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共为您搜索到11篇文章
  • 中国革命文学与人民相结合——否定“红色经典”是粗暴愚蠢的

    中国革命文学与人民相结合——否定“红色经典”是粗暴愚蠢的

    简单地从文学性、艺术性这些角度来衡量“红色经典”,进而否定“红色经典”是粗暴的,甚至是愚蠢的。“红色经典”既是一种艺术现象,也是一种文化现象,把它置于革命文化这一更开阔的维度内考量,也许会更具启发意义。面对空前的民族危机与社会危机,中国文化焕发出了新的生机与活力,从“认命”到“革命”的转变,既是中华民族自救的需要,也显示了中国文化内在的生命力与创造性。

  • 陈众议:文学经典被西方悄然洗牌,文化消费主义大行其道

    陈众议:文学经典被西方悄然洗牌,文化消费主义大行其道

    20世纪中晚期以来,文化消费主义盛行,西方对文学经典的定义进行了一次偷偷的洗牌。随后巴尔扎克和托尔斯泰逐渐淡出我国的视阈,与此同时,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等人“让位于”张爱玲、徐志摩、周作人、林语堂,其中传统阶级意识、国家意识的“淡化”,经典边际的模糊、认知方式的变化,以及市场资本的作用,都是重要的因由。

  • 从抗日经典到抗日神剧,到底丢失了什么?

    从抗日经典到抗日神剧,到底丢失了什么?

    抗日战争是“神圣的战争”,曾有很多红色经典再现这段历史,但在今天,出现的大多是抗日神剧。红色经典喜闻乐见,抗日神剧广为诟病,这种变化中,最明显的是过于娱乐化,缺乏对历史的严肃态度,本质上抗日神剧是丢掉了人民史观,不自觉地捡起了陈腐的英雄史观。这是对抗日神剧必须给予批评和反思的根本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