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人共为您搜索到8篇文章
  • 乱港“洋面孔”里的“生旦净末丑”

    乱港“洋面孔”里的“生旦净末丑”

    借助商业智库和非政府组织(NGO)等乱港,是西方势力惯用的伎俩。索罗斯乱港的核心手法是,利用NGO多方扶植颠覆他国的“颜色革命”,进而达到趁乱打劫的目的。香港乱局已持续数月,恰如京剧里的“生旦净末丑”:一张张“洋面孔”“洋相”百出,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的身份——西方情报人员。

  • 香港的洋人法官,这次将如何审判暴徒?

    香港的洋人法官,这次将如何审判暴徒?

    饶教授一句话,在香港激起千层浪。以前港大法学院院长陈文敏为首,多位泛民人士猛烈批评“香港不该再用外籍法官”之说,说只有聘用地位显赫的外籍法官,才能维持香港法院声誉,维持国际社会对香港法治的信心,才能防止内地干预香港。言外之意,尽管香港已回归20年,但香港本地法律人才依然不堪重用,无法代替外籍法官审理香港自己的案件。实际情况是这样吗?有香港法律学者专门就此进行调查,结论是回归后,香港本地的大律师和各级法院法官,已对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普通法地区的判例进行深入研究,在引用和参考海外判例审判香港本地案件时,“他们一直都很胜任”。

  • 觉醒的中国人:洋人休得无礼!洋奴必须治理!

    觉醒的中国人:洋人休得无礼!洋奴必须治理!

    排外不好,崇洋媚外也不好,这二者都不好,走哪个路线都不会有好结果。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这是大国、大民族的情怀。可我们必须明确的是,热情好客的大国风度,并不等同于施以超国民待遇,更不等同于自贱下跪,把洋人捧起来,顶礼膜拜。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当前国内频频出现的这种“区别待遇”的风气,肯定是病态的,而有病就得治——发现问题,分析问题,最后解决问题。若不根治这样的病,恐怕以后子孙后代都得乱喊“爹”。最后,我们长话短说,就一句话:这里是中国,我们热情好客,但我们也是非分明。今时非同往日,在中国的土地上,“洋人”休得无礼,“洋奴”必须修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