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主义共为您搜索到59篇文章
  • 李建宏:加拿大反对党领袖为何被赶出国会

    李建宏:加拿大反对党领袖为何被赶出国会

    有色人种真正需要反对与推翻的,恰恰正是由白人种族主义者所制定和拥护的这些极其不公正、不合理的法律和规则,以及如此灭绝人性的强盗逻辑和变态思维!我们可以想象,凭借这些法律、规则和制度的保护,白人种族主义者可以高枕无忧地高居庙堂之上,以温文尔雅的风度,轻松自如地否定有色人种的平等权利。而长年累月在歧视与欺压的重负下艰难谋生的少数民族的心中,却蓄积着太多的怒气与怨气。

  • 姬虹:种族歧视加剧美国贫富差距

    姬虹:种族歧视加剧美国贫富差距

    由于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美国社会长期使处于分离的状态,族裔间的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其中来自白人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是造成黑人恶劣处境的关键,制度性种族主义的作祟是黑人贫穷的根源。

  • ​美国工人世界党:抗议活动是对种族主义的反抗!

    ​美国工人世界党:抗议活动是对种族主义的反抗!

    没有人知道这次抗议将会持续多久,但有一点是绝对的,这次抗议是史无前例的,不仅主要由年轻人组成,而且是由黑人、拉丁人、土著、亚洲人和白人多国抗议者联合起来组成的。在声援“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和谴责各种形式的警察暴力时,他们拒绝沉默。这场起义,就像新冠肺炎 一样,已经影响到美国社会的每一个部门。

  • 胡懋仁:种族主义背后,是资产阶级殖民主义的余孽

    胡懋仁:种族主义背后,是资产阶级殖民主义的余孽

    资本主义的殖民历史是不可能被隐藏起来的,历史的真相是很清楚地摆在那里的。西方资产阶级这种长期隐瞒历史真相的做法,其实恰恰反映了他们做贼心虚,内心有愧。他们担心,一旦真相被世人所知,那么西方资产阶级的任何道貌岸然就会立刻人设崩塌。现在,这种崩塌已经开始出现了。西方资产阶级们开始心慌了,开始手忙脚乱了。当然,他们对此是绝对不会甘心的。他们一定会反扑,一定会挣扎,一定会表现出更加的凶残和无耻。但是,反对他们的广大世界人民,也一定会要求看到所有的真相和事实,一定会强烈谴责这样的历史。

  • 美国的种族主义,曾被德国纳粹奉为榜样!

    美国的种族主义,曾被德国纳粹奉为榜样!

    德国纳粹最崇拜的并不是美国种族主义法案本身,而是他们如何成功的 ‘合法化’ 种族迫害。弗雷斯勒强调,尽管种族主义法律概念模糊,并且优生学毫无科学依据,美国法官在推行种族主义法案时却并没有遇到任何困难,所以美国的法律体系有许多值得纳粹学习的地方。

  • 弗洛伊德的死亡事件暴露了美国的系统性种族主义

    弗洛伊德的死亡事件暴露了美国的系统性种族主义

    弗洛伊德之死是一系列警方杀害手无寸铁的非裔美国人事件中的最新一起。其中本世纪仅在明尼阿波利斯就发生了四起,另外一起案件发生在双子城郊区,受害者是工会成员兼学校工人菲兰多·卡斯蒂尔(Philando Castile)。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在6月1日报道,据警方记录显示,仅自2015年以来,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就44次用膝盖击抵住人的脖子。警察手册在全国范围内禁止这种做法,但包括肖万在内的一些警察藐视这一禁令。

  • 媒体别跟着扣“暴乱”帽子,那是美国劳苦的觉醒!

    媒体别跟着扣“暴乱”帽子,那是美国劳苦的觉醒!

    不少人沉湎于中美经贸关系密切,美国不可能与中国真正全面脱钩的幻想中。策辩明确的说,中美博弈,不是简单的第一第二之争。美国精英打压中国的共识,出发点也不尽一致。现在执政的特朗普当局,完全是一个借打压中国为名,准备全面上位接掌美国实力的军国法西斯势力。如果美国内遏制势力,这次阻拦失败,那么全球将陷入一个前所未有法西斯势力,不可预测的恐怖之中。

  • 特朗普种族主义的背后是美国本性中的反人道基因

    特朗普种族主义的背后是美国本性中的反人道基因

    美国自称是以自由主义理论立国,但是在美国内部,奴隶主和大资本家们的自由,就等于对奴隶和工人们的专制、独裁。在美国外部,美国人的自由便等于对其他国家和民族的专制、独裁、屠杀、种族灭绝。美国人,尤其是像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罗伯特·卡根那样的主流知识精英们,可以承认后者,但是绝对不敢承认前者。美国向外扩张的动力,其实就是大奴隶主和大资本家的无限而无耻的欲望和自由,他们光靠剥削本国的奴隶和工人无法满足自己的欲望和自由,他们必须不断地对外侵略。

  • 刘斯郎:对美国政府的镇压行为表示强烈谴责!

