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共为您搜索到205篇文章
  • 胡懋仁:简析西方的民主、人权价值观

    胡懋仁:简析西方的民主、人权价值观

    严格说来,所谓天赋人权,所谓人生而平等,二者都是一种愿望,一种想象。毛泽东说,哪有天赋人权,都是人赋人权。没有人的斗争和争取,谁会给你人权?从人类产生了阶级之后,从来也没有所谓生而平等的事情,反而是生而不平等。人们之间的平等也是要斗争而争取来的,更何况,剥削阶级统治者根本不希望看到人世间的平等。在他们看来,他们的高贵的,劳动者是低贱的,低贱的劳动者为他们这些高贵的统治者效劳,那才是天经地义的。

  • 桃花舍主人:林肯总统不要“自由、人权”要统一

    桃花舍主人:林肯总统不要“自由、人权”要统一

    西元1862年8月22日,在给《纽约论坛报》编辑格瑞莱的信中林肯写道:“我的最高目标是拯救联邦,既不是保存奴隶制度,亦非摧毁奴隶制度。如果不解放一个奴隶就能保存联邦,我就一个不解放;如果解放全部奴隶就能保存联邦,我就全部解放;如果解放一部份奴隶不解放其他奴隶就能保存联邦,我也照办。”可见,林肯乃是个“大一统”的坚决捍卫者,在“拯救联邦”这个“最高目标”下,黑人奴隶的“自由”和“人权”对于林肯来说只是个可以运用的手段。亚伯拉罕·林肯总统以要统一不要“自由、人权”的“坚强”意志拯救了“美洲联邦”,显然这才是他得以在“最伟大总统”中排第一位的主要原因。我们现在中小学教育中的“世界历史”教科书对此说明白了吗?

  • 美国华人陈维娜:我在美国经历的几件事情

    美国华人陈维娜:我在美国经历的几件事情

    美军不怕中国军队现代化,因为在这方面他们永远赶不上我们。怕的是中国军队的毛泽东化,或按中国术语叫革命化。中国军队离毛泽东越远,美军的胜算也就越大。毛泽东是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善于以弱击强、以弱胜强的军事天才。他的军事思想体系及实战应用非常的精妙独特,至今还没有好的应对破解办法。虽然我们是在把他当做对手来研究,但是我对中国的毛泽东始终怀有最深的敬意。西点军校崇敬的两个中国的也是全人类的兵家泰斗,一个是毛泽东,还有一个是孙武子。

  • 我们要创造一个新的智利

    我们要创造一个新的智利

    这场运动不仅仅是为了解决这个或那个具体的问题。它提出的问题直达根源。所以,我认为我们需要一部新宪法。我们如今的宪法是智利新自由主义的遗产,可以追溯到皮诺切特和芝加哥男孩那个时代。要从根本上改变现状,我们需要从根本上消除这些根源。我们需要制定新的游戏规则。

  • 王升:香港走入歧途的“民主”

    王升:香港走入歧途的“民主”

    现在香港人所面临的危机,包括高房价、生活成本巨大、工资过低等问题,归根结底,还是买办性质的大富豪、大财团不受限制、疯狂扩张造成的,他们和香港普通人之间的矛盾,不是“人民内部矛盾”而是“敌我矛盾”——只要那些勾结英美的富豪财团还垄断香港政治和经济,广大香港人民就得不到救赎。

  • 如何揭开这次惨案背后的邪恶面纱?

    如何揭开这次惨案背后的邪恶面纱?

    冷藏冰柜致39人死亡事件的谜底正在一层层揭开,那揭开的其实是一层层流血流脓的伤疤,就像当年美洲大陆上每个黑奴背上永远都会有的鞭子抽出来的伤疤一样,无数“人货”或“现代奴隶”进入欧洲这个文明社会,然后就被驱赶到了各个地下工厂,成为黑工或性奴,没有任何权力,永远暗无天日,永远没有盼头,与当年美国大陆上的黑奴一样凄惨。这就是光鲜的被称为人类终极文明的世界尽头,像一个黑洞,永远穿越不出去的黑洞。

  • 独行其道——由儒家传统看中国政府“贤能政治”的合理性、合法性

    独行其道——由儒家传统看中国政府“贤能政治”的合理性、合法性

    在一步一步踏出自己的中道时,我们固然要努力向西方学习,师其所长,但更需要的是自身的文艺复兴,西方六百年前冲破神学的牢笼回归希腊罗马,我们今天亦要摆脱西方的范式再现先秦儒家;中国文化可贵之处,不在于其与西方文明兼容互补的部份,而在于异于是而又优于是的地方,应该既兼容并蓄而又分庭抗礼。

  • 这些笃信普世价值的地方如今都乱成了一锅粥

    这些笃信普世价值的地方如今都乱成了一锅粥

    伟人告诉我们,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要依靠群众,要相信群众的智慧,这话一点没错,但群众也是需要学习,需要进步的,更需要有人教他们知识和理论,教他们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群众也是需要先锋队的。他们需要知道:“我是谁?我需要什么?”

