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共为您搜索到164篇文章
  • 刘润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理论基础

    刘润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理论基础

    有人认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不具备可能性,说羊和狼怎能共处呢?这是一种形而上学的绝对化的观点。不错,在一般情境下,羊和狼是不能成为共同体的。如果羊天真地以为可以高枕无忧地与狼共处,甚至把狼当作自己的朋友,那么等待它的一定是非常悲惨的结局。但是在特殊情境下,则完全可以是另外一种结果。从历史经验上看,这种特殊情境大致有两种:一是在羊与狼势均力敌时。如二战以后社会主义阵营与帝国主义阵营相互对立,但是并未爆发大规模的武装冲突。二是在羊处于相对弱势时,能够充分利用狼与狼之间的矛盾。比如上世纪70年代,在我国面临两霸的威胁时,我们党审时度势,与美国实现关系正常化,同时又不给美国当枪使,公开揭露美国在与苏争霸中想打“中国牌”的图谋,从而实现了战略平衡,有效保障了国家安全。要实现羊与狼的共处,最根本的还是要靠斗争。和平与斗争既形同水火又相辅相成。

  • 季正聚:关于民主集中制的历史考察及思考

    季正聚:关于民主集中制的历史考察及思考

    提高领导干部的民主素养和科学决策能力是贯彻民主集中制的基础。各级领导干部在党和国家事业发展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他们的民主素养和决策能力的高低,直接决定着民主集中制落实和执行的效果和质量。一是要抓住“关键少数”,一把手是关键少数中的关键少数。从一定意义上说,组织建设特别是党政领导班子建设的首要问题,就是选拔和配备好一把手。而能否贯彻好民主集中制,是衡量党政一把手能力和素质的重要标准。二是要处理好民主决策、科学决策和依法决策的关系。三者之间相互促进、具有各自的边界和功能,不能相互代替。三是加强教育培训管理监督,提高领导干部的党性修养、民主素养、专业涵养,增强贯彻民主集中制的自觉性和在实践中具体运用的创新性。

  • 从《哪怕只增百分之一的税》看公知的选择性失明

    从《哪怕只增百分之一的税》看公知的选择性失明

    从刘瑜陈述中这些最基本的要素来看,新泽西州的政治体制大体上是这样的:新泽西州政府只有了财政赤字(无论什么原因),就可以任意增加税收;如果州议会不同意,州政府就可以罢工相要挟,直到议会同意为止;于是平头百姓就只好乖乖掏钱。从刘瑜的《哪怕只增百分之一的税》里可以看出的是,民主的实质就是明明“神不知鬼不觉”地从老百姓怀里一年掏走275美元,却还让老百姓以为这是“至少经过一场辩论”的。

  • “西方民主”跌落神坛!

    “西方民主”跌落神坛!

    大家都在说要“民主”,可西方集团它们说清过什么是它们的民主吗?一人一票是民主吗?那西方国家“民主”其它国家时为什么要用飞机大炮而不是一人一票?何况,凭什么别的国家的命运要由西方集团决定?可见,它们从来没有打算讲清“西方民主”是什么。确切讲它不是从没有说清,而是从来不想说清楚,也说不清楚。涵义不清,范围不清,对象不清,事实不清,标准不清,纯粹就是骗术!

  • 戎评:西方民主罗织的谎言,终于把自己忽悠瘸了

    戎评:西方民主罗织的谎言,终于把自己忽悠瘸了

    一个以欲望为基础的社会,足以把所有人都被成欲壑难填而永不满足的消费机器,最终必然会导致社会分裂和国家财政的破产。因此,西方民主发展到极致,所带来的只能是人类的自我毁灭,而并非是如共产主义一般的天下大同。民主,犹如魔瓶上的封印,既可以把魔鬼封在魔瓶中,也可以打开魔瓶,把魔鬼放出来。

  • 彭光谦:弘扬五四精神,树立正确的民主观

    彭光谦:弘扬五四精神,树立正确的民主观

    纪念五四运动,就是要深刻认识五四运动的时代价值和五四精神的深刻内涵,就是要弄清楚为什么只有马克思主义指引的道路才是中国的解放之路,为什么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为什么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担负起救中国的历史责任。纪念五四运动就是要把握五四运动的进步精神,识别那些盗用五四运动之名,玷污五四精神的资产阶级假货,朝着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奋进。

  • “民主”得如此荒诞,乌克兰还能有救吗?

    “民主”得如此荒诞,乌克兰还能有救吗?

    从政治的角度上看,一个国家经过一场标准的“民主”运动,居然弄出了这样的结果,未免太离奇了。这样的民主实践,堪称幼稚、低能,其结果完全可用“荒诞”二字来概括,甚至比当年波罗申科靠吹牛当选还更无稽不靠谱。乌克兰“民主”得如此荒诞,这将给这个苦难方殷的国家带来怎样的影响?这个国家能因此得到救赎、找到走出危机的出路吗?

