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共为您搜索到70篇文章
  • 罗文颖:瞧瞧旧中国的钢产量

    罗文颖:瞧瞧旧中国的钢产量

    1943年旧中国钢产量最高,为93万吨,其中伪满洲国鞍山的昭和制钢所生产钢84.3万吨,国民政府重庆大渡口29兵工厂产钢仅5万吨左右。本来抗日战争期间是发展民族重工业的大好时机,应该统筹全局,以钢铁业为龙头,促进装备制造业的发展,这样既能解决些战争的需要,又能增强国力。很可惜,那时连一辆自行车也造不出来!国民党政府的决策人,是不是脑子灌米汤了!不知为民国、为蒋介石唱赞歌的人脸红不脸红,这个尊口张得开吗?

  • 苟活民国半辈子:想当教师的警察队长

    苟活民国半辈子:想当教师的警察队长

    从大清到民国,九年间,南召已经有了六所小学堂。但这是个穷县,哪里招募这么多小学老师?而且收入低待遇差,外地人也不愿意来,只好在本县的小知识分子里内部培养。小胡却觉得还不错,自己是贫民子弟,如今当了老师,虽然是民办学校的,起码工作稳定,收入稳定,挺好的!可好景不长,小胡的人生轨迹,被一场土匪袭城改变了。民国时代,河南的县城,土匪想打,基本就没有捅不开的。

  • 李闻血案,中共的阴谋?蒋记民国的催命符?(上)

    李闻血案,中共的阴谋?蒋记民国的催命符?(上)

    蒋氏临近败逃之际,他对于中国,或者说中国人对于蒋氏的期望:既然不带来福音,那也不要临走了遗祸众生。然而,蒋氏最后一爪子:金圆券,把他最后一缕在大陆的残魂也带进了千载骂名的十八层地狱:城市小资产阶级对他的一点亲近感也荡然无存。这家伙已经不把大陆当家了!现在的台湾岛上,蒋氏的雕像扳倒、锯断不知多少,蒋公如有残魂,不知现在该魂归何处?看如今这般身后事,还真不如当年静悄悄的远去!

  • 鹿野:某些媒体对良渚的报道并不准确

    鹿野:某些媒体对良渚的报道并不准确

    事实上,关于良渚文化探索历程的资料并不难找,可是不知道是不是相关人士太不认真的缘故,仍然在报道中出现了偏差,导致有很多人被带了节奏。因此,我希望朋友们以后要是再看到某个领域“民国时期异常辉煌,以后陷入停滞,80年代以来才开始恢复发展”这种三段论句式,最好不要先盲目的相信。一般只要认真查一下相关资料,就会得出一个完全不同的结论。

  • 鹿野:共产党执政前的中国是什么样的?

    鹿野:共产党执政前的中国是什么样的?

    在共产党执政以前的中国,经济极度落后,老百姓缺衣少食,穷困潦倒到没有条件讲卫生,即使连厕所这样的生活必需场所也成了滋生疾病的温床。此外,民国时代的“中国”只不过是一个地理概念,而不是一个现实的政治实体,因为不要说群雄割据的北洋军阀时代,即使是在号称实现了“统一”的蒋介石时代,中央政府也从来没有能够对边疆实行过有效的管控。而当1946年《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签订之后,国民党元老柳亚子痛心疾首地表示“这比袁世凯的二十一条、汪兆铭的卖国条约,还要无耻地超过他们一千倍、一万倍呢!”

  • 真实的民国——农民生活富足,地主佃户和谐共处?

    真实的民国——农民生活富足,地主佃户和谐共处?

    但是如果你认为民国时农民的苦难仅限于经济问题,那就错了。地主的经济地位决定着他们在农村的政治地位。农民不仅没有钱,没有权利,甚至连家里的妻女,都成为地主可以任意享用的私产。是的,你没有看错,这不是中世纪农奴制下的欧洲,而是中华民国的农村。

  • 唐律疏议:果粉争相呼喊的精神祖国竟是这样的

    唐律疏议:果粉争相呼喊的精神祖国竟是这样的

    除了国民党将领之外,国民党军队残害民众的实例还有很多。如众做周知的黄河花园口决堤事件,长沙文夕大火事件。此处就不赘述了。但可能鲜为人知的是,当我们指责日军制造南京大屠杀时,却未必知道:南京城的第一批难民(甚至可能还包括第一批惨遭屠杀的百姓)是国民党军队而非日军造成的!

  • 李零:民国根本不是什么“黄金时代”

    李零:民国根本不是什么“黄金时代”

    民国时期是个天下大乱的时期,根本不像现在人吹的,简直是黄金时代。天下大乱,最倒霉是谁?是老百姓,不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再不舒服,也跟老百姓没法比。你不能把全部历史都写成知识分子的受苦受难史。即使“文革”也不能这么讲。当时谁都知道,首当其冲是老干部,知识分子顶多是陪绑。更何况,整知识分子的,很多也是知识分子。

  • 问秦晖:国民党真的让中国人口繁盛,经济发达了?

