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共为您搜索到496篇文章
  • 钱昌明:脱离政治的观点正确吗?

    钱昌明:脱离政治的观点正确吗?

    事实证明,社会主义阶段,在所有领域的发展,都不能脱离政治。如果脱离了政治挂帅,结果必然会迷失政治方向,并会在不知不觉中走上邪路。中国革命的胜利,靠的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国的发展——特别是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同样离不开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引。这就是历史的结论。

  • 伊丽莎白•沃伦|竞选总统的“经济爱国主义”方案

    伊丽莎白•沃伦|竞选总统的“经济爱国主义”方案

    将资本和工作从一个国家转移到另一个国家变得越来越容易。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政府必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关心捍卫和创造美国就业机会——而不是更少。如果我们拥抱经济爱国主义并使美国工人成为我们的第一优先事项,而不是继续迎合不忠于美国的公司和人民的利益,我们就能够应对未来的变化。

  • 阿明、沃勒斯坦的薪火与中国的去依附发展经验

    阿明、沃勒斯坦的薪火与中国的去依附发展经验

    国民政府1935年的依附型币制改革等因素,导致民国时期的长期高通胀,工商业利润赶不上通胀率,遂有96%左右的资本用于投机获利。我们认为,不论任何经济体制只要发生恶性通胀就会使制造业的利润跟不上通胀率,从而迫使产业资本家析出资本进入投机领域。自然,新中国成立后要成功治理这场延宕十几年之久的危机必须重建经济和金融主权。那么,只能通过“去依附”获得主权,依托国家主权向国债和货币做赋权形成国家信用体系,以国家资本替代被民族革命赶走的帝国主义资本和官僚主义资本。这个经验,适用于包括中国在内的大部分发展中国家,不论其处于产业资本最初的原始积累阶段,还是21世纪的金融资本扩张阶段。当前金融资本主义在核心国家频繁爆发危机,并以政治及经济双重成本转嫁方式,导致半边缘及边缘国家陷入政治危机,经济下行,社会动荡。本研究分析以美国为首的核心国近年的战略性调整,探讨其对全球南方的影响。研究指出:能否化解这个伴随着西方推崇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解殖谈判而内生的、具有普遍性的“主权负外部性”,乃是二战后兴起的发展中国家“依附”与中国“去依附”的最根本的差别。不论其处于产业资本阶段,还是21世纪的金融资本阶段。

  • 陈云在开国大典前后

    陈云在开国大典前后

    开国大典前后,开国元勋陈云主政中财委,在十分复杂困难的条件下,在经济建设上取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就。他高超的谋略和干练、坚毅、细致踏实的作风,赢得了全党信服和人民群众称赞。

  • 钝俚:走好以我为主的全球引领之路

    钝俚:走好以我为主的全球引领之路

    全球一体化是激发国家生存新模态的利器。从一开始,就有一条基本判断标尺迄今未变,即实力决定一切。足够的资本、强大的军事、自信的文明才能主动推进全球化,资本是基础、军事是保障、文明是根本(近现代文明中,船坚炮利开道是惯常手段,英语成为世界通用语言是可见事实,各阶层“唯美”层出不穷是当下现状)。接下来的时代里,面对人类社会唯一延续至今没有中断的古老文明,“孔子学院”或许能够改变武力征服导致文明融合的历史轨迹——那么这就是中国对于全球治理的最大贡献。

  • 改革开放前我国农村集体经济发展实绩研究三个维度

    改革开放前我国农村集体经济发展实绩研究三个维度

    改革开放前的艰苦创业为改革开放打下了牢固基础,农村集体经济发展成就和贡献是改革开放前发展成就的重要组成部分。科学评价改革开放前我国农村集体经济发展和贡献,需要从其对国家工业化资金积累贡献、农田水利建设成就、农业和社队企业发展成就等方面进行全面衡量。马克思的“同义反复”理论,即生产力构成因素变化的理论,对研究改革开放前我国农村集体经济发展实绩具有重要意义。

  • 张志坤:伊朗与美国,谁能笑到最后

    张志坤:伊朗与美国,谁能笑到最后

    人类战略博弈每每都能创造奇观异景,伊朗同美国之间的战略搏斗也是这样,双方目前所采取的战略惊人地相似,他们都不约而同地都采用了“拖”字诀,在美国方面来说,霸权要用“拖”的办法实现“以压促变”的目的,而伊朗方面则要用“拖”的办法争取时间,达到“以拖待变”的目的,也就是说,美伊两国都做好准备要一直苦熬干耗下去了。他们谁能支撑到最后呢?窃以为,笑到最后的恐怕不一定是美国,霸权很可能要有捏着鼻子哭泣的那一天。

  • 钮文新:美国为什么发生“钱荒”?

    钮文新:美国为什么发生“钱荒”?

