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黄春秋共为您搜索到27篇文章
  • N年前的《炎黄春秋》伪造历史的一场闹剧

    N年前的《炎黄春秋》伪造历史的一场闹剧

    笔者原本希望《炎黄春秋》能够刊出笔者的这些置疑和驳斥文字,以正视听。但这个愿望还是落空了!《炎黄春秋》根本没有他们标榜的度量和胸怀,那个办刊宗旨是用来哄别人也是哄自己的。《炎黄春秋》编辑部只是在某期杂志登出了一个几行字的说明,连笔者的名字都代之以“网友”,把责任完全推给庄重老先生,还是庄老先生的年齿为由,希望读者不要为难他……,云云。可问题是,毛泽东同志难道没有年齿?难道不是一百二十岁的老人?为什么《炎黄春秋》总是要抵毁他老哩?是不是因为他老已经故去,而死人是不能替自己辩护的?

  • 奚兆永:对匈牙利事件的认识和思考

    奚兆永:对匈牙利事件的认识和思考

    联系今天的情况,国际帝国主义对于我国的发展强大总是看作是“威胁”,他们对各种分裂势力,包括“台独”、“藏独”和“疆独”都一概给以支持,难道是因为我们做错了吗?当然不是。我们要发展自己的经济有什么错?我们要实现国家的统一有什么错?我们解放西藏的农奴有什么错?但是,他们就是要反对,要捣乱,要破坏。这些事件其实也和匈牙利事件一样,如果不用阶级斗争的观点去看,不首先分清敌我,不解决根本立场问题,那是很难说得清楚的。

  • 评炎黄春秋12年《南京解放前后的陈修良》一文

    评炎黄春秋12年《南京解放前后的陈修良》一文

    渡江战役的文献很多,军委的指示也很多,早已汇辑出版,唐先生是不是该先去看一看再去数一数?哪怕是唐先生拿出来说事儿的《毛泽东军事文集》,自己好歹也该数一数瞅一瞅呀?否则你拿什么本钱来撰文说事儿?

  • “炎黄春秋”判案的价值取向与社会视角

    “炎黄春秋”判案的价值取向与社会视角

    法官的判案思维应是多元、立体的,社会、政治、经济、道德、文化等等因素都能成为法官判案过程中的考量因素。最佳的法官判案思维首先是理性科学的事实认定,在此基础之上的概念、逻辑和经验分析,同时也不能排除道义选择与价值判断。本案法官将社会洞察与解读、法律概念分析与适用、价值考量与选择有机结合,是一个值得点赞的判决。

  • 土改工作团成员谈炎黄春秋《大地主刘文彩》一文

    土改工作团成员谈炎黄春秋《大地主刘文彩》一文

    替刘文彩翻案,此文作者的意图和事情蕴含的意义当然不限于这件事本身。就拿农村土地改革来说吧,这就涉及我们党和国家的一项重要举措。这个举措究竟是正确的、十分必要,还是错误的、贻害无穷?任何稍稍尊重历史的人所持的观点都只能是前者,而决不应是后者。土地改革,消灭封建制度的经济基础,这本来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任务,但是中国软弱的资产阶级却没有力量领导农民完成这个任务。这个任务便历史地落到了中国的无产阶级及其政党身上。没有中国农村的这个大变动,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乃至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便无从谈起。

  • 殷叙彝先生未能在《炎黄春秋》刊登的文章

    殷叙彝先生未能在《炎黄春秋》刊登的文章

    由于张殿清发表在《炎黄春秋》上的文章影响很大,流传很广,当殷叙彝先生“认为有必要作一些说明”时,自然也打算在《炎黄春秋》发文。不过事与愿违,“2010年9月我写了一篇短文投寄给《炎黄春秋》,迄今没有动静。根据该刊的征稿规定,这说明它不会刊登这篇文章了。

  • 《炎黄春秋》的本质--从杨继绳给胡锡进扣政治帽子说起

    《炎黄春秋》的本质--从杨继绳给胡锡进扣政治帽子说起

    杨继绳不单捏造“饿死3600万人”的历史谎言,还是主张推翻中国社会主义制度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鼓吹手。其在政治上善于见风使舵,变来变去,什么浪头有力就赶什么浪头。对这样的人写出来的东西我们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 姜迎春:正确把握全面深化改革的意识形态方向

    姜迎春:正确把握全面深化改革的意识形态方向

    在改革问题上长期存在自由主义即资本主义取向的改革观,其实质是要改变我国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

  • 郭松民:评炎黄春秋的“老人小组”

    郭松民:评炎黄春秋的“老人小组”

    李锐、何方、杜导正控制的旧炎黄春秋曾经标榜“孔子作《春秋》而乱臣贼子惧”,但他们的全部实践,却证明了其实是“乱臣贼子作《炎黄春秋》”,此前20多年出版的每一本《炎黄春秋》都可以证明这一点。他们朝天空吐唾沫,但所有的耻辱都迅速落回了他们沟壑纵横的脸上,并最终会成为他们的墓志铭。

  • 谈谈天则,说说春秋

    谈谈天则,说说春秋

    今天有两个好玩的事儿。一个是天则经济研究所的研究员名单,另外一个,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在官网上公开宣布与天则经济研究所并无关系。天则与《炎黄春秋》是一丘之貉,近年来,天则研究所一直在鼓吹的什么?私有化,到社会动乱,到颠覆政权,这就是他们的路径。

  • 《炎黄春秋》与中国艺术研究院究竟啥关系

    《炎黄春秋》与中国艺术研究院究竟啥关系

    最近,《炎黄春秋》杂志社原负责人从自己的思维定式出发,“制造”了一些言论,对主管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调整充实杂志社领导班子说三道四,且话语十分荒唐,缺乏法律常识。扬言“中国艺术研究院不再是我社的‘主管主办’单位”、“任命炎黄春秋杂志社新的领导成员的所谓《通知》自然无效”等。

  • 炎黄春秋的春秋笔法,真乃当世一绝

    炎黄春秋的春秋笔法,真乃当世一绝

    周老太太“口述”,基本属实。我为什么要在【口述】上加个引号呢?因为这篇文章显然是炎黄春秋的高手润色过的。

  • 《炎黄春秋》:多行不义必自毙

    《炎黄春秋》:多行不义必自毙

    《炎黄春秋》的“班子”可谓误国、害党久矣,他们长期与党中央的路线、方针、政策对抗,肆无忌惮地宣扬历史虚无主义、普世价值等错误思潮,不亦乐乎地充当境外敌对势力的内应,气焰嚣张地与全党、全国人民为敌,已经到了人神共怒的地步,彻底堕落成为中华民族的历史罪人。

  • 《求是》:起诉《炎黄春秋》原任人员是很好案例

    《求是》:起诉《炎黄春秋》原任人员是很好案例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我们一定要铭记一切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作出贡献的英雄们,崇尚英雄,捍卫英雄,学习英雄,关爱英雄,戮力同心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 周新城:《炎黄春秋》及袁伟时的“法治”公然违宪

    周新城:《炎黄春秋》及袁伟时的“法治”公然违宪

    《炎黄春秋》2015年第6期上刊登了袁伟时一篇文章《建设法治国家的障碍》,完全否定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并把阶级斗争理论看作是建设法治国家的障碍。

  • 请看《炎黄春秋》怎样在依宪执政的幌子下大塞私货

    请看《炎黄春秋》怎样在依宪执政的幌子下大塞私货

    《炎黄春秋》第8期头条刊登了“依宪执政五人谈”一文。他们打着依宪执政的大旗,却塞进了许多私货,兜售了许多奸伪,明眼人都能看得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