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共为您搜索到118篇文章
  • 朱新开:不解决这个问题,美伊迟早会大打出手!

    朱新开:不解决这个问题,美伊迟早会大打出手!

    特朗普针对伊核协议挑出的借口,集中体现在他认为的两点:一是伊核协议的“日落条款”不具不可逆性,即伊朗在履行协议规定的十年期限后,有权恢复铀浓缩活动;二是缺少对伊朗弹道导弹试验的约束与核查条款,毕竟安装在弹头上就能打到美国本土。总而言之,美、伊之间的症结并不在于伊核协议本身,而是互信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迟早会有一战。

  • 美国颁布首部贸易保护法时,中英法俄在忙什么?

    美国颁布首部贸易保护法时,中英法俄在忙什么?

    1840年,俄国女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的孙子尼古拉一世(1825~1855在位)将原为中国属邦的哈萨克汗、布鲁特占为己有,后为扩大在黑海和高加索的统治权而发动克里米亚战争,在败局已定时突然死亡,有说是因羞愧自杀;1840年,英王乔治三世的孙女维多利亚女王(1837~1901在位)对中国发动第一次鸦片战争,至乾隆的曾孙媳妇慈禧(1852~1908入宫)垂帘听政时,割地赔款已经成为习惯,大清朝不仅因此灭亡,也被永远钉在丧权辱国的耻辱柱上。

  • “港记称法警温柔”告诉我们:二鬼子为何更可恨?

    “港记称法警温柔”告诉我们:二鬼子为何更可恨?

    这些精神皈依者们肯定不知道,当年中国的革命者们,是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才把旧世界砸了个稀烂,把殖民者从肉体到思想都从这片土地上赶走,建立了一个崭新的国家。如果那些革命者能在今天复活,他们一定会用中气十足的声音,对这些皈依者们喊出那个他们曾喊了一辈子的话——“站起来,不准跪!”

  • 不屈的法国人民与法国左翼政党

    不屈的法国人民与法国左翼政党

    法国社会党在2017年法国大选中惨败之后,党内的讨论在多个层面进行。围绕着如何看待奥朗德政策和如何对待马克龙,社会党内出现分裂。在与其他政党的关系上,社会党对梅郎雄领导的激进左翼“不屈法国”持强烈批判态度,两者在诉求以及国际问题尤其是欧盟问题上立场不同,但两者在政治逻辑和行为方面依然存在许多相同之处,尤其是激进左翼赢得的众多支持主要来自传统左翼阵营。而对右翼民粹主义,社会党与“国民联盟”在各种问题上都持对立态度。尽管法国社会党在国家层面上颓势明显,但在“市镇自治制”的传统之下,社会党依然在法国社会政治中发挥重要作用。法国社会党的政治前景有待观察。

  • 伊拉克出事了

    伊拉克出事了

    自2003年伊拉克战争结束,临时政府上台以来,伊拉克国内就进入了战后恢复时期。战争期间美军摧毁了伊拉克境内绝大部分基础设施,这对于自然环境本就糟糕的伊拉克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时至今日,伊拉克的基础设施还是没有恢复到战前的水平,与民生息息相关的电力、供水等服务依旧尚未完全供应上。生活水平的低下导致了民众对新政府的失望。而美国引入的民主选举制度,在国家认同感本就比较薄弱的伊拉克又引入了煽动群众、塑造对立等政治玩法,加剧了这个一直以来受民族、宗教等复杂问题困扰的国家的矛盾与分裂。

  • 法学者:新自由主义难以为继

    法学者:新自由主义难以为继

    在他看来,法国“黄背心”揭竿而起是源自对他们所在的社会状况且常常是不稳定的恶化状况的不满。他们是生活在边缘的人们,是政府削减公共援助和服务的第一批受害者。这场运动的新特点是,抗议人群通常与政治组织和工会组织保持很远距离。这是政治代表面临的一个非常深重的危急时刻。由此,这场运动.出现了模棱两可的情况,萌发出民族主义特征。“黄背心”成为一个世界反叛象征。“他们认为地方民主是宝贵财富。这是一次非常本地化的运动。”拉瓦尔指出。

  • 贫穷致命,法国穷困大学生选择在校园自焚

    贫穷致命,法国穷困大学生选择在校园自焚

    好不容易熬过黄背心的马克龙,如今又将面对“学生运动”联合“三大工会总罢工”,在全球经济普遍不景气的大环境下,从大学生到普通工人,没人能置身事外。

  • 陈晋:毛泽东为什么喜欢读谈法国近代史?

    陈晋:毛泽东为什么喜欢读谈法国近代史?

