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共为您搜索到17篇文章
  • 为什么文科知识分子里更容易混入滥竽充数之徒?

    为什么文科知识分子里更容易混入滥竽充数之徒?

    并不是文科知识不重要,也不是优秀的文科知识分子不重要,而是由于泛文科类的特点,导致一些滥竽充数之徒更容易混进去。你说这种“知识分子”掌握的算知识吗?可能在他那个话语体系里面也算是,不过放到现实里就没什么用,甚至是负向作用。

  • 许光伟:重建科学抽象法

    许光伟:重建科学抽象法

    新时代的方法论需要在“中西学术对话”研究语境中予以锁定。研究表明,新中国70年经济史学的方法论要求以“对象·研究对象·知识”整体工作链条揭示历史生长和逻辑运动,最后给出“有机知识”的概念和定义。从学理上看,政治经济学方法论的时代重建是对“解构行动”的引领和超越。依据这一路径的科学抽象法在工作内涵和表达形式上,必须努力跳出既有“教科书体系”束缚,在思维与语言上赋予鲜明的民族历史特征和丰富的时代规定。一是以中华思维学统领逻辑学和知识论,赋予“科学构图”以历史、实践和文化的含义;二是强调研究和叙述的“体用合一”以及“抽象和具体合一”,在互为内容和形式的意义上运用“中华(辩证法)抽象力”与“马克思(主义)抽象力”;三是坚持以“批判的逻辑学”工作拒绝资产阶级“体系的解释学”,立足“活的辩证法(规定)”实现对历史规律的辩证表述与知识图型化,如坚持以“历史唯物主义论的科学抽象法”命名基本矛盾(矛盾规律的“抽象”)和主要矛盾(矛盾规律的“具体”)。它内生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方法论(规定),启发这样的机理路径:中国经济学(学科规范)→中国政治经济学(方法论规范和科学规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规范),使“政治经济学批判”内在于方法论进程中的每一环节,从而使具有原创内涵和实践化的中国社会主义经济理论得以批判性地建立与考察。

  • 张文木:要像毛泽东那样重视和早做人才布局

    张文木:要像毛泽东那样重视和早做人才布局

    毛泽东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就着手推行在实际中培养青年学生的经验,尤其是政治经验为核心任务的教育革命,为未来中国做人才布局。半个世纪后,当时在毛泽东教育思想和教育方针培养下的青年同志已走上党和国家的领导岗位,这保证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立于不败之地。那么,往后再走,我们未来30年、50年将会怎么样,会不会出现苏联和美国那样国力金玉其外、人才败絮其中的危险呢?这关系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命运和前途,在新的历史起点,我们还要抓人才问题,还是要从以实际政治经验而非单纯知识和技能传授为中心任务的教育入手。这是事关国家实现“两个一百年”战略目标的大事业。

  • 我要去延安——延安时期知识青年的“朝圣”之旅

    我要去延安——延安时期知识青年的“朝圣”之旅

    延安时期,知识青年喊着“我要去延安”的口号奔赴革命圣地,经过革命熔炉育英才,他们茁壮成长起来,然后深入到各条战线,为民族独立、人民解放作出了卓越贡献。正如1939年5月,毛泽东在延安庆贺模范青年大会上说:“中国的青年运动有很好的革命传统,这个传统就是‘永久奋斗’。我们共产党是继承这个传统的,现在传下来了,以后更要继续传下去。”知识青年树立起一座爱国奋斗的永恒丰碑,至今仍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尤其是当代青年学习。

  • 孙锡良:“院士”在向“爵士”进化?

    孙锡良:“院士”在向“爵士”进化?

    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显然是必要的。但是,应该是真心尊重知识和人才,应该是尊重真的科技人才,而不应该是尊重权力型人才,不应该是尊重财富型人才,绝不应该尊重学棍型人才。真的科学家,真的科技精英,国家给予多高的待遇,老百姓都会鼓掌通过。科学的殿堂一旦沦为权力和财富的角斗场,“院士”迟早都会变成“爵士”,老百姓迟早会放弃对院士们的崇敬。院士爵士化是对科学与技术的最大不尊重。

  • 少年,你想要哪种超能力?

    少年,你想要哪种超能力?

    平民想要获得知识、力量,也不是不可以,北大的图书管理员,曾经创办过工人夜校,创办过农民讲习所,免费教给大家知识,免费告诉大家——团结就是力量。知识就是力量,但这力量,需要大家解放自己,通过团结互助去获得。劳动阶层没有什么超级英雄,也不该指望什么超级英雄,从来没有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想要创造美好生活,只能靠我们自己!

