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共为您搜索到101篇文章
  • 长河红阳:学阀傅斯年霸道对待民国大师的那些事

    长河红阳:学阀傅斯年霸道对待民国大师的那些事

    傅斯年,学阀!某些人耿耿于怀的,陈寅恪留在大陆,傅斯年是个重要原因!傅斯年的拥趸们,你们对这个学阀的龌蹉勾当羞也不羞?陈寅恪的死忠们,你们对傅斯年怒也不怒?被陈、傅二人“伟大友谊”感动了的大师粉儿们,你们不认为自己的所知,是岳南这路人向壁虚空的穿凿附会吗?对这个《南渡北归》你们是不是该好好审视,其中有几句真话?!

  • 恰“民国”少年,能活下来就是奇迹!

    恰“民国”少年,能活下来就是奇迹!

    古代的精锐部队,保佑不了民国当地老百姓的平安,宋代的京畿重地,在民国却成为土匪肆虐的渊薮。别说绑几个老百姓,当年周口这地方,土匪绑走县长,抓空一所高校,都不稀罕。民国是严重“内卷化”的时代,这个表现在河南最明显。土匪没啥有钱人可抢,就抢穷人,哪怕一盒烟、一双鞋、一斗粮的价值,“勿以恶小而为之”,到了这里,成了“勿以恶小而不为”!

  • 民国粉所主张的,都是孙中山坚决反对的

    民国粉所主张的,都是孙中山坚决反对的

    民国粉总是把民国时期描绘成歌舞升平的天堂。孙中山告诉你,真实的民国是这样的:因为受了外国经济的压迫,没有金钱送到外国,所以宁可自己饿死,还要把粮食送到外国去。这就是中国的吃饭问题还不能够解决。欧美列强都是把中国当做殖民地的市场,中国的主要和金融都是在他们的掌握之中。中国的海关,被欧美掌握着。中国货物经过海关,都是由外国人任意抽税,通过各关卡更要纳许多次数厘金。外国货物纳过一次税之后,便通行无阻。以至于中国的产品的成本远高于欧美同类产品,在本国大地上竞争不过洋货。

  • 民国粉公知多是反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是照妖镜

    民国粉公知多是反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是照妖镜

    说到我们中国人口,有了四万万,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领土宽阔,物产丰富,都要在美国之上。美国成了现世界上最富最强的国家,没有那一国可以和他并驾齐驱。就天然的富源来比较,中国还应该要驾乎美国之上。但是现在的国情,不但是不能驾乎美国之上,并且不能够和美国相提并论。此中原因,就是我们中国,只有天然的资格,缺少人为的工夫,从来没有很好的政府。如果用这种天然的资格,再加以人为的工夫,建设一个很完全很有权力的政府,发生极大力量去运动全国,中国便可以和美国,马上并驾齐驱。中国有了强有力的政府之后,我们便不要像欧美的人民,怕政府的力量太大,不能够管理。

  • 别了,自由女神!别了,民国思维!

    别了,自由女神!别了,民国思维!

    近百年来,无日不侵略,无日不抢劫,把侵略和洗劫他人财富作为学问来研究,并包装成科学的普世价值,武装向全球推广,这就是美国。近几年来,除了忙退群,便是向世界各国勒索钱财,甚至绑架人口,这就是美国。失道寡助。早已被酒色掏空了身子,步履蹒跚,老态龙钟的美国,近几年来,连打家劫舍,也干不好了。叙利亚,打不赢;伊朗,不敢打。丛林法则,行将就木。自由女神,垂垂老矣。

  • 从国、共卫生制度之比较,看民国时中国人口增长

    从国、共卫生制度之比较,看民国时中国人口增长

    在“国统区”,西医、西药传入中国,以及西方医疗、卫生制度在中国落户,对中国人口的增殖助益作用几乎为零。在医卫资源匮乏的中共革命根据地,极有限的医疗物资,因为中共医卫制度的优势——中西医结合、发动群众参与卫生防疫等等,反而能最大限度的发挥治病防疫的积极作用,为革命根据地的百姓祛病、防疫做最大程度的贡献。在这样的环境下,人口的繁衍增殖才谈得上,中国人口的“逆世”增长才有基础可言。中国人口在民国时期的“逆世”增长,中共的医卫制度的优势贡献极大!

  • 王忠新:“20万黄埔生集体赴死”是否荒腔走板

    王忠新:“20万黄埔生集体赴死”是否荒腔走板

    就这38536名“天子门生”,且不论有多少像刘明夏一样当了汉奸,有多少像“黄卫军”一样的伪军军官全部出自军统和黄埔,又有多少像张灵甫一样死于内战,就算这38536名“天子门生”全部参加抗战,可那“20万黄埔生集体赴死”,又从何而来?信口开河,又如何成为“历史明鉴”?

