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共为您搜索到135篇文章
  • 李东宏:给中国人的脚钉驴掌——评民法典草案

    李东宏:给中国人的脚钉驴掌——评民法典草案

    通过主观义务与主观权利相分离,宪政的法律“正当地”保护了资本与其它权利的不平等以及资本对其它权利的剥削和统治,并在政治和法律层面确立了资本神圣的宪法和法律地位。也就是说,宪政的法律,通过客观权利与主观权利相分离,确立了资本剥削的正当性,又通过主观义务与主观权利相分离,确认了被剥削的正当性,保护资本剥削。

  • “失控”的外卖小哥......

    “失控”的外卖小哥......

    外卖小哥,快递员,其实都是普通人,都是互联网大潮下的服务业人员,普通人的人品有高有低,脾气有急有缓,所以他们身上发生某些事情的概率,应当和我们消费者是一样的。但在这个越来越焦虑、越来越急躁的环境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失控。杀人,是犯罪行为,理应收到法律的制裁。但更大的责任人,那些有能力有义务承担社会责任的人,却不能因此置身事外,毫发无伤,你死你的人,我赚我的钱。

  • 辽宁王忠新:必须强力遏制中国律师的“讼棍化”

    辽宁王忠新:必须强力遏制中国律师的“讼棍化”

    加强中国的法制建设,需切实保障律师执业权利,这已成国家高层到具体执法部门的共识,但也要高度警惕律师的挑讼、高额收费、颠倒黑白、恶意损害委托人利益的“讼棍化”,对违法犯科的“讼棍”,更要立法制裁打击,社会发展呼唤大律师!

  • 从学生会干部致女生自杀事件看精致利己主义的丑恶

    从学生会干部致女生自杀事件看精致利己主义的丑恶

    牟某,高中毕业于北师大二附中,通过自主招生进入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读本科。在本科期间,先后担任过校学生会体育部部长和校学生会副主席,还作为副主席参加过不少活动,经历可谓十分优秀。我们知道,北大校学生会的主席、副主席,一般都不是素质能力普通的学生能够当选的。牟能够当选,必定有其过人之处。但通过网传他接受北大电视的采访片段可见,其言谈举止寻常,可能给社会上的群众看,不一定相信这就是北大这一最高学府今天学生会副主席的样子。然而,当看过他与受害者的聊天记录以后则会相信,这是一个十分工于心计、深谙控制人手段的人。

  • “该死的华为”和“可怜的李洪元”!?

    “该死的华为”和“可怜的李洪元”!?

    这几日下来,郎君在媒体圈中发现,在没有确切资料的情况下,到处东拼西凑,弄来“真相”攻击华为的,和之前在江歌刘鑫案、成都食品安全造谣案中大肆渲染社会焦虑、贩卖社会仇恨、大搞道德绑架的,居然高度吻合,还有一些媒体号,前一天发文力挺华为,后一天发文开始喊华为去死,把华为捧上天的是他们,如今贬入地的也是他们,只要有流量,真不真相、客不客观,都无所谓。

  • “反中乱港”者,抓!

    “反中乱港”者,抓!

    我们已经用反制清晰给出答案:不管哪一国人,在中国必须遵守中国的法律。从古至今,中国人都有着好客的传统。有朋自远方来,我们态度是“朋友来了有好酒”。但是,如果来者不善,那我们的态度是“豺狼来了有猎枪”。任何人胆敢以身试法,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 不要做“云法官”

    不要做“云法官”

    看问题要主次分明,要抓重点,但也不能忽略细节,阶级、民族、种群之间的矛盾确实存在,但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其特殊性的,并不能笼统地一棍子打死,具体问题还是要具体分析。当年比如某个案子,确实是黑社会逼债,但也要看到,受害人也不是什么一尘不染白莲花,他们也是老赖,甚至也和黑社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当鸡蛋和高墙相遇的时候,我们会本能地选择鸡蛋,哪怕高墙是多么正义”,这是一种朴素的、优秀的、具有无产阶级自觉性的情怀,但情怀只是情怀,并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在具体问题上,我们不能凭着感情下定论,这对当事人双方都不公平,而且可能会造成灾难性后果。

  • 习近平:坚持、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制度与法律制度

    习近平:坚持、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制度与法律制度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制度和法律制度是在长期实践探索中形成的,是人类制度文明史上的伟大创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制度和法律制度是被实践证明了的科学制度体系,具有显著优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制度和法律制度需要坚持好、实施好,也需要不断完善和发展。我们要在坚持好、巩固好已经建立起来并经过实践检验的根本制度、基本制度、重要制度的前提下,坚持从我国国情出发,继续加强制度创新,加快建立健全国家治理急需的制度、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必备的制度。要及时总结实践中的好经验好做法,成熟的经验和做法可以上升为制度、转化为法律。我们要积极吸收借鉴人类制度文明有益成果,但决不能动摇或放弃我国制度的根基。

  • 望长城内外:必须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望长城内外:必须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习近平同志在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上所作的《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说明》指出,要“提高司法公信力。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我曾经引用过英国哲学家培根的一段话,他说:‘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这其中的道理是深刻的。

  • 钱昌明:还能容忍这样“无法无天”吗?

