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力共为您搜索到18篇文章
  • 美国十八富豪为何联名呼吁:“向我征税”?

    美国十八富豪为何联名呼吁:“向我征税”?

    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使“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成为无法遏制的趋势,从而使资本主义社会日益分化和撕裂,社会矛盾日益加剧。然而由于资本主义长期和平的发展,包括资本家和政客在内的形形色色的既得利益者,已经形成牢不可破的利益集团,他们从现行体制中获得了巨大的好处。所以,即使现在的资本主义制度已经因为财富分配高度不均和社会高度分化而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但他们也绝不会自动放弃给他们带来了巨大好处的这一制度。因此,尽管这一次美国的18名超级富豪公开要求“向我征税!”但即使真的开征“财富税”,也不过是暂时缓解眼前的危机。

  • 唯物史观中的生产力

    唯物史观中的生产力

    从人类社会的发展状态看来,在生产力当中,制造业起着核心的作用。虽然现在服务性行业就业人数大幅度增加,服务性行业的种类也在逐渐增多,但核心的制造业才是社会生产力的核心要素。所以中国的发展永远不能舍弃制造业,也不能削弱制造业。像国外那些金融业十分发达的国家,因为金融业来钱多又来钱快,所以这样的国家更重视金融业而开始忽视制造业。结果带来不小的恶果。制造业衰落不仅给就业带来不少问题,对于国家总体的发展都会有不利的影响。等到再想恢复,已经时过境迁,无力回天了。

  • 正确认识生产力生产关系,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武装

    正确认识生产力生产关系,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武装

    中国的价格过高、收入分配不合理以及环境污染等是国内外私人资本坐大并兴风作浪甚至侵入政府(通过行贿受贿以及俘获政府官员来实现)相联系的(比如,外企在中国房价上升中的作用也值得注意——20世纪90年代外企支付给中国员工的高工资提升了中国一线城市对住房的购买力,进而启发了中国的房地产商提高价格,启发了中国政府一些人的土地财政思路的形成,等等)。而私人资本是与阶级相联系的。这样看来,在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下,政府更好发挥作用与社主义市场机制的建立和运行是完全统一的。因此,市场机制能否正确地发挥作用,就取决于各级党委和各级政府是否能够正确地看待中国的阶级状况,正确对待国内外各种资本。这是中国在新时代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武装的基本推论之一。

  • 资本与生产力

    资本与生产力

    当先进的生产技术或者人工智能取代了劳动者原来繁琐和高强度的劳动之后,资本主义是对劳动者未来的境遇不管不顾,而社会主义则必须让劳动者能尽快转移到新的创造性劳动岗位。这是二者之间的本质不同。这也才是,为什么资本主义的生产越是发展,资本主义社会的矛盾就越是尖锐对立,而只有社会主义才能从根本上解除这种矛盾的冲突的道理之所在。

  • 资本主义,是如何阻碍生产力发展的?

    资本主义,是如何阻碍生产力发展的?

    发展到终极的资本主义,就不再是生产和消费,而是金融赌博。在大部分资本家看来,“创新”“研发”不过是继续圈钱的买卖而已,且看这两年资本的动向,都是冲着什么“新物种”去的,不管有没有用,先捧上市圈钱再说。真正在做研发的,也就那么几家。随着经济增长的放缓,越来越多的资本家会变得焦虑、贪婪、越来越倾向于赚快钱,他们甚至懒得生产商品,懒得提供服务,更希望直接投资赚钱,更多时候,就是把钱从左口袋换到右口袋,乘机割一把韭菜。

  • 地主为什么会“阻碍生产力发展”?

    地主为什么会“阻碍生产力发展”?

    中国历史不是没有给过地主阶级机会,但近代二百年证明了,自私、短视、愚蠢的地主阶级社会精英不肯承担责任,不肯支持中国的现代化和工业化,而是更容易当买办和汉奸!苏北鲁南的地主不但横征暴敛,甚至还有初夜权这样的特权。山东孔家的后人更是吸血鬼一样奴役当地百姓,草菅人命,他们兼并土地,隐瞒人口,抗税不缴,对农民却是敲骨吸髓一样的剥削。他们对于民国时期的民族企业家们,更是百般刁难,各种敌视,荣氏兄弟办个厂,地主土豪就能怂恿暴民前来砸场子闹事要钱,最后土地拿不到,还要赔钱。

  • 激发农村内生动力必须坚持两个原则

    激发农村内生动力必须坚持两个原则

    激发农村内生动力,必须坚持一靠集体所有制,二靠乡村自治的原则。只有依靠集体所有制,才能确保集体经济不断发展壮大,充分体现乡村党组织的凝聚力和号召力。只有依靠乡村自治,才能体现乡村的自主权,充分调动农民群众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  “科学技术就是生产力”符合马克思主义本意吗?

