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安全共为您搜索到18篇文章
  • 光明日报:今天,我们为什么要关注生物安全

    光明日报:今天,我们为什么要关注生物安全

    针对内外部威胁,我国生物安全按照总体安全观的要求,坚持发展与安全协调发展的理念,一方面要开展国家生物防御战略研究,强化对生物科技运用潜在安全问题的综合管控能力,另一方面要提高生物科技的发展水平、发展生物防御能力,确保国家生物领域的安全可控。

  • 徐长银:把生物安全提升到国家安全高度恰逢其时

    徐长银:把生物安全提升到国家安全高度恰逢其时

    从这场抗击疫情的斗争中我们可以看出,同时展开的另一场没有硝烟的舆论战也十分激烈。国内外的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在当今世界形势下,大国之间轻易发动全面军事冲突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但是利用生化武器进行攻击的可能性则越来越大。中国人民从上至下必须有这个敌情观念。中国在生物安全立法中也应该体现这一点。

  • 习近平谈总体国家安全: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

    习近平谈总体国家安全: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

    要从保护人民健康、保障国家安全、维护国家长治久安的高度,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系统规划国家生物安全风险防控和治理体系建设,全面提高国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要尽快推动出台生物安全法,加快构建国家生物安全法律法规体系、制度保障体系。

  • 学习时报:做好应对生物安全形态演进的准备

    学习时报:做好应对生物安全形态演进的准备

    “旧瓶装新酒”。以往生物安全形态出现升级换代趋势,其潜在危害日益突出。例如,技术驱动的生物物种安全、新一代生物武器等。群体遗传操控通过加速跨物种的基因迁移,打破生物物种之间的天然遗传隔离、生殖隔离,具有降低目标物种群体数量或扩散某种生物效应的效果。目前在哺乳动物中已经实现“基因驱动”,基因驱动系统使变异基因的遗传概率从50%提高到99.5%,可用于清除物种。

  • 美国《国家生物安全防御战略》文本解读及其启示

    美国《国家生物安全防御战略》文本解读及其启示

    生物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战略构成。为了解决日益突出的生物安全问题,美国在2018年出台了《国家生物安全防御战略》,其主要内容包括通过全球合作与生物技术创新,加强生物风险管理;明确生物风险防范原则,指导生物防御建设;进行生物领域制度创新和机构改革;构建发现、预防、准备、应对和恢复的分层生物防御体系。美国《国家生物安全防御战略》对我国生物安全建设具有积极的借鉴意义,我国需要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进行生物强国建设。为此,应加强生物安全在国家安全体系中的战略地位,抓紧制定和完善我国生物安全领域的法律法规,提高我国生物疆域的治理能力。

  • 光明日报:农业生物安全关乎人类生存安危

    光明日报:农业生物安全关乎人类生存安危

    建立生物安全事件应急预案,应对照自身学科布局,依据国家法规对可能发生的生物安全事件分级分类,制定相应处理与上报程序,明确应急工作参与人员与职责,储备应急处置所需物资,制定全面、具体的应急预案,并组织生物安全事件应急演练,由此提高生物安全突发事件应对能力,防患于未然。

  • 人民日报海外版:全面提高国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

    人民日报海外版:全面提高国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

    不断提升国家生物安全国际话语权。生物安全是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需要世界各国的共同合作、携手应对。要积极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扩大生物安全领域国际合作,建立各国间生物安全政策、规划、法律法规及部门共享机制,加强生物安全领域情报信息资源共享和信息交流,积极为维护世界生物安全做出积极贡献,努力架起生物安全的全球防线。积极参加国际生物履约,高度重视并倡议国际社会积极参与并履行《生物多样性公约》《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国际植物保护公约》《国际卫生条例(2005)》等生物安全领域的国际规则,推动防扩散和风险管理的目标,增强缔约国全面认真履约的政治意愿,推进全球生物安全治理,守护全人类的生命安全与健康福祉。

  • 高德胜:危机之下更显生物安全建设之重

    高德胜:危机之下更显生物安全建设之重

    新冠肺炎疫情再次敲响了生物安全的警钟。当前,国内外的生物安全问题日益严峻,加强我国生物安全防御能力建设,构建全方位、多层面、重实效的生物安全威胁应对体系迫在眉睫。新时代加强生物安全建设,要着力打造强劲的软件支撑与硬件设施,让人才要素与要素平台同向发力;完善生物安全相关法律法规,为国家生物安全建设提供法律保障;严格生物科学研究的伦理规范,将科研伦理与道德贯穿生物安全建设始终,不断向建设生物安全强国的目标迈进。

