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共为您搜索到17篇文章
  • 申鹏:抬头望见北斗星

    申鹏:抬头望见北斗星

    自家的卫星定位系统,自家的发射组网技术,自家的卫星芯片和设备,核心器件全部国产,从此天穹之上,我们有自己的眼睛。制导武器好比是拳头,卫星定位系统就是眼睛,拳头要长在自己胳膊上,眼睛也要长在自己身上。GPS再牛逼,那也是人家的眼睛。

  • 比原子弹还难?我们造出自己的高端光刻机还有多远

    比原子弹还难?我们造出自己的高端光刻机还有多远

    对于中国来说,哪怕一件事再难,我们也要做,这不是我们非要逼自己,是敌人非要逼我们。中国如果不做自己的光刻机,类似买一台机器三年都到不了货的事情还会无数次地发生。

  • 张伯礼:中医药要与现代科技结合

    张伯礼:中医药要与现代科技结合

    张伯礼认为,提升中医药的国际竞争力,首要的任务就是实现标准化、数据化,必须改变中医就是老先生“问诊号脉开药汤”的刻板印象,让“望闻问切”有可靠的现代科技支撑,让中药的疗效通过成分、药效、药理、安全性等科学数据来验证。为此,他又组织了跨学科的研究团队,开展中医药关键技术仪器装备研发研究。在诊室,张伯礼是医生,脱下白大褂站上讲台是教师,进了实验室又是研究者,在中央各部委的咨询活动中,他又是战略家。

  • 宋伟:破“SCI至上”,科研资源配置怎么调整

    宋伟:破“SCI至上”,科研资源配置怎么调整

    对科学研究活动进行评价,是全球性难题。我国开展科学研究评价,也是最近几十年的事情。起步较晚,没有自己的评价体系,采取拿来主义,将SCI、ESI、SSCI、HI指数等概念全盘拿过来,这既有尚处于发展阶段历史局限性的必然,也是缺乏自信、创新能力和勇气的表现。我们要看到,在短时间内彻底扭转已经根深蒂固的“SCI至上”、唯论文现象,消除弊端,尚有一定困难,但是,克服“SCI至上”的种种弊病,势在必行。既要破,也要立,虽不可能一蹴而就,也要积极探索,提高国家科研资源配置的科学性和有效性,逐步建立起符合中国国情、尊重科学规律、繁荣科技创新的科学评价体系。

  • 陈美霞:身为知识分子,科研当为改造社会服务

    陈美霞:身为知识分子,科研当为改造社会服务

    一群知识分子,理解到过去几十年的利伯维尔场资本主义“巨变”已经逐渐将台湾公卫体系废了武功,理解到台湾社会过去建立起来的保护人民健康的机制已经遭到破坏、腐蚀,就在2003年催生了一个自我保护运动—台湾草根公共卫生改革运动—的萌芽。而这个自我保护运动,正是本文所叙述的、笔者过去20年投入的“解放公卫知识,改造公卫体系”的集体行动。这个自我保护运动在如今新自由主义仍然深刻影响台湾社会的时刻,越显重要。而“卫促会”虽然已经坚持15年,而我也已经努力20年,但是,以这个对抗资本主义的运动的万里长征而言,我们只不过跨出一小步!我们对资本主义下公卫与医疗体系根本问题的分析与批判只有进行了一小部分,而我们推动公卫医疗体系的改造也才开始,还有更多的启蒙、教育、研究、论述、及改造等着我们去推动。对抗资本制度的“解放公卫知识,改造公卫体系”运动还是未竟之业,它需要几世代的努力!

  • SCI论文,科研圈的名利场

    SCI论文,科研圈的名利场

    SCI论文的话语权是被美国人牢牢控制在手中。如果,中国科研系统里评定能力的依据,是美国情报机构掌控的科研体系,那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中国庞大的科研经费,科研支出,最后都是帮美国人办事。当然,我们可以说,科学不分国界,好玩意全世界分享,这是我们华夏人的胸襟和气量。但是,科研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呢?为了秀自己牛叉吗?科研是为了解决实际问题,论文不过是副产品。你解决了问题,最后出一个总结,告诉大家,你是怎么解决问题的,让同行们来分享你的成果。但是,中国的科研体系,因为引入了SCI体系,就变歪了。

  • 从抢救人命到抢发论文:谁在扭曲科研人道?

    从抢救人命到抢发论文:谁在扭曲科研人道?

