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共为您搜索到10篇文章
  • 共产主义的红旗不倒,资本就不敢为所欲为

    共产主义的红旗不倒,资本就不敢为所欲为

    分裂必然产生巨大的冲突,不仅会导致生产力下降,而且对普通老百姓就是一场灾难。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1991年苏联解体,分裂出去的东欧一票国家迅速成为西欧的经济殖民地,自主产业全面溃败,生活水平严重下滑,男人变成西欧的农民工,女人变成西欧的妓女,乌克兰竟然落了一个“欧洲子宫”的称号。就算是大致保持完整的俄罗斯,由于社会动荡经济停滞,老百姓生活水平急剧下降,从1991年——1999年俄罗斯人口死亡率一路飙升。有学者统计,这十年俄罗斯死亡的人数与苏联解体前正常死亡率相比整整多了500万。俄罗斯总人口才1亿3000万,500万除以这个分母就是4%,如果中国解体,按照14亿总人口计算,就要有5000万人为这个分裂付出生命的代价。这就是我坚决反对公知那套药方,坚决反对西方那套制度的根本原因。

  • 西方“自由民主”或成国家治理失败甚至解体动因

    西方“自由民主”或成国家治理失败甚至解体动因

    政治的本质是利益的分配,在利益分配失衡的条件下,各种利益矛盾会转化为族群矛盾、种族矛盾和宗教矛盾。“自由民主”危机呼唤新的社会主义时代。因为面对各种矛盾,不反思“自由民主”,不深究我们今天现实的历史起点,不批判资本唯利是图的本性,不复归民主的平等和多数特征,人类就很难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 王绍光:“治理”研究需要跳出新自由主义理论陷阱

    王绍光:“治理”研究需要跳出新自由主义理论陷阱

    近年来,“治理”一词被广泛运用,其具体含义却少有人深究。通过梳理大量相关文献,本文回溯了“治理”的词源,对其进行了谱系分析,并追问公共管理领域到底是否出现了所谓范式转换。作者认为,过去二三十年主流治理研究基本上是宣扬一种规范性主张,即新自由主义的主张,没有什么扎实的实证性根基,只是一个“空洞的能指”,其大行其道的秘密恰恰是因为基本概念含糊不清。然而,“治理”这一概念不应被完全抛弃,而是应当回归本源,形成自己的话语体系。

  • 张文木:毛泽东思想与当代世界体系治理(全文)

    张文木:毛泽东思想与当代世界体系治理(全文)

    毛泽东这一代共产党人的认识武器就是唯物论和辩证法。什么时候能够对辩证唯物主义有深刻的认识呢?在你困难的时候。困难是真理诞生的地方,也是认识真理的好学校。“实事”,就是问题,“求是”,就是找真理。在“实事”中“求是”,而不在天国中求是,是根深蒂固地存在于中国人思维中的认识传统。

  • “村霸”横行乡里,彻底治理须铲除其社会土壤

    “村霸”横行乡里,彻底治理须铲除其社会土壤

    从根本上治理“村霸”,必须铲除其存在的社会“土壤”。首先,针对个体化农民一盘散沙问题,政府要积极引导农民组织起来。普通农民组织起来,不但可以解决生产和社会上的协作问题,也会对村庄治理形成一种监督、制约作用。其次,要通过社区营造,重新构建生活共同体,培育农民的公共精神和集体意识,使越来越多的农民关心村庄公共事务、参与村庄的公共治理。同时,在基层政府与农民之间应探索建立制度性联系。良好的社会治理,离不开政社之间的良性互动。

  • “娱乐至死”的直播文化亟待社会治理

    “娱乐至死”的直播文化亟待社会治理

    直播真人秀的泛滥,该到了管一管的时候, 当人们越来越依赖电子媒介获得信息,有关部门就应该尽起责任与义务,为优良的文化保驾护航,营造一种新的文化环境,让人们喜欢和习惯从民族的文化经典中吸取养分,学会对欲望的节制、对灵魂的净化和对正义的诉求,努力让传统文化经典中的人文价值和精神得以理性回归,让民众内心能够真正变得强大,让心灵真正崛起,这样才能走出“娱乐至上”的泥潭,唯有标本共治才能彰显文化自信、获取文化的精髓的土壤。

  • 章远:宗教政治的回归与国际危机治理

    章远:宗教政治的回归与国际危机治理

    自美国“9·11”事件发生之后,以神圣之名而发起的宗教冲突和宗教暴力事件一直都处在逐步升级的状态中。 在全球交往日益便捷的时代背景下,这些恐怖主义分子更频繁的跨境交往给临近国家造成安全威胁。然而真正触及各国政府核心外交战略设置的是伊斯兰国(ISIS)的迅速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