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共为您搜索到735篇文章
  • 大卫·哈维:论特朗普、异化及左翼社会主义运动

    大卫·哈维:论特朗普、异化及左翼社会主义运动

    当特朗普说出“我将为你们说话”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战胜了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在英国脱欧公投中,我们也能看到同样的情况。大城市的情况还不错,但在那些经济支柱已经丧失的小镇上的人,很大一部分已被异化。同样,印度也是如此。那些新法西斯主义、民粹主义右翼分子就是抓住了这一点,所以他们经常会说:“听我说,听我说,我对所有这些问题都有不同的答案。”这种现象不仅发生在美国,在其他国家也存在。

  • 伯尼·桑德斯:全民免费医疗是现实可行的

    伯尼·桑德斯:全民免费医疗是现实可行的

    该研究表明,事实上,桑德斯法案的四年过渡期太长,可以缩短为一年或两年。作为证据,它引用了1965年医疗保险制度的建立,以及台湾于1994年迅速过渡到单一支付制度的历史事例。该研究还引用了管理技术的快速发展,这使得雇主不按年龄组逐年而是直接替换掉员工相对容易。总而言之,向全民医疗保险过渡并不像批评者所说的那样具有挑战性。它肯定会面临复杂情况,但医疗保险机构能够在它们到来时对它们进行分类处理。该研究警告说,实际上,四年的过渡可能会导致更多难以解决的问题,因此更快的过渡可能是明智的。

  • 《卫报》:中国和古巴是国际主义精神最杰出的代表

    《卫报》:中国和古巴是国际主义精神最杰出的代表

    据3月26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介绍,中国已经向89个国家和4个国际组织提供了援助,向世卫组织提供了2000万美元捐款,表明了中国率先开展防疫全球合作的决心和态度。古巴也向意大利派遣医疗团队,同时还援助了包括委内瑞拉、尼加拉瓜、牙买加、苏里南、格林纳达五个拉美地区国家。

  • 王今朝:对我国当前经济发展和稳定政策的思考

    王今朝:对我国当前经济发展和稳定政策的思考

    只有公有制企业成为人民日常生活用品的供给主体,中国才能将人民日常生活用品的价格降低到最低限度。这就意味着,为了保证人民的生活,最好的办法是用公有制企业来生产和供给商品。这意味着只有真正实现公有制企业在生产领域、运输领域、批发领域和零售领域的供给主体地位,才是真正的保民生的有效办法。在中国收入分配分化得相当厉害,低收入家庭还不少的情况下,采用公有制来实现生产和供给应该会得到人民的衷心拥护。

  • 马克思在武汉:中国社会主义如何战胜新冠病毒

    马克思在武汉:中国社会主义如何战胜新冠病毒

    在当前的危机中,中国社会主义的一个法宝是一个庞大、高度胜任、组织良好的共产党的存在,该党在所有社区和工作场所都有忙碌的身影。中国共产党的支部带头确保人们在家中的基本需求得到满足,协调食品和药品的运送。中国各地数以百万计的党员自愿参加了这项工作。中国与主要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另一个关键区别是,欧洲和美国的工人阶级在过去十年中一直面临着新自由主义的紧缩政策。卫生服务和社会服务遭受重创。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新冠肺炎疫情死亡率远高于中国,尽管意大利和西班牙的人均收入要比中国富裕得多。中国的检测率、治疗率、信息提供、食物分配、对老年人和弱势群体的照顾、补偿金转移和心理健康支持都远远优于欧洲和北美。

  • 国有疫难可问谁?——对中国和他国抗击疫病的思考

    国有疫难可问谁?——对中国和他国抗击疫病的思考

    如果说中国,乃至世界,必须得通过某种程度的公有加上计划经济,才能真的走出这次的公共卫生危机。那么我们就要思考,如果这次对抗疫情的巨大成功中已经展现了一些更好的医疗模式和社会关系,那么有什么理由不去认真学习总结?如果说这次的应对里面,已经尖锐的暴露出了大量的几十年市场化私有化积累的严重问题,我们怎么能不对以往的改革进行检讨呢?

  • 刘召峰:毛泽东社会主义商品生产思想的当代反思

    刘召峰:毛泽东社会主义商品生产思想的当代反思

    毛泽东的社会主义商品生产思想的新贡献在于:在深刻领悟马克思关于商品生产、价值规律的历史性质的论述的基础上,为社会主义商品生产的存在补充了“生产力条件”;提出了区分资本主义商品生产与社会主义商品生产的新标准;突破了斯大林关于商品的活动范围“只限于个人消费品”的限定,肯定了“一部分生产资料”可以是商品;提出了价值法则是“一个伟大的学校”的新论断。分析和评论毛泽东社会主义商品生产思想,需要把“消灭阶级”的“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消灭剥削阶级的社会主义”、“允许私有制和剥削阶级在一定范围内存在的社会主义”区分开来。毛泽东社会主义商品生产思想所“丰富”的,是马克思的“过渡时期理论”,而不是马克思关于“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的设想。

  •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对资本主义和封建残余的扬弃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对资本主义和封建残余的扬弃

    实践劳动价值论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变革的本质内容,要注意三方面的理论与实践的统一。1,一般商品经济与雇佣劳动为特征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界限;2,活劳动在财富增量中的决定作用;3,劳动员工主体,自主联合劳动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方式。根据马克思对市场是流通领域总表现的定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对雇佣劳动不断变革的商品经济。在无产阶级专政下,根据社会化大生产的要求,尊重活劳动对社会财富增量的决定作用,坚持劳动员工主体,发展自主联合劳动,实现劳动者与生产资料和劳动回报紧密结合,在解放生产力中不断变革、完善公有制主体和有益的非公经济补充的生产方式,就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变革中形成的过程。本文是笔者依据学习、体验、感悟的归纳,本着“读书是学习,使用也是学习,而且是更重要的学习”[1]的精神,所作的理论探讨,对于文中免不了的先验或学习不准确之处,欢迎批评。

