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共为您搜索到63篇文章
  • 李零:民国根本不是什么“黄金时代”

    李零:民国根本不是什么“黄金时代”

    民国时期是个天下大乱的时期,根本不像现在人吹的,简直是黄金时代。天下大乱,最倒霉是谁?是老百姓,不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再不舒服,也跟老百姓没法比。你不能把全部历史都写成知识分子的受苦受难史。即使“文革”也不能这么讲。当时谁都知道,首当其冲是老干部,知识分子顶多是陪绑。更何况,整知识分子的,很多也是知识分子。

  • 问秦晖:国民党真的让中国人口繁盛,经济发达了?

    问秦晖:国民党真的让中国人口繁盛,经济发达了?

    没有抗美援朝的浴血奋战,没有对越南倾力援助,就不可能阻遏美国军事力量紧贴中国边疆生根扎营,中国到现在每年还不知要耗费多少财富进行战备;没有对美、蒋挑衅窜犯一次次的迎头痛击,半月形的中国沿海,不可能有超大的城市群,与吸收众多劳动力的“世界工厂”!这些战备,都要消耗巨量的国民财富,中国前三十年不那么好看的经济数字,要从这里多考虑!没有那些年的艰苦,没有那些年的“难看”经济数字,从哪里来现在光鲜漂亮的经济数字?这是常识!难看的“前三十年”,是漂亮的“后三十年”永远割舍不断的基础。

  • 民国大学并不婀娜,教授治校的那些神操作

    民国大学并不婀娜,教授治校的那些神操作

    这样造成路仲乾非走不可,想回难回的局势,畜牧系从此就在河大农学院停办了。为了撵走几个人,连一个系都能不要,这魄力,这操作能力,非民国学者,谁有?不办一个系,其实也不算啥,河南大学还有更猛烈的操作,就是改“国立”为“省立”。你没看花眼,不是改“省立”升“国立”,而是反着来!河南大学在三十年代,频繁折腾“省立”,还是“国立”的问题。

  • 大数据对比国共抗日(公平、公正)

    大数据对比国共抗日(公平、公正)

    胜败有凭,并非是胜利者书写历史,而是历史早已经选择了他们必将胜利。作为一名中国人,应该为英雄的人民军队自豪骄傲,同时也为中国有民国政府这样无能的组织和军队而羞耻愤怒。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绝不是一句空话,而是历史的真相。

  • 土匪横行,绑票泛滥,这就是公知鼓吹的民国盛世!

    土匪横行,绑票泛滥,这就是公知鼓吹的民国盛世!

    民国时期,河南土匪的最大特点,也是时代特征,即大规模的兵匪的形成。兵、匪不分,亦兵亦匪,兵与匪交替,相互转化。匪过如梳,兵过如篦,兵匪合流,寸草不生,所以“全国兵匪之害,首推河南”。有人说民国盛世,令人神往;让我说,分明就是阴曹地府,百鬼横行。谁爱去,谁去!

  • 民国报纸李大钊妻儿照片引发的探寻和遐想

    民国报纸李大钊妻儿照片引发的探寻和遐想

    李大钊从被捕到就义,入狱共计22天。敌人对他进行了多次审讯,可他自始至终没有向敌人泄露党的任何机密。为了保护被捕的同志,他在《狱中自述》中表示由自己“负其全责”。同时他自豪地写道:“钊自束发受书,即矢志努力于民族解放之事业,实践其所信,励行其所知……”面对各界人士和社会舆论的强大压力,张作霖曾一度犹豫。蒋介石便亲自出面,给张拍来密电,要求其“速行处决,以免后患”。据专家查证,杀害李大钊烈士的幕后指使为蒋介石,台前决策人物则为张作霖等。

  • 典型的民国大师:闹革命被吓破胆,抗日却第一个跑

    典型的民国大师:闹革命被吓破胆,抗日却第一个跑

    1938年2月14日,农历正月十五一早,许兴凯突然通知各乡镇,抓紧时间,征集大批车辆到县政府内的仓房空院。深更半夜,老百姓都睡下了,突然集合队伍,带着警备队和车辆,打开南城门,说是要“阅边”。用今天的话说,就是要到县里最边缘,一般没人去的地方,检查工作。这话鬼才信呢,您来这么久,下去过一回吗?何况检查工作,为啥动静这么大,还不让地方人士知道,摆明是要弃职潜逃!您跑也就跑了,可为啥要带走公款和人枪?不说公款,人枪可是滑县人民保命用的。

  • 谁比谁更军阀——冯玉祥PK张宗昌

    谁比谁更军阀——冯玉祥PK张宗昌

    冯张二人虽都留下骂名,但骂冯的多是社会上层,在普通士兵和平民百姓中,冯是有着极好极高的口碑美誉的。而张虽在社会名流中不乏善言者,但张军所过之处,普通百姓无不对其恨之入骨,怨声载道。

  • 这样的民国,你也愿意回去?

    这样的民国,你也愿意回去?

