看,香港反对派媒体是如何颠倒黑白的

    请看,香港反对派媒体是如何颠倒黑白的

    香港反对派嘴上高喊拥护“言论自由”,然而在实际上却是只允许他们有仇警、反政府、颠倒黑白的自由,而对于坚守新闻操守,坚持客观持平报道的正能量媒体却疯狂地进行围攻。只要媒体机构的报道立场或表述没能让示威者或“反送中”行动的支持者满意,说出所谓“亲中”甚至“反暴力”的话,就可能招致网络上的舆论攻击和人肉暴力。

  • 香港回归后美国如何对香港进行民主输出

    香港回归后美国如何对香港进行民主输出

    美国希望把香港塑造成另一个“民主”样板,把“促进香港民主化作为对北京政策的基石”,通过培养、扶植香港的“民主势力”,企图使其能够左右香港的政制发展方向甚至能够入主特区政府,从而使香港成为能够按美国意愿发展的政治“实体”。

  • 台湾当局为何对收留乱港分子“态度消极”?

    台湾当局为何对收留乱港分子“态度消极”?

    台湾当局与西方国家的政客一样,对于敌对国家和地区的任何反政府活动哪怕是赤裸裸的暴力破坏行为,都会被他们称作是追求“民主、自由、人权”的和平游行示威请愿等或明或暗地给予支持,而对于发生在自己治下的反政府活动哪怕是纯粹的和平游行示威请愿活动,则都会被他们称作是社会骚乱甚至是“暴乱”而予以镇压;他们频频对别国的事务说三道四,极力鼓动各种反政府活动,但却不愿意让别国的反政府分子到自己国家和地区来追求“民主、自由、人权”,实际上就是要别人当他们的棋子和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