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共为您搜索到10篇文章
  • 周恩来:搞地震工作不能只是为了写论文

    周恩来:搞地震工作不能只是为了写论文

    1966年4月7、10日,周恩来两次约见国家科委、中国科学院、地质部等有关单位的科研人员,讨论地震预报和地震划线问题。他反复强调地震预报的重要性和可能性,要求加强研究,对地震工作要狠抓,抓到底;对地震中的各种现象,任何微弱的变化都要记录下来,综合、辩证的分析,争取从邢台地震中找出地震预报的头绪。还说:搞地震工作不能只是为了写论文,要解决现实问题,这才是有价值的。

  • 程碧波:我国科研评价体制改革势在必行

    程碧波:我国科研评价体制改革势在必行

    所谓建立评审防火墙制度,就是要求隐匿被评审内容的相关论文的发表期刊、期刊级别、影响因子、所获奖励等第三方因素信息,不允许这类因素作为成果评审的依据或参考。若评审者或被评审者不服,可以提请复议。复议同样要遵循内容评审原则,要屏蔽第三方因素信息。虽然完全隐匿第三方因素事实上不可能做到,但是在评审案卷上要求隐匿第三方信息,就已经排除第三方因素列为成果评审的法定依据。

  • 翟冬青:中国科研界有三大顶层理论问题说不清

    翟冬青:中国科研界有三大顶层理论问题说不清

    中国科研界当前有三大顶层理论问题处于“说不清”状态:一是中国科研界普遍对科学定义说不清楚,把分科当成科学,把论文发表当科学,把权威的话当科学,这是一种荒谬的现象。二是中国科研成果的鉴定、评议,既没制度、也没方法论指导。三是科技研究进步的本国需求和本国目标不清晰,总是盲目跟着欧美跑。这三个“说不清”导致中国科研界的长期低效、无能和存在不公。

  • 因信仰,拒绝下海——82岁院士的持久战还未停战

    因信仰,拒绝下海——82岁院士的持久战还未停战

    刘永坦曾用猎豹如何追逐野兽,教学生怎么追踪目标信号。某种程度上,他自己就是一头猎豹:敏锐的目光,不歇的脚步,坚韧的品质,以及对家园领土神圣不可侵犯的守护之心。这就是刘永坦,信念里藏着科学与家国,藏着理想与情怀。他守着信念,跟一切困难“没完”。

  • 院士怒批:科研被SCI支配,贫于创新、贫于思想!

    院士怒批:科研被SCI支配,贫于创新、贫于思想!

    SCI及西方杂志的编辑部,远程间接操纵了我们的人才选拔,间接支配与操纵了中国大笔资金的投向。我们在科技领域搞了这么多“国际前沿”项目,是国际化了,还是被国际化了?以SCI为核心的论文挂帅,其客观结果是使我国的科学事业逐渐脱离“中国特色,自主创新”的方向。当然,不可避免地扼杀科技创造力,导致我国科技界贫于创新、贫于思想。

  • 中国这个领域的科学家差点被“团灭”,事后竟然还有人骂他们

    中国这个领域的科学家差点被“团灭”,事后竟然还有人骂他们

    当人们知道明星参加综艺节目可以有1个亿的通告费时,人们站出来心疼科研人员;但当他们食物中毒时,人们又说:活该,谁让你公款吃喝!然后,在中国科技发展落后与世界平均水平的时候,人们又说,你们这些“人才”都留在海外,不回来建设祖国。殊不知,我国的科研人员早已经被我们自己扼杀在摇篮里了。就是这样一起严重的食品安全事故,一个可能影响我国图形界未来十几年发展的事故,酒店没有及时施以援助,媒体没有及时投入关注。直到这件事在知乎上成为热搜话题之后,才有媒体陆续开始报道。

  • 科研界收入不平等愈演愈烈,你感受到了吗?

    科研界收入不平等愈演愈烈,你感受到了吗?

    研究科研工作者的学者表示,科学家工资数据存在缺乏,使得人们难以全面了解收入不平等的程度和起因。但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家Richard Freeman表示,收入差距已经达到了将有才华的年轻人推离科研界的程度。《自然》杂志2016年的工资调查结果也印证了这一点。在3600名调查对象中,一半以上表示他们为进入科研界而放弃了优厚的工资,将近20%的人不建议学生从事科研工作。

  • 金弘宇 | 科研凯歌连天奏,劝君莫羡“阿法狗”

    金弘宇 | 科研凯歌连天奏,劝君莫羡“阿法狗”

    在人类科学的最前沿,不只有谷歌,中国科研也并不缺席。被一场吸睛的表演夺去全部注意力,唯“阿法狗”与谷歌马首是瞻,无异于否定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科研工作者,沦为话语权“软暴力”下的提线木偶。与其被一场“看上去很美”的西方式科技SHOW夺去心智,我们更应当关注的,是如何以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动员群众关注并喜欢上中国科学界,树立起属于中国科学界自己的话语权。

  • 科研的核心问题恰恰不在经费上

    科研的核心问题恰恰不在经费上

    但科研的核心问题恰恰不在经费上,中国的科研经费现在是全球第二,但是我说如果以目前的科研做法,你就是科研经费世界第一,能怎地,关键问题不解决,工科的科研都是在划水,照样没有创造力,工业技术水平照样上不去,关键材料照样还得依赖进口,一万年也改变不了。

  • 从屠呦呦的获奖看科研上的举国体制还是有效果的

    从屠呦呦的获奖看科研上的举国体制还是有效果的

    象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起步晚,通过举国体制的办法,让科学技术迅速赶上甚至超过资本主义强国至少部分地赶上和超过,也是对全人类有益的事情,并不只是拿块金牌风光风光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