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有制共为您搜索到50篇文章
  • 常与共:关于“神圣事”莫犯“幼稚病”

    常与共:关于“神圣事”莫犯“幼稚病”

    正如当年就有资产阶级学者说什么“个人利益是对劳动与节约的最有效的刺激”,今天的部分认识的话语依然未能超出私有制条件下那种以“占有”为基本存在方式的人的自私观念和偏狭心理。所谓照着自己手持一叠来路不明的钞票的样子画“美人”,你以为你是谁?这种资产阶级权利的狭隘眼界,这种刻舟求剑式的滞后想象,可能永远理解不了劳动从谋生的手段而螺旋式上升“成了生活的第一需要”,那样一种“懒惰之风”根本无从说起的共产主义生活世界存在的可能性。

  • 钱昌明:西方世界“抗疫”奇葩一瞥

    钱昌明:西方世界“抗疫”奇葩一瞥

    说到底,在资本主义私有制两极分化的社会里,人各为“私”,“私有神圣”;所谓的“民选”政府,不过是资本富人的走狗。既然如此,遇到疫情,自然是“大难到来各自飞”。政府不可能为穷人说话,只能出台有利于富人的政策。你是富人,就自己化钱保命去;你是穷人,对不起,只能听天由命。

  • 屈炳祥:干社会主义可以不要公有制吗?

    屈炳祥:干社会主义可以不要公有制吗?

    徐景安先生关于“公有制是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吗?”的质疑是毫无道理的,甚至是很荒唐的,在实践上也是十分有害的。我们必须明白,公有制是社会主义的根与魂。它既是社会主义安身立命的基石,也是社会主义的本质所在,还是我们国人共享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基础。没有公有制就没有社会主义,更没有我们国人的福祉、乃至一切。因而,时时刻刻、永远都要明白公有制的重要性。

  • 且看一个“共产党员经济学家”的“社会主义”观

    且看一个“共产党员经济学家”的“社会主义”观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说私有制是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存在,而沈越则只说社会主义“存在私有制”,不提公有制,也不提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显然,他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有所不认可了。“共产党员经济学家”沈越把社会主义的概念内涵置换成了资本主义,那么,令人好奇的是,他会把“共产党”的内涵置换成什么呢?

  • 师伟:中国男足的命门是私有化

    师伟:中国男足的命门是私有化

    由于竞技体育是国家竞争的新形式,那么显然,中国媒体大力吹捧足球是世界第一运动也是糊涂甚至脑残的表现!中国男足的沉沦是和私有化的典型失败案例——有些东西是不能交给市场的、有些东西是不能私有的。抛弃了正确的导向、每个人都只关心自己的时候,类似足球这种集体项目是不可能成功的。要让中国男足成功,需要公有制的支撑!而当我们在竞技体育方面足够充分地证明自己后,将来我们的体育可能会放弃更快更高更强这种摧残身体导向,因为早早回归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才是正途!

  • 腐败恰恰是历史进步的产物吗?

    腐败恰恰是历史进步的产物吗?

    其实,关于腐败,私有制才是万恶之源与罪魁祸首,而从根源上消除腐败,《共产党宣言》早就给出了答案——消灭私有制。近日,湖南的新晃一中的邓世平的“十六年埋尸案”,人们凭借着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先生的“直觉理论”或者称之为“指脚理论”也能看到,如果在生产资料公有制的条件下,公权与私利失去了交媾的空间,这一桩沉冤是不可能发生的,当然,这不过是千千万万个腐败中的个例罢了。

  • 公知也得承认的剥削定义

    公知也得承认的剥削定义

    剥削有许多定义,我在这里寻找一个公知也不得不同意的定义。我的定义是,如果甲乙二人,在完全同等的脑力或者体力劳动之下,收入相差十倍以上,说明剥削存在。当然,不一定是甲剥削了乙,但是必然有其它人的劳动成果被剥削了,至于谁被剥削了,这可以是第二个问题,也可以不回答这第二个问题。

  • 阿南:吴市场?不,不,是货真价实的吴私有!

