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共为您搜索到111篇文章
  • 陈晋:毛泽东为什么喜欢读谈法国近代史?

    陈晋:毛泽东为什么喜欢读谈法国近代史?

    毛泽东对拿破仑在不同时期的评价有所不同,青年时期,是从圣贤理想角度来援引和评论拿破仑的人格形象;延安时期,是立足抗战需要来探讨拿破仑军事指挥的战略战术;新中国成立后,是从国内外形势出发总结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的革命经验;到了晚年,毛泽东则是立足中国面临的国际环境来思考当年拿破仑在国际战略上的失误及其教训。总之,毛泽东对拿破仑是抱有浓厚的研究兴趣的。

  • 新自由主义政策破坏大,推进反思宏观政策范式 一

    新自由主义政策破坏大,推进反思宏观政策范式 一

    新自由主义已经破坏民主近40年了。加剧了社会不平等,同时也引发了政治冲突,激化了民族主义,新自由主义政策造成的巨大破坏正在推进全世界范围内的政策反思。法国发生的黄马甲运动具有象征意义。就像黄马甲运动的参与者面临的选择是加入右派的勒庞(Le Pen)还是左派的梅朗雄(Mélenchon)一样,许多向下流动的美国人也可能会在特朗普或桑德斯(Sanders)之间做出选择,特朗普或桑德斯与他们的竞争对手不同,他们领导的是不守规矩的政治运动,而不仅仅是官僚政党。特朗普是波拿巴主义的人物,桑德斯则是民主的社会主义者。在美国,正如法国一样,不平等和持续的向下流动性是问题所在,在这两个国家中,许多公民似乎都对精英的技术官僚式的解决方案失去了信心。法国的这种激进部分地解释了,为何马克龙将投降作为扭转局势的一种方式。

  • 郑若麟:回忆与希拉克面对面的那些时刻

    郑若麟:回忆与希拉克面对面的那些时刻

    希拉克很有可能是继戴高乐将军之后、惟一一位真正热爱中国传统文化、尊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国总统。我对希拉克留下的基本上都是相对美好的印象。他的逝世是法国的一大损失,也使中国失去了一位真正的好朋友!

  • 郑若麟:中国,明天的胜利者

    郑若麟:中国,明天的胜利者

    法国名义上的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分立,实际上早已名存实亡;真正存在的三大权力是财团(资本)、政权(包括行政、立法和司法)和媒体。而其中财团(资本)一手赞助政治家的选举,从而控制着政治家本身;一手拥有法国几乎所有最主要的媒体(除了一小部分为国家拥有、另外一小部分可称之为“独立媒体”之外,两者不超过5%),从而主导着法国的一切选举结果,是法国国家统治的真正的幕后主人。我在法国期间揭露、报道了大量这方面的事实和丑闻,使我对选举体制本身产生了深刻的疑虑……

  • 索罗斯对华“宣战”剑指香港 或将输光老底

    索罗斯对华“宣战”剑指香港 或将输光老底

    做空香港可能是索罗斯至今唯一一次的战败,索罗斯此番“打败中国”的表态大有不搞乱、搞垮中国就死不瞑目的样子,也证明22年前的事他一直记恨到现在。但其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向中国宣战,应该是闻到了香港的一些“腥味”。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曾把小他两岁的索罗斯视作“窃取了马来西亚人民财富的敌人”。索罗斯生于1930年,本应当安享晚年,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长者,不幸的是在这一出反华大戏里入戏太深,将至鲐背之年仍口喷狂言、恶言,是为妖!

  • 谁让法国丧失了金融主权

    谁让法国丧失了金融主权

    我国金融改革目前也已经提上议事日程。必须警惕的是,在西方国家已经被证明是危险且有害、并造成今天全球性金融危机的国际金融体制,不应成为我们“向国际接轨”的参考系数。借法国丧失金融主权的惨痛经验教训之“他山之石”,是否能够为我们“攻玉”提供一些警示呢?

  • 失望情绪与集体行动:兼论法国“黄背心”运动

    失望情绪与集体行动:兼论法国“黄背心”运动

    法国“黄背心”运动的爆发存在着深层次的物质动因。法国“黄背心”运动示威民众普遍而强烈的失望情绪,仍然是资本主义制度下劳动者利益受损的心理产物,是其生存与延续的最基本希望难以实现的必然反应。而作为法国民众必要生活资料的燃油价格上涨,成为点燃导火索的外部冲击,引致出集体行动。因此,基于马克思主义的视域可以发现,法国“黄背心”运动正是资本主义制度下劳动者“失望情绪—集体行动”逻辑的一次生动呈现。

  • 法国经济学一超独霸之教训及其对中国的警示

    法国经济学一超独霸之教训及其对中国的警示

    长期以来,法国经济学界中推动经济学改革的进步力量进行了不懈的努力,但无法打破西方主流经济学在法国一统天下的被动局面。制度锁定已经阻碍经济学的进步。它给中国经济学教育的警示是深刻的,中国经济学亟待形成“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多元化发展格局,才可能有自主创新。

