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沙河共为您搜索到5篇文章
  • 驳民国兵役科长之子流沙河为拉壮丁洗地真相

    驳民国兵役科长之子流沙河为拉壮丁洗地真相

    流沙河先生及持有相同政治立场和史学观点的“许多学者”,他们凭什么,悄悄地以“选择性失明”的治史手法,熟视无睹有关抗战壮丁受残酷虐待的浩瀚史料,并振振有辞地误导当代受众?他们凭什么,以“选择性失聪”的著史笔法,对当年劳苦大众凄苦悲怆的呼喊置若罔闻,毛遂自荐去“代表”受欺压、受残害的上千万抗战壮丁及其亲人?他们凭什么,以“选择性失音”的论史口径,竭尽全力去粉饰连蒋介石及其文武大员都不得不承认的历史罪恶,进而在客观上否定使广大劳苦大众翻身解放的伟大革命?是血脉相连衍生的情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形成的立场?还是家境变幻约束的政治视野、利益得失铸就的人生体验?或是批判现实的情绪延伸、非黑即白二元分离的认知模式?

  • 驳流沙河:国民党反共虐死百万壮丁,你洗不白

    驳流沙河:国民党反共虐死百万壮丁,你洗不白

    大后方的壮丁是为了抗日当兵的,但是很多人是被国军给虐待致死的,这样的悲惨命运绝对不可能被包裹得严实,总会被传回家乡。那么,当兵做国军死路一条就是百姓共识,尽管有保甲制的酷烈,但是到后来逃丁、拒服兵役也就是常态,那么,《抓壮丁》就成为当时现实的活剧。“王保长”们上蹿下跳有了表演舞台!“王保长”的嘴脸就是所有国统区“保长”的脸谱和共相。“壮丁”、“抓壮丁”这些词代表的历史事实绝不是流沙河说的那样温情脉脉!

  • 怀念旧社会的流沙河

    怀念旧社会的流沙河

    你不要觉得流沙河先生温文尔雅地写着些精致的文字,写着些诗意的文字,就以为他真的是一个温和善良的老人,真的把你我当作平等的人。他依然是大地主余营成的儿子,他依然是那个“打三个擒五个”的“九老少”,只是会写文章了,更能蛊惑人心了。幸亏这群人如今不得势了,人民也都在网络舆论战成长了起来,不然,由着流沙河们把谎话多说几年,多重复几遍,说不定就成了“真相”了,毕竟很多人不信史料,就信这些“作家”的“地摊文学”啊。我一直说,流沙河怀念旧社会,是情有可原的,因为他是旧社会的既得利益者,阶级属性决定了他的立场。但是如今,我们中间很多人纪念他是什么意思?一群穷苦壮丁的后人,为一个地主家的少爷哀悼?嫌祖上受的罪不够吗?

  • 是引蛇出洞还是相时而动

    是引蛇出洞还是相时而动

    现在看来,《草木篇》充其量表现了作者与新社会的对立情绪,实在谈不上反党反社会主义。至于流沙河多年后为了抬高自己,虚构了毛主席的话,那就更离题万里了。但当时的革命文学工作者就是一群认死理的人,高矮也要认为《草木篇》有大问题,非要铲除不可。流沙河在如潮的口诛笔伐之下,迅速转弯,不断检讨、悔过;还为了“赚表现”,居然揭发了其朋友的一些“莫须有”。

  • 摘桂诺贝尔奖是流沙河造假的真实动机

    摘桂诺贝尔奖是流沙河造假的真实动机

    半个多世纪以来,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标准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已不是秘密。其评选标准不再是文学与艺术,或者文学与艺术充其量不过是个次之又次的陪衬而已;最重要的是价值观与意识形态必须西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