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共为您搜索到19篇文章
  • 我们面对的最大的问题,不是冠状病毒和瘟疫本身

    我们面对的最大的问题,不是冠状病毒和瘟疫本身

    第二波疫情面前,只要我们的指导思想正确,何愁不能像击退第一波攻击那样,以中医为主(预防第一),中西医相辅相成,打完这第二场战役?第三场,第四场,都可以这样做。就像抗美援朝一样,用生物武器打的战争,要打多久,不由我们决定,但是我们必须打到底。只要动员了全体中医和全体人民,胜利就一定是我们的。

  • 张新宁:马克思说过“瘟疫也是资本主义的丧钟”吗

    张新宁:马克思说过“瘟疫也是资本主义的丧钟”吗

    马克思、恩格斯并没有说过“瘟疫也是资本主义的丧钟”这句话。即便如此,这句打着马克思旗号的“名言”瞬间风靡网络,让人不得不叹服马克思的“神预言”。然而,正如有学者所指出的那样,马克思不需要以这样的方式彰显其当代存在。这样的方式,其实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低级红”。谣言止于智者,我们应当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倡导实事求是的学风与文风,准确地、客观地、全面地宣传、研究马克思主义。

  • 特朗普甩锅,是过去传统,也是讹诈中国的现实阴谋

    特朗普甩锅,是过去传统,也是讹诈中国的现实阴谋

    欧洲(美国)爱甩锅,而甩锅的目标从来不单纯,而是为现实的目的服务的:尽可能的把弱于它们的对手抹黑,而后为它们攻击对手制造借口。特朗普的甩锅,蓬佩奥的甩锅,彭斯的甩锅……美国政府、媒体的甩锅,都是为了讹诈中国打前站呢!不是有一伙子美国人叫嚣:“中国病毒”祸害美国,我们要告状,要中国赔偿,要政府把中国的美债给抹光了,别还债。

  • 周文:历史上的瘟疫大复盘与武汉疫情带来的启示

    周文:历史上的瘟疫大复盘与武汉疫情带来的启示

    中国拥有全世界工业种类最齐全的工业体系,中国已完全可以实现防疫抗疫物资的自我供给。疫情防控战,最终比拼的其实还是国家实力。任何民族的伟大都是在风雨中不断锤炼出来,在挑战与回应中不断博击闪现。“祸兮福所倚”,风吹蜡烛,更可能是让火烧得越旺。中华民族历史上经历过很多磨难,但从来没有被压垮过,而是愈挫愈勇,不断在磨难中成长、从磨难中奋起。现在,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变局,伟大中华民族正走在复兴的中国梦关键时期,任何时候都需要同心同德、众志成城沉着应战,共克时艰。唯其如此,才能无坚不摧。

  • 人类最大瘟疫的五大启示——西班牙大流感的教训

    人类最大瘟疫的五大启示——西班牙大流感的教训

    如果说中国还有什么更好的防止瘟疫蔓延的方式?那就是共产党的领导、社会主义体制、全国一盘棋的大局观念,在清朝、民国时期就流行的血吸虫瘟疫,在新中国毛泽东主席和共产党的领导下根除了;2003年非典,在党和政府领导下,全国万众一心,没有形成世界性灾难,在中国根除了。当前抗击新型肺炎取得最终胜利不言而喻,一句话:共产党的领导、社会主义制度才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最有效克星。

  • 陈辉:漫谈引发世界灾难的“五大杀手”

    陈辉:漫谈引发世界灾难的“五大杀手”

    使用灭绝人类的杀伤武器也同样自食恶果。细菌战、化学战的发明国德国,在“二战”中千夫所指,最终遭遇灭国之难;把细菌战、化学战使用于人类的日本,遭到了原子弹的报应;把细菌战用于朝鲜战争的美国,最终败于朝鲜战争,受到世界人民的谴责。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就是历史最好的回答。通过中国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爆发,呼吁世界在瘟疫灾难面前风雨同舟、呼吁世界禁止“四大致命武器”的研发使用、呼吁世界和平、呼吁人类共存,这才是人间正道。

  • 人民领袖与瘟疫村农民的故事

    人民领袖与瘟疫村农民的故事

    毛泽东两次夜不能寐,体现出古人所说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忧人民之苦,乐人民之幸,这就是人民领袖毛泽东的情怀。还记得上海市郊任屯村联名上书毛泽东的农民吗?毛泽东主席没有忘,专门请任屯村农民代表到北京天安门城楼参加国庆典礼,并亲切接见了他们,人民领袖与农民因上书血吸虫病和战胜血吸虫病而结缘。

  • 面对大疫,那党那人那时,这么干!

    面对大疫,那党那人那时,这么干!

