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共为您搜索到17篇文章
  • 准确地理解对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新概括

    准确地理解对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新概括

    十九届四中全会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列为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第三个方面,说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应当与所有制结构和分配结构形成一个有机整体。不能将市场经济体制片面理解为“市场化”,应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坚持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辩证统一。我国快速有效地遏制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证明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具有应对重大公共卫生危机的显著优势。这一优势的基础是公有制经济的主体地位。实践证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必须坚持公有制的主体地位。

  • 刘凤义: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政府和市场的关系

    刘凤义: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政府和市场的关系

    政府和市场关系是市场经济体制中的重要关系,认识政府和市场关系不能停留在“大政府小市场”或者“小政府大市场”这种表面现象,而是要深入到政府和市场关系背后的深层关系中去理解。依据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和方法,政府和市场关系的实质是国家和市场的关系,国家性质、所有制性质决定了政府和市场关系的本质特征。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通过不断发展壮大公有制经济,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和国有资本,制定经济计划、中长期规划、重大发展战略等,探索社会主义制度和市场经济两方面优势有机结合,构成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政府和市场关系的显著特征。

  • 刘凤义:对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新概括的理解

    刘凤义:对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新概括的理解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将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主要内容拓展为三个方面,即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理解基本经济制度内容,要厘清基本经济制度的制度属性。基本经济制度三方面主要内容体现了理论逻辑、历史逻辑和实践逻辑的内在统一,是一个有机整体,具有辩证统一关系,既不能将其割裂开来,也不能简单并列。新时代要不断完善和发展基本经济制度的显著优势。

  • 段学慧 李婵:《资本论》的科学社会主义逻辑指向

    段学慧 李婵:《资本论》的科学社会主义逻辑指向

    《资本论》研究的直接目的是揭示资本主义经济规律,最终目的是为科学社会主义提供理论依据。《资本论》的研究对象、研究目的、研究方法和所阐述的科学社会主义思想,以及马克思对工人阶级的解放和人类历史命运的关切,均表明《资本论》的逻辑指向是科学社会主义。因此,只有在科学社会主义视野下把握《资本论》及其所阐述的市场经济,才能用《资本论》的逻辑理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历史必然性及其发展趋势。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然选择,其历史使命是克服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弊端,为向共产主义过渡准备条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必须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经济原则。

  • 简新华:“所有制中性”是社会主义的重要观点?

    简新华:“所有制中性”是社会主义的重要观点?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没有“所有制中性”的观点,“两个毫不动摇”不可能是“所有制中性”观点的理论依据,新时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要求也不是“所有制中性”观点的实践依据,这种为“所有制中性”论辩护的论证是不符合事实的,也是错误的。指出“所有制中性”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没有杜撰一个所谓“违宪罪”。

  • 论坚持加强党对经济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

    论坚持加强党对经济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

    坚持加强党对经济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首要内容。坚持加强党对经济工作的领导才能确保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正确方向,有效发挥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把社会主义制度和市场经济的优势有机结合起来。加强和改善党对经济工作的领导,要完善工作体制机制和方式,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促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从根本上保证党对经济工作的领导,要勇于自我革命,解决好党自身存在的问题,不断加强党的建设,全面提高党领导经济工作的水平。

  • 科学理解唯物史观中经济与政治的辩证关系

    科学理解唯物史观中经济与政治的辩证关系

    构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需要科学理解唯物主义历史观,准确把握经济与政治的辩证关系。围绕唯物主义历史观中经济与政治的关系,理论界曾发生过三场争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实践对这些争论做出了历史检验。回顾这三场争论及其历史检验,结合争论中出现的各种观点,透析经济与政治的辩证关系,可以为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提供理论参考。