  • 《巴黎圣母院》所蕴含的深刻的现实批判意义

    《巴黎圣母院》所蕴含的深刻的现实批判意义

    雨果作品的核心意义不是浪漫,而是冷峻、犀利地批判,浪漫只是片面的指向其作品的某些故事情节的构设。个人认为,以“现实主义批判文学大师”来定位雨果更为合适。其代表作《巴黎圣母院》创作背景及故事情节虽然源自数百年前中世纪法国,但其对涉及人类社会的政治、经济、人文、法制等庞大运行体系的深沉思考,时至今日,我们仍能从自己所处的社会的诸多痼疾中窥见那个时代残存下来的一块块腐臭的泛黄的污渍,还能窥见隐匿在文明背后的邪恶丑陋的肇始雏影。

  • 任正非接受法国《观点》周刊采访实录

    任正非接受法国《观点》周刊采访实录

    法国是一个具有良好投资环境的国家,法国以数学为中心,是世界上科学技术最发达的地区,这与拿破仑在几百年前确定“数学立国”有很大关系。人工智能的本质就是数学,我们在人工智能上要加大发展,在法国的投资发展还会继续加强,继续深入。现在我们刚刚初步体会到人工智能对我们的影响,我们手机的照相技术目前是世界上最好的,其实就是法国的数学家设计的,用数学的方式合成图像。未来人工智能将会在更广泛的领域发展,还要吸纳更多优秀的数学家加入到我们公司。

  • 比重建巴黎圣母院更艰难的是重建法国民心

    比重建巴黎圣母院更艰难的是重建法国民心

    据统计,法国前10%的富人拥有28%的总资产,其平均年收入高达63210欧元,而前10%的穷人加上各种福利和补贴只拥有13610欧元的年收入。另据2017年法国市场调研机构益普索(IPOS)报告显示,近20年法国人均年收入下降了56000欧元,10余项指标均显示法国正在加速贫困化,61%的法国民众月收入低于1200欧元,47%的民众从事基础性岗位。“对消费品增值税和燃油税最敏感的也正是这些人”。皮埃尔·塔勒比表示,马克龙猝不及防的燃油税改革无疑加重了民众的“失去感”。

  • 孙锡良:灾难面前的强者心态

    孙锡良:灾难面前的强者心态

    人与人交往,需要尊重彼此的尊严,国与国交往也一样。不过,任何形式的交往,尊严都只能靠行动,而不是嘴巴,嘴巴上的尊严通常抵消不了灵魂处的孱弱。你想赢得尊严,不一定总是需要正义,只要你能赢,非正义手段也能获取尊严,口头上,你拥有再多的正义,一旦输了,你还是不会有尊严。笔者从不反对爱国主义,也不反对适度的民族主义。但是,我反对傻瓜式的民族主义,反对没有实效的爱国主义。圣母院,明明已经烧损了,即使你不同情它,那也用不着当着世人的面做落井下石的表达,假如你自己有种去烧,勇敢承认并标榜一下,那也不愧为民族英雄一个,问题是你并没有那个胆。

  • 公知真的是在痛惜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吗?

    公知真的是在痛惜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吗?

    公知们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国内发生的任何事故他们都能够上升到体制层面,甚至连得到西方支持的恐怖主义分子在中国制造血案,他们也说是体制的原因。同时,他们还会忽悠民众,类似的事情如果发生在西方国家,领导人会第一时间出来道歉,并且在短时间内下台。而对真实发生在西方国家的同类事件,他们的标准反应就是,一是拼命强调客观原因,比该国家的人还要卖力,二就是标准的“表忠心”形式——今天,我们都是××人。假如巴黎圣母院火灾的类似事件发生在中国,公知们会作出什么反应呢?对此,用脚后跟思考也能够知道答案。

  • 韩东屏:参观法国卢浮宫有感

    韩东屏:参观法国卢浮宫有感

    我们要记住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历史,不是要制造仇恨,但是我们不能忘记我们的历史。历史是我们了解世界,了解我们自己的一面镜子。让我们更清楚认识世界,认识我们自己。我们要永远记住我们的古训: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 你们这样议论巴黎圣母院,问过雨果吗?

    你们这样议论巴黎圣母院,问过雨果吗?

    今天,当很多中国人在塞纳河边沉醉,为巴黎圣母院宏伟的大理石雕、斑斓的彩色玻璃而震撼的时候;也有很多中国人在圆明园大水法的残柱前扼腕、流泪。对人类文明遗产的珍视与喜爱,对文明遭遇破坏的惋惜和愤怒,这种心情是一样的,是可以共通的。更何况当年的“战利品”并没有“被归还给被掠夺的中国”,中国人也没有等到一句道歉,雨果泉下有知,或许没有合眼;历史的伤痕,也没有完全愈合。既然大多数中国人选择了宽容与原谅,我们也要宽容那些还不能接受宽容的声音。历史的审判很难代替现实的审判,抽象的理性很难抵过现实的认识,这是公正与理性实现之难。

  • 巴黎圣母院烧毁,是欧洲强国没落的标志性事件!

    巴黎圣母院烧毁,是欧洲强国没落的标志性事件!

    巴黎圣母院烧毁了,除了烧毁了一座著名建筑外,也充分表明了法国没落了!法国没落了,英国情况如何呢?英国现在正闹脱欧,这一危机被称作英国二战以后的最大危机!现在,英国内部争得不可开交,英国与欧盟也争得不可开交,大家都在操心这些事,哪里还有心思谋发展呢?德国情况比法国和英国略好,但情况也不容乐观,经济增长一直不太理想。至于意大利、西班牙等这些国家,早已陷入困境不可自拔了······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巴黎圣母院被烧毁不仅仅是一座建筑的烧毁,也是一个国家的没落,更是整个欧洲的没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