    刘斯郎:对美国政府的镇压行为表示强烈谴责!

    从白人警察虐杀黑人平民,到大批警力驱逐和平示威群众,再到出动武装力量镇压革命群众,美国政府至始至终都没有考虑过自身存在的“暴政”问题,一味地以非民主、不人道、反人权的高压政治手段对“平权革命运动”的参与者采取政治迫害行为,手段之恶劣、行为之卑鄙,令人感到震惊。

  • 常与共:切莫纯主观地“瞎说一顿”

    常与共:切莫纯主观地“瞎说一顿”

    待解放的台湾,有一帮子帮闲文人在伺弄那种裁剪历史的半截子主义文学、“史学”、“文史学”,已解放的中国,也有不少的学界大咖在吃这碗残羹剩炙,美利坚光荣地成为疫情最严重的的天下第一了,依然不改其强盗本性和恶霸作风,上演着落井下石和恩将仇报的血腥肥皂剧,居然还有无数拿着人民中国身份证的“知识分子”真诚地跪舔、慷慨地“解囊”,这种吃里扒外、心不在“焉”的半截子寄生虫,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 真美国 | 美国种族主义下的恶行

    真美国 | 美国种族主义下的恶行

    在美国,你可能并不想犯罪,却会因为贫穷和肤色被送进监狱。例如,你可能因为尾灯损坏或是挡风玻璃破了而被逼停,罚单便会接踵而来,如果交不起罚款,法庭就会签发“执行令”,如果依然没有钱……对不起,警方就会拘留你。如同滚雪球一样,罚款会越来越重,罪名会越来越大,直至你被送进监狱。令人害怕的是,这种看似无关紧要却十分要命的生活小事,却被警方盯得牢牢的,尤其是重点针对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群。

  • 林肯的种族主义思想及其指导下的南方重建计划

    林肯的种族主义思想及其指导下的南方重建计划

    1863年林肯发布了《解放黑人奴隶宣言》,从此奴隶获得了自由.然而林肯后来提出的南方重建计划非常保守,没有给黑人以选举权,也没实现“耕者有其田”,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南方重建计划深受其种族主义思想的影响。虽然黑人获得了自由,但自由得不到保障,所谓的解放也只是名义上的解放。自由之后的黑人没有一块土地,没有参加选举、集会和受教育的权利。套在他们身上的有形枷锁被打碎了,但无形的枷锁种族偏见依然存在,战后广大黑人群众为了消除这种歧视仍在进行不懈的斗争。

  • 美共指出反移民狂潮背后的真相并呼吁保障移民权利

    美共指出反移民狂潮背后的真相并呼吁保障移民权利

    种族主义和种族偏见,以及对说英语以外语言的人以及对穆斯林和其他非基督教宗教信仰的偏见,是反移民浪潮中一个非常强烈的因素,尤其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及其盟友。目前使中美洲的家庭和儿童逃离暴力的努力带有强烈的种族主义色彩。美国的政治权利和大的商业利益集团担心,如果赋予移民在政治上投票和参与的权利,他们将支持与1%的人的利益不一致的候选人和政策。

  • 剑桥分析公司:利用种族主义手段操纵人群

    剑桥分析公司:利用种族主义手段操纵人群

    美国这个建立在白人至上主义基础上的国家,人们的身份是在长达几百年的“种族问题”中形成的。“攻击”美国机构最简单、最有效的方法之一,就是在虚假信息和宣传活动中动用种族主义。

  • “美国优先”批判

    “美国优先”批判

    从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到2018年的国情咨文,从共和党凤凰城集会到达沃斯经济论坛,“美国优先”是特朗普始终挂在嘴边的关键词,也成为他的重要标签——很多人将特朗普的内政外交政策概括为“美国优先”四个字。这一判断貌似顺理成章,实则含混不清。因为“美国优先”并未被赋予明确定义,不同背景和立场的人对这一核心概念有着巨大的理解差异。太和智库研究员黄恒认为,特朗普看似混乱实则有一定关联性的内政外交行动,已经给美国、中国乃至整个世界带来挑战。在寻找根本性的应对和解决之道前,首先应该搞清楚“美国优先”究竟意味着什么。

  • 美学者:美国的种族主义与纳粹德国的种族主义模式

    美学者:美国的种族主义与纳粹德国的种族主义模式

    纳粹分子们意识到美国是根据“平等和自由的原则”进行统治的。但是他们指出,我们做出例外的事情是为了我们基于种族的理想。按法学教授赫尔伯特·基尔的说法,美国表明“根据人们祖先的种族,必须把人分离的主要力量放在他们的道路上的一种政治意识形态”。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中向美国致敬,因为它的社会的福音书是建立在纳粹主义是一项对亚利奥斯人机会平等的计划的基础之上。直到30年代末,罗斯福的“新政”在纳粹分子中是得人心的。他们宣告,罗斯福总统接受了独裁的权力以便推动所有美国白人的前景,同时在美国南方种族分离继续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