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向晖共为您搜索到4篇文章
  • 熊蕾:听父亲讲那过去的故事

    熊蕾:听父亲讲那过去的故事

    1999年,党史出版社将《地下十二年与周恩来》和父亲在此前此后十多年发表的其他文章结集出版,书名为《我的情报与外交生涯》。父亲的文章,首先是有关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老一辈领导人和他亲历的一些重大历史事件的回忆。除了《地下十二年与周恩来》和《周总理对我的几次批评》,收录在本书中的《毛泽东主席与“小国弱国人民会议”》、《毛泽东向蒙哥马利谈“继承人”》等文,都是史料性极强又非常生动的回忆文章。特别是《打开中美关系的前奏——1969年四位老帅对国际形势的研判和建议》,则是以事件亲历者的身份首次再现了陈毅、叶剑英、聂荣臻、徐向前这四位老帅在重大战略上的高瞻远瞩,协助毛泽东主席做出重大战略决策,最终导致了上个世纪70年代初中美关系的解冻。

  • 熊向晖谈老一代领导人的人格魅力:十小时胜十年

    熊向晖谈老一代领导人的人格魅力:十小时胜十年

    父亲在胡宗南部潜伏的时间有十年多,这十年里,父亲与胡宗南朝夕相处。其间代表胡陪同接待蒋介石一个月,陪同蒋经国、蒋纬国视察西北三个月,还与国民党的许多将领、要员相处过,甚至关系不错。而与董老、周恩来这些共产党的领导人接触的时间,加起来也不会超过10小时,而这短短不到10小时对父亲的影响,远远胜过那些国民党将领在十多年中对父亲的影响,其原因就在于那一代共产党领导人真理在手正义凛然令人敬仰的人格魅力。

  • 熊蕾口述红色特工熊向晖的“另类”表现

    熊蕾口述红色特工熊向晖的“另类”表现

    父亲的信仰,也体现在他对毛主席和周总理那一代领导人始终如一的崇敬。他曾对人说,“对自己民族出现的杰出人物不知爱惜,是很可悲的”。在大放卫星的年月里,他反感那种不切实际的浮夸风和个人崇拜,但是当革命褪去光环的时候,他坚决反对不顾历史事实地否定一切。在个人崇拜甚嚣尘上的年代,我家里没有挂过领袖像。而当上世纪80年代以后,一些否定毛主席的思潮暗流涌动时,父亲则把他和毛主席握手的照片放大,挂到他的书房里。

  • 熊向晖:我的外交生涯

    熊向晖:我的外交生涯

    在洛阳时,当地为蒙哥马利准备专场文艺演出,他不看,晚饭后让我们陪他到街上散步,走过一个小剧场,他闯了进去,演的是豫剧《穆桂英挂帅》,翻译向他简介了剧情。他说:这出戏不好,怎么让女人当元帅。我说:这是中国的民间传奇,群众很爱看。他说:爱看女人当元帅的男人不是真正的男人,爱看女人当元帅的女人不是真正的女人。我说:中国红军就有女战士,现在解放军有位女少将。他说:他对红军、解放军一向很敬佩,不知道还有女少将,这有损解放军的声誉。我说:英国的女王也是女的,按照你们的体制,女王是英国国家元首和全国武装部队总司令。这一来,他不吭声了。总理知道后严肃地对我说:你讲得太过分。你说这是民间传奇就够了。他有看法,何必驳他。他提出了和平三原则,难能可贵。你搞了这些年外交工作,还不晓得求同存异?弄得人家无话可说,就算你胜利了?鲁迅讲过,“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引申一下,讽刺和挖苦决不是我们的外交。总理的批评很尖锐,但使我心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