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有化共为您搜索到79篇文章
  • 张树华:苏联经济是怎样在戈氏改革中逐步走向深渊

    张树华:苏联经济是怎样在戈氏改革中逐步走向深渊

    叶利钦通过电视向全国表示,“休克疗法”过后,到1992年秋天老百姓的生活就会有好转。然而事与愿违。两周后物价上涨幅度便超过了10倍,黑市的价格还要高出许多。在一次电视直播的记者招待会上,一位记者拿出一根香肠,提问主管经济的副总理盖达尔是否能说出香肠的价钱。盖达尔对着电视机镜头回答:1公斤香肠市场价是9—10卢布。当时舆论哗然。实际上,当时香肠的市场价已是90卢布/千克。

  • 紫虬:警惕私有化乔装打扮为社会主义改革(之一)

    紫虬:警惕私有化乔装打扮为社会主义改革(之一)

    极端市场化、自由化是新自由主义私有化的工具,也是由社会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所决定的经济特征。私有化是新自由主义极端市场化、自由化的目的,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的根源。实践认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必须辩证分析新自由主义的两重性。只有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指导下通过问题导向,矛盾分析,才能正确总结四十年的市场经济实践,批判、驾驭新自由主义,落实“社会主义”定语,实现主客观统一。

  • 王今朝:不能将市场经济混同于“私有化”

    王今朝:不能将市场经济混同于“私有化”

    私有化的迷信在一些人头脑里根深蒂固,这是全面深化改革在意识形态方面的一个阻碍。改革开放发展到现在,我国的民营经济以及外资发展至今,在我国国民经济中占据的成分很大。所有制结构的这种量化演变,又出现了一些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譬如,近年来,私有化迷信换了一种不那么直接的方式继续在中国出现。一些人把“僵尸企业”与国有企业画上等号,这是对国有企业的一种歪曲。又如,有人把“竞争中性”的概念错误地引申为“所有制中性”,这些都给中国当前改革造成了一定的认识混乱。“私有化”不能包治百病。民营经济和国有经济,都是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不是争论要不要搞私有化,而是要厘清什么行业适合民营经济,什么行业适合国有经济。

  • 田文林:土耳其经济私有化的后果及教训启示

    田文林:土耳其经济私有化的后果及教训启示

    土耳其不遗余力地推行经济私有化政策,导致三大恶果:一是效率未获显著提高,反提前透支国家潜力;二是日渐丧失经济主权,依附于国际经济体系;三是民众贫富分化加剧,埋下社会动荡祸根。新自由主义成为戕害发展中国家的“慢性毒药”。当前全球金融危机中,强调国家干预和国有化再次成为世界新潮流。

  • 乔家大院被摘“5A”牌是公共旅游资源私有化恶果

    乔家大院被摘“5A”牌是公共旅游资源私有化恶果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旅游是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一个重要指标。近年来我国旅游业蓬勃发展,但是暴露出来的问题也很多,其中景区门票价格过高、过度商业化和景点过度开发甚至遭到破坏,深为游客诟病,而造成这些问题的一个重要根源就在于许多公共旅游资源被或明或暗地私有化成为私营资本的摇钱树。要提高旅游景区和服务的质量,不是像一些人鼓吹的“一卖就灵”,恰恰相反,只有遏制公共旅游资源的私有化,才能避免出现像乔家大院那样的恶果。

  • 血色回忆:俄罗斯私有化运动之悲剧史诗

    血色回忆:俄罗斯私有化运动之悲剧史诗

    回顾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私有化运动,我们会发现俄罗斯人民利益损失最大,俄罗斯综合国力严重下滑,获利最大的群体正是极力鼓吹私有化的俄罗斯“精英集团”及美国西方在俄罗斯的代理人。历史当然不是剧本,没有假设,无法改写,苏联解体以及俄罗斯私有化运动的不可逆性,使俄罗斯人民只能选择品尝历史的苦果。苏联解体、俄罗斯私有化运动的历史并不久远,以史为鉴,希望敲响我们的警世之钟,撕掉荒谬理论的伪善面具,走好中国模式发展之路。

  • 俄罗斯经济私有化的后果及教训

    俄罗斯经济私有化的后果及教训

    普京总统摆脱“政治遗产”和整顿经济秩序的努力在初期也遇到了顽强的抵制和强大的干扰。不仅俄罗斯自由派势力公开表示反对出击寡头,而且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政界也使用“双重标准”对此说三道四。一些西方媒体指责普京是在推行“警察专制”和“破坏法制”,要挟要停止对俄投资,甚至叫嚷要将俄罗斯开除“八国集团”。现在看来,普京态度坚决,步步为营,巧妙回击,成功地顶住了各方的压力,不仅回收了一些重要部门如电视台和石油公司的控制权,而且以高票蝉联总统。

  • 紫虬:中国企业活力的规律是私有化吗?

