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地共为您搜索到10篇文章
  • 李建宏:甘地为何梦断西方?

    李建宏:甘地为何梦断西方?

    甘地之所以大张旗鼓地反对西方文明,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甘地无法认同西方文明的道德基础。作为一名虔诚的印度教徒,甘地真诚地相信人生而平等,认为对人类任何一个个体的伤害都是对神灵的亵渎。无时无刻不在制造失业、贫穷、苦难与不公的西方资本主义文明全然违背了人类最根本的道德准则,是极为不人道的,道德准则的缺失使得西方文明丧失了一切文化与人文价值。西方最虔诚的崇拜者往往是那些未能参透西方真相的懵懂无知之辈,而西方最坚定的反对者则总是那些亲身领教过西方苦难的智勇双全之士。因此,破除西方迷信的最好解药,就蕴藏于被包裹在层层迷雾之中的西方社会自身!当真相大白之时,西方用谎言所精心铺就的西奔之路上,必将迎来幡然悔悟的东归英雄!

  • 印巴分治的悲剧与甘地之死

    印巴分治的悲剧与甘地之死

    甘地78岁,一天到晚指责印度政府日益腐败,尼赫鲁巴不得他赶紧死掉才好。甘地呢?他其实也希望自己赶紧被人刺杀。他已经年老,由于常年素食、绝食,身体已经变得十分衰弱,弄不好随时会挂掉。如果他死了,他的理念很快就会被人淡忘。如果被人刺杀,意义就完全不同:这会在甘地的信徒中间激发起强烈的宗教情感,那么他的理念就会被最大程度地传承下去。甘地被刺后被正式封神,他的“非暴力不合作”成为印度精神的一部分。

  • 印度“孙中山”的边缘化与甘地的火速上位

    印度“孙中山”的边缘化与甘地的火速上位

    自从甘地上位之后,由于印度民众资源都被他吸引过去,无论是国大党极端派还是印度共产党,都迅速边缘化。甘地紧急叫停“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这一天,恰好是华盛顿会议上签订《四国条约》的前一天。也就是说,英日同盟作废的同时,印度的反英活动也就停止了。如此一来,甘地领导的运动就如同给英帝国施加压力,为美国谈判增添筹码。英日同盟作废之后,甘地整整八年没有领导反英运动,直到1930年,也就是那场超级金融危机爆发后的第二年。

  • 圣雄甘地在南非到底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圣雄甘地在南非到底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甘地所反对的不是等级森严的殖民体制(其实就是奴隶制),而是谋求高等印度人在这一体制下应有的地位。换句话说,甘地的心态跟本文开头提到的《被解放的姜戈》中的黑人老奴史蒂芬是一模一样。他所要给南非印度人谋求的地位,就是在日占时期的华北,各种“维持会”“皇协军”所扮演的角色。

  • 压制印度崛起的封印和枷锁——被神化的甘地

    压制印度崛起的封印和枷锁——被神化的甘地

    印度空有英国留下的良好工业基础,具有仅次于中国的人口红利,具有世界第一的耕地面积,丰富的矿产资源,占据印度洋航线枢纽,距离中东产油区”近水楼台“,工业却始终发展不起来,除了宗教传统、政体等诸多限制之外,甘地这尊神像绝对是居功至伟。

  • 跟着安德森八一八印度的建国神话(二)

    跟着安德森八一八印度的建国神话(二)

    印度国父甘地有这么几个神迹!一、甘地到底要不要印度独立呢?答案是——不一定!二、甘地要不要印度民族统一呢?答案是——不要!党争才是最重要的任务。三、甘地要不要社会平等呢?当然是——不要!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一个宗教基础就是种姓制度的天然合理性。此外,甘地对希特勒十分崇拜。在甘地看来,希特勒“没有副手。没有结婚。他的人格据说非常纯洁……”

  • 甘地在印巴分裂中的作用

    甘地在印巴分裂中的作用

    甘地和国大党想让巴基斯坦在独立后,成为不丹模式,表面上是主权国家,实际上没有外交,军事权力。真纳识破了甘地的想法,再一次拒绝这些条件,巴基斯坦任何权力都不可能移交给印度,印度教徒没有权力来控制这一切。最终甘地和真纳在“联邦制”和“独立”上谈崩,甘地在政治上并不是一个优秀的政治家,他在二战时就犯了将穆盟推给英国人的错误,二战后,没有准确评估真纳的力量。一边同意巴基斯坦建国,一边想收缴巴基斯坦权力,这种自相矛盾的政策,直接导致双方会谈破裂,一场教派血腥屠杀近在眼前。

  • 甘地:反智与奴性的神话

    甘地:反智与奴性的神话

    甘地一开始就主张“非暴力”,无论是反殖民斗争,还是领导贫民翻身斗争过程中,非暴力精神贯穿始终。在这种精神照射下,印度人到今天还体现着“反智与奴性”的思维。最大的讽刺在于,印度是在国家分裂,内部暴力冲突不断的情况下独立,而且绵绵不绝。

  • 毛泽东是甘地,中国会是怎样?

    毛泽东是甘地,中国会是怎样?

    有人问“如果当年中国出了个甘地,而不是毛泽东,现在会是怎样”。其实看看印度不就明白了么?下层缺乏反抗精神,于是就一直受压迫,形成强大的阶层划分,造成极度低下的阶级流动性。所以,如果当年中国出的是甘地而不是毛泽东,那么今天中国恐怕还不如印度——好歹印度当年还有英国留下来的基础设施,而中国在这方面要差得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