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共为您搜索到94篇文章
  • 紫虬:陈平先生为什么成了网红?

    紫虬:陈平先生为什么成了网红?

    陈平先生这一代的多数人,把工农生活作为人生财富,作为第一大学。他始终不放弃自学,又接受了诺贝尔奖得主亲授的顶尖教育,先后经受过劳动中心和资本中心的熏陶,人生感受了马克思所说的体验“不同社会职能”,“生产劳动同智育和体育相结合”的“造就全面发展的人的唯一方法”,因此对当下的精英主义、教条主义洞若观火;陈平长期旅居美国,研究复杂科学又有条件和左右翼交朋友,接触华尔街核心人物,就可以做到了知彼知己,把握中美比较,直击要害。这种不拘泥书本,又善于比较鉴别,在今天学术界脱俗清新。引起诸如青年网友如此留言惊呼,这个老头儿讲的都是硬知识。

  • 抗疫观察:反智言论与迷惑操作频现,美国精英怎么了

    抗疫观察:反智言论与迷惑操作频现,美国精英怎么了

    特朗普最开始称,对疫情准备很充分,完全可以应对!但是无情的事实打了脸!我们可以很明显地看出美国政府面对疫情的不足:一是不以事实求是的态度来防控疫情;二美国没有把人民的生命健康放在第一位。在美国,一次病毒检测费用3700美元,政府只报销一半,大多数普通民众接受不了,美国检测标准过于苛刻,轻微症状得不到检测,美国政府也未对亲密接触者进行强制检测。

  • 阿南:“甩锅”的精英和“背锅”的农民工

    阿南:“甩锅”的精英和“背锅”的农民工

    鲁迅先生曾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 黄卫东:英美精英的凶残与宽容及其内在根源

    黄卫东:英美精英的凶残与宽容及其内在根源

    英美精英对美国黑人先后实行奴隶主和种族隔离制度,在美国建国后的240余年历史中,长达188年,此后实际上仍然歧视美国黑人;更凶残的是种族灭绝了无数印第安人民族,彻底消灭了土地的主人;在南北内战期间,对美国南方白人一样实施三光政策,但却宽容发动内战的南方精英,基本没有处罚。其内在根源是英国是北欧盎格鲁萨克森等日耳曼人征服英国当地白人形成的国家,上层是来自北欧的征服者,成为贵族,下层则是农奴。美国则是英国贵族及其后代驱动农奴形成的社会。英美精英的宽容是针对同民族,而对其他民族,包括英美普通白人都十分残忍。

  • 中国人在海外,真的不如印度人?

    中国人在海外,真的不如印度人?

    印度长期以来是英国的殖民地,他们上层阶级的价值观、思维方式其实可以和英美无缝对接,他们中间优秀的人才,都不想留在印度本土,而是把去美国作为读书求学唯一的目的。他们那些出国的精英,内心从来就没把自己当作一个印度人,他们也根本不想建设自己的祖国。白人看印度人,其实差不多是“自己人”。想要在国外像印度人一样受欢迎,走科技精英、工程师路线,是不行的,只有一个办法,你表现出“反华”的立场,走政治路线,天天感慨“香甜的空气”,说不定能混成骆家辉、赵小兰、杨安泽。

  • 江涌:精英与大众的关系

    江涌:精英与大众的关系

    新自由主义者认为,中国聚精会神搞建设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闷声不响发大财,赚钱,创造财富,依靠社会精英。精英自以为是,高高在上,脱离群众,久而久之便与大众对立,官民对立。实际上,在广大发展中国家,一个政权一旦失去大众的信任与支持,一方面,政府就成了少数人孤芳自赏、自娱自乐的会所,政治上就不会有所建树,无所作为。另一方面,政权会面临合法性危机,从而给美西方实施“颜色革命”的机会。今天,如果还真的存在国家安全的铜墙铁壁,那只能是全心全意依靠群众,发动群众,组织群众,众志成城,凝聚磅礴力量,组织人民防线,发动人民战争,赢得反击“颜色革命”、中美博弈等系列伟大斗争的新胜利。

  • 王丹:从延安的撤点并校看中国现代教育的世纪争论

    王丹:从延安的撤点并校看中国现代教育的世纪争论

    我们可以看到从西方引进的正规化教育模式,其内部隐含着城市与农村、精英与工农大众、理论与实践、资本主义与中国社会主义道路的矛盾。在国民党和资本主义的条件下,没有群众路线。只有在中国的社会主义目标下才产生了群众路线,才产生了精英教育和群众路线教育模式之间的矛盾。数量和质量或者所谓的普及和提高,反应的实质是不平等的社会等级,对应的是精英和平民的阶级对立。这种现代教育模式引入中国之后,重复并且加强了中国传统教育下教育作为社会晋升阶梯的功能。传统的科举制就长期忽视实际生产和生活实践需求,宣扬蔑视体力劳动等一系列的价值观。在新的现代学校教育模式下,这些价值观和社会晋升功能取得了新的内容。中国近现代在突破正规化教育模式、争取阶级平等、改造教育目的上所做出的种种尝试,为我们今天反思、批判、和解决教育问题提供了宝贵的实践经验和思想资源。

  • 班农怒斥华尔街带路党,要救世界人民于水火之中

    班农怒斥华尔街带路党,要救世界人民于水火之中

    班农认为是美国的精英带路党养肥了中国,导致中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同时使得中国威胁了全世界。班农这神逻辑,算不算精神错乱?

  • 谁才是中国真正的精英?

    谁才是中国真正的精英?