  • 祝鹏程:民国热,一厢情愿的文艺想象

    祝鹏程:民国热,一厢情愿的文艺想象

    在一些民国题材的文艺作品中往往还隐含着“翻案”意识。随着革命话语影响的减弱,“去革命化”与“去政治化”成为暗流,这为用另一套视角解读现代中国历史提供了机会。在这些叙事中,民国要人俨然成为时代模范,民国也被粉饰成了既保留“礼义廉耻”传统,又具有时代精神的美好存在。这类“翻案”看似指向个人,实则指向整个中国近现代史——言下之意是既然民国如此美好,那么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还有什么必要呢?在民国的映照之下,革命、左翼的意识形态顿时失色,沦为激进和不成熟的代名词。“民国热”有意无意地为大众展示了一个不同于革命史观评判的民国,试图借助“翻案”质疑革命的合理性。

  • 资本主义美国和蒋记民国应对大规模瘟疫的最终选择

    资本主义美国和蒋记民国应对大规模瘟疫的最终选择

    在1949年之前,麻风病是一种很难治愈的恶疾,真要治愈,指望当时完全市场化运营的医院、诊所,花费的财力绝不是普通老百姓能承受得住的;而当时的民国政府除了打仗,也绝不肯把钱花在救民、救命上,恶疾不除的病患者也就被黑成了“毒源”,成为被杀戮的对象,一个“私”字当头,让人头滚滚,这哪里是人世间?说起来,费尔蒙特饭店的精英们在1995年,定义了地球上80%的人口是“垃圾人口”,可是,再往前回溯历史,还有中国蒋记民国让他们自愧不如吧?

  • 牛戈:民国军阀连年打仗,钱从哪来?

    牛戈:民国军阀连年打仗,钱从哪来?

    收了这么多的税呀捐呀的,也不全用来养兵,也用来供太太小姐公子哥们寻欢作乐。你看北方的张宗昌,人家有数不清的姨太太,每个姨太太都有一座公馆,有一辆小轿车。你再看南方的刘文辉,你看人家刘氏庄园是何等的奢侈。可在这奢侈的背后,那些流着哈喇子为民国讴歌的作家们是否知道,当年的山东也好,四川也好,又有多少人因为交不起捐税而被毒打致死?又有多少人家因为交了捐税吃不饱饭而被活活饿死?

  • 瘟疫笼罩下的民国——打破某些人对民国时代的幻想

    瘟疫笼罩下的民国——打破某些人对民国时代的幻想

    公知大V、“国粉”、“蒋粉”们一提起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就极其兴奋,总会把“饿死三千万人”一类的谣言挂在嘴边,把它们当作他们怀念民国时代,洗白民国时代的依据,他们总会说天灾的背后是人祸,殊不知,如果把这句话当作衡量标准,无论是北洋军阀政府还是南京国民政府都应当遭受到更强烈的谴责。他们只妄想自己也能够作威作福,却从来不考虑为何民国只有短短的三十八年,那个时代的瘟疫简直就是一面照妖镜,照出了统治阶级的丑恶嘴脸,这样的民国不但不值得怀念,反而会永久遭到后世的唾弃。

  • 胡新民:茅某轼关于“站起来”的文章失实在哪里?

    胡新民:茅某轼关于“站起来”的文章失实在哪里?

    撇开抗战后的中国国际地位实质问题不说,再来讲讲这个人民是否站起来了。当时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是农民。徐中约一针见血地写道:“国民政府不理解农民,看不到解决农民困苦的紧迫性,对农民的疾苦也就漠不关心。讽刺的是,国民政府官员继续生活在儒家关于劳心者与劳力者之区别学说的阴影下,将农民鄙视为毫无生气、无足轻重的人,所以看不到农民大众的革命能力,因而也从未尝试去组织他们。恰恰就在这个被忽视的区域,毛泽东的天才得到了最高度、最成功的发挥。一块造屋者抛弃的石头变成了另一个人的房屋之柱石。”在人民的主体被“抛弃”的时代,恐怕不能说他们站起来了。

  • 大师?OR坏人?

    大师?OR坏人?

    一个名人的人设,就是这么崩塌的,所以,给岳先生盖棺定论时候的,我们不可能根据他毫无污点的前半生,还把他叫做“君子剑”,因为谁知道,他前半生是不是也做了坏事,只是掩饰隐藏得好呢?

  • 长河红阳:傅斯年,傅大炮,炮口对准了谁?

    长河红阳:傅斯年,傅大炮,炮口对准了谁?

    傅斯年曾对教授们做出撤职查办李宗黄的承诺,所以教授们才做出劝学生复课的举动。但是,事情发展证明,傅斯年这尊大炮放了空炮!明明不敢得罪蒋介石,明明不敢奈何李宗黄,却要做不负责任的承诺,只为给蒋介石一个交代,踩踏学界同仁对他的信赖,这是个什么人呐!他的空炮,是狡诈的官场老吏对付民间常用的手法,诚信何在?!一群胸无城府的教授们被傅斯年这个奸狡的学阀、政客骗得团团转!这样一个傅斯年,是不是能配得上许纪霖先生的颂词呢?

  • 李建秋:民国时期的工业就是这样走入没落

    李建秋:民国时期的工业就是这样走入没落

    即便是当时中国人能够掌控关税,可是如果外国金融业能够自由在华开银行,外国的商人可以自由入华办厂,民族工业依然是被压抑的状态,就如同1934年和1935年的评论那样,民国时期的民族工业问题多多,恐怕不是一个关税就能说的清的。

  • 从民国警局旧档案看美军士兵在上海的暴行

    从民国警局旧档案看美军士兵在上海的暴行

    一九四六年十一月五日下午十一时,一辆八路电车从中山东一路驶经福州路口,一名美国陆军拿着皮带狠狠的赶来,将乘客王长发的眼部打伤,随后又企图抽打司机。事后美国陆军宪兵队把伤者及肇祸美军带走了。伪警局据报就派员到北京路二号美军办事处去交涉,值日美军却对他们大肆咆哮。当时的伪警这样呜咽地写着报告:“该军官神色不善,态度横蛮,非但不告诉经过情形,反而竟拍桌击台,高声恐吓:此事休管,吾当缮文报告南京。”美国兵是上海实际的当局,无耻的蒋匪帮在美匪面前是从来不敢抗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