    美国为什么发生“钱荒”?从奥巴马时代起,美国金融已经逐步从“交易型金融”转向“资本型金融”,金融长期化趋势极其明显,这也为股市上涨提供了关键性动力。但美联储过去三年试图让货币政策“回归正常”,不仅“缩表”,而且“结束了长期基础货币供给”,从而迫使短期流动性需求再度暴涨。这就是“钱荒”的原因。

  • 当年危机时期的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与人民的苦难

    当年危机时期的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与人民的苦难

    80多年后的今天,我国的一些“学者”连篇累牍地向我们介绍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的价值,介绍那“神奇”的自动调节。他们在告诉我们这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的真相和实质方面,还不如杜蒙德、曼彻斯特和罗斯福等人。美国那些资产阶级人士多少指出了自由经济掩盖着资产阶级的残忍、罪恶、为所欲为和不人道,介绍了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神话的破灭。而这些,在对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顶礼膜拜的我国“学者”的文章和演讲中,却根本看不到。

  • 宋鸿兵:面对西方国家洗脑,我们怎样自保?

    宋鸿兵:面对西方国家洗脑,我们怎样自保?

    经济学家尤其是西方经济学家从纯粹市场经济理论推导出一堆错误的结论,而中国的经济学家却没有认真反思这个问题。从历史和现实中,我们可以发现这套理论内部的逻辑结构是有严重问题的,这是短期理性和长期非理性之间的必然矛盾所导致的。短期来看非常理性的行为,有可能从长期来看是在把你一步一步推向失败。

  • 周新城:刍议生产资料公有制

    周新城:刍议生产资料公有制

    国有经济要发挥主导作用,在经济运行方面,国有经济能够控制和影响整个国民经济的运行,使得经济朝着预定的方向稳定、健康地发展,防止经济发展出现盲目性,发生动荡;在各种所有制经济关系方面,国有经济能够对非公有制经济起到鼓励、支持和引导的作用,使得非公有制经济朝着有利于社会主义的方向发展。因此,国有经济必须自身有强大的实力。市场经济是凭实力讲话的,没有实力,光凭文件是起不了作用的。所以,要巩固和增强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必须做大、做强、做优国有经济,没有强大的国有经济,公有制为主体就是一句空话。在整个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始终要坚持和增强公有制的主体地位。这一点不能有丝毫动摇。越是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越要强调公有制为主体。兹事体大,我们不得不再三强调这一点。

  • 厄瓜多尔:群众示威抗议IMF傀儡实行紧缩措施

    厄瓜多尔:群众示威抗议IMF傀儡实行紧缩措施

    莫雷诺所推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改革”、跟IMF签订协议、跟没有签署军事合作协议、取消对吹哨者朱利安.阿桑奇的政治庇护,以及对委内瑞拉右翼反对派的大力支持,反映着莫雷诺完全背叛厄瓜多尔人民一直以来反帝国主义并争取拉丁美洲大融合的政治遗产。莫雷诺只是维护帝国主义与寡头集团在拉丁美洲利益的IMF傀儡。

  • 公知为什么对中国的阅兵如此仇恨和害怕?

    公知为什么对中国的阅兵如此仇恨和害怕?

    在军事力量上能够独步天下的美国这些年来从未停止过对外发动战争,而且多次直接把军事力量派到中国的核心利益地区耀武扬威和进行挑衅,所有这些在自由派公知心目中不是穷兵黩武,而中国根据本国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逐步加大国防建设的力度,却被公知攻击为穷兵黩武,尤其可笑的是,他们不认为具有独步天下的军事实力并且常常挑衅中国的美国会引起军备竞赛,而中国发展有限的国防建设却会引起其他国家的军备竞赛,什么逻辑?

  • 李光满:阅兵之后从头越:中国要闯哪两大难关?

    李光满:阅兵之后从头越:中国要闯哪两大难关?

    台湾与大陆分离已经七十年,我们不能把解放台湾、统一祖国的责任留给下一代。解放台湾、统一祖国已经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敢不敢的问题。有十四亿中国人民的支持,有威武强大的威武之师,台湾一定能够解放,祖国一定能够统一,“解放全中国”的政治夙愿也一定能够实现。阅兵之后,中国必将遇到以上两大难关,闯关需要勇气,只要我们能够勇敢而满怀信心地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就一定能重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只要我们能够下定决心解放台湾,就一定能够实现统一祖国的历史宏愿。

  • 现代资产阶级经济学社会资本再生产理论批判

    现代资产阶级经济学社会资本再生产理论批判

    更为不幸的是:以萨缪尔森为代表的现代主流派宏观经济学比亚当·斯密更退一步,彻底地抛弃了劳动价值论。如前所述,亚当·斯密从劳动创造价值出发,已经触及到了生产生产资料的工人和生产消费资料的工人的划分,为宏观经济分析中的两大部类划分及总量平衡和结构平衡理论奠定了理论基础。相反,现代西方宏观经济学在这方面却毫无作为。事实上,现代西方宏观经济学用来说明结构平衡的存货调整理论不过是庸俗的市场自动调节理论。

  • 去伪求真:国庆70周年感怀

    去伪求真:国庆70周年感怀

    上述数据充分说明,新中国70年经历了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从新中国让中国人民站起来,到改革开放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再到新时代让国防、经济、科技强起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70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取得了辉煌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