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西斯共为您搜索到37篇文章
  • 孙经先:曹树基是如何从造谣到为日本法西斯洗地的

    孙经先:曹树基是如何从造谣到为日本法西斯洗地的

    事实上我国有许多地方志都对三年困难时期水肿病这一类疾病的发病、治疗情况和由此造成的死亡人数做了记载。显然这一类记载是研究三年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问题非常重要的资料。但对于这些重要资料,曹树基却绝大多数都向读者隐瞒了,而采取他的错误方法编造全国各地的非正常死亡人数。这很明显是一种严重的造假行为。地方志的记载揭穿了曹树基的造假。上面列举的仅仅是其中很少数的一些例子。我们对曹树基在《大饥荒》给出的一些地区的计算过程进行了重复,发现他在这些计算中所表现出来的逻辑思维之混乱,计算过程之荒谬,都是非常让人吃惊的。

  • 通往法西斯之路——美国共和党蜕变历程警示录

    通往法西斯之路——美国共和党蜕变历程警示录

    绝对领袖,邪教化政党,种族主义意识形态,煽动性群众集会,破损的法治,准军事武装,所有法西斯运动的要素都具备了。只等领袖一声号令,就可以横扫北美大地了。

  • 意大利法西斯运动及其性质的演变

    意大利法西斯运动及其性质的演变

    从1920年纲领的基本要点中可以窥见,意大利法西斯运动正在转变成一个以维护统治阶级的利益和反对工人运动为己任的反动运动。法西斯运动的反动性自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以后在行动方面也逐渐表现出来。它在统治阶级政府绝望时刻投靠了它,与地主阶级结合建立了以反对社会党为首要目标的法西斯行动队。它采用残酷的暴力手段,疯狂地破坏工农革命组织,殴打、杀害社会党和工会领导人,公开参与军警镇压群众运动,被统治阶级奉为制止革命运动的复仇天使。

  • 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改写历史会带来法西斯主义

    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改写历史会带来法西斯主义

    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强烈谴责2019年9月19日新当选的欧洲议会通过的反共决议。这一决议试图打破波茨坦会议为战后欧洲和世界组织制定的各项公约。这是统治精英们在极权主义、斯大林主义、纳粹主义、共产主义等概念上的一次公开尝试,目的是将苏联与德国法西斯主义捆绑在一起,并指控苏联参与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及对犹太人、斯拉夫人和其他国家的种族灭绝。这一行动的目的是试图在纳粹战败75周年的前夕,重新改写苏联和红军在击败纳粹德国的重要性和贡献。

  • 芬兰共产党:共产主义并不等同于法西斯主义

    芬兰共产党:共产主义并不等同于法西斯主义

    法西斯主义把穷人、不同性取向的人、移民描述为我们所有人的敌人。而共产主义则试图展示当前掠夺我们所有人的真正敌人:资本及其代理人。将共产主义和法西斯主义捆绑在一起只会使法西斯主义受益。

  • 右翼的崛起——对约翰·贝拉米·福斯特的采访

    右翼的崛起——对约翰·贝拉米·福斯特的采访

    我们必须认识到,在资本主义结构性危机和自由民主国家危机的时代,右派和社会主义左派所面临的立场绝不是对称的。对于资产阶级和政治右翼来说,维护当前的秩序是一个直截了当的问题,包括在“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外衣下,推进一个已经失去一切合法性的紧缩的新自由主义政治。正是这一点,动员了中下层阶级的新法西斯分子和对自由民主国家本身的攻击,作为稳定一个容易停滞的制度的一种方式。

  • 在香港法西斯兴起的问题上不能自欺欺人

    在香港法西斯兴起的问题上不能自欺欺人

    所以不要自欺欺人,这里主要是说给香港左翼的同志,也是要说给大陆和海外各种抱有良好愿望的左翼同志。现实的香港的运动是法西斯导向的,是与世界法西斯势力一个根上长出来的。首先要承认这一点,还要承认靠左翼打入这种法西斯运动,是完全不会改变法西斯运动性质的。香港左翼要发挥进步的作用,就必须把自己和全中国,全天下的劳动人民的斗争结合起来,要继承伟大的苏联和中国革命的遗产,而不是跟着运动跑,从而跟十几亿中国人民割裂开来。

  • 美国的三K党死灰复燃 现有上千个法西斯组织

    美国的三K党死灰复燃 现有上千个法西斯组织

    为什么我们说三K党是法西斯主义的?因为它与法西斯主义一样,想将白人的绝对权力强加于人,保持武装的团体以便恐吓和攻击它认为是敌人的那些人;发泄他们的仇恨反对因为自己的种族、部族、宗教而受到歧视的少数州郡反对工人阶级;利用游行、戏剧、报告、火炬和和所有随身带的用具如旗帜、象征和典礼让群众留下印象;因为它与法西斯主义一样,承诺让这个国家回到一种“神话的光荣的过去”。

  • 走向法西斯主义的开端

    走向法西斯主义的开端

    现在看来,美国想要得逞是非常困难的。且不说,美国所提出这种理论之荒谬,一开始就遭到了美国媒体与舆论的反对,至少在想用这种观点来忽悠美国人民是没有太多可能性的。如果再用来忽悠全世界的人民,这种可能性恐怕会更小。这样种法西斯式的理论早已臭名昭著,本身就没有多大的市场。全世界的大多数人民希望和平,希望合作,希望发展,希望生活过得更安定,更富裕。美国挑起这样的争斗,显得非常愚蠢。美国可能以为,他提出这么一种奇葩的理论,一定会一呼百应,一定会得到很多支持。

  • 继承法西斯细菌战衣钵,美国生化魔爪伸向中国!

