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共为您搜索到827篇文章
  • 特朗普成为跛脚鸭是大概率事件

    特朗普成为跛脚鸭是大概率事件

    有特朗普参与的事儿,注定就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事儿,2020年的大选尤其如此,结局可能很奇葩。现在民主党一直贼着特朗普,一旦特朗普离开白宫,卯足了劲要把他送进监狱,品鉴一下牢饭。所以,对于特朗普而言,连任是志在必得的,说是有些逃犯心态,也不算太过分。这种心态之下的特朗普,会更加让人摸不着谱。

  • 世界难民日 美国竟提出这个无耻要求!

    世界难民日 美国竟提出这个无耻要求!

    搞笑的是,特朗普不仅执意在美墨边境“修墙”,还建议西班牙效仿美国,在撒哈拉沙漠上也修建一堵长墙,封锁阻挡难民入境,从而解决地中海移民危机。从特朗普的言论不难看出,美国解决难民问题的最终方案就是将难民隔离,既然如此,@美国驻华大使馆为什么还要忽悠“全球公众应当支持难民”呢?只能说,这是一种极致的虚伪,虚伪到令人作呕。

  • 美国大选这个瓜,中国人正确的吃法是这样

    美国大选这个瓜,中国人正确的吃法是这样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2020年谁能赢得美国大选,对中国而言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即便拜登上台,其对华政策总体上也会向着强硬方向发展,或许双方在一些领域会有所缓和,但中美长期处于竞争和摩擦上升的总体态势不可能改变。我们还是要保持平常心,不要期望押宝式的,把希望寄托在谁能成为美国总统的身上,期待他(她)上任就能一下扭转现在的中美关系态势。那样的想法显然很幼稚,而且也不切实际。

  • 任正非与川普,一场持续七十年的人生马拉松(下)

    任正非与川普,一场持续七十年的人生马拉松(下)

    如果中国因为种种原因输掉这一仗,再次失去保卫自身的能力,会落入极端危险的境地。所谓“黑暗森林法则”,正是西方文明对外征服过程的真实写照。美国为了永绝后患,会像罗马人对付迦太基人那样,斩草除根,寸草不留。华为公司已经成为了一面旗帜。保卫华为,就是保卫我们千辛万苦获得的建设成果,保卫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保卫中华文明以及每个中国人的生存权。

  • 任正非与川普,一场持续七十年的人生马拉松(中)

    任正非与川普,一场持续七十年的人生马拉松(中)

    任正非从很早起就树立了改变民族命运的梦想,刻在骨子里的崇高使命感,使得华为终究成就不凡。华为建立于国内外技术落差极大的时代,刚刚建立就在家门口遭遇国际巨头的竞争。有些被中国人寄予厚望的民族品牌,丧失与国外厂家抗争的勇气,甘愿沦为组装厂,做起了实质上的买办生意。华为则从极低起点起步,怀着向死而生的勇气一路逆流而上,最终成长为令美国总统忌惮的ICT巨头。华为为什么能走到今天?因为任正非始终国家命运放在心上,以民族崛起为己任,向着有利于增强中国工业实力的方向,砥砺前行!

  • 储贺军:美国国内反华同盟的坚冰开始出现裂痕

    储贺军:美国国内反华同盟的坚冰开始出现裂痕

    虽然国内公知们还在坚称美国体制的优越性,但是身为总统的特朗普已经开始在拼上老命,努力挣脱美国体制对于他的束缚了。他不断地宣布子虚乌有的“紧急状态”,无非就是要突破美国体制对于总统的限制,以期实现美国的再次伟大。中美之间为什么会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不单单是美国人不会允许让别人超越,更为关键是,美国人已经看到,中国崛起依靠的是一种美国人永远无法复制的体制。这才是让美国人彻底绝望的关键点。

  • 任正非与川普,一场持续七十年的人生马拉松(上)

    任正非与川普,一场持续七十年的人生马拉松(上)

    任正非始终正视中外技术差距的客观存在。他在一次讲话中强调,中国离世界先进水平还很远,永远不能有狭隘的民族主义。如果我们不向美国人民学习他们的伟大,我们就永远战胜不了美国。另一方面,任正非也并不认为有什么技术是中国人无法掌握的。他的亲身经历告诉他,中国引进消化吸收国外先进技术,一定能够迎头赶上,化不可能为可能。这种集中攻关的工作方式,给任正非留下了很深的烙印,成为后来华为研发过程中的典型工作方式。1994年,成为华为发展史上关键转折点的C&C08数字程控交换机,就是用这样的方式研发出来的。

  • 关舆:特朗普政府为什么要“强烈批判社会主义”

    关舆:特朗普政府为什么要“强烈批判社会主义”

    中国归根结底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应该坚决地站在中国的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一边,同时,中国的无产阶级及劳动人民,与美国的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利益从根本上是一致的,美国垄断资产阶级及极右翼政治势力是两国人民共同的敌人。

  • 西媒:特朗普主义与拉丁美洲的混乱和巴尔干化

    西媒:特朗普主义与拉丁美洲的混乱和巴尔干化

    特朗普政府使用一场混合的和多层面的战争所有的武器,从武装干涉的威胁,通过一场使用国际大众媒体和所谓的社交媒体进行长期的心理战,到多边机构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或泛美开发银行严格根据它们的政治愿望为了制约信贷进行讹诈。作为证据,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向厄瓜多尔总统莱宁·莫雷诺施加压力,让其攻击委内瑞拉,消灭南美洲的一体化,交出维基解密的创始人朱利奥·阿桑奇,以交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笔可怜的贷款。