  • 加泰罗尼亚的“风景”

    加泰罗尼亚的“风景”

    发达国家一边赚着全世界的钱,还试图输出价值观,输出“颜色革命”,搞乱别人,肥了自己.....结果终于被这“吸星大法”的异种真气反噬了。西方世界越来越多吃饱了没事干的人,打着“独立”、“自由”、“环保”、“人权”的旗号,到处搞事情,或者利用别人,或者被别人利用,搅得四处火起,大家不得安宁。但可笑的是,他们还没有来得及“乱了别人”,就先“乱了自己”。

  • 古明浩:民“煮”天堂的救护车恐惧症

    古明浩:民“煮”天堂的救护车恐惧症

    一名45岁妇女下车时不小心左腿踩进列车与站台间缝隙,大腿深陷卡得动弹不得。在现场目击的《波士顿邮报》记者Maria Cramer于推特写道:“她痛苦啜泣,皮肤撕裂,腿部扭曲流血。如此狼狈,她还是恳求大家不要叫救护车,‘那要3000美元,我付不起。’她悲叹。”受伤这么严重却不敢叫救护车,只因担心付不起费用,制度的冷酷与小民的恐惧让人怀疑国人趋之若鹜的山巅之国真的是一个好的社会吗?

  • 修饰,即阉割——西方资产阶级对抗民主的主要策略

    修饰,即阉割——西方资产阶级对抗民主的主要策略

    正如雪瓦斯基指出的那样,如果有产阶级得不到对其财产权的保障,他们是拼死也不会接受民主的。资产主义社会的民主说到底是资产阶级与工人阶级妥协的产物。中国是要在社会主义制度的基础上建设民主,它应是以最广大劳动人民利益为出发点的民主,是广泛参与的民主;完全不必向有产者作出巨大让步,而对民主大打折扣。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盲目采用西方舶来的那些对民主的修饰,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南辕北辙。

  • 西方民主让雷锋童年苦难在叙利亚八岁孩童身上重演

    西方民主让雷锋童年苦难在叙利亚八岁孩童身上重演

    某公知在接受采访时曾说“对于居住在中国的中国人来说,如果你问中国人,你最渴望什么,他们最渴望的,不是食物,不是房子,每个人都渴望‘民主’。”我们不必去细究这么说的公知到底是谁,但是请不要怀疑,这么说的人一定是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而且极有可能是抱着不可描述的政治目的的人。实话实说,如果一个人吃都吃不饱了,还侈谈什么“民主”呢?你吃都吃不饱了,还有啥好扯的,“民主”能当饭吃不?

  • 美国叛徒or言论自由牺牲品,从阿里到詹姆斯……

    美国叛徒or言论自由牺牲品,从阿里到詹姆斯……

    这种相互拱火式的舆论对抗,根本缘由在于已经被毒化的舆论环境,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在煽动起对中国不必要的恐惧和仇视后,或者不断制造话题煽风点火,或者制造话题从中牟利。像莫雷这样的小丑,据说在事件后像没事人一样以前怎样还怎样。詹姆斯表态后,有中国网民呼吁不要过多支持詹姆斯以免他深陷美国舆论批评中,遭受更大程度的打压。经过了最近的几件事,对美国舆论的复杂与凶猛,偏见之墙的顽固,世人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 西方民主搞笑实录:P站拉票、真实吃鸡、女优竞选

    西方民主搞笑实录:P站拉票、真实吃鸡、女优竞选

    有人从议员身份下海,就有人想上岸进军政坛。在2009年的东京都议员选举中,AV女优“后藤麻衣”也宣布参选。结果“毫不意外”,后藤麻衣大败而归,仅仅获得3592票,距离第五名候选人的17183票相差甚远。

  • 人民日报海外版:彭定康,别再给香港“埋雷”了

    人民日报海外版:彭定康,别再给香港“埋雷”了

    事实是,西方一些政客和彭定康一样,在意的根本不是香港的“民主人权”,而是一己之私。对他们而言,香港越乱越好,水越浑才越好摸鱼。他们的如意算盘就是搞乱、控制香港,进而牵制、遏制中国。今天的中国国力强盛,全国人民上下齐心。按照基本法规定,中央有足够多的办法、足够强大的力量迅速平息香港可能出现的各种动乱。西方政客那一套策动“颜色革命”的伎俩,对香港不管用。彭定康们搬起的石头,最终只会砸在自己的脚上。

  • 卢梭与抽签——评王绍光教授《抽签与民主、共和》

    卢梭与抽签——评王绍光教授《抽签与民主、共和》

    十多年来,王绍光可谓“吾道一以贯之”。区分“民主”与“选主”,呼吁超越“选主”,是其2008年出版的《民主四讲》一书中就已经明确的理论立场。《抽签与民主》一书对《民主四讲》的发展,是将源初意义上的民主,追溯到抽签这一制度操作层面,通过分析抽签机制的兴衰,一方面解释源初意义上的民主何以衰落,“选主”何以窃据“民主”的美名,另一方面,也向读者展示,“人民当家作主”并不是一句口号,而是有大量不同的制度和实践制度可供参考和运用。当下的西方只代表西方文明的一个阶段,非西方国家和民族根本无需奉之为圭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