  • 吕景胜:看乌克兰喜剧演员总统如何拯救悲剧性国家

    吕景胜:看乌克兰喜剧演员总统如何拯救悲剧性国家

    乌克兰喜剧演员总统至少要经历如下考验,从热闹的形式民主走向良好的治理民主,真实取得国家治理的实际绩效,寻求和平稳定的周边及国际发展环境,寻求在西方、北约及俄罗斯之间的平衡,化解政府与民众的矛盾、分歧,寻求各派国民共识和治国政策最大公约数,弥合各政治派别的利益冲突及权力争斗及撕裂,改变乌克兰政治当中的寡头操纵政局的乱象,化解东部战乱,稳定分裂势力,停止军事流血,留住本国传统优势国防军工产业优秀人才。

  • 那些侈谈人权与民主的人,请你尊重中国人民的选择

    那些侈谈人权与民主的人,请你尊重中国人民的选择

    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有些官员,偏离了中国共产党的根本宗旨,做出了一些不受人民接受的贪污腐败行为。贪污腐败各国皆有,在有些国家甚至是合法的,公开的。但中国政府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打黑扫恶,严惩政府官员中的腐败分子。这也是中国共产党深受中国人民拥护的重要原因。中国历史上历朝历代,都是官官相护。但中国共产党对自己人中的腐败绝不姑息,严惩不贷,这也是许多只有选举的民主国家所没法比拟的。

  • 俄罗斯批判西方恐俄症及其启示

    俄罗斯批判西方恐俄症及其启示

    通过对西方主要大国如法国、英国、德国、美国的恐俄症的梳理,可以看出,美国的恐俄症是法国的自由-民主主义恐俄症、英国的帝国主义恐俄症和德国恐俄症三者的综合,西方政界和媒体在对待包括俄罗斯在内的非西方世界存在有意无意的偏见和成见。表明了西方政治-意识形态及其价值观的伪善性,对于认识俄罗斯与西方关系、当代西方的政治现状具有较高参考价值,对于我国的对外传播及处理中国与西方关系有一定的启示意义。

  •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能没有灵魂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能没有灵魂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70年砥砺奋进,我们的国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无论是在中华民族历史上,还是在世界历史上,这都是一部感天动地的奋斗史诗。希望大家深刻反映70年来党和人民的奋斗实践,深刻解读新中国70年历史性变革中所蕴藏的内在逻辑,讲清楚历史性成就背后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优势,更好用中国理论解读中国实践,为党和人民继续前进提供强大精神激励。

  • 刘晨光:《论人民民主专政》中的三个基本问题

    刘晨光:《论人民民主专政》中的三个基本问题

    毛泽东《论人民民主专政》有三个基本问题值得深入探讨。首先,人民民主专政具有怎样的理论与实践内涵?其次,为什么我国选择了实行人民民主专政这一国体?最后,新的历史条件下应该如何巩固人民民主专政并推动其进一步发展?党的十九大提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战略目标,应使人民民主专政每向前推进一步,都更接近于社会主义强国的实现,也都更接近于社会主义民主的实现。

  • 民主社会主义是怎样搞垮苏联的?

    民主社会主义是怎样搞垮苏联的?

    社会主义时期的苏联确实存在过不少问题,有的问题也是比较严重的。但是,这些问题是可以通过正确的改革道路来加以解决的。而那时的苏联,特别是苏共,却没有进行正确的、以民生为本的改革,而且采取了一种砸自己饭碗方式的改革,结果把事情搞得一团糟。今天的俄罗斯人民,以及前苏联时期地区的人民,至少会看到,那个所谓社会民主主义或者民主社会主义是多么地不靠谱。

  • 陈晓斌:社会主义与人民民主的“双重互构”逻辑

    陈晓斌:社会主义与人民民主的“双重互构”逻辑

    建国后毛泽东对“民主新路”的战略探索是连续而系统的,展现了独特的理论逻辑。依据毛泽东关于“民主新路”的话语表达和历史实践,这一理论逻辑可作如下概括:社会主义与人民民主本质上属于“双重互构”的关系,一方面,人民民主必须建立在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之上,由此才能避免把民主当作各种利益集团获取政治领导权的博弈过程; 另一方面,社会主义国家的治理体系必须充分体现人民民主,由此才能实现“人类解放”这一社会主义的应有价值。从这一理论逻辑去理解毛泽东的“民主新路”战略探索,对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 全球最昂贵选举背后的印度民主

    全球最昂贵选举背后的印度民主

    在很多民主的观察者看来,印度的民主是“例外”的。虽然印度备受人口增长迅速、环境恶化、大规模贫困和族群宗教问题的困扰,印度仍然能够维持着联邦制度和民主化进程,保持着民主制度的平稳运行。必须承认的是,从一开始,民主原则在印度的实践就要适应印度社会的现状,部族、家族、种姓和宗教的元素不断渗入民主的架构,原来传统的社会组织形式和单位并没有消失,而是以利益集团形式表现出来,或转换为政党,参与到政治博弈中去。

  • 闯荡35年,我亲历美式民主在伊拉克滋生的恶果

    闯荡35年,我亲历美式民主在伊拉克滋生的恶果

    后萨达姆时代的伊拉克,美国所倡导的民主幸福生活并未如期而至。伊拉克人说,在“拼凑”的政府中,每个政党是根据在议会席位的多少分配部长。这样的结果是,由各个政党推荐的部长只想着为本政党争取利益,而不是为伊拉克全民争取利益。众所周知,在伊拉克,总统归库尔德人,议长归逊尼派,实权派的总理归什叶派。这样的互相牵制,要想把国家搞好并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