    问秦晖:国民党真的让中国人口繁盛,经济发达了?

    没有抗美援朝的浴血奋战,没有对越南倾力援助,就不可能阻遏美国军事力量紧贴中国边疆生根扎营,中国到现在每年还不知要耗费多少财富进行战备;没有对美、蒋挑衅窜犯一次次的迎头痛击,半月形的中国沿海,不可能有超大的城市群,与吸收众多劳动力的“世界工厂”!这些战备,都要消耗巨量的国民财富,中国前三十年不那么好看的经济数字,要从这里多考虑!没有那些年的艰苦,没有那些年的“难看”经济数字,从哪里来现在光鲜漂亮的经济数字?这是常识!难看的“前三十年”,是漂亮的“后三十年”永远割舍不断的基础。

  • 民国大学并不婀娜,教授治校的那些神操作

    民国大学并不婀娜,教授治校的那些神操作

    这样造成路仲乾非走不可,想回难回的局势,畜牧系从此就在河大农学院停办了。为了撵走几个人,连一个系都能不要,这魄力,这操作能力,非民国学者,谁有?不办一个系,其实也不算啥,河南大学还有更猛烈的操作,就是改“国立”为“省立”。你没看花眼,不是改“省立”升“国立”,而是反着来!河南大学在三十年代,频繁折腾“省立”,还是“国立”的问题。

  • 大数据对比国共抗日(公平、公正)

    大数据对比国共抗日(公平、公正)

    胜败有凭,并非是胜利者书写历史,而是历史早已经选择了他们必将胜利。作为一名中国人,应该为英雄的人民军队自豪骄傲,同时也为中国有民国政府这样无能的组织和军队而羞耻愤怒。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绝不是一句空话,而是历史的真相。

  • 土匪横行,绑票泛滥,这就是公知鼓吹的民国盛世!

    土匪横行,绑票泛滥,这就是公知鼓吹的民国盛世!

    民国时期,河南土匪的最大特点,也是时代特征,即大规模的兵匪的形成。兵、匪不分,亦兵亦匪,兵与匪交替,相互转化。匪过如梳,兵过如篦,兵匪合流,寸草不生,所以“全国兵匪之害,首推河南”。有人说民国盛世,令人神往;让我说,分明就是阴曹地府,百鬼横行。谁爱去,谁去!

  • 民国报纸李大钊妻儿照片引发的探寻和遐想

    民国报纸李大钊妻儿照片引发的探寻和遐想

    李大钊从被捕到就义,入狱共计22天。敌人对他进行了多次审讯,可他自始至终没有向敌人泄露党的任何机密。为了保护被捕的同志,他在《狱中自述》中表示由自己“负其全责”。同时他自豪地写道:“钊自束发受书,即矢志努力于民族解放之事业,实践其所信,励行其所知……”面对各界人士和社会舆论的强大压力,张作霖曾一度犹豫。蒋介石便亲自出面,给张拍来密电,要求其“速行处决,以免后患”。据专家查证,杀害李大钊烈士的幕后指使为蒋介石,台前决策人物则为张作霖等。

  • 典型的民国大师:闹革命被吓破胆,抗日却第一个跑

    典型的民国大师:闹革命被吓破胆,抗日却第一个跑

    1938年2月14日,农历正月十五一早,许兴凯突然通知各乡镇,抓紧时间,征集大批车辆到县政府内的仓房空院。深更半夜,老百姓都睡下了,突然集合队伍,带着警备队和车辆,打开南城门,说是要“阅边”。用今天的话说,就是要到县里最边缘,一般没人去的地方,检查工作。这话鬼才信呢,您来这么久,下去过一回吗?何况检查工作,为啥动静这么大,还不让地方人士知道,摆明是要弃职潜逃!您跑也就跑了,可为啥要带走公款和人枪?不说公款,人枪可是滑县人民保命用的。

  • 谁比谁更军阀——冯玉祥PK张宗昌

    谁比谁更军阀——冯玉祥PK张宗昌

    冯张二人虽都留下骂名,但骂冯的多是社会上层,在普通士兵和平民百姓中,冯是有着极好极高的口碑美誉的。而张虽在社会名流中不乏善言者,但张军所过之处,普通百姓无不对其恨之入骨,怨声载道。

  • 这样的民国,你也愿意回去?

    这样的民国,你也愿意回去?

    然而,回顾历史,验证史料,我们逐渐看见一个更加真实的民国,看到一个属于劳苦大众的民国。那里风雨飘摇、民不聊生却“隔江犹唱后庭花”,那里贵族们推杯换盏的酒桌之外,是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