  • 关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若干问题之思考

    关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若干问题之思考

    显然西方国家以维护垄断组织为根本宗旨的反垄断,表明西方资产阶级作为统治阶级是高度成熟的。他们懂得其利益从根本上是系于垄断组织的,因此必须加以维护。代表这一阶级的经济学精英对此也是心知肚明,他们构造的理论体系从来不会伤及真正的垄断组织,甚至可以为保护垄断提供依据。如张伯伦的垄断竞争理论就曾经成为美国联邦商业委员会和司法部反托拉斯处袒护垄断组织的依据。反观中国主流经济学者,否定国有大型和特大型经济是国之根本,以反垄断之名反对之。这显然也是出于特定的立场和本能。因为他们并不是一般地反垄断组织,而是反对国有性的垄断组织,或者坦率地讲就是反对公有性垄断组织。君不见此类学者在反对国有垄断的同时,又对西方大垄断组织并购国有经济组织,垄断国内市场这种明显的垄断行为大唱赞歌?

  • 石冀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失业问题的理论适用性

    石冀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失业问题的理论适用性

    西方经济学的失业理论不具普适性,对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的失业问题的适用性也是一个问题,至少不能照搬。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失业理论对中国的失业问题具有解释意义和政策指导价值。

  •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岂容新自由主义歪曲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岂容新自由主义歪曲

    无论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还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决定市场经济运行都是生产条件或者说生产要素的配置,也即所有制。这是普照之光,它左右着各阶级、各阶层的收入“配置”、左右着经济资源的配置,也左右着产业结构的配置,总之,左右着整个经济的运行。但新自由主义在论述市场配置资源时,恰恰“遗忘”了这普照之光。这是有意识的回避,还是“无心之失”?

  • 用《资本论》的重要原理指导世界经贸实践

    用《资本论》的重要原理指导世界经贸实践

    中国在对外经济关系实践中,只有既处理好商品流通一般层面的全球化市场交往,又处理好资本流通层面的社会主义经济与资本主义经济之间的对立、对抗关系,才能在国际经贸关系中掌握主动权,才能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前进方向。

  • 卫兴华:在理论创新中走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卫兴华:在理论创新中走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我国由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理论转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经过了一个不断探索的过程。长期以来,无论西方学者还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学者,对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都曾形成了一个共识,认为资本主义实行市场经济,社会主义实行计划经济。

  • 周新城:必须旗帜鲜明地批判新自由主义

    周新城:必须旗帜鲜明地批判新自由主义

    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绝不是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与市场经济两者简单地拼装在一起,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具体实现形式必须适应市场经济的要求,而市场经济的具体实现形式也必须适应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要求,也就是说,社会主义制度与市场经济在各自坚持自身的本质内容的同时,它们的具体实现形式必须做出适应对方需要的调整。这样,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才能作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建立起来。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经学发展创新需要厘清的问题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经学发展创新需要厘清的问题

    中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对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发展提出了迫切的时代要求;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不断丰富和发展,又为中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提供了坚强的理论支持和指导。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中国逐渐被边缘化,是与这一时代主旋律不相适应的。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首先必须要纠正目前已经成为主流的将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视为根本指导思想的错误性倾向,在此基础上坚持和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其重点是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公有制前提下的市场经济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公有制前提下的市场经济

    市场经济是资本主义社会经济运行的法则,从科学思维上讲,它是不能与社会主义社会完美结合的,中国自决策实行市场经济以来,国家出现了那么多难以想象的全领域混乱,这从事实上证实了唯心主义治国是要误国误民的。如何让市场经济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安全存在,确实是个大课题。

  •  改革大反思2:“精英”治国与颠覆性错误(上)

    改革大反思2:“精英”治国与颠覆性错误(上)

    自由派西化精英们认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成功都是学习西方的结果,而出现的弊端都是因为改革不彻底,“制度障碍”造成的。然而具有极大讽刺意味的是,国际上凡是效法西方的,无论是老牌宪政民主的印度、菲律宾、拉美国家,还是后来投靠西方的30个后社会主义国家,都并没有表现出“普世价值”比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有什么优越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