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共为您搜索到8篇文章
  • 假新闻泛滥与西方民主的整体性危机

    假新闻泛滥与西方民主的整体性危机

    在西方所谓的民主政治中,假新闻一直与西方民主危机如影随形。承载着不满、愤懑与特殊目的的假新闻是西方民主政治中的“不和女神厄里斯”,扮演着不光彩的角色,但也是解释西方民主缺陷的一把钥匙。长期以来,由于传播技术的限制,假新闻仅仅是小打小闹,不成气候。随着新媒体特别是社交媒体的迅速发展与普及,假新闻呈现出组织化、智能化与武器化的特征。通过社交媒体平台,假新闻把网状空间差异分布的网民动员聚合成舆论一致的“杠杆”,撬动了西方民主的“神话”。假新闻从经济、政治、社会、价值观等领域全方位地侵蚀西方民主,使之陷入整体性危机。

  • IRA与社交媒体新冷战的兴起

    IRA与社交媒体新冷战的兴起

    IRA主要经历了从秘密机构到合法媒体的两个发展阶段,但其宗旨没有发生变化,即维护普京政府利益、抨击国内政敌和国外敌对势力。IRA所使用的手段也从最早的“网络喷子”的评论和跟帖,发展到如今包含通讯社、门户网站、社交媒体账号的全媒体矩阵。

  • 理解“后真相时代”的社交媒体恐惧

    理解“后真相时代”的社交媒体恐惧

    对于某些西方民主建制派来说,强调当下民众对“真相”的守护固然重要,但是最好不要健忘以往自己篡改“真相”的丑行,否则只会暴露道德表象下赤裸的相对主义。我由此想起整整十年前一个不应被忘记的时刻,2008年的4月19日,柏林、伦敦、巴黎、洛杉矶等世界主要城市的华人举办集会,向全世界发出“支持北京奥运,反对西方媒体片面报道”的声音。“做人不要CNN”,在一片红旗招展的背景中,我依稀记得那响亮的口号。如今,面对“后真相”时代的种种恐慌,人们最终要问:“什么是真相,谁的真相?”

  • 俄罗斯政府严控国外社交媒体

    俄罗斯政府严控国外社交媒体

    “脸书”等国外社交媒体在进入俄罗斯这个特殊市场和政治活动空间后,作为社交网站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自身的经济诉求,但作为“半媒体”,与俄罗斯政府维护国家利益与安全的政治考量相悖,因此受到了诸多限制。国外社交媒体的二元性质注定其只有在尊重俄罗斯国家主权、符合俄罗斯相关规定的前提下才能生存和发展。

  • 警惕“后真相”时代的假消息

    警惕“后真相”时代的假消息

    从社交媒体到新闻网站、在线商城、搜索引擎,现在越来越多的网络平台都向用户提供了丰富的个性化选项,而在个人化空间里人们会放松警惕,产生虚假的安全感,较少核实接收到的信息。因此,辨别消息真伪尤其重要。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上,每个人都可以是消息的发布者、传播者,这就更要求人们规范自己在公共舆论场所的行为。

  • 谁把社交媒体变成了战争机器

    谁把社交媒体变成了战争机器

    社交媒体的发展证明,“大众智慧”并没有成为维护和平的力量,而是经过社交媒体这面扭曲的镜子,更加淋漓尽致地反射出了人类的两面性,将战争推向了网络。

  • 埃默森·布鲁金:社交媒体如何在全世界被武器化

    埃默森·布鲁金:社交媒体如何在全世界被武器化

    长久以来,一个真正互联世界的出现一直被誉为朝着跨文化合作和全球启蒙运动迈出的一步。人们认为,随着不同社会更加畅通地进行交流,同情心将滋长,真相将更容易被发现,冲突的许多根源将消失。由于社交媒体的动员力量以及由此产生的“群众智慧”,公民将更加直接地控制他们的政府,帮助解决争端而不必诉诸暴力。换句话说,社交媒体时代应该是一个和平与理解的时代。

  • 美国中情局如何玩转社交媒体?

    美国中情局如何玩转社交媒体?

    你在社交媒体上的每一个字,第一张图片,不仅被完整地收藏,而且也正被完整地解读。这些东西需要的时候,都可以成为呈堂证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