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左共为您搜索到4篇文章
  • 我为什么讨厌“白左”?

    我为什么讨厌“白左”?

    白左也自称“左派”,也自称保护弱者,追求公平,他们的口号,听起来也很正能量。他们号称关爱弱者和穷人,每每到贫民窟、非洲大地摆拍作秀,却要维护原生态的文化和环境,指责中国在贫困地区的工业输出和基础建设;他们拍了无数励志鸡汤电影,电影中的主角离不开黑人和底层屌丝,但他们日复一日只会用体育、娱乐等一夜成名的美梦麻痹贫民窟的黑人,自己却躲在精英富人社区,上着常青藤盟校,高谈阔论,表达着对穷人廉价的怜悯。

  • 有些中国人,得了白左的病-从关于刘胡兰的争论说起

    有些中国人,得了白左的病-从关于刘胡兰的争论说起

    值得深思的是这份“家长来信”中所流露出的态度,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呢,是“老师回信”中指出的“自私”吗?我以为,既是,也不是。如果这个“家长”只是自私,他完全可以选择私下里告诉孩子,让别人去学刘胡兰,咱不学,咱搭便车坐享其成就好了,而不是理直气壮地把自私的想法公之于众,自私毕竟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品质。这封信中体现的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这个问题本来挺难讲清楚,要感谢睿智的中国网友,他们发明了一个概念,以讽刺性的手法来描述一种思想倾向,这个概念就是“白左”。

  • 美国“白左”前途堪忧

    美国“白左”前途堪忧

    “白左”的前途困境,源于该群体秉承的现代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它可以简要概括为:一个中心:社会的基本单位是原子化的个人,个人优先于群体、社会、国家而存在。两个基本点:人权至高无上;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套玩意其实就是国内“公知”们吹捧的“普世价值”。然而,无论“白左”还是“公知”,都不曾认真审视“普世价值”的不完备性和自相矛盾。

  • 鹿野:希拉里败选与“白左”普世派的没落

    鹿野:希拉里败选与“白左”普世派的没落

    希拉里为代表的“白左”普世派的失败,并不是什么左派的失败,恰恰是资产阶级所吹捧的普世价值这一“政治正确”的失败。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次选举是马克思主义阶级观念的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