    毛泽东对拿破仑在不同时期的评价有所不同,青年时期,是从圣贤理想角度来援引和评论拿破仑的人格形象;延安时期,是立足抗战需要来探讨拿破仑军事指挥的战略战术;新中国成立后,是从国内外形势出发总结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的革命经验;到了晚年,毛泽东则是立足中国面临的国际环境来思考当年拿破仑在国际战略上的失误及其教训。总之,毛泽东对拿破仑是抱有浓厚的研究兴趣的。

  • 新自由主义政策破坏大,推进反思宏观政策范式 一

    新自由主义政策破坏大,推进反思宏观政策范式 一

    新自由主义已经破坏民主近40年了。加剧了社会不平等,同时也引发了政治冲突,激化了民族主义,新自由主义政策造成的巨大破坏正在推进全世界范围内的政策反思。法国发生的黄马甲运动具有象征意义。就像黄马甲运动的参与者面临的选择是加入右派的勒庞(Le Pen)还是左派的梅朗雄(Mélenchon)一样,许多向下流动的美国人也可能会在特朗普或桑德斯(Sanders)之间做出选择,特朗普或桑德斯与他们的竞争对手不同,他们领导的是不守规矩的政治运动,而不仅仅是官僚政党。特朗普是波拿巴主义的人物,桑德斯则是民主的社会主义者。在美国,正如法国一样,不平等和持续的向下流动性是问题所在,在这两个国家中,许多公民似乎都对精英的技术官僚式的解决方案失去了信心。法国的这种激进部分地解释了,为何马克龙将投降作为扭转局势的一种方式。

  • 郑若麟:回忆与希拉克面对面的那些时刻

    郑若麟:回忆与希拉克面对面的那些时刻

    希拉克很有可能是继戴高乐将军之后、惟一一位真正热爱中国传统文化、尊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国总统。我对希拉克留下的基本上都是相对美好的印象。他的逝世是法国的一大损失,也使中国失去了一位真正的好朋友!

  • 郑若麟:中国,明天的胜利者

    郑若麟:中国,明天的胜利者

    法国名义上的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分立,实际上早已名存实亡;真正存在的三大权力是财团(资本)、政权(包括行政、立法和司法)和媒体。而其中财团(资本)一手赞助政治家的选举,从而控制着政治家本身;一手拥有法国几乎所有最主要的媒体(除了一小部分为国家拥有、另外一小部分可称之为“独立媒体”之外,两者不超过5%),从而主导着法国的一切选举结果,是法国国家统治的真正的幕后主人。我在法国期间揭露、报道了大量这方面的事实和丑闻,使我对选举体制本身产生了深刻的疑虑……

  • 索罗斯对华“宣战”剑指香港 或将输光老底

    索罗斯对华“宣战”剑指香港 或将输光老底

    做空香港可能是索罗斯至今唯一一次的战败,索罗斯此番“打败中国”的表态大有不搞乱、搞垮中国就死不瞑目的样子,也证明22年前的事他一直记恨到现在。但其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向中国宣战,应该是闻到了香港的一些“腥味”。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曾把小他两岁的索罗斯视作“窃取了马来西亚人民财富的敌人”。索罗斯生于1930年,本应当安享晚年,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长者,不幸的是在这一出反华大戏里入戏太深,将至鲐背之年仍口喷狂言、恶言,是为妖!

  • 谁让法国丧失了金融主权

    谁让法国丧失了金融主权

    我国金融改革目前也已经提上议事日程。必须警惕的是,在西方国家已经被证明是危险且有害、并造成今天全球性金融危机的国际金融体制,不应成为我们“向国际接轨”的参考系数。借法国丧失金融主权的惨痛经验教训之“他山之石”,是否能够为我们“攻玉”提供一些警示呢?

  • 失望情绪与集体行动:兼论法国“黄背心”运动

    失望情绪与集体行动:兼论法国“黄背心”运动

    法国“黄背心”运动的爆发存在着深层次的物质动因。法国“黄背心”运动示威民众普遍而强烈的失望情绪,仍然是资本主义制度下劳动者利益受损的心理产物,是其生存与延续的最基本希望难以实现的必然反应。而作为法国民众必要生活资料的燃油价格上涨,成为点燃导火索的外部冲击,引致出集体行动。因此,基于马克思主义的视域可以发现,法国“黄背心”运动正是资本主义制度下劳动者“失望情绪—集体行动”逻辑的一次生动呈现。

  • 法国经济学一超独霸之教训及其对中国的警示

    法国经济学一超独霸之教训及其对中国的警示

    长期以来,法国经济学界中推动经济学改革的进步力量进行了不懈的努力,但无法打破西方主流经济学在法国一统天下的被动局面。制度锁定已经阻碍经济学的进步。它给中国经济学教育的警示是深刻的,中国经济学亟待形成“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多元化发展格局,才可能有自主创新。

  • 《巴黎圣母院》所蕴含的深刻的现实批判意义

    《巴黎圣母院》所蕴含的深刻的现实批判意义

    雨果作品的核心意义不是浪漫,而是冷峻、犀利地批判,浪漫只是片面的指向其作品的某些故事情节的构设。个人认为,以“现实主义批判文学大师”来定位雨果更为合适。其代表作《巴黎圣母院》创作背景及故事情节虽然源自数百年前中世纪法国,但其对涉及人类社会的政治、经济、人文、法制等庞大运行体系的深沉思考,时至今日,我们仍能从自己所处的社会的诸多痼疾中窥见那个时代残存下来的一块块腐臭的泛黄的污渍,还能窥见隐匿在文明背后的邪恶丑陋的肇始雏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