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共为您搜索到11篇文章
  • 李光满 | 香港暴乱法西斯化:逃离香港!

    李光满 | 香港暴乱法西斯化:逃离香港!

    那些纵恶的法官大多不是中国人,也不是中国香港人,而是英国人,那些港奸作家、大学教师、媒体总编也大多拥有外国身份,当香港沉沦的时候,他们有他们自己的诺亚方舟,唯有那些占香港大多数的社会底层百姓无处可逃,香港这艘船沉了,数百万香港普通市民也只能跟着沉入大海,无处可逃。因此,别看香港的精英们鼓吹暴力,一旦香港变成暴力之都,一旦香港变成纳粹之地,这些人逃得比谁都快,他们既是恶之源,又是历史的小丑。只有底层百姓无处可逃,那些暴徒们也将在香港的毁灭中灰飞烟灭。

  • 英美法系的致命隐患:法官有权不依法判决

    英美法系的致命隐患:法官有权不依法判决

    法官什么时候应当遵循先例,什么时候可以自己造法,标准何在?答案是:没有标准!这听起来匪夷所思,但的确这就是现实。严格意义上来说,这种情况下的“法官造法”其实就不是依法判决,甚至可以说是违法裁判。但是你没办法。没有任何机制预防法官这么做。至少在美国,法官是不会因为一个判决没有遵循先例而丢掉工作或遭受任何制裁的。特别是联邦系统的法官,有联邦宪法规定,除非法官本身行为违法或有违道德,否则法官不得被免职。所以只要法官道德正常也没有贪污受贿,哪怕他的判决严重违反了先例(有意思的是,同一个法官对同类案件前后的判决意见都可能是相反的),也没人能把他怎么样。

  • 香港的洋人法官,这次将如何审判暴徒?

    香港的洋人法官,这次将如何审判暴徒?

    饶教授一句话,在香港激起千层浪。以前港大法学院院长陈文敏为首,多位泛民人士猛烈批评“香港不该再用外籍法官”之说,说只有聘用地位显赫的外籍法官,才能维持香港法院声誉,维持国际社会对香港法治的信心,才能防止内地干预香港。言外之意,尽管香港已回归20年,但香港本地法律人才依然不堪重用,无法代替外籍法官审理香港自己的案件。实际情况是这样吗?有香港法律学者专门就此进行调查,结论是回归后,香港本地的大律师和各级法院法官,已对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普通法地区的判例进行深入研究,在引用和参考海外判例审判香港本地案件时,“他们一直都很胜任”。

  • 方鲲鹏:丑陋的美国大法官提名任命过程

    方鲲鹏:丑陋的美国大法官提名任命过程

    美国赢了对苏联的冷战。但是,如果美国现在对中国发动冷战,美国不会赢。美国赢了对苏联的冷战,并不是因为其实力强大,而是因为它当时占据了道德高地。其实这也不是真的高地,是个舞台,由长期苦心经营包装出华丽但名不副实的“民主选举”、“媒体客观”、“司法独立”三大柱子搭建而成。美国政府近年来对这三大柱子只消费不保养,特朗普更是加速了这一进程,他的的所作所为,虽然可以逞一时之快,却是自废武功,把道德舞台拆毁得一干二净。没有了道德舞台,就赢不了冷战。

  • 朱伟一:戈萨奇大法官,圆滑的豪强代言人

    朱伟一:戈萨奇大法官,圆滑的豪强代言人

    近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拍摄了“全家福”,自去年2月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斯卡利亚因心脏病发突然辞世后,直到今年4月最高法院一直空缺一位大法官。如今,距离大法官尼尔·戈萨奇(Neil Gorsuch)4月10日上任最高法院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立场保守的戈萨奇,将打破目前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保守派与自由派各占四名的格局,使得最高法院再现由保守派主导的局面。

  • 安生:饿死三千万问题--可笑的业余历史法官

    安生:饿死三千万问题--可笑的业余历史法官

    某些人对历史一无所知,对法理学一无所知,试图靠着来自媒体控制的舆论宣传的可怜的有限的一知半解充的历史“知识”,充当历史的法官。这些自以为是的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做出的看似公允,其实可笑的评价,全是媒体灌输给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