    然而,回顾历史,验证史料,我们逐渐看见一个更加真实的民国,看到一个属于劳苦大众的民国。那里风雨飘摇、民不聊生却“隔江犹唱后庭花”,那里贵族们推杯换盏的酒桌之外,是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

  • 996这种“先进经验”其实是一种“民国范儿”

    996这种“先进经验”其实是一种“民国范儿”

    遗憾的是,近些年来某些人似乎忘记了初心,不仅大肆吹捧蒋介石和所谓的“民国大师”,甚至和当年发动四一二的蒋介石一样完全站在少数富豪一边漠视广大工农劳动者的权利,导致“996”为代表的一系列“民国范儿”再度复活。这无疑是及其危险的。因此,我们应该尽快按照《工人日报》的号召,贯彻《劳动法》对劳动者合法权利的保障,取缔“996”等践踏劳动者权利的做法。也只有这样做,才是继承在四一二等事件中献出生命的革命先烈的遗志,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 蒋介石44周年忌日的今天,这股谎言必须被拆穿

    蒋介石44周年忌日的今天,这股谎言必须被拆穿

    蒋介石治下的民国,堪称是中华五千年来最黑暗、最绝望、最耻辱的一段时期。当4万万同胞在死亡边缘苦苦挣扎,如蝼蚁般苟活时,这位国府委员长在干什么?他忙着粉饰太平、敛财夺利!当数百万日军挥师东进,半壁江山第一次沦陷异族之手时,这位黄埔军校校长在干什么?他忙着日记强国、地图开疆!当各民主党派一致要求停止内战,成立真正意义上的联合政府时,这位国民党总裁在干什么?他忙着暗杀利诱、排除异己!这样一个既摆平不了内部派系,又不敢践行三民主义的所谓领袖,只不过是一个戴着“盟主”头衔的军阀而已,所奉行的也还是封建帝王那一套,早就应该被历史的车轮所碾碎。民主无胆,独裁无能——这就是对蒋介石盖棺论定的评价!

  • 民国热,是一桩买卖:评《八百冷娃跳黄河》闹剧

    民国热,是一桩买卖:评《八百冷娃跳黄河》闹剧

    如果说一两部民国戏是这样,那算偶然;三五部嘛,是巧合。问题是从2010年我开始注意民国剧之后,至少上百部民国剧都有这样子的剧情元素,那可就不对头了。这些民国剧的编剧导演如果不是受了什么统一的指挥,怎么生产出的产品有如许高的相似度?!这些民国剧的出资方,你们的用心何在呢?!戈培尔说过:“谎言重复一千次就会成为真理”,至少百部民国戏在每一集都重复同样的谎言,不“渡”出一大群果粉才怪!

  • 问杨天石:412大屠杀的责任真的是在中共吗?

    问杨天石:412大屠杀的责任真的是在中共吗?

    民国这个东西,无论在1911-1949时候,还是在现在来看,都是一个极端不合格的中国政府!它乃是一个王朝尾巴没割尽的怪物:袁世凯称帝不就是个活例?康有为撺掇溥仪复辟失败之后也没有被民国政府杀头嘛;至于说蒋记民国的父子相传和王朝时代有两样么?“四大家族”把持权柄与王朝时代没两样——权势集中于最高统治者及其家族与姻亲手中。就这么一个东西,只配人民用脚投票的玩意儿,居然还让人做选择题:“敌国”?“故国”?嚯,好不要脸!

  • 牛戈:警惕文学作品越来越将民国乌托邦化!

    牛戈:警惕文学作品越来越将民国乌托邦化!

    历史是多元的,作为文艺作品,表现历史也就应该多角度。彰显国军抗战的功绩这没错,颂扬民国上层精英的贡献这没错,演义富豪的家事、情事这也没错,就是表现绿林的抗战、表现青楼的爱国,只要适当,也都没有错。但,若从整体上讲,是不是应该有一个部门来掌控一下不同内容影视作品的播出比例呢?是不是应该让主要从电视剧中了解历史的最广大的观众知道,这个抗战胜利后不过数年就被人民所抛弃、就被赶到小岛上苟延残喘的蒋家王朝,并不仅有这光鲜靓丽的一面,还有更加严重的黑暗丑恶的另一面呢?

  • 警惕!为民国招魂卷土重来

    警惕!为民国招魂卷土重来

    “惊呆文”展示的一些民国数据和图片我们可以不必否认,但这绝非代表民国的全貌,更不能说明民国就是如此。首先,即使这些数据都是真实的,也只是短暂的。真实的事实是民国在崩溃之前已经腐烂透顶,百姓生活民不聊生,用“万恶的旧社会”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而用这样的反语粉饰民国只不过是别有用心的为民国“招魂”而已。其次,展示个别现象以此粉饰民国只不过的用以点概全的手法。有家族在民国期间是普通百姓的朋友,可以问问自己的长辈,那时他们的生活状况是否普遍像“惊呆文”所描述的一样?民国期间生活无忧或者富裕的人,绝不是普通的百姓,要么是达官贵人,要么是能识文抓字的,亦或是有资产、有条件的地主、商人。但这样的人在民国期间究竟又有多少?别的不说,1949年全中国的文盲率就达到80%!

  • 公知造谣新中国曾经取消春节13年

    公知造谣新中国曾经取消春节13年

    公知之所以歪曲历史,目的是什么,相信了解公知的本质的人都清楚,而他们没想到不但被打脸,而且让人们又挖出当年国民党废除春节的臭事,打了“果粉”一个响亮的耳光。我曾经多次说过,自由派公知的常常歪曲历史,把民众都逼成了“历史通”,把他们自己弄成了“笑星”,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柄。说实在的,如果没有他们这次歪曲历史,我还真的是不了解历史上曾经有过国民党要取消春节这回事,感谢这些反面教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