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共为您搜索到63篇文章
  • 电影《霓虹灯下的哨兵》的台前幕后

    电影《霓虹灯下的哨兵》的台前幕后

    1963年11月,《霓虹灯下的哨兵》第二次进京演出。11月29日,毛主席在中南海怀仁堂观看了该剧。近3个小时的演出,毛主席看得全神贯注。演出一结束,他便走上舞台同演员一 一握手,连声说好。毛主席对《霓虹灯下的哨兵》的充分肯定,使演出更加火爆。一时间,出现了全国一百多个话剧团同演一部戏的盛况。尽管如此,各地演出场次还是场场爆满。

  • 电影事业究竟应该怎样搞?

    电影事业究竟应该怎样搞?

    中国的社会主义电影事业要想健康地发展,就必须正确处理事业与产业的关系,把事业的发展放在首位;正确处理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关系,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坚持以国有企事业单位为电影行业的主体。这样,才能保持中国电影事业的社会主义性质,保证中国的社会主义电影事业更好地构筑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为人民提供精神指引。

  • 革命历史题材影视片是传承红色基因的有效载体

    革命历史题材影视片是传承红色基因的有效载体

    革命历史题材的影视剧是传承红色基因的有效载体。要传承红色基因,就要破立结合,一方面对文化艺术界的乱象进行批判,一方面开展各种传承红色基因的教育,比如加强革命文物的保护和利用,利用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加强对青少年的爱国主义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等,而比较有效并且能够产生正面的潜移默化作用的就是在文学艺术领域里面处理好弘扬主旋律的文艺多样化的关系,在革命历史题材的影视剧的创作中处理好思想性和艺术性的关系,用尽可能完美的表现形式向民众尤其是青少年再现那段可歌可泣的光辉历程,只有这样,才能产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效果。“让信仰之火熊熊不息,让红色基因融入血脉,让红色精神激发力量。”

  • 电影记录的一段伟大历史永不磨灭的细节

    电影记录的一段伟大历史永不磨灭的细节

    历史中活生生的人物形象与铭心刻骨的斗争经历,给了银幕无限的创作空间。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中,由孙道临饰演的发报员李侠,有着人物原型,他的名字叫李白。在上海解放的过程中,无数像李白一样的地下工作者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 电影《大转折·鏖战鲁西南》一处败笔

    电影《大转折·鏖战鲁西南》一处败笔

    控诉教育,之所以成为改造解放战士诸多方法中“最基本的方法”,以及诸多工作中“最基本的环节”,是因为对解放战士最根本的改造是思想改造,思想改造的目标是提高阶级觉悟,而绝大多数解放战士都有一肚子的苦水!这苦水,就是骇人听闻的阶级压迫。正是基于残酷的阶级压迫,解放战争期间数百万国民党官兵才能发自内心地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阶级教育”,于控诉运动的历史瞬间,抛弃遗传千年的奴性,完成前所未有的人生启蒙和亘古难寻的灵魂裂变。而当一个个解放战士于控诉运动中觉悟到,国民党反动统治是亿万人民群众受剥削受压迫的“苦根”时,也就在他们身上焕发出了惊人的战斗力。

  • 专家称赞电影《古田军号》是培根铸魂的精品力作

    专家称赞电影《古田军号》是培根铸魂的精品力作

    这种思想、艺术的成功,充分表现出创作团队很高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充实的历史生活的积累和深厚的艺术功底。这在当前文艺队伍比较驳杂、创作思想比较混乱的文艺环境下是非常难能可贵的。要把习近平同志《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落到实处,推动社会主义的大发展大繁荣,非常需要把这样的创作团队树为典型,深入总结他们的艺术经验,大张旗鼓地宣传他们的先进事迹,让他们在整个文艺界产生广泛的比照效应。什么是导向?这才是实实在在的导向。

  • 戴锦华:“五四”洪流中的一泾:中国电影的初创

    戴锦华:“五四”洪流中的一泾:中国电影的初创

    是“五四”,而非辛亥革命成了现代中国与中国现代的真实起始,不仅在于“五四”是十九、二十世纪之交的第一场现代模式的社会运动,而且在于“五四”是刚刚从老中华帝国蜕变而生的现代中国对欧洲中心的资本主义世界的第一次正面回应。辛亥革命无疑是对“坚船利炮”的暴力闯入与公然掠夺、直到清帝国彻底破产的政治回应。但其“驱逐鞑虏,恢复中华”政治旗帜,却表明其真实的现实动力与诉求,尚不具备形成有效社会动员的可能,而必须借重华夷、汉满的内部叙事。“五四”运动首度令这一回应的内涵浮出海面:在老中华帝国彻底丧失了白银时代以中国为中心的世界地位之后,现代中国如何直面并尝试改变自己在资本主义全球体系间的边缘、劣势的地位。因此,反帝/反封建、救亡/启蒙的双主题共同凸现了中国现代化的急迫命题。

  • 国产片荒的背后:娱乐圈的“非暴力不合作”

    国产片荒的背后:娱乐圈的“非暴力不合作”

    复联4的涨价,似乎是和院线有“合谋”的。因为按照票房的比例分账原则,电影方、发行方和院线,大家是“一损俱损 一荣俱荣”。如此看来,堤内损失堤外补,国产片不给力,就使劲捧国外的片子,再合谋把价格拉高。照样是旱涝保收的格局。但愿眼下的国产电影小低谷,只是一个暂时现象。中国人要看电影,担大梁的还必须是国产片。好莱坞的电影再好看,宣扬的也是美国式的价值观,人家也不会表达中国人的情感和喜怒哀乐。再说了,中国电影市场这么大,一个吴京是远远不够的,得像美国漫威的英雄群体一样,中国也需要自己的银幕英雄群体。