  • 西班牙:冠状病毒危机表明迫切需要社会主义社会

    西班牙:冠状病毒危机表明迫切需要社会主义社会

    新自由主义统治我国多年,其对我国卫生系统的公共性质进行的持续攻击削弱了卫生系统有效应对这种疾病的能力。公立医院在提供医疗服务的可能性方面不堪重负,并受到反劳工政策的攻击。举个例子,自上次危机爆发以来,马德里已有3000多个医疗岗位被摧毁。我们越来越认识到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优越的社会,在这个社会里,人类可以从生产力的高速发展中受益,为社会大多数人服务,从而结束财产垄断和金融资本,因为它们才是使人民遭受贫困和苦难的真正根源。

  • 世界大变局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两种制度关系重构

    世界大变局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两种制度关系重构

    世界大变局是影响两种制度关系未来发展走向的重要变量和关键因素,正在重构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并存关系及共处空间。西方发达国家与新兴大国之间的关系深入调整,关联互动、竞争博弈趋势明显,不同文化交流互鉴、各种政治思潮碰撞争锋异常活跃。西方资本主义政治模式和发展经验光环黯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21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成为振兴世界社会主义的中流砥柱。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是一个长期历史过程,需要各种主客观条件的成熟,最终要靠社会主义取得成功的实例来证明社会主义制度优于资本主义制度。

  • 重视基层,这才是具有普世价值的中国抗疫经验

    重视基层,这才是具有普世价值的中国抗疫经验

    西方社会实际上此次采用的手法,主要反应了西方政治精英在危机公关与选举媒体传播中积累的经验。通过话语术、信息差、乃至造谣的模式,将民众注意力转向某个无关紧要的固定话题(类似于这次英国媒体对“群体免疫”的讨论),或是抛出“替罪羊”(例如将中国视为所有危机的源头),其目的在于使一部分民众的心理压力找到一个释放点,并借此来达成对群体意见的引导乃至“控制”。而与之相比,中国的危机处理则更集中于危机本身。

  • 程恩富 徐文斌:抗疫彰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优势

    程恩富 徐文斌:抗疫彰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优势

    “封城封省”发扬了中国民族“牺牲小我保全大我”气节。中国人民在面对人类共同命运问题上,向来怀着一种毫无保留的“大我”“大家”的国际精神,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为中国发展的重要目标,这是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理想优势和永恒使命。

  • 病毒流行揭示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价值观的差异

    病毒流行揭示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价值观的差异

    大规模的社会隔离和对确诊患者的集中隔离相结合,有效地遏制了该流行病在重灾区的蔓延。中国采取的措施为世界其它国家争取了宝贵的几周时间,以应对这种无法规避的高传染性病毒的传播。可悲的是,相当多的国家忽视了这一警告,反而花了这段时间批评中国,认为中国的反应是“威权主义”的。评论家们为该国经济崩溃的前景而垂涎三尺,却不是问我们能从遏制病毒的经验中学到什么。但这是意料之中的。在资本主义的想象中,残酷的竞争优先于合作和团结。

  • 李克勤: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

    李克勤: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

    毛主席提出“两个务必”的间点,是要特别关注的。每当即将取得重大胜利的时刻,就“必须向党内讲明白”“两个务必”,这看来是个规律,是毛主席未雨绸缪,治未病之妙招。现在我们面临着即将取得抗击疫情胜利的时候,是不是也该强调一下“两个务必”呢?毛主席的想法,说法,做法,人民想得通说得通行得通,所以毛主席能够得到人民那么真诚的拥戴,人民心甘情愿跟着毛主席道器变通。

  • 社会主义创造的国泰民安奇迹:电视剧茶馆观后感

    社会主义创造的国泰民安奇迹:电视剧茶馆观后感

    毛主席共产党建立了新中国后, 刘麻子,唐铁嘴,二德子,黄胖子,官差宋爷吴爷这样的人再也没有了。他们这些历史里不可或缺的人物,都在新社会里消亡了。连常四爷,松二爷这样游手好闲,坐吃山空,与世无争的人,也都不复存在了。当年跟我一起在地里干活中大人中, 我就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出《茶馆》里的刘麻子,唐铁嘴,二德子,黄胖子,大傻杨的身影。解放前干过贩卖妇女孩子勾当的人,吸过大烟,贩卖过大烟,赌钱把老婆都输掉的人,在大集上靠掏腰包,趁人不注意,拿走别人东西的人,进宅子偷东西的人,小偷小摸的人,都通过参加集体的劳动,改造成正常的自食其力的人,对社会有益的人。

  • 打好摆脱社会主义“文化贫困”的持久战

    打好摆脱社会主义“文化贫困”的持久战

    十月革命后俄国面临着突出的“文化贫困”问题,严重影响了社会主义建设,危及社会主义的前途。这些问题可以分为工具性的文化问题和意识形态性的文化问题。前者是最迫切的,但是相对容易解决;后者则具有长期性和复杂性的特点,非一朝一夕所能解决。列宁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分析了俄国当时存在的文化问题,对摆脱社会主义“文化贫困”进行了理论探索,并提出了许多实际措施,其思考集中体现在他最后口述的书信和文章(即“政治遗嘱”)中。回顾这些思考,有助于我们在新时代增强文化自觉,走向文化自强,筑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文化之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