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改共为您搜索到16篇文章
  • 紫虬:劳动贡献视角的格力混改

    紫虬:劳动贡献视角的格力混改

    格力电器的发展说明,国企的重要优势是党的领导和有效的政治思想工作。在制造行业,这个优势需要工人队伍认可的、有凝聚力的工人领袖构成的企业家及其团队,它的产生不能依靠社会资本,或者上级委派,只能依托工人群众,在市场竞争、协作实践中产生。

  • BAT与混改:为了再创辉煌,应学习毛泽东

    BAT与混改:为了再创辉煌,应学习毛泽东

    毛泽东固然没有说过资本运作和大数据,但是,1956年1月20日,毛泽东提出,“要有大批的高级知识分子,就要有更多的普通知识分子,以后要使每人都有华罗庚那样的数学,都要能看《资本论》,这是可能的,二十年不行就三十年,最多一百年就差不多…”既然“每个人”都要看《资本论》,就必须知道,今天的“混合所有制”就是股份制。就必须知道股份制本身包含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一切矛盾”,就必须知道依附企业家(资本家)会有来自垄断性的危险,这个危险不仅仅是来自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预言,更来自大数据时代企业自身的矛盾。

  • 国企混改不能只是资本的狂欢

    国企混改不能只是资本的狂欢

    “混改”不能只是资本的狂欢。资本既可以是技术创新、提高管理效率的方法,也可以是压榨劳动者的手段,甚至还可以制造假冒伪劣商品。正因为如此,被誉为“经济学之父”的亚当·斯密曾警告,应当高度警惕资本追逐利润的贪婪对社会公益的损害。所以,任由资本的逻辑无限制地发挥作用,将“混改”简单化地演绎为资本的狂欢和盛宴,不但不能对实体经济提供动力,反而成为实体经济的“抽水机”。如果任由这种逻辑无限发展,未来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将是少数人享受资本“创造性”好处,而多数人将承受资本“破坏性”代价,这是资本的乱象,而不是资本活力的竞相迸发。

  • 又一家药企落入私人资本手中——私有化之殇

    又一家药企落入私人资本手中——私有化之殇

    要避免国有企业改革私有化倾向问题。部分学者认为,国有企业无法解决内部的结构问题,其最终的解决之道在于私有化。但是苏联东欧的实践表明,私有化改革会导致少部分人侵吞国有财产,造成国有资产流失,而且简单的改革也会导致企业多年积累的品牌等无形资产最终白白流失。同时,私有化改革也偏离了社会主义的本质。我们在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对那些处于竞争领域的商业类国有企业,也必须强调反对私有化倾向,避免有人将混合所有制改革作为私有化改革的过渡措施。

  • 我国国有经济的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性质不能变

    我国国有经济的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性质不能变

    如果以“混改”、公司制为名,把中国国企根本不同于西方国企的全民所有制性质取消了,把我国社会主义国有企业搞小了、搞垮了、搞没了,搞成了大多被私人资本或外国资本控制的私有制股份企业,那么名义上的国有资本也就因丧失体现全民所有制性质的企业载体,而成为放大私资外资功能、为私有制经济服务的工具,整个国有经济的性质必然随之改变,由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性质的国有经济,变成资本主义私有制性质的国有经济。那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基还存在吗?

  • 国企混改必须维护工人阶级的根本利益

    国企混改必须维护工人阶级的根本利益

    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工人阶级是国家的领导阶级,是国家的主人。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巩固工人阶级的领导阶级地位。”在国企混改这场恢弘的经济变革中,工人阶级作为党的阶级基础和国家领导阶级的地位没有变,作为社会主义国家政权重要社会支柱的地位没有变,作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主力军的地位没有变,始终是我国先进生产力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的根本力量,是不断发展人民根本利益的坚定力量,是维护社会安定团结的中坚力量。

  • 国企混改所为何来?

    国企混改所为何来?