    阿南:吴市场?不,不,是货真价实的吴私有!

    吴先生说的完美的市场经济,就是要包括国有经济在内的公有制经济完全退出资源配置过程,把公有制经济这个社会主义的“核心或基础”斩草除根,彻底私有化!

  • 屈炳祥:就如何认识私有制与学界朋友商榷

    屈炳祥:就如何认识私有制与学界朋友商榷

    说马克思对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私有制是持一种基本肯定的态度,不在“消灭”或“否定”之列,不仅与他在《共产党宣言》中的根本思想不符,也与他的整个思想体系相悖。所以,作者对马克思的“解读”与“再解读”有失偏颇,不能成立。

  • 何干强:贫富差距怪公有制和国家管理体制?

    何干强:贫富差距怪公有制和国家管理体制?

    当前,有必要把揭露和批判否定公有制为主体的违宪舆论,与在经济工作上坚持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指导地位结合起来,与坚持依宪治国、依宪执政结合起来,坚决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必须更加注重发挥宪法的重要作用”,“把实施宪法提高到新的水平”的指示精神,把宪法关于“以公有制为主体”这个关键性的规定落实到经济工作中。

  • 私有制:有没有可能消灭?

    私有制:有没有可能消灭?

    一听到或一看到“消灭私有制”就去批判的人,肯定没有看上下文,没有追问这里的私有制到底指什么,就在那里认定消灭私有制就是要反对私有,主张公有,就是要剥夺一部分人的财产,实现共同所有。我们有时只是看到表面的东西,就停留在肤浅的认知上,而且还自认为自己比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要高明多少倍,可以随意地嘲讽、批判、否定他们的观点和结论。

  • 共产党人应该如何对待所有制、私有制和公有制

    共产党人应该如何对待所有制、私有制和公有制

    公有制是社会发展的必由之路。在世界几千年的私有制度下,造反不断,革命频发,为什么?根本问题就是私有制使少数人拥有生产资料,来剥削和压迫大多数人,造成社会贫富不均,两极分化,那些不愿永远做奴隶,不甘心世代受穷困的人们,起来抗争,起来革命。社会不断动荡,政权不断更迭,世界永无宁日。只有实现全体人民共有的公有制,消除剥削和压迫,实现公平分配,共同富裕,才能解决这一根本的问题。

  • 周新城:能不能说人性是自私的?

    周新城:能不能说人性是自私的?

    在资本主义社会里,绝大多数劳动者被剥夺了生产资料,只有少数人占有生产资料,按照这种理论,资本主义社会大多数人没有“恒产”,没有“恒心”,这个社会应该难以存在和发展了,然而恰恰是这个社会,在取代封建社会的100多年时间里,创造的生产力超过了人类一切世代的总和!“私有制一消灭,懒惰之风就会兴起”,是站在剥削阶级立场上,用私有制决定的私有观念来观察问题得出来的结论。

  • 怎么看待个体私有制?要不要消灭“个体私有制”?

    怎么看待个体私有制?要不要消灭“个体私有制”?

    改革开放以来,某些人囿于私有观念的束缚,一讲到个人所有制,就只想到个人私有制,完全不理解联合起来的个人共同占有生产资料的社会个人所有制。他们想不明白、也不想弄明白生产资料归每个人所有,但不归个人私有,而归所有人共同占有这种所有制,不懂得什么叫社会所有制。明明马克思强调联合起来的个人的所有制就是“社会所有制”,就是公有制,却断定马克思说共产主义要重建个人所有制,就意味着要保留个人私有制,不赞成消灭个人私有制;明明马克思强调重建个人所有制是“否定之否定”,而第二个否定,“不是重新建立私有制”,却歪曲成回归个人私有制。偏见比无知更可怕,此之谓也。

  • “消灭私有制”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消灭私有制”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宣言》指出,“有人总是责备我们共产党人,说我们要消灭个人挣得的,自己劳动得来的财产,要消灭构成个人的一切自由、活动和独立的基础的财产”,这种责备实际上是对共产党人的一种污蔑。因为这些财产并不是共产党人要消灭的,而是资产者已经在消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