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共为您搜索到13篇文章
  • 俄军报罕见发声:生物实验室直逼边境为哪般?

    俄军报罕见发声:生物实验室直逼边境为哪般?

    俄方要求派出自己的专家在相互可以接受的条件下,到卢加尔中心实地检查。早在2019年6月,俄方便提出了这一要求,没有得到格鲁吉亚的实质性反应。俄方意见是,只有在提供保证进入所有实验大楼(包括美国专家的房间)的情况下,才能确保真实验证,安排俄罗斯专家参观该中心才是合理的。而不是成为美国另一场公关运动的一部分,以掩盖美国国防部生物学家在俄罗斯边境附近工作的真正方向。俄方认为,此访应以双边方式进行,其他国家(除已获准参加该中心的五角大楼人员以外)以及国际和区域组织都不应参加。”俄方表示将继续与华盛顿和第比利斯合作,以获取问题的答案。

  • 北京日报:美国生物基地究竟隐瞒了什么?

    北京日报:美国生物基地究竟隐瞒了什么?

    新冠病毒是不是从这里泄露的,我们不会贸然下结论。但从官员顾左右而言他的话语,官方疑点重重、欲盖弥彰的操作来看,美国政客一定有很多东西在瞒着世界。当他们大喊大叫“透明”之时,最应该的是拍拍自己的良心,先给美国人民,也给世界人民一个交代。

  • 新闻联播:美生物实验室令人毛骨悚然,应接受调查

    新闻联播:美生物实验室令人毛骨悚然,应接受调查

    美国应当允许世卫组织等机构进入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进行实地调查,以回应民众的诉求与关切。今年3月10日,名为B.Z.的网民在白宫请愿网站上发帖,要求美国政府公布去年7月关闭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真正原因,以澄清该实验室是否是新冠病毒的研究单位,以及是否存在病毒泄漏问题。如果了解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黑暗历史,也就不难理解网民的质疑。美国Politico网站曾刊发文章称,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德特里克堡是“美国政府最黑暗的实验中心”。文章还称,多年来,它一直是中情局隐秘的化学实验和精神控制实验基地。

  • 光明日报:从生物域看生物安全

    光明日报:从生物域看生物安全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构成了严重的公共卫生安全事件,威胁到了生物安全,继而影响了经济安全、政治安全、科技安全等国家安全体系。因而,生物域安全把生物安全比作一个“作战域”,把维护好生物安全看成一场“战争”,把“准备战争”和“进行战争”作为捍卫生物安全两个常态行为。生物域安全从“作战”的角度认为,要想获得生物安全“战争”的胜利,不能依靠单纯的生物防御,更强调对生命空间控制权的争夺。生命空间控制主导权的归属决定着生物域是否安全,影响的不仅仅是生物安全本身,更涉及国家安全。

  • “基因治疗之父”说,新冠病毒是美国的生物战武器

    “基因治疗之父”说,新冠病毒是美国的生物战武器

    DARPA的头目搞了一个“生物星球大战”,要求DARPA的科学家向生物技术极限挑战,制造一种疫苗、基因或化合物,能让人体在病菌没有发挥作用之前,使携带病菌的生物中介失去功能。DARPA还非常明确的指出,生物武器最可能袭击的地方不是军队、港口、飞机场,恰恰是人口集中的大城市。

  • 刘仰:生物安全与信息安全

    刘仰:生物安全与信息安全

    生物安全应关注几个方面。第一是自然生物;第二是经济类的人造生物;第三是医疗类的人造生物;第四是战争类的生物武器。我公号里的前一篇文章已经指出,战争类的生物武器与民用类的生物技术本质上区别并不大。在这样的认识基础上,生物安全的一项重要标准应该是——要像防范自然生物入侵一样防范人造生物传播。对于人造生物必须非常严格,要比防范自然生物入侵更严格;对于外来人造生物必须严之更严,在没有百分百安全证据前,外来人造生物至少应该暂时彻底禁止。

  • 平民王小石:瑞德西韦鲜为人知的几个事实

    平民王小石:瑞德西韦鲜为人知的几个事实

    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2019年批准对瑞德西韦治疗冠状病毒进行动物(猴子)试验,但是没有完成。因为2019年8月初由于存在高风险被CDC紧急关闭了。后来动物实验在CDC旗下传染病研究所完成。这才赶上了2020年1月给美国首例新冠肺炎患者“同情用药”并一鸣惊人捧为神药。被上海疾控中心专家卢洪洲打报告破例紧急引入中国并展开人体临床试验。

  • “西医药”的真实历史与真实面目:生物理化医学

    “西医药”的真实历史与真实面目:生物理化医学

    有人说,中医是传统医学;有人甚至说,中医是原始医学。因为中医没有与“现代”二字挂钩,所以,中医是落后的。这,是一种极端的反科学的思维。几千年前,人类便以大米、小麦为主粮。某些人是否应该抛弃大米小麦?最传统、最原始的,莫过于人类自身的肉体,该当如何?

  • 军事科学院彭光谦将军探究如何应对新型生物战争

    军事科学院彭光谦将军探究如何应对新型生物战争

    形势紧迫,除了立即行动我们已夸夸其谈的闲情逸致。为了14亿人民生命安全,为了中华民族的繁荣昌盛,有必要认真思考展开我国生物国防的战略规划与战略部署。例如筹划组建中国生物国防军,由中央军委直接领导与指挥,作为我国应对危机,保卫生物国防的柱石,将原来分散的防原子、防化学、防细菌等“三防”力量集中编组,将地方病毒研究机构统一纳入军队编制,全国、全军一盘棋,就病毒武器、基因武器、转基因武器等新型武器研究进行部署,努力攻关。

  • 中国是否有必要制定生物安全法

    中国是否有必要制定生物安全法

    制定生物安全法就是要重塑基本科学道德伦理价值体系,就是要求科学家必须在社会公德基础之上,建立高于社会公德的职业道德标准。早在公元1世纪罗马皇帝的健康顾问就曾经假托公元前460年的希波克拉底提出了著名的“希波克拉底誓词”,宣誓医务工作者必将自己的专业技能为他人谋取利益。《赫尔辛基宣言》给医务工作者提出医学研究的建议和基本准则。所有这些都充分说明,强化医务人员或者生物科学家的道德伦理规范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如果掌握专业技能的科学家缺乏最起码的道德自律意识,不接受共同体制定的职业道德价值体系,公然违反国家的法律,那么,将会给人类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尽快制定生物安全法,确定生物安全的基本原则,规范科学家的行为,制定科学道德伦理准则,为我国科学事业健康发展打下坚实的法律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