  • 封杀不成,就以仁慈之名来斩断你的自主发展之路

    封杀不成,就以仁慈之名来斩断你的自主发展之路

    谷歌、蓝牙协会、SD协会等协会和企业“放过华为”,并不是所谓的”善意“,而是一种他们惯用的套路,当你没有核心技术的时候,他们会下直接狠手直接封杀你,当你掌握了核心技术的时候,他们会第一时间解除封锁,并且寻求与你的”合作“,用他们的技术和产品,来买断你独立自主发展的未来。当年中国有个冰箱品牌,叫做“香雪海”,是当时著名的民族工业品牌,放到现在,就是格力和海尔的水平。1995年,三星为了打入中国市场,和香雪海成立了合资公司,然后外方提出的一个非常苛刻的合资条件,即:从合资起的3年时间内,公司不能生产香雪海品牌的冰箱。三星把香雪海变成了自己的加工厂,同时又不允许香雪海以自己的品牌出售产品。对香雪海这个品牌而言,三年的禁用期限无疑等于慢性自杀,实际上等于扼杀了这个国产品牌的发展。另外,为满足外方的合资条件,香雪海还把当时公司最优质的一块资产——人员和设备,毫无保留地给了由外方控股的合资公司。

  • 在欧洲,美国正失去盟友

    在欧洲,美国正失去盟友

    特朗普和蓬佩奥在欧洲不仅遭遇受访国官方的反驳,这些国家的媒体、民间人士和反对党也表达了对美方立场的质疑和不满。一些专家甚至认为,本国与美国的友好关系已“不存在”。特朗普访英期间,伦敦发生大规模抗议活动,主要反对党工党领袖科尔宾等政治人物也参加了集会。抗议者还在美国驻英使馆对面拉起多个20米长的标语反对特朗普访英。

  • 班农怒斥华尔街带路党,要救世界人民于水火之中

    班农怒斥华尔街带路党,要救世界人民于水火之中

    班农认为是美国的精英带路党养肥了中国,导致中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同时使得中国威胁了全世界。班农这神逻辑,算不算精神错乱?

  • 三年“特灾”将临,我们准备好了吗?

    三年“特灾”将临,我们准备好了吗?

    毋庸讳言,特朗普三年灾祸会确实给我们造成很多麻烦,但只要我们具备超越三年的眼光,就不会被这三年的困难所打倒,反而会更加成熟和自信,具备一个世界大国所应有的软硬实力。那么,中国能做什么?既然减税、配额、采购等利益让步再也不能满足美国,就必须采取“战略恒,战术活,短期穏,长期超”的对策,即“中国梦”的战略不能稍有动摇,超越美国的长期努力不能稍有松懈,但战术上不妨有进有退、能屈能伸,短期不必计较一城一地之得失。

  • 致川普的公开信:立即停止对华裔科学家的恐吓活动

    致川普的公开信:立即停止对华裔科学家的恐吓活动

    政府对华裔学者进行的针对种族的、不分青红皂白的调查在美国不应该有立足之地。这种调查损害了美国的形象,还损害了国家安全,并且对一些最优秀的科学家造成了不可弥补的伤害,使他们考虑离开这个国家,并且确实迫使了一名学者离开美国,尽管法官批评了检察官和政府对形势的处理。CCS呼吁美国政府立即停止对华裔科学家的恐吓活动,并发表公开声明,保证将他们视为与美国社会其他种族拥有平等价值的成员。

  • 诺奖得主斯蒂格利茨:妥协与让步会让川普得寸进尺

    诺奖得主斯蒂格利茨:妥协与让步会让川普得寸进尺

    对于特朗普,不能用理智这个词。我担心很多国家包括中国在内,响应美国不合理不理性的论调,采取一点让步,以为这样就能获得和平,但实际上特朗普只会得寸进尺、提出更多的要求。这就和二战时对德国的绥靖政策一样。中国已经在很多领域拥有技术,有清华这样的大学,可以独立创新,不用依赖外国技术进口和转让。中国现在做出少量让步,代价也要比10~15年前的代价高。获取知识和技术的方式很多,让步是很危险的。中国应该坚定地不妥协,同时继续扩大内需和内部增长。

  •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这个极右派学院,位于罗马后面的山区,距离罗马市区仅一个小时车程。选择意大利首都罗马,作为极右派基地,不是偶然,因为意大利“副总理萨尔韦尼”,是全欧洲第一个强烈支持班农理念的人。意大利目前也是由民粹主义政党在执政,所以选择意大利作为极右翼的核心基地,然后再辐射全欧洲。用班农自己的话讲。我们提供一个西方基督教的主基调,弘扬什么是我们的价值观,什么是我们的理念。然后通过现代的媒体网络,教他们如何在新媒体时代,成为一个嗅觉敏锐的蜜獾,准确找出他们的目标。班农在极右派学院里,经常发表颠覆性的演讲。既然班农可以在2016年帮助实现“真正的美国”。那今天他也能帮助实现“真正的欧洲”,一个反建制,反多元,反全球化,更反欧盟的极右保守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