    抗战是人民战争,扑灭疫情也是人民战争,人民群众才是战胜强敌、灾荒、瘟疫、贫穷的决定性力量,但如何发动群众、带领群众,赢得胜利,就是一门学问了。1958年7月1日,二十八画生同志写了《七律二首·送瘟神》,意犹未尽又写了篇《后记》,里面有句话,可以看作这位老师,给我们今天画的重点:“党组织、科学家、人民群众,三者结合起来,瘟神就只好走路了。”

  • 陈辉:中国战胜瘟疫的回望

    陈辉:中国战胜瘟疫的回望

    人类历史上十大瘟疫惊心动魄,使人不寒而栗,给世人警示;新中国抗击三大瘟疫功在千秋,令人欣慰,给国人以抗击新型肺炎以信心。可以坚信新中国第四次抗击瘟疫,也一定可以取得全面胜利而载入共产党领导人民抗击瘟疫的光辉史册。

  • 瘟疫笼罩下的民国——打破某些人对民国时代的幻想

    瘟疫笼罩下的民国——打破某些人对民国时代的幻想

    公知大V、“国粉”、“蒋粉”们一提起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就极其兴奋,总会把“饿死三千万人”一类的谣言挂在嘴边,把它们当作他们怀念民国时代,洗白民国时代的依据,他们总会说天灾的背后是人祸,殊不知,如果把这句话当作衡量标准,无论是北洋军阀政府还是南京国民政府都应当遭受到更强烈的谴责。他们只妄想自己也能够作威作福,却从来不考虑为何民国只有短短的三十八年,那个时代的瘟疫简直就是一面照妖镜,照出了统治阶级的丑恶嘴脸,这样的民国不但不值得怀念,反而会永久遭到后世的唾弃。

  • 面对新的送瘟神人民战争学习毛主席的秘诀

    面对新的送瘟神人民战争学习毛主席的秘诀

    毛主席亲自推动了防治血吸虫病的防治,这让许多怀有畏难情绪的人们改变的保守行为;毛主席深入疫区亲自调查,不仅掌握第一手材料,还给病人和医护人员极大的精神力量;毛主席亲自关注,也是对工作的督促,这才让那“三者结合起来”,从而“瘟神只好走路了”。显然,没有毛主席的这三个“亲自”,就难以形成那“三者结合”。有了那“三者结合”,毛主席就能够无为而治了。这样余江县率先消灭血吸虫就水到渠成了。

  • 陈辉:从新型肺炎谈朝鲜战争美利坚播撒瘟疫

    陈辉:从新型肺炎谈朝鲜战争美利坚播撒瘟疫

    李湘,志愿军第67军军长。1951年10月13日,67军正面迎来“联合国军”4个整师的“秋季攻势。”遭到沉重打击的美军丧心病狂地使用了化学武器,李湘军长被细菌感染,病情迅速恶化。当时,军政委旷伏兆几次劝他赶快到后方医院治疗,他却坚持在指挥室里指挥,坚决不下火线。后来他的病情因美军播撒的细菌感染,转化为败血症和脑膜炎病,脑肿胀得像水桶一样粗大,虽经医生百般医治,也无能为力,于1952年7月8日13时与世长辞,从发病到去世前后只有8天,时年38岁。

  • 胡新民:面对瘟疫,我们怎样再创卫生奇迹?

    胡新民:面对瘟疫,我们怎样再创卫生奇迹?

    在毛泽东的倡导下,各级政府在全国城乡组织开展了诸多医疗卫生实践活动,如宣传医疗和疾病防治常识,培训乡村接生员、保育员、保健员、赤脚医生等医务工作人员,在乡村建立保健站、产院、保育院等基层卫生组织系统,开展合作医疗等,还通过各种传播媒介树立许多模范标兵和农村卫生模范村在全国广为宣传。毛泽东推动建立的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和赤脚医生队伍,创造了世界瞩目的中国式初级卫生保健模式,它也是世界上最大、最高效的合作医疗体系。世界卫生组织1978年对此作出了充分的肯定。

  • 除夕佳节的背后,是中国人与瘟疫千年不屈斗争

    除夕佳节的背后,是中国人与瘟疫千年不屈斗争

    正是由于医疗水平的提高,全民卫生状况的改善,卫生习惯的养成,历代中央政府重视对传染病的防治,切实有效采取隔离防治措施,才使得上古时期带着严肃与凄凉气氛的除夕,变成了欢乐祥和的家族团聚与娱乐活动。这是中华文明自强不息,不断奋斗才取得的丰硕成果。今年的除夕不幸赶上了新型肺炎,无形中又把除夕数千年曲折的历史连接起来。人与病魔的千年之战还将持续下去,我们有信心在政府的领导下,在各方面的密切配合下,打赢眼前这场瘟疫之战!

  • 邋遢道人:让中医尽快全面介入新型瘟疫防治

    邋遢道人:让中医尽快全面介入新型瘟疫防治

    非典刚流行卫生部就定名非典为“温病”,给出治疗方案:清热解毒。对高热、神昏、肢厥病危患者的抢救,方案要求使用“安宫牛黄丸”、“紫雪丹”。但临床效果不好,甚至还加重。中医讲究“辩证治疗”。广东省中医院一位77岁老人在大手术后感染上重症非典,高烧、神昏、手撒口开、四肢冰冷,被紧急送入ICU病房进行抢救。主管医师用安宫牛黄丸无效,打电话向江苏南通朱良春老师求救。朱老听了临床症状报告后,判断为阴厥,用温开的苏合丸。果然立竿见影,老人康复出院。就是这套听起来乱七八糟的道理和方法,广东中医院实现零病死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