秩序共为您搜索到50篇文章
  • 从五个维度看新冠疫情对世界格局和秩序的深刻影响

    从五个维度看新冠疫情对世界格局和秩序的深刻影响

    随着疫情的继续蔓延,美国等一些国家的政客掀起新一轮反华浪潮,围绕病毒起源、责任的政治斗争日趋激烈,所谓中国“起源论”、中国“负责论”、中国“赔偿论”、中国“威胁论”甚嚣尘上,将疫情“政治化”,把病毒“标签化”,对中国“污名化”的趋势也像病毒一样不断扩散,甚至叫嚣“与中国脱钩”,“去中国化”等等。这一现象的出现不是偶然的,这是多年来遏制中国崛起、打压中国国际地位和影响力的一次总爆发和总动员。在美国11月大选即将到来之即,随着美国国内政治斗争的日趋白热化,围绕中国议题的炒作会变本加厉,将会继续毒化世界舆论氛围,而且有长期化的发展趋势。对此,我们需要做好相应准备。

  • 洞悉中美博弈深层棋局,警惕美帝对华致命超限战争

    洞悉中美博弈深层棋局,警惕美帝对华致命超限战争

    当前中美关系面临的问题,远不是坐下来谈谈,增进互信就能够解决了,中美结构性的矛盾已经进入对抗性的阶段,美国终极目标,是完成对中国的金融洗劫,挑断中国手筋脚筯,废去中国的武功,让中国成为一个没有威胁的奴隶,其手段是多样的:发动舆论、地缘、经济、金融及至军事上攻势,多维一体直瞄靶心,我们退无可退,只有斗争。

  • 新冠疫情改变世界局势,中国主导构建新秩序?

    新冠疫情改变世界局势,中国主导构建新秩序?

    中国如何有效利用目前的有利条件,构建有利于自己的世界新秩序呢?核心要点就是要主动抛弃围绕美国展开战略布局的惯性思维,建立以中国为中心的独立的国际新秩序。这就是新冠状病毒给全人类带来的危机的价值和意义,危机危机,危中有机,能否赢得转机,全在人为。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中国人民从来不会等待救世主,未来的世界格局如何演变,都在全国人民勤劳苦干的行动中实现!

  • 江平舟:中美之战,病毒让世界秩序永远改变

    江平舟:中美之战,病毒让世界秩序永远改变

    纵观基辛格整篇《新冠病毒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我们可以总结出以下几点:1,特朗普政府做的不好;2,美国要拿出二战时的魄力来应对疫情;3,美国要与中国搁置争端,携手抗疫;4,后疫情时代美国要引领世界经济复苏,更要率先开发出疫苗;5,不能把世界让给中国,西方价值观永存。

  • 李光满:为什么说香港止暴制乱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

    李光满:为什么说香港止暴制乱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

    止暴制乱、恢复秩序从“最重要任务”到“最紧迫任务”,绝不仅仅是字面的变化,而是已做好了果断处置香港暴乱事件的安排,表明随着香港暴力事件升级,暴徒们继续行凶作恶,将随时准备对暴力犯罪分子采取雷霆手段。上不久中央就解决香港问题提出了五方面的原则意见,实施这五项原则的前提是在香港止暴制乱、恢复秩序,现在中央已经将香港的止暴制乱、恢复秩序作为最重要、最紧迫任务提出来,我们还犹豫什么,还要等什么呢?

  • 柳华文:美国发起的贸易战威胁国际法律秩序

    柳华文:美国发起的贸易战威胁国际法律秩序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中国坚持和平发展,这一点不会改变。在国际环境深刻复杂变化的背景下,中国始终坚持首先做好自己的事,保持冷静清醒,展现定力和担当,这一点不会改变。中国在积极运用现行国际法维护自身权益的同时,将与世界其他国家一道,推动全球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继续做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者和践行者,这一点也不会改变。

  • 鄢一龙:构建社会主义制度下的金融新秩序

    鄢一龙:构建社会主义制度下的金融新秩序

    市场经济的金融战,同样需要国家队。设立国家队的目标不在于盈利,而在于保障大多数人的利益不被少数人收割,保障国家金融体系的稳定、保障国家利益不被境外势力侵袭。作战方式即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运用国家的组织力,统一领导,集中发挥力量,有效地压抑投机资本的兴风作浪。更重要的是,中国必须在全球金融战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国际上的金融大鳄经常是以做空主权国家来获利的。1992年索罗斯做空英镑获利丰厚,使得英国蒙受了巨大的损失;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背后同样是国际金融大鳄的金融战。中国如何在这种残酷的金融斗争中保障国家利益,除了设立防火墙之外,同样需要金融的国家队,以对抗金融侵略者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 王维佳 | 危机时代的问题单:谈国际传播秩序的转变