    紫虬:中国企业活力的规律是私有化吗?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排除新自由主义的干扰,正视企业管理不善的核心问题,是在特定的所有制中,使活劳动和劳动资料、劳动成果比较紧密起来。在改进生产力中,在一定的阶段和一定的程度内,企业所有制差异对企业活力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国企改革的指导者、理论工作者和企业管理者一定要深入实际,破除“一混就灵”,“一私就灵”的神话。

  • 美国支持委内瑞拉政变,目的是推行大规模私有化

    美国支持委内瑞拉政变,目的是推行大规模私有化

    反对派的政变之所以得到美国、加拿大与巴西的支持,为的是再次实行新自由主义式资本主义,并再次殖民拉丁美洲。此时任何恢复民主的妄言,都仅仅只是托辞罢了。

  • 公共职能的私有化与新自由主义国家治理危机

    公共职能的私有化与新自由主义国家治理危机

    过去20多年来,西方国家的公共职能私有化,为私人资本在公共领域拓展了盈利空间,但却加剧了金融化趋势,公共管理为金融资本利益所绑架,陷入公债危机、财政紧缩、私有化和削减公共服务的恶性循环。新自由主义的国家治理危机体现在:“去工业化—金融化—停滞”常态化困局难以化解;精英政治缺乏动力缓解日趋严峻的贫困、失业和社会不平等;强化新自由主义激化了社会和政治危机。

  • 张捷:私有化是怎样洗劫国家和国民的

    张捷:私有化是怎样洗劫国家和国民的

    尤其值得警惕的是,目前流入中国的热钱数额较大,这与俄罗斯实施休克疗法时的情形有本质不同。当年俄罗斯进行私有化前,流入到俄罗斯经济体的海外热钱数额并不大,即便如此,这些热钱在私有化后通过各种黑市大量进入俄罗斯,廉价收购原国企债券从而控制了大量的俄罗斯支柱产业,不仅攫取了俄罗斯人民多年创造的宝贵财富,也严重威胁到俄罗斯的经济和金融安全。

  • 赵磊:特朗普为何怕中国国企?

    赵磊:特朗普为何怕中国国企?

    如果中国的国企“很糟糕”,那么特朗普还有必要担心中国的崛起吗?如果中国的国企“没效率”,那么特朗普还害怕什么呢?如果中国的国企“很差劲”,就是狗屎一堆,那么美国高兴还来不及呢,干嘛非要跟中国的“崛起”过不去呢?

  • 私有化是改旗易帜的邪路

    私有化是改旗易帜的邪路

    历史和现实已经证明,私有化基础上的市场经济尽管在一定时期内有利于社会经济的发展,但它根深蒂固的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这些弊端包括:第一,在资源配置方面存在一定的盲目性。第二,资本的逐利性造成投资者更注重眼前和局部的经济利益,忽视长远和整体的社会利益。第三,私有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加剧两极分化,造成富者愈富,贫者愈贫。第四,私有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必然会造成商品大量过剩,从而引发周期性的经济危机。

  • 新自由主义的教条与迷思——简评某论坛的谬论

    新自由主义的教条与迷思——简评某论坛的谬论

    正是在新自由主义制造全球混乱、严重干扰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并且已经被证明破产的背景下,中国还有一些人仍然公然宣传新自由主义理念,妄图进一步影响深化改革的方向和路径,这就是“某论坛”的部分学者。在9月16日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和其成立20周年的一次研讨会上,他们继续大肆鼓吹“自由化、私有化、市场化”的改革理念。事实上,此前在我国实践中造成恶劣影响的一些新自由主义政策正是出自其中一些人之手,他们对这些问题或避而不谈或轻描淡写,反而继续一味鼓吹“市场化”改革,扰乱舆论。

  • 揭开吴敬琏妄图把改革引向私有化的面纱

    揭开吴敬琏妄图把改革引向私有化的面纱

    《重启改革议程》的主线是把改革引向私有化,堪称国内新自由主义经济思潮的代表作。该书把彻底否定新中国前30年的伟大成就作为其私有化改革的逻辑起点,主张根本瓦解公有制经济基础;宣扬改革的目标是建立所谓公正、民主、宪政、法治和成熟的现代市场经济,实质是建立现代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该书既然提出了明确的“西化”改革目标,也就必然反对用马克思主义作为改革的指导思想,主要搬用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和前苏联东欧国家那些受新自由主义影响而后来倒向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所谓改革家的理论。该书为了瓦解公有制经济,实现私有化,做了多方面混淆是非的论证,并把中国改革的进程曲解为逐步实现私有化的过程。《议程》的主张显然与党中央的改革指导方针根本对立,但因其打着“改革”的幌子伪装自己,使其论述有许多迷惑人的地方,必须予以揭露。

  • 宋方敏:不能放任国企私有化的舆论导向

    宋方敏:不能放任国企私有化的舆论导向

    应当看到,改革开放以来,国家积极扶持民营(私营)经济发展,民营(私营)企业的户数、资产和营业收入总量都已超过国有企业,在活跃市场、吸纳就业、科技创新和振兴民族经济等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这说明,我们党“两个毫不动摇”的方针政策是正确的,不容否定。但是这些年来,某些新自由主义者和媒体为了给“私有化”造势唬人,胡编乱造、以讹传讹,形成了一种舆论假象,好像民营(私营)经济已经成为我国国民经济的主要支柱,国家财政税收主要是靠民营(私营)企业提供,这就与实际情况完全相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