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共为您搜索到393篇文章
  • 胡新民:从朝鲜的经济由盛转衰看毛泽东的战略远见

    胡新民:从朝鲜的经济由盛转衰看毛泽东的战略远见

    当年中国绝不服从苏联的指挥棒,而是继续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坚持勒紧裤带搞“两弹一星”,坚持建设独立自主的工业体系和坚持以农业为基础的大政方针,历史已经证明是具有长远战略意义的。“大跃进”时期下大力气搞的农田基本建设,在改革开放后产生的巨大的基础性作用是举世公认的事实。在中美贸易摩擦愈演愈烈的今天,国人更加体会到了“没有‘两弹一星’精神,中国人走不远”的深远意义。当我们为有世界上最完整的工业体系而不惧怕任何贸易摩擦时,不能忘记从新中国建立到1964年,重工业各主要部门累计新建的大中型项目中,有三分之二以上是在三年“大跃进”期间开工的。

  • 王湘穗:世界多极化发展与中国的应对之策

    王湘穗:世界多极化发展与中国的应对之策

    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会继续快速发展,发展模式呈现多样化;世界实现多极化,出现“三分天下”的局面;进而出现500年未见之大变局。即现代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不再是代表当今世界的唯一体系、甚至不再是主流的经济体系,而像中国这样走其他发展道路的文明,可能会在这个世界中产生更大的影响。

  • 比特币、Libra币,都是“割韭菜工具”

    比特币、Libra币,都是“割韭菜工具”

    Libra看似背后有企业和机构背书,但是这样的信用背书,和腾讯的Q币有什么不同?Q币也是花钱充值的,背后也有腾讯这样的大公司背书,有用吗?企业的信用,机构的信用,在国家信用面前,一文不值。

  • 江涌:经济金融化与新殖民主义

    江涌:经济金融化与新殖民主义

    多年来,美国积极用新自由主义理论(集中为货币主义)来刷新各国央行的指导思想,或通过各种运作将华尔街的代理人输送到相关国家中央银行的关键位子,努力鼓励与促进各国央行趋于并保持独立,成为完善美元国际环流机制建设的重要一环。阿根廷等拉美国家、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希腊等欧洲国家的“成功经验”显示,相关国家的央行一旦取得独立,推进经济金融化、放松金融监管、加大金融开放等一切有利于美元国际环流、强化美元霸权的政策与措施便顺理成章,这些国家的央行某种意义上实际成为美联储海外分支机构,自觉为美元国际环流服务。

  • 韩东屏:中、美国家在经济生活中的职能比较研究

    韩东屏:中、美国家在经济生活中的职能比较研究

    美国的经济绝不是中国有些学者所说的那样,是所谓的市场经济,美国政府在经济生活中的作用不是有些人迷信的那样,不是袖手旁观,也不是看不见的手。美国经济有相当比重的计划成分。美国的政府在其国家的经济生活中所发挥的作用向来是主导性,决定性的。只是这种作用具有美国特色,有时候是隐性的而已。那么,为什么美国政府和美国控制的国际货币组织,以及美国的大学教授和学者,几乎众口一词地推销所谓私有化,政府停止干预经济等理论呢。道理很简单,这样最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的各大跨过公司,就等着第三世界国家的私有化为他们创造进入该领域的机会呢。如果第三世界国家的政府,退出经济领域,不采取保护主义措施来保护本国的企业,不组织领导本国经济命脉,那美国强大的跨过公司,就可以如入无人之境,打垮第三世界国家可能的竞争对手,使自己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 经济思想史研究在构建中特政治经济学中的作用

    经济思想史研究在构建中特政治经济学中的作用

    以上三方面的研究综合在一起,大致就能形成一部完整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史。如前所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思想史研究不是“知识考古”,而是构建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一支重要力量。能够见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不断完善,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经济思想史研究者的幸运,理应不遗余力投身其中,发挥经济思想史研究应有的作用。

  • 贾根良:中国经济大转型的“早春二月”已经到来

    贾根良:中国经济大转型的“早春二月”已经到来

    对于中国的新李斯特主义者来说,中美经济战目前的发展为其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虽然仍处于艰苦斗争的阶段,但在困难中要看到光明,勇立潮头,推动中国经济强力崛起。在中国经济大转型的这个“早春二月”,让我们期待着中国经济也将发生类似的历史巨变吧,让我们热烈地拥抱这种巨变吧!问题是,假如这种巨变果真能发生,我们能够成为时代的弄潮儿吗?

  • 阿蒙:那年在白山黑水的日本解放战士(二)

    阿蒙:那年在白山黑水的日本解放战士(二)

    这些日本老人为自己能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贡献而自豪,为能成为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人民军队中的一员而骄傲。留在中国参加新中国建设的日本友人很多,遍布各行各业。如笸仓正夫是著名的地质学家;铁路工程师南谷正直、佐藤忠去世前,留下遗嘱要将骨灰撒在曾经工作过的天水。这些日本解放战士回国之后,组织“回想四野会”等组织。九十年代访问中国,回到老部队抱着迎接他们的战士痛哭,高兴的时候还扭起秧歌;回到黑山阻击战纪念馆一群耄耋老人抱头痛哭,想起战斗中牺牲的战友们。这些老人说我们印象中的中国不是现在的中国而是解放战争时期的中国。笔者非常理解这些老人,因为那里有他们的青春、汗水和热血。

  • 某些人,你吃中国饭却谄媚美国的样子,真丑!