    王维佳 | 危机时代的问题单:谈国际传播秩序的转变

    如果要书写一部战后的国际传播历史,那么其中最为核心的部分就应该是一套全球文化秩序方案如何在世界范围内加以实施的历史。建制派媒体是这个国际传播工程中至关重要的组成部分,除此之外,当然还有文化教育领域所涵盖的方方面面。

  • 旧秩序面临大革命:将加剧国际冲突

    旧秩序面临大革命:将加剧国际冲突

    对旧秩序的冲击,最抢眼的就是2016年底的美国大选。近几十年来,几乎没有任何一次美国大选像这次那样受到如此广泛强烈的热议、非议、支持和反对。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此次美国大选太革命了。谁革谁的命呢?民族主义革了世界主义的命,民粹主义革了精英主义的命,民众呼声革了政治正确的命,草根传媒革了主流媒体的命。

  • 经济民族主义与战后秩序的解体

    经济民族主义与战后秩序的解体

    统治精英已经找不到任何其他方法来维持经济增长了。民族主义的经济政策是他们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可以预见,世界市场正在变成决斗场——接下来的一年中这一趋势会更加明显。这一情境令人感到似曾相识。世界经济的崩溃导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在1920年代的十年间,资产阶级统治者使尽浑身解数试图重返一战前的美好时代。但所有举措都失败了。

  • “一带一路”与古代中国的内外秩序

    “一带一路”与古代中国的内外秩序

    古代中国不同时代对“一带”与“一路”各有侧重。汉唐以国家为主经略西北中亚,宋明以社会为主开发东南海上。汉唐志在建构囊括塞内农耕区与塞北游牧区的大一统,中亚作为游牧地区的局部,被纳入汉唐大一统的步骤中。明初制定由朝廷垄断海外贸易的国策,借助海外各国对明朝的经济依赖建构天下秩序,郑和下西洋即是对此政策的施行。

  • 美主导下的“世界秩序”正走向“世界失序”

    美主导下的“世界秩序”正走向“世界失序”

    当下这种世界秩序,包括政治、经济、军事,是美国主导下形成并加以稳固运行维护至今,有其合理的一面,但更多的是埋下了诸多隐患,尤其是在推行过程中及之后,越来越偏离美国所标榜的方向。之所以愈加偏离,正在于美国在此过程中更多的是以霸权、强权模式去推进,对一定区域的地区平衡趋势造成了难以修复的严重破坏,并在一定程度上利用经济的、军事的等手段,阻却对这种平衡的全新恢复。

  • 殷之光:恐怖主义与“世界新秩序”神话的破灭

    殷之光:恐怖主义与“世界新秩序”神话的破灭

    “9·11”之后的世界秩序似乎走向了一个困境。一方面,以政治伊斯兰为代表的对新自由主义世界霸权的反抗,以反现代的暴力方式建立一种以“伊斯兰”为中心的新霸权秩序。另一方面,在“反恐战争”的语境下进行的战争行动,则从一开始便继承了老布什时代美国在全球推行的“世界新秩序”霸权。

  • 凌晓明:网络秩序与现实秩序同等重要

    凌晓明:网络秩序与现实秩序同等重要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要想我们生活的现实空间秩序在自然进程和社会进程中都保持着一致性、连续性和确定性,达到安全、稳定、诚信、和谐,对于网络秩序的维护就必须同等地对待和重视,刑法修正案(九)的即将实施,无疑是对网络秩序坚强有力的规范和保障,对人和社会而言,网络秩序和现实秩序如同“鸟之翼、车之轮”。

  • 不合理的国际秩序 是难民危机根源

    不合理的国际秩序 是难民危机根源

    近日一名三岁的叙利亚男童伏尸土耳其海滩的照片在全球热传,引发了无数的唏嘘感叹,这让叙利亚难民的悲惨遭遇再次引起了国际关注,同时,这也使得欧盟整体及各国的难民政策面临挑战,欧洲各国将为如何分配难民负担而争论不休。

  • 俄罗斯与中国为荣誉和国际秩序阅兵

    俄罗斯与中国为荣誉和国际秩序阅兵

    现在世界逐渐变为单级与多级并存的状态,中国的抗战阅兵主要是希望世界各国对于中国作为二战的战胜国产生认同感,尽管一些国家的领导不能够出席,但在阅兵中所展现的军心、民心与国家富强决心将可以让周边国家感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