    国企混改要慎重,不要拿着鸡毛当令箭胡改乱改。因此,混改不能一窝蜂,不能不分青红皂白,不能有瓜分国有资产和利润的嫌疑:一、要分门别类;二、要注意加强党的领导和国家控制力;三、要让外资或私营企业同样进行混改;四、为了引进技术和资本,可以选择合适的战略合作伙伴;五、对于国企要区分营利与非营利的不同性质,不要与民争利。

  • 联通混改的思索(下)——国企改革不止一条路

    联通混改的思索(下)——国企改革不止一条路

    以我国的地方国企改制为例,在上个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初期,大部分的地方国企,能够卖的早就卖得一干二净。而今当房地产走向饱和,各个地方政府发现,由于本地没有了优质的大型国企,光靠卖地的收入,已经无法再支撑财政的可持续发展。现在除了几个发达省区,中西部和东北的地方财政,都在吃国家财政支付转移。其实,我并不反对混合改制。但是改革的方向,应该是符合国家长远利益,而非仅仅是解眼下之渴。国企和央企的改制,其实完全可以有更多更广阔的思路……

  • 中国联通,好好的国企,为何利润要分配给阿里他们?

    中国联通,好好的国企,为何利润要分配给阿里他们?

    我不反对在非事关国计民生的重点领域进行有必要、有原则的混改,但反对以混改的名义,稀释和瓜分国有资产,把混改变成私改。国家发改委与阿里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为何每个计划或正在着手实施的大型国企、央企的混改方案中,几乎都有阿里,包括本次正在盈利并快速增长中的联通,其利润一定要以所谓混改的形式,分配给阿里这样的特定关系人?

  • 联通公司混合改制谈——马太效应的新阀门

    联通公司混合改制谈——马太效应的新阀门

    无论是改革,还是反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打破利益集团对资源的垄断性占有。但是混改无疑强化了这种趋势。钱要找优质的资产落地,而优质的资产会找有势力的钱,两者结合一起做大做强。所以,资本会自动性地选择嫌贫爱富,只会对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优质资产有兴趣,随着混改的进一步深入,资本在中国的话语权会越来越强大。

  • 混改联通,是不是也混改一下阿里?

    混改联通,是不是也混改一下阿里?

    不可否认的是,阿里集团现在已经成了中国关乎国计民生的一个重要财团了,允许阿里参与国企混改的同时,是不是国家也应当参与阿里的混改呢?

  • 夏小林:2017,混改别蜕变为反国企“突破口”

    夏小林:2017,混改别蜕变为反国企“突破口”

    警惕变相反国企“一股独大”。严禁“重要国有企业改制后国有资本不再控股”。“国有企业在中国的地位只能加强。”国有企业是需要自我改革完善,但我们不能让人借口混改使其空壳化,反攻并拿下国企。

  • 国资委:不是所有国企都搞混改

    国资委:不是所有国企都搞混改

    混合所有制改革不是说所有的国有企业、中央企业都要搞混合所有制,适合于搞的就搞混改,适合于控股的就控股,适合于百分之百的就百分之百的国有股。所以,宜混则混,宜独则独,宜控则控,也可以参股,国有企业不一定控股,也可以参股。总之,在实践中不是一混就灵,混改是重要举措,但不是唯一的,在推进过程中一定要沿着中央指明的正确方向做好混合所有制改革。

  • 夏小林:警惕主流媒体以僵尸名义抹黑、攻击、灭除国有企业

    夏小林:警惕主流媒体以僵尸名义抹黑、攻击、灭除国有企业

    国有企业混改要毫不动摇地坚持中共中央确定的“坚定不移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基本政策目标,并鲜明地体现在各相关配套文件和落实在改革实践的各个环节。任何过滤、删节这一基本政策目标及与之密切关联的关键词都是错误的。实事求是地看,面对政府规定的有关混改的众多政策目标,要求国有企业主要靠从私营企业等非公企业那里去“取长补短”来实现这些目标是不现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