    这些年来,由于外资涌入中国,在中国出现了一个新的阶层——买办阶层,在媒体上露面的外国大公司中国区总经理基本上都是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的中国人。美国企业在中国获取了巨额的利润,这些人也分到了一杯羹,成为了有钱人和所谓的“社会精英”。其他还有一些在中美贸易和其他交往中赚了钱、发了财的人,也成为了既得利益者。在中美贸易战中,这些人最关心的不是中国的国家主权、安全、尊严和人民的利益,而是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因此,对于中美贸易战,他们之中的许多人是真心希望美国赢、中国败,而不是什么“误判”。

  • 中华民国的精英们为何偏偏治不好国?

    中华民国的精英们为何偏偏治不好国?

    精英们的西化背景使得他们与中国的劳苦大众始终是疏离的,他们对当时中国社会的实际情况,尤其是农村中的情况都很隔膜,这直接导致了国府高层提出的许多“改革”方案往往都不切实际,沦为了空想。1930年代从政的历史学家蒋廷黻曾在其晚年的《回忆录》中说道:“我经常在行政院及各委员会聆听讨论时,忙里偷闲去猜测发言人的思想背景。我很容易猜出他们的教育背景是德国、日本、法国、英国或是美国的。这些老知识分子的通病是想将文字当成事实和政策。如果你告诉他们说这种想法是落伍的,他们就会感到不快。从某个角度看,他们的不快也是有道理的,因为他们认为他们的文字本身就很有名堂······”显然,精英们的文山会海无力解决中国的实际问题,由于他们长期脱离中国的底层群众,不能或不愿提出适合国情、民情的合理措施,其所作所为最终也就无法收获民众的支持,国民党政权在大陆的溃败便在情理之中了。

  • 迫切需要良知重建的, 是有钱有地位的那些人

    迫切需要良知重建的, 是有钱有地位的那些人

    能暴露这些矛盾和问题的是少数,许多青年还只能为了生活在拼命,一些企业把八小时内的工资压到最低工资,迫使工人通过加班加点来增加一点微薄的收入,甚至一个人打两份工,他们是以自己的生命和健康来维持目前家庭的艰难生活,许多人抱怨自己的遭遇,希望有机会追求个人发展的机会,也有不少人对自己的不幸抱着认命之消极态度,从阶级的自在到自为有一个历史过程。真正陶醉于娱乐化的青年,只是那些富裕家庭出身的少数青年,故不能把板子打在所有青年身上。如果精英们能真正去倾听工农大众疾苦的呼喊,我想他们决不会对这一切无动于衷的,会努力去为他们寻求改变不幸命运的途径。

  • 精日两面人“洁洁良”混入体制的反思

    精日两面人“洁洁良”混入体制的反思

    校园里的精英们有势力,能把警车阻挡在铁栅栏之外;而我们的执法系统是否也对这样的自称精英的校园败类们心存忌惮?是也不是各自明白,但是,我绝不认为依法治国只是一句空话!我绝不认为中国共产党的党纪就能容得下“@洁洁良”这样的败类两面人能在党内隐伏伺机,日后从体制内夺取公权为自己牟利,甚至于顺着她的精日言论的指向里通外国祸国殃民!

  • 《无问西东》是精英拍给精英看的,草根感动啥?

    《无问西东》是精英拍给精英看的,草根感动啥?

    精英去哪都能当精英,富人在哪还能继续做富人。所以,跟电影里相反,他们恰恰是世界上对于爱国这个选项,最可有可无的人群。在他们的视野里,值得追随的是机会、趋势、金钱与权力集中的方向。真正会留下来死战到底的,反而是我们这些被电影当成背景板的平民。因为我们退无可退。因为这片土地就是我们最后的栖息之处。

  • 官二代向左、富二代向右:中国精英再生产的双轨制

    官二代向左、富二代向右:中国精英再生产的双轨制

    本文试图分析自改革开放以来,父辈的优势地位影响子代获得特定精英身份的程度和方式,以及这一模式是否在1978-1992年、1993-2002年、2003-2010年这三个历史时期发生了变化。研究发现,虽然父辈的优势地位对子代的精英地位获得有着显著正效应,但体制精英和市场精英的代际流动仍然遵循着两条相互隔离的轨迹,只是在2003年之后体制精英的子女成为市场精英的几率比1993-2002年有所上升。对可能造成这种代际再生产模式的原因分析表明,虽然精英地位获得的影响因素多元化给社会流动提供了一定的开放性,但未来代际再生产的趋势很可能会强化并且由体制精英占据主导。这种代际流动的格局及趋势在更宏观的层面上反映了中国自市场转型以来政治经济生态的变迁。

  • 对陈纳德偶像化折射精英的贱民心态

    对陈纳德偶像化折射精英的贱民心态

    对陈纳德偶像化的工程,当然是有政治目的的,这毋庸赘言。但我今天想说的不是政治,而是文化心理——不是所有参与这一工程的精英都有清晰明确的政治目的,但所有参与这一工程的精英都分享了一个共同的文化心理——国际贱民的自我指认。

  • 从张召忠评“敦刻尔克”看精英的无意识西方立场

    从张召忠评“敦刻尔克”看精英的无意识西方立场

    近四十年来中国受掌控话语权的西方学者专家的舆论引导,完全丧失了中国的文化自信和民族自信,本来在新中国成立后站立起来、充满自豪感的中国人渐渐地重新丧失了作为中国人的骄傲感和自豪感,崇洋媚外大行其道,使得不仅西方人瞧不起中国人,就连我们自己也大搞历史虚无主义,丑化中国历史和中华民族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