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共为您搜索到57篇文章
  • 大寨科学发展:从科学造田到科学种田

    大寨科学发展:从科学造田到科学种田

    大寨是集体经济,有了一个稳定的集体文化,就是合作文化,而不是单干文化,大寨人最讲究自力更生,最善于独立自主。这些在市场经济里,也是具有先进性的,无疑也是具有超前性的,所以,当1990年代以后,郭凤莲回到大寨,大寨依然走在共同富裕之路的前列。大寨合作文化,为什么具有如此强的生命力,这是个大课题,我们现在远远还没有搞明白,我们还需要深入去研究陈永贵,进而再去深入研究毛泽东、周恩来,深入研究当年主席和总理决策农业学大寨的深谋远虑。大寨人在几十年前就开始了的,依靠人民,为了人民,不仅是全面发展,而且是协调发展,变不可持续的发展,为可持续的发展,具有统筹规划特征的发展模式,毫无疑问体现了科学发展的含义,他们科学造田与科学种田,更是科学发展的具体的活生生的体现。

  • 屠呦呦团队,放“大招”了!

    屠呦呦团队,放“大招”了!

    屠呦呦认为,解决“青蒿素抗药性”难题意义重大:一是坚定了全球青蒿素研发方向,即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青蒿素依然是人类抗疟首选高效药物;二是因青蒿素抗疟药价格低廉,每个疗程仅需几美元,适用于疫区集中的非洲广大贫困地区人群,更有助于实现全球消灭疟疾的目标。

  • 毛泽东为何会说:专门家对于我们的事业是很宝贵的

    毛泽东为何会说:专门家对于我们的事业是很宝贵的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与科学家之间建立起特殊的情感,对我国“两弹一星”事业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我国从上世纪50年代起集中全国科技力量,经过10多年奋斗,在中苏关系破裂、苏联撤走全部在华专家的情况下,依靠自身力量在原子弹、氢弹、卫星等尖端科技领域的研究相继取得突破。中国人民终于第一次有了自己的“两弹一星”。改革开放后,邓小平同志在谈到新中国“两弹一星”事业的重大意义时深刻指出:“中国必须发展自己的高科技,在世界高科技领域占有一席之地。如果60年代以来中国没有原子弹、氢弹,没有发射卫星,中国就不能叫有影响的大国,就没有现在这样的国际地位。这些东西反映一个民族的能力,也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标志。”

  • 赵磊 赵晓磊:马克思主义:信仰抑或科学?

    赵磊 赵晓磊:马克思主义:信仰抑或科学?

    否定马克思主义的人,在方法论上都堂而皇之地以此作为“科学”的依据:只有能够处理样本数据的数学模型才能称为科学。由此引申出的问题是,什么样的理论才有资格进入科学的范畴?本文从科学的基本特征出发,讨论了四个问题:其一,科学与实证的关系;其二,科学与理性的关系;其三,科学实证异化为狭隘实证;其四,狭隘实证的哲学根源。由此得出的基本结论是:检验马克思主义的实证方法,并不是几个数学模型,而是人类社会的实践活动。换言之,最有效的实证并不是用几个样本数据的统计检验就可以做到,而是人类社会历史的实践检验。以此判断,马克思主义不仅是一种信仰,更是一种科学。因此,破除经济学对数学模型的迷信,回归马克思主义用实践来检验理论的本质要求,不仅有着重大的理论意义,更有着重大的现实意义。

  • 颠覆西方考古学体系和历史学体系(碳十四篇)

    颠覆西方考古学体系和历史学体系(碳十四篇)

    西方研究预设了中东中心论和单一起源论的历史哲学,西方在碳十四测年发明之前一百多年里所估算臆测的考古学绝对年代不可信,在碳十四发明之后所进行的单方面碳十四测年数据也不可信,年代数据的处理也不可信,抛却数据的测定误差和置信度不谈、不排除西方考古发掘技术混乱、不排除西方伪造数据。探讨各种物质、技术、知识的起源和传播,绝对年代是关键,必须锱铢必较,绝不能有一丝含糊,绝不能直接抄写西方年代数据了事,要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

  • 孙锡良:“院士”在向“爵士”进化?

    孙锡良:“院士”在向“爵士”进化?

