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战共为您搜索到30篇文章
  • 鹿野:毛骨悚然!美国生物战的那些隐秘历史……

    鹿野:毛骨悚然!美国生物战的那些隐秘历史……

    虽然相关的资料美国方面从来没有公开过,但是美国曾经做过这类生物武器的研究计划是事实,80年代艾滋病基本上都是爆发在有色人种和对美国社会不满的群体当中也是事实。而且随着艾滋病在这些群体中迅速蔓延,美国的进步运动很快陷入沉寂,资本集团的统治得到巩固。这也为实现里根当局的斗垮苏联,“重振美国国威”的计划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那些美国人的怀疑恐怕也不无道理。

  • 吴敏文:美国寻求生物战领域的主导优势

    吴敏文:美国寻求生物战领域的主导优势

    冷战后,美国军力一家独大。从“主宰机动”“信息优势”“决策优势”,到“行动优势”“全谱优势”等,美军所推出的几乎所有军事战略文件,都无一例外地强调美国的主导优势。拥有这样的优势,美国就可借此慑止对手,并在威慑失效的情况下战胜对手。美国的生物战略追求生物作战领域的主导优势,不过是其习惯性行为,但对于世界其他国家,却是振聋发聩的警钟。

  • 血饮:新一代病毒工厂与生化暗战不得不说的秘密!

    血饮:新一代病毒工厂与生化暗战不得不说的秘密!

    要迅速核查美国德特里克堡陆军生化实验室,但是3月27号夜间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完成了数据转移。4月14号,特朗普宣布重启德特里克堡。既然美国完成了证据销毁,那么,此时再去核查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更何况美国还可以以涉及军事秘密拒绝核查,但是,果真对此就束手无策了吗?答案是否定的!还有一个地方可以核查,且美国无法销毁证据。这个地方就是普拉姆岛生化实验室。

  • 血饮:三个事件揭露让人不寒而栗的生化暗战真相!

    血饮:三个事件揭露让人不寒而栗的生化暗战真相!

    面对美国持之以恒的污名化,以及多国紧紧跟随的赔偿请求,中国切莫将之视为儿戏,必须高度重视,将疫情揭露战上升到战略高度,建立统一的战略指挥部,协调指挥外交部门与宣传部门的一致行动,避免因思想不统一而带来的相互掣肘;确立疫情揭露战的国际国内群众路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有序投入反围剿战斗。这次疫情全球蔓延,受损者众,故而揭露美国放纵疫情的卑劣行径,这次是绝佳机会,一旦错过,机会难再。面对生化殖民,非典的教训一定要吸取,必须以不破楼兰誓不还的决心,打赢这场疫情揭露战,才能为全世界人民争取到真正的健康生存权利。

  • 徐长银:把生物安全提升到国家安全高度恰逢其时

    徐长银:把生物安全提升到国家安全高度恰逢其时

    从这场抗击疫情的斗争中我们可以看出,同时展开的另一场没有硝烟的舆论战也十分激烈。国内外的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在当今世界形势下,大国之间轻易发动全面军事冲突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但是利用生化武器进行攻击的可能性则越来越大。中国人民从上至下必须有这个敌情观念。中国在生物安全立法中也应该体现这一点。

  • 钱昌明:从进口燕麦种子混进豚草说起

    钱昌明:从进口燕麦种子混进豚草说起

    豚草的原产地就是北美。美国的农民和农业专家,难道会不知道它是一种危害农作物和农业生态环境的“恶性杂草”? 如果不知道,美国的农业不早就完了;既然知道,难道还会听任这种“恶性杂草”与燕麦一起生长? 既然不会,那怎么又会把豚草种子“混”杂到燕麦种子堆里的呢? 这难道仅仅是一种“疏忽”吗? 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深思与警惕!

  • 北京周报 | 新冠病毒是美军带到中国的?

    北京周报 | 新冠病毒是美军带到中国的?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在2018年9月刚颁布了《国家生物防御战略》(National Biodefense Strategy),之后就出现从美国本土蔓延至全世界的流感大流行,以及本轮貌似起源于中国的新冠病毒肺炎大流行。该战略序言开宗明义:生物威胁——不管是自然产生的、偶发的还是人为故意制造的——都是美国以及国际社会面临的最重大威胁之一。其中,“deliberate in origin”(人为故意制造的)一词用的真是颇有先见之明,值得我们细细品味。

  • 病毒或是美军带到武汉,外交部赵立坚又发新证据!

    病毒或是美军带到武汉,外交部赵立坚又发新证据!

    日本和台湾的流行病学家和药理学家已经确定,新的冠状病毒几乎可以肯定地起源于美国,因为该国是唯一已知的具有所有五种类型的病毒-所有其他病毒都必须从中获得后代。中国的武汉只有一种类型,比喻为一种“分支”,它本身不能存在,但必须从“树”中生长出来。在这种情况下,西方媒体充斥着长达数月的报道,内容涉及食用蝙蝠和野生动物引起的武汉海鲜市场上产生的COVID-19病毒。所有这些都被证明是错误的。该病毒不仅不起源于海鲜市场,也根本不起源于武汉,现在已经证明它不是起源于中国,而是从另一个国家带到中国的。这种说法的部分证明是,伊朗和意大利的病毒基因组变种已被测序,并宣布不具有感染中国的变种的任何部分,并且根据定义必须来自其他地方。似乎唯一可能的起源是美国,因为只有那个国家拥有所有品种的“树干”。因此,COVID-19病毒的原始来源可能是位于德里特里克堡的美国军事生物战实验室。

  • 丁爸:美国生物实验室到底有多少?

    丁爸:美国生物实验室到底有多少?