    继承法西斯细菌战衣钵,美国生化魔爪伸向中国!

    美国生化武器研究的极致应该是研究类似于《生化危机》电影中的T病毒。未来随着基因技术特别是编辑技术应用于病毒DNA研究,地球上会以美国生化实验室为源点爆发更致命的生化病毒武器。目前美国生化武器研究在传播途径、威力、精确制导方面还存在很大的技术难题需要攻克,而且即便发明一种病毒但研究不出它的解药,一旦失控发明该病毒的国家最终也会遭殃,所以美国在成功发明病毒与投入生化战使用之间还有个时间段,这个时间段需要用来研究解药。所以要遏制美国生化武器研究和使用,中国就必须在生物科学研究上超越美国,抢先制造出疫苗才能遏制美国发动生化恐怖袭击的战略冲动,比如2017年10月20日国家食药监局批准“重组埃博拉病毒病疫苗”的新药注册申请。

  • 特朗普如何助长了法西斯右翼势力

    特朗普如何助长了法西斯右翼势力

    正如许多人所希望的那样,特朗普总统并非仅仅是一位娱乐者或小丑。相反,他小心翼翼,技巧娴熟,始终如一地用强硬的民族主义支持者的原话与他们直接对话,把他们的比喻和迷因变成了他自己的观点。如果你仔细研究他的新闻发布会、竞选演讲和推特,你就会明白这一点。例如,就在本月,特朗普在白宫的新闻发布会上完美地演练了新右翼关于反种族主义种族主义的核心论点。以下对话发生在PBS新闻社的雅米歇·阿尔辛多(Yamiche Alcindor)询问特朗普总统,是否称自己是“民族主义者”可以鼓舞白人时。

  • 鹿野:这个法西斯头子是美国的“老朋友”

    鹿野:这个法西斯头子是美国的“老朋友”

    哪怕是西方的议会制民主对于美国统治集团来说也只不过是一件光鲜的外衣,大资本统治才是其真正的想要维护的内核。在西方的议会制民主有可能威胁到大资本统治稳定的时候,美国便会毫不犹豫的支持法西斯统治。这既是美国在二战之后长期支持佛朗哥等法西斯独裁者的根本原因,也体现了美国所宣扬的所谓“普世价值”的实质。

  • 欧洲法西斯的回归:白人民族主义者的愤怒和拯救

    欧洲法西斯的回归:白人民族主义者的愤怒和拯救

    摄影师Espen Rasmussen花费了近两年时间记录下了右翼极端主义在欧洲的崛起。其中的一些组织,例如法国的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和英国的不列颠第一(Britain First),已经成为了它们所属国的主流政党之一。而许多右翼分子如今端坐在欧盟议会里,使用着他们本该摧毁的组织所提供的资金——他们正试图从二战时席卷欧洲的法西斯遗风中汲取经验,以解决欧洲现在所面临的问题。通过展示这些新纳粹组织的一举一动,Rasmussen的照片使我们不得不面对事实——右翼极端主义的力量正在使欧洲四分五裂,而非使其团结。这种仇恨在欧洲蔓延的广度和速度令人深省。

  • 世界多发种族主义骚乱,法西斯幽灵就在我们身边

    世界多发种族主义骚乱,法西斯幽灵就在我们身边

    资产阶级权贵极善于制造矛盾和转移矛盾。他们凭借丰厚的资本垄断社会优质资源,造成资源稀缺的假象。于是乎,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一般民众为了得到优质资源而不得不"群众斗群众"。假如普通民众普遍对权贵阶层不满,权贵们便通过宣扬种族/民族仇恨来转移矛盾,把原本的阶级矛盾转移成种族/民族矛盾,人为制造法西斯主义。更加可怕的是,全球化时代以来,各国权贵们由于成为了地球公民,因而把资本掠夺的触角伸向了世界各地。他们每到一个地方,都只为了攫取资本利益,为了达到目的,甚至不择手段,不惜祸害当地。于是,深受资本权贵剥削之苦的当地民众,也就有了成为法西斯主义支持者的可能性。

  • 西方民主是产生法西斯的温床

    西方民主是产生法西斯的温床

    事实就是事实,不仅过去的事实证明法西斯产生于西方资本主义的民主制度,而且今天的事实依然在证明,新生的法西斯主义同样产生于今天的资本主义的所谓民主制度。法国的国民阵线,多年来一直以极端的排外思想来争取选票。英国与德国,再加上俄罗斯,总有一些青年人公开表示十分崇敬法西斯主义,而且他们还采取过各种各样的极端手段来袭击外来移民。

  • 川普、安倍、莫迪、内奸--法西斯之弧围堵中国

    川普、安倍、莫迪、内奸--法西斯之弧围堵中国

    中国第五纵队平时鼓吹莫迪,推动中国给予莫迪强大支持;当莫迪与中国撕破脸皮后,这股力量又呼吁中国与整个印度为敌、与印度打全面战争、肢解印度,按照这个策略,客观上是在巩固莫迪政府在国内的集权统治。特朗普、安倍、莫迪构筑了围堵中国的法西斯之弧,这条弧线的核心是美国特朗普政权,其次是日本安倍政权,也就是说,东边才是中国的主要战略方向。而莫迪政府则是其中最最脆弱的一环,只要中俄施加必要的压力,给予印度左翼力量足够的支持,这个政权不久就会自行崩溃,印度左翼和平政权就会上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