  • 美国电影对我国青年价值观的影响及其教育引导

    美国电影对我国青年价值观的影响及其教育引导

    美国电影在青年群体中备受青睐和追捧,一方面与好莱坞电影精良的制作和全方位的宣传有着极大的关联,另一方面也与青年自身对电影的热爱有关。美国电影给青年带来各种娱乐和刺激体验的同时,也导致其对美国社会的盲目向往,对我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缺乏认同,其个人的成长与发展也受到多方面的影响。为了减少和降低美国电影对青年及其价值观的负面影响,既需要给他们创造良好的电影环境,也需要开设专门的影视课程来提高青年对美国电影的辨识能力。

  • 鹿野:欧美资本势力对文艺的审查才是最严厉的

    鹿野:欧美资本势力对文艺的审查才是最严厉的

    只要了解一点电影史的人都知道,西方资本势力统治下的好莱坞早在三四十年代开始就推出了两种“反共文艺”,一种是旗帜鲜明的歌颂美国资本主义体制和主流价值观,强调要战胜一切敢于威胁这种体制和价值观的所谓“共产主义邪恶势力”,另一种则是先骂一通“美国社会的黑暗”,然后再强调“如果实现了共产主义统治会更黑暗,所以我们也只能忍受”。前者被称为“主流反共文艺”,后者被称为“黑色反共文艺”。这两种文艺作品艺术风格是相反的,但是其实所要表达的思想内涵是完全一致的,都认为美国式资本主义体制和价值观是不可战胜的“历史终结”。

  • 卡梅隆最爱的《阿丽塔》是被美“政治正确”毁了的

    卡梅隆最爱的《阿丽塔》是被美“政治正确”毁了的

    影片《阿丽塔》对原著当中阶级对立的大幅度删减以至导致叙事凌乱的现象,说到底还是受制于美国“政治正确”的结果。试想,假如这部电影忠诚于原著,甚至在原著基础上进一步发挥,旗帜鲜明的表示“广大普通劳动者面对资本势力的残酷统治,要敢于亮剑,也只有战斗和革命才是出路”,那这部电影还能在美国主流院线上映吗?弄不好,卡梅隆像卓别林一样被赶出好莱坞,甚至像肯尼迪一样稀里糊涂地被精神病爆头也不是不可能的。因此,其也就只有“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了。

  • 奇葩的《流浪地球》,为什么能够热卖

    奇葩的《流浪地球》,为什么能够热卖

    说完了《流浪地球》小说有多奇葩,再来谈谈为什么《流浪地球》电影会热卖。其实答案很简单,和《战狼2》、《红海行动》是一样的:顺应了时代潮流。

  • 《流浪地球》,究竟动了谁的奶酪?

    《流浪地球》,究竟动了谁的奶酪?

    《流浪地球》是一部里程碑,我们电影人终于可以不再拘泥于无病呻吟的“伤痕文学”、夸耀浮华的“拜金文学”、毫无新意的武侠、仙侠题材,思考一些宏大、壮阔的东西,思考有关宇宙和人类未来的东西。我们也不再需要让我们的影视明星,跑到好莱坞电影中去当没有几句台词、毫无存在感的配角,或者让我们的导演,曲意迎逢欧美巨星,拍出白人英雄拯救中国的恶俗大片。

  • 鹿野:为什么《流浪地球》打不开美国市场?

    鹿野:为什么《流浪地球》打不开美国市场?

    不只是中国一国,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电影方面打开过美国市场。以2017年为例,进口电影只占了北美电影票房的3%,包括合拍电影在内的本土电影则占了票房比重的97%。《流浪地球》为代表的中国电影打不开美国市场,美国好莱坞的电影却可以长期占据中国电影市场的半壁江山。主要原因并不是两国电影水平的差距,而是两国发行政策与舆论宣传的不同。美国只让进口电影在极少数场馆放映,主流媒体也几乎不进行宣传,中国却容许好莱坞电影在各大场馆普遍放映,某些主流媒体也全力吹捧,自然就会导致这种惊人的逆差了。

  • 鹿野:《流浪地球》与中国电影的发展方向

    鹿野:《流浪地球》与中国电影的发展方向

    随着《流浪地球》的热映,不少人表示“中国已经接近了好莱坞的水平,未来还要把电影提升到好莱坞的水平”。其实,这种观点本身就是错误的,中国烂片恰恰是把西方特别是好莱坞当做“导师”与“父亲”之后才充斥电影市场的,未来的电影方向应该是“去好莱坞化”而非“同好莱坞标准接轨”。

  • 李玲:愚公移球

    李玲:愚公移球

    好莱坞的科幻片几乎都是逃离地球,孤胆英雄以一人之力拯救地球,而《流浪地球》是用集体协作的办法带领几十亿同胞一起拯救地球,西方个人主义与中国集体主义、家国天下情怀形成了鲜明对比。而这种对比恰恰反映了美国的困境。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罗默是经济增长理论的主要建立者之一,他说:我们犯的错误就是总认为所有的问题都是由于资源短缺所导致的,其实最大的问题是个人利益与社会利益不协同。个人最优并不能自动实现总体最优,这就是美国今天遇到的问题,这也是今天美国的焦虑。大家好才是真的好,有国才有家,有地球才有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