    网上曝出最近新冠病毒在美国开始蔓延,美国居然会出现检测试剂不够用和检测费用太高,普通人无法承担等情况。确实让人匪夷所思,这里面应该还有其他原因吧?或许是只要不检测,就没有人知道到底美国有多少人感染了2019-nCov,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何时开始从何地开始感染的。

  • 美记者调查:CIA蓄意制造“生化危机”

    美记者调查:CIA蓄意制造“生化危机”

    小阿尔巴雷利称,他最重要的证据来自一份美国白宫在1975年发送给洛克菲勒委员会成员的政府文件,其主要内容是调查中情局的虐待案和滥用权力事件,文件中包含了一些法国人的名字,他们曾是美国中情局的秘密雇员,这份文件中还直接提到了“蓬圣埃斯普里村事件”。小阿尔巴雷利称,从1953年到1965年,美国中情局为了将迷幻药开发成一种“进攻性武器”,不仅拿外国村民做试验,甚至还拿5700名毫不知情的美军士兵作为“实验鼠”。

  • 李冬梅:连接朝鲜战争和新冠状病毒的德里特里克堡

    李冬梅:连接朝鲜战争和新冠状病毒的德里特里克堡

    科学家在其生物战计划中曾经或试图使用各种各样的昆虫,包括跳蚤,蚂蚁,虱子和蚊子,尤其是携带黄热病病毒的蚊子。 他们还在美国进行了测试。 洛克伍德(Lockwood)认为,美国很有可能确实在朝鲜战争期间使用了生化武器,从飞机上投下可以传染病毒的昆虫来传播疾病,中国和朝鲜人在提出这些指控时并不是为了宣传,而是有证据,因为 美国参谋部和国防部长已于1950年秋天在“最早可行的时间”批准使用它们。

  • 为何爱国网民怀疑美国会发动生物战?

    为何爱国网民怀疑美国会发动生物战?

    我们不能低估资本与权力相结合的美帝精英决策层的反华意志、决心和邪恶本质,对特朗普政府对华实施不同形式的暗战打压要有充分准备,做好防范。同时,也要看到美国决策层倒行逆施,反人类行为不符合世界潮流,为国际社会所憎恶。此次新冠疫情造成世界大范围感染,这与当年非典以中国为主的情况不同,坚决追查病毒来源,揭露美国邪恶行径,能够引起疫情受害国家的共鸣,把美国置于国际舆论讨伐的焦点,调动国际舆论和美国国内舆论,牵制其对华打压战略的实施进程。同时,也有利于打击国内美国“第五纵队”和亲美势力,清理舆论环境,为开展对美斗争稳定国内舆情。

  • 金一南:希望《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真正具有约束力

    金一南:希望《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真正具有约束力

    2001年,布什任美国总统时,美国第一个宣布退出《禁止生物武器公约》。而且,当年,美国还非常得意地宣布,完成了人类基因组的草图绘制,这标志着基因组战争将由传说变为现实。2003年,当时美国的《军事医学》杂志曾发表过一篇文章,标题是《基因组计划与基因治疗通向下一代生物武器的途径》,这篇论文表明,美国已经走上了研究下一代生物武器的道路。所以说,从上述情况来看,有人怀疑美国,是事出有因,是有一定根据的。当然,目前大多数人认为,新冠肺炎病毒并不是由于人为改变基因而产生的,不是人为制造的,但是,我们一定要防止未来出现这种问题,要让《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真正成为对世界各国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条约,以此来制止未来可能出现的危险情况。

  • 美国生物武器:实用而及时的概况

    美国生物武器:实用而及时的概况

    美国政府及其许多机构,教育和卫生机构数十年来对生物战进行了深入研究,在许多情况下,强烈关注种族特异性病原体。在提交给美国国会的一份报告中,美国国防部透露,其创建人工生物制剂的计划包括修改非致命病毒以使其致命,以及进行基因工程以改变生物制剂的免疫学特性,从而无法进行治疗和接种疫苗。军事报告承认,当时它在美国国会权限和法院管辖范围之外运营着约130个生物武器研究设施,其中数十所在美国的大学中以及其他许多国际场所中使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这种知识并不是什么秘密。

  • 韩东屏: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韩东屏: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人类历史上的互相残杀从来都是残酷的,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中国人自古以来讲究攻心为上,讲究王道。 讲不战而屈人之兵,讲国虽大,好战必殆。 这也是中华民族能延续到今天的原因之一。 但西方文明是不讲这些的。 他们讲究的是霸道,是讲究肉体上消灭对手的。 他们不这样做的原因,不是他们不想这样做,而是他们做不到,或者那样做对他们自己的后果太严重。 如果能够那样做,而对自己有没有什么严重后果,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 福尔摩斯的预言与SARS迷踪 附美国生物战证据

    福尔摩斯的预言与SARS迷踪 附美国生物战证据

    在美国采取系列措施中,其中一条是及时授权 ,很少行政干预:2003年4月 4日,时任美国总统布什专门签署行政命令,赋予公共卫生机构对SARS和相关疾病隔离检疫的权力。为了做好危机沟通,保证信息透明,他们的网站经常更新,而且每天都要向媒体通报。布什在2003年年初发表国情咨文时提出了生物防务计划,这项总金额高达56亿美元的计划旨在通过政府采购推动生物技术产业的发展。有学者认为,这与他们经历了惨痛的“9.11”事件以及随之发生的炭疽危机有很大的关系。“9.11”后,美国痛中思危 ,认识到国家健康安全无小事。他们警钟常鸣,以反生物恐怖的名义,投入了大量资源加强公共卫生上层建筑。2003年就有人呼吁,SARS疫情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国政府应当以此为契机,提出我国的生物防务计划,建设我国现代化的生物防务机制,并以此推动我国的生物技术产业发展。经历2019新冠疫情,中国更应向美国学习,防范生物恐怖袭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