  • “铁人”为何会痛哭?

    “铁人”为何会痛哭?

    “工匠精神”不是一朝一夕丢失的,也不是现在的工匠阶层想拥有就能拥有的。只要反问一句便可了然:当下我们缺少的仅仅是“工匠精神”吗?我们社会的许多领域、阶层,已然丢失了应有的“专业精神”:为什么如今少有让人吃着放心的农产品了?“舌尖上的食客”们,常常是在无奈的情况下进食;知识界本应探求真理,严守学术规范,而频繁的“论文造假”又如何解释;官员本应以身作则,为人民服务,却屡屡有贪腐堕落之徒落马……

  • 知识分子的理想与劳动人民的现实

    知识分子的理想与劳动人民的现实

    西方所恶意散布的诸多歪理邪说之所以能够在知识分子中大行其道且畅通无阻,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从应试教育中脱颖而出的中国知识分子过于依赖书本知识来认识和了解社会。社会主义制度所提供的生存保障,本意是为了解除知识分子的后顾之忧,以便他们能够全力以赴地投身到社会主义建设的洪流之中。但是,在免遭衣食之忧以后,他们也就脱离了活生生的生产实践和生活实践以及广大劳动人民所生存的社会现实,变成了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养尊处优的书呆子。理想一旦脱离现实,就变成了荒唐可笑的空想。

  • 张文木丨战略学札记·人生之二:生死之地有真理

    张文木丨战略学札记·人生之二:生死之地有真理

    青年喜欢从事物内部读康德思想,认识到“二律背反”是世界存在样式,知道彼岸世界是可以批判的,但这时期的批判往往是无限的,因而是幼稚的。老来知道从事物外部理解康德的世界,知道事物的存在是有限的,有限性产生于事物的相互规定之中,自我约束才是人的力量源泉。消灭有限性——不管这是个人还是国家行为——的同时也消灭了自己。完成了从批判别人到批判自己的循环后,人生也就进入不惑和天命年。

  • 知识是如何被资本私有化的?

    知识是如何被资本私有化的?

    知识是几代人或社会群体共同劳动的结果,具有公共品性质。知识的私有化是历史性的。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资本为生产更多的剩余价值,通过雇佣劳动、知识产权、全球分工等方式无偿占有公共的、他人的知识。知识的资本占有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新知识的积累和财富的生产,但资本积累的内在需求规定了知识进步的方向,限制了知识积累的持续性和创新能力的提高。重新审视知识私有化的历史性和局限性有利于正确认识中国创新型国家建设的问题。

  • 知识改变命运?在美国也是个“故事”

    知识改变命运?在美国也是个“故事”

    和二三十年前我们年轻的时候相比,我们在高等教育中面对的债务风险大大增加了。在盈利性学院中,这一问题尤其严重,因为其学生更可能来自贫困家庭,或者在贫困线附近徘徊的低收入家庭。正因为如此,盈利性学院的目的,根本就不能像人们以为的那样,是改变他们的命运。

  • 教育、知识与命运

    教育、知识与命运

    教育问题的每一个话题都是全民关注的热门。"知识改变命运",这一句口号曾经成为一个时代的人们努力践行的价值观,也曾鼓舞了诸多学子。高考制度在保证考试公平的同时,可能又造成另一种不公平。"知识改变命运",是把教育的功用世俗化最成功的一则案例。"知识改变命运"这一口号,在社会严重分化的背景下,社会人群的起点已经参差不齐的条件下,已经不具备了当初的普遍意义。

  • 知识精英“去中国化”导致博学的无知

    知识精英“去中国化”导致博学的无知

    当前知识界有种现象,那就是但凡有专业的人都试图将自己的学科知识作为议论和评判政治的标准。但问题是,很多人关于政治、尤其是中国政治发展的判断都是一错再错,其根本原因在于他们关于政治的知识实在太少。正因如此,笔者认为知识精英们在谈论政治时应该保持审慎和低调。

  • 构建当代中国社会科学知识体系刻不容缓

    构建当代中国社会科学知识体系刻不容缓

    当今中国,一个极其重要的任务是构建自己的社会科学知识体系。一方面,这是中国成长为世界大国的迫切需要,另一方面,当代中国也为这个任务的完成提供了极好的社会条件。中国广大社会科学工作者理应顺应时代需要,以建设性的态度,立足中国,放眼世界,大胆创新,创造无愧于伟大时代的思想理论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