  • 光明日报:确保生物安全就是守护生命安全

    光明日报:确保生物安全就是守护生命安全

    尽管国际上对“生物安全”还没有统一定义,但像“生物多样性资源的国家主权原则”“生物防御”“生物国防”“生物疆域”等术语已经进入学界乃至国家安全政策。近年来,中国陆续签订《生物安全议定书》等国际条约,全国人大、国务院和部委制定相关生物安全政策,生物安全法(草案)于2019年10月首次提请全国人大审议,生物安全各项工作有序推进。这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之所以初步取得阶段性成效,主要依赖于我们举国体制的动员优势,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短板。

  • 习近平:全面提高依法防控依法治理能力 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

    习近平:全面提高依法防控依法治理能力 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

    生物安全问题已经成为全世界、全人类面临的重大生存和发展威胁之一,必须从保护人民健康、保障国家安全、维护国家长治久安的高度,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要全面研究全球生物安全环境、形势和面临的挑战、风险,深入分析我国生物安全的基本状况和基础条件,系统规划国家生物安全风险防控和治理体系建设,全面提高国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尽快推动出台生物安全法,加快构建国家生物安全法律法规体系、制度保障体系。

  • 对生物安全的现实意义应有充分认知

    对生物安全的现实意义应有充分认知

    生物科技对未来战争的影响,将是全面的和深刻的,国内早有人对此给予关注,第三军医大学郭继卫教授在其所著的《制生权战争》一书中首创了“制生权”和“微边疆”概念。他指出,“制权体系在占领陆海空天等作战空间后,下一步将打造超微空间作战领域,这一作战样式是对科技水平的挑战,更是对当前人类想象力的挑战,其战场将更复杂、更惊险和更神奇”“在制生权时代,战争直接在人类体内开始也不足为奇了”。

  • 中国日报:生物安全在国家安全体系中的地位

    中国日报:生物安全在国家安全体系中的地位

    人类对各种自然资源,包括生物资源、基因资源的开发利用,虽然在总体上同样是积极有利的,但也同样存在着各种隐患,时不时出现一些威胁和危害人类及不同国家生存发展的问题和事故。人类在开发利用包括生物资源在内的自然资源方面的技术进步,包括古老中医药技术和当代生物医药技术,从不同方面增进了人类健康,护卫着人类的生命安全,同时也并非没有隐忧。生物技术发展,特别是基因技术发展,如果失去价值导向,罔顾人伦风险,就会给国家带来灾难,甚至陷人类于灭顶之灾。

  • 《瞭望》杂志:加速升级我国生物安全体系

    《瞭望》杂志:加速升级我国生物安全体系

    目前我国在生物技术领域多处于跟跑状态,仅在合成生物学、神经科学等领域的极个别方向实现国际领先。而美国将生物科技视为“国家间战略竞争”的重要载体,与发达国家通过“澳大利亚集团”生物两用物项管控机制等措施,对我国严密封锁生物安全核心技术,对有关高等级实验室装备和配套材料严加管控,对我国生物技术发展形成制约。从长远看,防御生物恐怖任务更加严峻。目前世界上150多种危险病毒都有可能被恐怖分子作为“生物武器”。要针对每种有害生物,做好诊断、药物与疫苗、防护装备等防御工作,任务十分艰巨。

  • 【科普】生物安全定义及其内容

    【科普】生物安全定义及其内容

    虽然生物安全的多部门性质和涉及的利益范围各不相同,但各国情况不同,但如果采用更加协调一致的国家和国际方法,生物安全体系和产出可能会得到重大改善。收益包括改善人类健康(尤其是食品安全)的法规和政策框架,改善动植物健康,提高人力和财力资源的使用效率,更好地了解(部门内部和部门之间)潜在风险以及管理风险的适当措施,并改善了对环境的保护和可持续利用。此外,对生物安全采取更全面的方法将使这些利益得以避免不一致,填补缺口并防止造成不必要的贸易壁垒的方式实现。

  • 学习时报:加快构建国家生物安全法律法规体系

    学习时报:加快构建国家生物安全法律法规体系

    总起来看,生物安全法统筹生物安全和生物产业发展两方面的要求,是保障国家总体安全、维护公共卫生安全、促进经济社会健康运行所需尽快制定的法律。要进一步统筹协调,以法治建设的目标和现实存在的问题为导向,加强体制优化、制度构建、机制创新和责任设置,尤其是设计能够让法律制度全天候运转的监督制约机制和保障机制,为维护我国总体的国家安全作出专业领域的贡献。

  • 王小理 闫桂龙:我国生物安全净评估浅探

    王小理 闫桂龙:我国生物安全净评估浅探

    伴随新科技革命发展,新兴大国正在不断调整其外交、经济和其他资源,与既有大国在太空、网络、海洋等其他具有战略价值的新边疆形成强烈的观念对峙和秩序冲突。加上全球气候变化和极端天气事件以及政治体制原因等,西方发达经济体主导的全球政治经济格局运转不灵、持续动荡。因此,生物安全以及相关的生物科技、生物经济利益,作为新科技革命的一部分,也自然成为国际政治经济秩序调整期大国竞争博弈的重要筹码,并受其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