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共为您搜索到894篇文章
  • 《国家利益》|自由市场已死,地缘经济回归

    《国家利益》|自由市场已死,地缘经济回归

    安全困境的逻辑之下,未来的几十年中,国际自由化在这个大国相互竞争、军事工业力量的主要中心位于北美、欧洲、东亚和南亚的多极世界中,很难作为一般经济战略找到拥趸。可以肯定的是,同盟国之间可能存在高度的经济一体化,而且战略意义较弱的特定行业也会有自由贸易。但是大国不仅不会允许市场力量让其失去狭义的军工业,也不会放手既有军用又有民用价值的更广泛的战略产业。权力政治已回归。全球自由市场之梦已死。

  • 从布热津斯基的人权战略看“法案”的霸权本质

    从布热津斯基的人权战略看“法案”的霸权本质

    布热津斯基认为,对共产主义专制国家“具有远见卓识的战略”,就是美国及西方国家要把“人权”奉为“战略武器”,“倡导尊重人权”,“大声疾呼尊重人权。”这种“人权战略”乃是加速和消灭“共产党国家”的“法宝”。威力无比,“神奇”得很。他在《大失败》中为美国“制订具有远见卓识的战略”——“人权战略”,原本就是借“人权”、“民主”之名,明目张胆地要在世界上搞垮和消灭“共产主义国家”,凸显其霸权主义的险恶用心和帝国主义的本质。特朗普无视中国的强烈反对和严厉警告,悍然签订的“香港的人权和民主法案”,只不过是30年前布热津斯基的《大失败》的故技重演,一脉相承,一以贯之。

  • 张志坤:特朗普是当代美国垄断资本政治的必然产物

    张志坤:特朗普是当代美国垄断资本政治的必然产物

    特朗普集团不仅是霸权进入新历史阶段的必然产物,而且相比较而言还更符合霸权的现实需要,因而能够得到美国统治阶级及霸权国家最广泛的欢迎与支持。所以,特朗普主义将成为今后一个历史时期美国的政治常态,即便一年后特朗普下台,接踵而来上台执政的将比特朗普还更加特朗普,全球战略形势将因此更加严峻,世界和平将因此面临更大的威胁与挑战。

  • 香港推行母语教育势在必行!

    香港推行母语教育势在必行!

    香港要稳定繁荣,就必须进行彻底的教育改革。而教育改革,就要从最基本的“中文母语回归”做起!下一步,要让真正爱中国爱香港、懂教育会教育、关心爱护青少年、具有正义感责任感的人来办学办教,让那些利用教材、课堂为自己赚取政治筹码的蛊惑人心者销声匿迹,只有这样香港才会有未来!

  • 热衷于蹭中国“上热搜”的美西方,还剩下什么?

    热衷于蹭中国“上热搜”的美西方,还剩下什么?

    西方国家的“人权民主”的公信力不断遭受质疑,虚伪性越来越明显。西方国家标榜的 “人权民主”其实不过是利益财团支持之下两党或者多党轮流坐庄的政治把戏罢了,其实最终的政权都是控制在资本财团手中,他们才真正享受“人权民主”,穷人得到的只是一张选票而已,这才是西方民主制度的本质。美西方的强权和傲慢在中国这里行不通,鼓吹的“人权民主”在中国更不会有市场,在香港上演的“画皮”戏也不会被放任下去!实际上,美西方并不了解已经有超过五千年历史的中国,却习惯性的将“长臂管辖”的触角伸向中国。但是,一个只有200多年历史的国家总是想控制一个超过5000年历史的大国,不觉得很可笑吗?

  • 有人赦免火鸡,可谁来赦免他们?

    有人赦免火鸡,可谁来赦免他们?

    从爱尔兰大饥荒到持续了数个世纪消灭了三千万以上非洲人口的黑奴贸易,这些“伟大的发现者、探险家、开拓者、征服者”们,他们的每一个丰功伟绩和每一次值得纪念的节日,所伴随着的,都是累累的尸骨,和一长串冷冰冰的数字。

  • 亚当·图茨 :特朗普完全暴露了美国民主的本性

    亚当·图茨 :特朗普完全暴露了美国民主的本性

    被伯尼·桑德斯所动员并被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这样的组织所吸引的复辟美国左翼毫不怀疑特朗普执政带来的灾难性后果。但特朗普对于左派而言并不意味着历史的中断,而是延续。正如杰迪·波弟在去年夏天刊发的《异见》杂志上所说的,特朗普“不是对基准线,对历史标准的异常偏离,而是回归。”特朗普完全暴露了奥巴马和他的政府遮掩的东西——美国民主对资本、对父权制、对源于奴隶制的不公种族制度的附庸。

  • 美国在全球力推新自由主义,自己国内却极度反对它

    美国在全球力推新自由主义,自己国内却极度反对它

    现在人们的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在特朗普与外国的人物和国家关系上,以便在下一次选举运动中帮助他,向他提供有用的信息。为了个人的目的利用国家好像是他的财产一样,这就是特朗普典型的事情。这是可以揭露的。但是对他的选民没有引起很多人拒绝,因为他们知道政治制度的腐败。实际上特朗普的吸引力是他的表现在正常情况之外,因为他清楚地做其他人掩盖要做的事情。跳过斗牛场所有的协议和他的总统职务的伦理条件。他反对建制派是很有诱惑力的,打破所有的规则。他批评媒体是常见的,因为这些媒体是很不得人心的。

  • 伊斯兰国演义:怒揭美国恐怖黑手!