    “科学技术就是生产力”符合马克思主义本意吗?

    “科学技术就是生产力”、“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之说本身不是一个科学命题。马克思曾说过“生产力中也包括科学”这样的话,但并不认为科学技术就是一种生产力即现实生产力。因为科学技术是一种“精神产品”,是一种观念形态的东西。同时,他还认为,科学技术也不是构成现实生产力的一个要素,因为科学技术本身不能独立存在,而只是生产力的一种可溶性要素。因而它对生产力发展的巨大推动作用不是以一种独立的要素来发生作用的,而是通过与劳动力、劳动资料、劳动对象的融合,以及对生产的工艺流程与管理创新来实现的。至于“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一说更是错误的,它对马克思科学唯物史观关于“全人类的第一个(首要的)生产力就是工人,劳动者”这一原理是一个直接否定,由此必然带来更加严重的理论后果,使科学的唯物史观完全被消解。

  • 否认斗争的使命,将共产党社会民主党化是危险的

    否认斗争的使命,将共产党社会民主党化是危险的

    如果中国共产党人看不到国际国内的阶级斗争的存在及其复杂性与危险性,那么中国共产党人就不会是一个称职的共产党先锋队组织。把中国共产党社会民主党化是非常危险的。这一危险就在于把一个无产阶级的先锋队组织变成了一个对于资产阶级完全无害的工团组织。这是背离共产党基本属性和使命的。

  • 论人性与生产力、经济基础、上层建筑的关系

    论人性与生产力、经济基础、上层建筑的关系

    人性中有善良,也有邪恶,但都不是与生俱来的,人性不是本私的,人性和生产力、经济基础、上层建筑是相互作用、相互转化的。是用放纵人性的邪恶刺激私欲膨胀,用人性本私的理念治国,则国必乱,国必衰,国必亡。用人性的善良、美好,用集体主义、共产主义、爱国主义理论指导治国,则民心归,民心齐,民力聚,民必富 ,国必强!

  • 务必按照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应生产力性质规律办事

    务必按照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应生产力性质规律办事

    不得不承认,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既然是社会主义因素、资本主义因素两种因素并存的社会,客观上必然充满着矛盾和斗争。这种状况决定了我国社会主义的发展实际上存在两个方向:一个是社会主义因素不断增强,资本主义因素相对来说不断缩小,社会主义就会向更高级阶段发展,最终走向共产主义;另一个方向是资本主义因素不断加强,而社会主义因素不断削弱,最终出现像苏联那样的向资本主义演变。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这一点,不能盲目乐观。我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就必须坚定不移地朝着第一种方向发展,绝不能走第二条道路。

  • “唯心”的历史唯物主义?马克思:“NO”!

    “唯心”的历史唯物主义?马克思:“NO”!

    在这里我要隆重推荐的是孟教授提出的“系统因果性”概念。孟教授认为,应当区分“初始原因”和“整体原因”——只有后者“才会带来系统的不可逆转”,并由此提出“有机生产方式”的思想。我以为这是极富见地的,也是很有创意的。尤其是“将不可逆转的历史性作为社会存在的根本原则”的这个观点,我认为是对历史唯物主义决定论极为透彻、精准的把握。

  • 孟捷 赵磊:生产力一元决定论的超越与辩护

    孟捷 赵磊:生产力一元决定论的超越与辩护

    历史唯物主义的本体论是什么?是实践。而实践这个范畴到底是“主观”的,还是“客观”的?这就引发了很多困惑,之后的争论也就由此产生。在经典马克思主义那里,如何理解实践的本质,原本并无太大分歧。换言之,在经典马克思主义那里,如何用“唯物”这个范畴来把握实践的“主观性”和“客观性”,原本不是问题。然而晚近以来,在有关历史唯物主义的解读中出现了一种倾向,即强调从“主观性”、“目的性”来理解历史唯物主义的本质,强调从“能动性”来理解实践的本质,从而把“唯物的”历史唯物主义解读成“唯心的”历史唯物主义,把“基于”客观规律并“受制”于客观规律的实践解读成“唯意志论”的活动。

  • 从农民工的热水澡看“公知”的逻辑

    从农民工的热水澡看“公知”的逻辑

    按照“公知”的逻辑,既然靠牺牲多数人的生存必须就能解决资源不足问题,那还有什么必要发展生产力呢?——难怪“公知”当政导致中国社会生产力长期停滞不前,难怪中国社会周期性大动乱、人口大灭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