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党共为您搜索到6篇文章
  • 辛有东:法律党乱香港

    辛有东:法律党乱香港

    香港暴乱,罪魁祸首首推香港“法律党”。看看今日香港,看看大陆“公知”“法律党”的立场,就可以知道“公知”、“法律党”的那一套,尤其是没有任何制约的“司法独立”和“法律人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 “大法党”粉丝们的诡辩三板斧

    “大法党”粉丝们的诡辩三板斧

    大法党”粉丝们的诡辩三板斧虽然看似不同,但目的却都指向一个,那就是想方设法,为大法党及其金主们牟取利益。如果有利于他们的法律在中国还不存在,他们就把某些国家的法律搬出来,说:“其他国家的法律都是这么规定的”。如果有利于他们的法律已经被制定出来,但是已经被发现存在问题,他们拿出“祖宗成法不可改”的劲头,像恶犬一样死咬着说:“法律就是这么规定的”。

  • 重庆公交坠江事件的幕后真凶是“公知”“法律党”

    重庆公交坠江事件的幕后真凶是“公知”“法律党”

    老百姓的利益需要是打击罪犯,使人不敢犯罪,“法律党”的利益需要是保护罪犯,使人不怕犯罪——不敢犯罪,“法律党”还有生意吗?以重庆公交坠江事件为例。如果早有法律明文规定“一切危及公共交通正常运行的行为都是犯罪行为”、“殴打干扰公交司机是恐怖行为,必须严厉打击”、“因危害公共安全遭到反抗而受伤无权索赔”,对违犯者严厉打击,还有多少乘客敢一言不合殴打司机?但改革开放四十年,为什么改革不出如此简单易行的法律规定?因为不符合“法律党”的私利——人人见义勇为制止罪犯,没人犯罪了,“法律党”的生意就没了。相反,如果见义勇为反而官司缠身,那“法律党”的生意不就来了?

  • 黎阳:跳出“‘法律党’越旺,社会越衰”的怪圈

    黎阳:跳出“‘法律党’越旺,社会越衰”的怪圈

    要让律师服务不收费,律师就必须“自带饭票”。但把律师全变成公有制编制下的公务员并不现实。唯一可行的办法是:从退休的工农兵、干部、工程技术人员中培养律师——60岁退休,学个3到5年,干个10年15年。有退休金保底,再加一点岗位津贴,生活当无问题。从每年退休的几百万人里选拔几千人学律师当无问题。开辟人生第二春,有几人不愿意?这样才能切断律师与金钱的魔鬼关系。使律师真正不把法律当商品,一心一意秉公为法,免除图财枉法之嫌。

  • 黎阳:朱日和大阅兵之际,法律小丑玩弄《国旗法》

    黎阳:朱日和大阅兵之际,法律小丑玩弄《国旗法》

    法律无赖要玩弄《国旗法》,却连法律党的大拿都没请动,这也太惨了点——如果人家都拿不准不敢淌这浑水,那你岂不是自作聪明当跳梁小丑?如果人家都想出头而不敢出头,你岂不是在给人家当炮灰替死鬼?小丑喷子们实在也太性急了点——要大闹《国旗法》,也该请出个更有分量的来,比如,让“模范党员律师”陈有西出来论证朱日和点兵如何违反《国旗法》,岂不更有说服力?

  • “公知”“法律党”与台独、带路党

    “公知”“法律党”与台独、带路党

    为了打鬼,所以要借助钟馗;为了推翻共产党,所以要借助外力。国内的台独之力要借,国外的侵略者之力更要借,难怪“公知”“法律党”见了洋人就驯良,见了中国人就狂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