    伊斯兰国演义:怒揭美国恐怖黑手!

    原本美国作为全球霸权国家,所谓普世价值的倡导者,国际主流文明社会的精神领袖,受限于自己标榜的自由女神价值牌坊,很难跨过国际法的约束和安理会制约对主权国家进行打击。有了ISIS这一极端利器,美军完全就是随心所欲,跟着恐怖分子肆意横行。恐怖分子在前方攻城略地烧杀掳掠,美军在后面跟着做后盾,随时支持,等恐怖分子赢得胜利后,美军再悄悄控制各个油田。哪怕油田掌握在美国控制的极端组织手里,也没什么问题,同样实现了对石油的控制和占领。

  • 金一南:巴格达迪死后,美将把中俄作为主要危险

    金一南:巴格达迪死后,美将把中俄作为主要危险

    从这点来看,如果说IS恐怖分子是个魔鬼的话,谁打开的这个魔瓶?谁制造了这样一个魔鬼?在中东的战争,尤其在海湾战争以前,伊拉克战争发动之前,没有IS这样的组织,中东的世俗政权完全压制了伊斯兰的极端倾向。中东长期没有宗教极端主义。最后是谁打开了这个魔瓶?美国发起伊拉克战争,萨达姆被绞死了。美国和北约所支持的利比亚叛乱,把卡扎菲也杀死了。埃及的穆巴拉克被抓起来,送到监狱里。美国人为了实现他所谓中东民主化的版图,将这些世俗政权都认定为独裁政权,把他们一个一个推翻。推翻了以后,赢来的并不是美国所规划的中东民主样板,成为另外一个美国,而是让整个中东地区跌入极端,走向宗教极端主义。

  • 李光满:特朗普故事很精彩!巴格达迪真的死了吗?

    李光满:特朗普故事很精彩!巴格达迪真的死了吗?

    特朗普的故事很精彩,但那是出于政治目的的表演,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反恐,如果需要,美国还会扶持另一个本拉登,还会支持更一个巴格达迪,说穿了,美国就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恐怖组织,就是当今世界恐怖主义生长的源头。

  • 现代版借人头:特朗普宣布干掉IS头目巴格达迪!

    现代版借人头:特朗普宣布干掉IS头目巴格达迪!

    中东各国都不傻,沙特赶紧邀请普京访问利雅得,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到索契会普京商讨6小时确定叙利亚北部的势力范围划分,都再次证明美国在叙利亚的影响力已经被大大削弱,而在中东的影响力也因此降低不少。

  • 彼得·纳瓦罗:一位满口谎言的反共号角手

    彼得·纳瓦罗:一位满口谎言的反共号角手

    他秉承着美国国内的“政治正确”,把“反华”当作一贯的目标,不惜罗织各种素材,罗织不到就生造。

  • 如果特朗普不抛弃库尔德人会怎样

    如果特朗普不抛弃库尔德人会怎样

    特朗普这个时候抛弃库尔德人,从冲突地区撤走武装力量,显然要对霸权的信誉造成一定的伤害,也有损于美国的战略影响力,但如果特朗普让美军硬挺在这里,他又能得到什么、获得什么好处呢?特朗普多次表示,这个地方这么远,库尔德又没在诺曼底帮过美国人,所以没什么玩头,那就让别人去那里吃沙子吧……种种看似莫名其妙的表态,恰恰是其工于心计的表现。所以,特朗普抛弃库尔德不是傻,也不是无能,为库尔德人火中取栗,反倒不符合其奸诈与见利忘义的本性了。从更深层面看,特朗普此举,恰恰折射出,美国霸权抉择者内心深处的战略图谋其实相当地阴深和老辣。

  • 紫虬:特朗普和姆努欣兴高采烈什么?

    紫虬:特朗普和姆努欣兴高采烈什么?

    中美的贸易谈判还将持续下去,而中国在事关国计民生的领域,特别是金融领域的改革开放,应当回到毛泽东同志的三个世界理论上来。对于美国,坚持对等开放,在斗而不破中坚持反霸原则;对待日欧、第三世界国家,在多边主义中扩大反霸统一战线,相互扶持,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

  • 为诋毁中国,特朗普智囊竟把自己虚构成“专家”

    为诋毁中国,特朗普智囊竟把自己虚构成“专家”

    德国新闻电视台将纳瓦罗称作“特朗普的仆人”;有美媒称他为特朗普的“守护灵”,因为纳瓦罗的很多经贸政策主张被主流经济学界嗤之以鼻,但他却“最擅长将特朗普的直觉政策化”。纳瓦罗常把中国怎么搞死美国挂在嘴边,举的例子则是诬陷中国卖给美国的东西都是有毒的。他荒谬地认为,中国技术之所以发展那么快,因为是偷的,中国不保护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