    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显然是必要的。但是,应该是真心尊重知识和人才,应该是尊重真的科技人才,而不应该是尊重权力型人才,不应该是尊重财富型人才,绝不应该尊重学棍型人才。真的科学家,真的科技精英,国家给予多高的待遇,老百姓都会鼓掌通过。科学的殿堂一旦沦为权力和财富的角斗场,“院士”迟早都会变成“爵士”,老百姓迟早会放弃对院士们的崇敬。院士爵士化是对科学与技术的最大不尊重。

  • 王宏甲: 写南仁东,不断在访问“不朽”

    王宏甲: 写南仁东,不断在访问“不朽”

    “今天的世界,纪实是主流。”王宏甲对报告文学充满了信心。他不使用“非虚构”这个概念,文学在他眼里就是两种,一种是虚构,一种是纪实。就如同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你不能说这是男人那是非男人,那么为什么一定要说这是虚构,那是非虚构呢。

  • 周恩来:纪念五四运动3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周恩来:纪念五四运动3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科学要为人民服务,很多先生在纪念“五四”的文章上都谈到这一问题,谈得很对,所谈的立场、方向也都很对。但这不仅是观念和方法问题,还有政策问题。事实证明,过去依靠反动统治阶级发展科学是不可能的。国民党将科学变为装饰品,到外国去骗钱,“学以致用”,但是在旧中国,很多学科学的学生毕业后不得不改行,中国旧知识分子对反动统治者早就不存幻想,只有胡适之、傅斯年之流甘心附逆。过去,人民的军队是在农村,中心问题是如何打胜仗,党、政、财经都围绕着这个中心问题,今天,局面已经打开,科学可以一显身手,不过这仅是一个开始。

  • 共产党是马克思主义科学原理忠实传人和坚定践行者

    共产党是马克思主义科学原理忠实传人和坚定践行者

    中国共产党一贯高擎国际主义大旗,坚持把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结合起来,致力于为人类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在新时代,我们党坚持和平发展道路,推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加速了以“西方中心论”为基础的旧式经济全球化的终结,推动了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正确义利观”为基础的新型经济全球化的开启,从而为国际无产阶级和进步人士的国际联合创造了新的历史前提,展现了美好的光明前景。

  • 王宏甲:为非常时代非常之人立传

    王宏甲:为非常时代非常之人立传

    尽管腐败是怎样地破坏着我们的社会,侵害人民利益,但优秀的领导干部也是存在的。会看到那些有可能影响数百万人行动的思路和决策,那些思路内部的高山流水,决策的心灵风暴,也是惊心动魄地感动着我们心灵的。无论干部还是群众,面对他们,如果感到了自己的渺小,那就一定是看见了崇高,那就是报告文学所应当去虔诚地热情满腔地撰写的篇章。去写出来,在当今看,可能具有新闻性;在未来看,那就是我们民族辉煌的历史。

  • 为什么说“古代中国没有科学”的观点是错误的?

    为什么说“古代中国没有科学”的观点是错误的?

    我们中国人既不能以“四大发明”等贡献来固步自封,也不能用“古代中国没有科学”的观点来妄自菲薄。这才是我们对待科学的科学态度。

  • 赵磊:马克思的“预测”不科学吗?

    赵磊:马克思的“预测”不科学吗?

    我们说“马克思主义是‘实证’的科学”,并不仅仅是指马克思的某句话,某个观点已经被实践所证实,而是指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论以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已经被实践所证实——而且,实践的检验还在不断深化、不断发展。

  • 陈先达:立学为民 治学报国

    陈先达:立学为民 治学报国

    陈先达常说:“哲学家不是社会的旁观者。”他始终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建设紧密联系在一起,并用他哲学家的思想,表达对国家命运的关注。每当社会上出现错误思潮,陈先达总是旗帜鲜明地撰文批判,“理论要能说明当代世界问题、说明中国问题。如果不能说明中国现实问题,乱花迷眼,往往会因为迷茫而发生理想破灭”。陈先达反对蓄意抹黑中国,或令人怀疑地借事起哄。他曾在《光明日报》发文——《批评、抹黑及其他》《自由与任性》《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的社会责任》,一针见血地指出:“我们应该欢迎批评,但拒绝抹黑。抹黑不是批评,不是抨击不良社会现象,而是‘意在沛公’。”

  • 读《三体》,学“唯物主义”

    读《三体》,学“唯物主义”

    可惜那些官老爷们满口理论文章,真打仗却是崽卖爷田心不疼,不懂得保存有生力量的重要性,更不懂得论持久战,在不同文明的夹缝中求生存。章北海才是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的唯物主义者。

  • 宗教工作关键在“导”

    宗教工作关键在“导”

    那种反对“战斗的无神论”,把宣传无神论、反对有神论、反对宗教极端主义称为“极端无神论”的观点,是这一类思想、主张的一种理论表达,反映了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贯彻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方针,必须在坚定地团结广大信教群众的同时,坚持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坚持和宣传马克思主义无神论。

  • 李华亭:中医是研究人的哲学

    李华亭:中医是研究人的哲学

    历史上还有些人以“中医不科学”为由妄图消灭中医、取缔中医,结果均以失败告终,原因何在?因为这些人不懂得,中医科学不科学不是由专家学者和权力说了算的,而是由中国的广大老百姓决定的,是由病人决定的,老百姓若不相信中医,中医恐怕早就消失了。许多绝症到最后都扔给了中医,民间对中医大夫常说的一句话“死马当作活马治吧”,这就是对中医的最大肯定,老百姓把活命的最后希望寄托给中医,这就是对中医到底有没有科学性的最好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