    一味强调科研产出可能会以“牺牲创新、牺牲勇气、牺牲多样性,最终牺牲科学进步”为代价。这种评价方式违背了学术发表的根本目的,即分享学术观点以造福人类;也违背了科研的根本目的,即通过缜密的方法和挑战性的学术参与产出具有重要意义的、原创的观点,从而推进人类理解和认知。

  • 周恩来:搞地震工作不能只是为了写论文

    周恩来:搞地震工作不能只是为了写论文

    1966年4月7、10日,周恩来两次约见国家科委、中国科学院、地质部等有关单位的科研人员,讨论地震预报和地震划线问题。他反复强调地震预报的重要性和可能性,要求加强研究,对地震工作要狠抓,抓到底;对地震中的各种现象,任何微弱的变化都要记录下来,综合、辩证的分析,争取从邢台地震中找出地震预报的头绪。还说:搞地震工作不能只是为了写论文,要解决现实问题,这才是有价值的。

  • 程碧波:我国科研评价体制改革势在必行

    程碧波:我国科研评价体制改革势在必行

    所谓建立评审防火墙制度,就是要求隐匿被评审内容的相关论文的发表期刊、期刊级别、影响因子、所获奖励等第三方因素信息,不允许这类因素作为成果评审的依据或参考。若评审者或被评审者不服,可以提请复议。复议同样要遵循内容评审原则,要屏蔽第三方因素信息。虽然完全隐匿第三方因素事实上不可能做到,但是在评审案卷上要求隐匿第三方信息,就已经排除第三方因素列为成果评审的法定依据。

  • 翟冬青:中国科研界有三大顶层理论问题说不清

    翟冬青:中国科研界有三大顶层理论问题说不清

    中国科研界当前有三大顶层理论问题处于“说不清”状态:一是中国科研界普遍对科学定义说不清楚,把分科当成科学,把论文发表当科学,把权威的话当科学,这是一种荒谬的现象。二是中国科研成果的鉴定、评议,既没制度、也没方法论指导。三是科技研究进步的本国需求和本国目标不清晰,总是盲目跟着欧美跑。这三个“说不清”导致中国科研界的长期低效、无能和存在不公。

  • 因信仰,拒绝下海——82岁院士的持久战还未停战

    因信仰,拒绝下海——82岁院士的持久战还未停战

    刘永坦曾用猎豹如何追逐野兽,教学生怎么追踪目标信号。某种程度上,他自己就是一头猎豹:敏锐的目光,不歇的脚步,坚韧的品质,以及对家园领土神圣不可侵犯的守护之心。这就是刘永坦,信念里藏着科学与家国,藏着理想与情怀。他守着信念,跟一切困难“没完”。

  • 院士怒批:科研被SCI支配,贫于创新、贫于思想!

    院士怒批:科研被SCI支配,贫于创新、贫于思想!

    SCI及西方杂志的编辑部,远程间接操纵了我们的人才选拔,间接支配与操纵了中国大笔资金的投向。我们在科技领域搞了这么多“国际前沿”项目,是国际化了,还是被国际化了?以SCI为核心的论文挂帅,其客观结果是使我国的科学事业逐渐脱离“中国特色,自主创新”的方向。当然,不可避免地扼杀科技创造力,导致我国科技界贫于创新、贫于思想。

  • 中国这个领域的科学家差点被“团灭”,事后竟然还有人骂他们

    中国这个领域的科学家差点被“团灭”,事后竟然还有人骂他们

    当人们知道明星参加综艺节目可以有1个亿的通告费时,人们站出来心疼科研人员;但当他们食物中毒时,人们又说:活该,谁让你公款吃喝!然后,在中国科技发展落后与世界平均水平的时候,人们又说,你们这些“人才”都留在海外,不回来建设祖国。殊不知,我国的科研人员早已经被我们自己扼杀在摇篮里了。就是这样一起严重的食品安全事故,一个可能影响我国图形界未来十几年发展的事故,酒店没有及时施以援助,媒体没有及时投入关注。直到这件事在知乎上成为热搜话题之后,才有媒体陆续开始报道。

  • 科研界收入不平等愈演愈烈,你感受到了吗?

    科研界收入不平等愈演愈烈,你感受到了吗?

    研究科研工作者的学者表示,科学家工资数据存在缺乏,使得人们难以全面了解收入不平等的程度和起因。但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家Richard Freeman表示,收入差距已经达到了将有才华的年轻人推离科研界的程度。《自然》杂志2016年的工资调查结果也印证了这一点。在3600名调查对象中,一半以上表示他们为进入科研界而放弃了优厚的工资,将近20%的人不建议学生从事科研工作。

  • 金弘宇 | 科研凯歌连天奏,劝君莫羡“阿法狗”

    金弘宇 | 科研凯歌连天奏,劝君莫羡“阿法狗”

    在人类科学的最前沿,不只有谷歌,中国科研也并不缺席。被一场吸睛的表演夺去全部注意力,唯“阿法狗”与谷歌马首是瞻,无异于否定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科研工作者,沦为话语权“软暴力”下的提线木偶。与其被一场“看上去很美”的西方式科技SHOW夺去心智,我们更应当关注的,是如何以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动员群众关注并喜欢上中国科学界,树立起属于中国科学界自己的话语权。

  • 科研的核心问题恰恰不在经费上

    科研的核心问题恰恰不在经费上

    但科研的核心问题恰恰不在经费上,中国的科研经费现在是全球第二,但是我说如果以目前的科研做法,你就是科研经费世界第一,能怎地,关键问题不解决,工科的科研都是在划水,照样没有创造力,工业技术水平照样上不去,关键材料照样还得依赖进口,一万年也改变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