    钱昌明:还能容忍这样“无法无天”吗?

    更为荒谬的是:面对“乱”了近半年的香港,特首为稳定局势,遏制“蒙面人”犯罪,出台了一个《禁止蒙面规例》,居然被同为特区政权的司法机构所否定!(按:香港高院“裁定”的“违宪”之说,纯属胡诌、也无效,已被全国人大、国务院港澳办表态所否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判断和决定,任何其他机关都无权作出判断和决定。”)

  • 佘富勤:关于加强和改进辅警工作的立法建议

    佘富勤:关于加强和改进辅警工作的立法建议

    实际工作中辅警大量地被充实到派出所等工作一线,与人民警察一样经常面对的是违法犯罪分子。由于辅警年轻力壮和“临时工”身份,在出警与违法犯罪分子搏斗时,服从命令往往冲在前头。但《意见》没有赋予辅警必要的自我保护和紧急必要情况下使用警用器械的权利,这无异于让年轻辅警徒手与歹徒搏斗,这不仅与职业、身份、职责极不相称,而且也直接导致了辅警牺牲几率和职业风险较人民警察大大增加。《意见》虽然也规定了辅警牺牲后同人民警察一样可以申报烈士,但这显然不是立法的目的。

  • 律政精英“两面派”,法援组织“两张皮”

    律政精英“两面派”,法援组织“两张皮”

    民间人权阵线法律团队拥有超过40名的事务律师和大律师,包含潘熙、张健利、陈文敏、陈志鸿、夏博义等资深大律师。其中,“民阵”资深律师张健利曾于2016年被目击与黎智英、李柱铭、前公民党主席余若薇等人深夜密会。夏博义则在李柱铭的建议下,于1995年在香港创立了人权监察组织,其收入来源于美国民主基金会。

  • 一文读懂“香港大律师及其公会”

    一文读懂“香港大律师及其公会”

    近期,香港大学法学院以“临床法律教育中心”的名义成立港大“校园免费法律咨询计划”,专门为参加暴乱被拘捕的学生提供法律援助、洗脱罪名。该组织由资深大律师梁家杰、港大首席讲师张达明、林劲丰,香港大学法律政策助理专职教师、大律师公会成员陈文瀚、陈松铭等人组成。虽然“泛黄”的大律师不多,可就是这么一小撮儿,便把香港法律界搞得乌烟瘴气,把向来政治中立的专业团体变为“被小圈子操控、破坏法治原则、插手政治”的工具!

  • “懂法”的小恶魔们......

    “懂法”的小恶魔们......

    这样的小恶魔是不会被人们的善良、法律的宽大所感化的,恶魔终究是恶魔,恶魔是会继续害人的。对14岁以下犯罪的宽大,会让他们觉得,法律是保护他们做坏事的。立法的初衷是好的,我们要保护未成年人,保护祖国的下一代,给他们足够的宽容、爱护和成长空间,但事情是变化发展的,如今工读学校数量骤减,而且缺乏强制能力,所谓的“收容教养”还有几成效果?

  • “禁蒙面法”10月5日生效:让暴徒无处遁形!

    “禁蒙面法”10月5日生效:让暴徒无处遁形!

    这里我要对香港的所有公务员、教师、律师、医生等执业资格人士呼吁,我要向所有靠香港经济吃饭的金融、市政、航运航空、交通等行业的从业者呼吁,请不要在背后支持那些暴行,请不要继续支持暴徒,否则你们会为你们的错误行为付出惨重代价,一旦香港经济垮了,香港名誉毁了,你们的前途和未来也就没有了。这里我还要特别对那些靠香港经济起家发财的豪族巨商们说,请坚定地站在反暴力正义力量一边,否则你们的财富很可能会付诸东流。我还要对那些站在英国殖民者一边极力鼓吹并支持暴力的文化汉奸们说,回头吧,否则等待你们的将是无边苦海。这里,我要向香港特区政府依据“紧急法”实施“禁蒙面法”叫一声好,我相信,一旦没有了蒙面,一旦没有了那些隐形势力的支持,那此暴徒们就会像过街老鼠一样,无处遁形,人人喊打。

  • 林郑月娥:《禁蒙面法》订立, 5日零时生效

    林郑月娥:《禁蒙面法》订立, 5日零时生效

    星岛新闻集团主席何柱国昨日也在《星岛日报》连刊两文,呼吁特首立即运用紧急法赋予特首的权力,下令执行禁蒙面法,止暴制乱,保护执勤员警、民众以至示威者的人身安全。同时他也劝诫香港年轻人不应再受到唆摆和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