    某些人,你吃中国饭却谄媚美国的样子,真丑!

    一些搅混水的既得利益者,不顾历史的惨痛教训,只顾自己眼前的利益,对于这种人我们应当擦亮眼睛,认清他们,如果再看不清形势,那么他们不会有好下场的。还有那些这也不满,那也不满的人,他们是新时代的“没头脑和不高兴”。世界上没有完美的国家,他们在自己的大脑里构筑了一个完美无缺的美国,同时又构筑了一个只有缺点的中国。这种偏颇的心理,基本上是接近无药可救了。

  • 总统违宪和独裁:危机时刻美国渡过难关的法宝

    总统违宪和独裁:危机时刻美国渡过难关的法宝

    如果说英国、法国在国家进入战争等危机状态时,是以议会主动放弃程序性活动和权力为代价,造就一个强大的战时政府的话,在美国,总统权力的扩充,往往就是主动争取而来的。林肯在美国内战期间的所为,形成了某种先例;而西奥多·罗斯福甚至宣称,宪法没有明确禁止的职责,总统都可以为之。富兰克林·罗斯福在新政期间其实已经多次动用各方面的紧急权力。不仅如此,“美国政府和民众缺乏在危机时撤换不称职总统的合适机制”……“尽管美国十分幸运,每逢遇到大危机时都恰好是强力的总统在理政”。

  • 问秦晖:国民党真的让中国人口繁盛,经济发达了?

    问秦晖:国民党真的让中国人口繁盛,经济发达了?

    没有抗美援朝的浴血奋战,没有对越南倾力援助,就不可能阻遏美国军事力量紧贴中国边疆生根扎营,中国到现在每年还不知要耗费多少财富进行战备;没有对美、蒋挑衅窜犯一次次的迎头痛击,半月形的中国沿海,不可能有超大的城市群,与吸收众多劳动力的“世界工厂”!这些战备,都要消耗巨量的国民财富,中国前三十年不那么好看的经济数字,要从这里多考虑!没有那些年的艰苦,没有那些年的“难看”经济数字,从哪里来现在光鲜漂亮的经济数字?这是常识!难看的“前三十年”,是漂亮的“后三十年”永远割舍不断的基础。

  • 80年前,面对军事包围、经济封锁,是这样应对的

    80年前,面对军事包围、经济封锁,是这样应对的

    自力更生的“力”在哪里呢?答案是肯定的,这个“力”蕴藏在亿万民众之中。经过广泛动员,广大党政机关、军民、领导干部都投入到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生产大运动中去。毛泽东在杨家岭对面的山沟里开垦出一块菜地,种上了西红柿、辣椒、土豆等蔬菜,朱德王家坪的菜园年年获得大丰收,被称为“小南泥湾”,刘少奇、张闻天拿起劳动工具、来到田间地头、干得热火朝天,周恩来、任弼时参加军民纺线大赛运动还获得了“纺线能手”的称号。三五九旅凭着“要与深山老林决一战,要使陕北变江南”的豪情壮志,凭着“一把撅头一把枪”把野兽出没、渺无人烟的“烂泥湾”变成了陕北的好江南。

  • 被误读的“广场协议”:日本是如何把自己玩死的?

    被误读的“广场协议”:日本是如何把自己玩死的?

    真正的问题不在于《广场协议》,而在于日本自己的脱实向虚。金融业吸引资金的能力天生就很强,很容易就吸走实体经济的血液。日本的教训已经说明了,金融业固然不可或缺,但绝不能缺乏政府的管束,任凭其疯狂扩张。在日本的制造业衰败之后,美国也复制了日本的走向,几次国债发下来,利润偏低的制造业能要到的投资也在逐渐减少,美国的投资人也纷纷把钱投入到股市、房地产上,去华尔街赚得盆满钵盈。而相对应的,美国的制造业却一步步衰落下来,美国的汽车之都底特律,现在已是一片萧条,哪怕有很多1美元就能买下来的房子,也没有人去住了。

  • 中国为什么不能做“日本”?

    中国为什么不能做“日本”?

    中国的发展,已经让西方智库学者看出来,中国不可能像德国、日本、韩国那样,只满足于做世界产业链的一环,只满足于做全球工业体系的一部分。中国的策略是——我全都要,不管强不强,总之我都要有!

  • 美国“吃亏”论是弥天大谎,全球要警惕汇率武器

    美国“吃亏”论是弥天大谎,全球要警惕汇率武器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国际货币关系呈现出明显的周期性。每个周期从相对和谐开始,继而进入失衡调整中的高度对抗,最终达成某种程度的和解,进入新的相对和谐阶段。如此周而复始。亨宁把这样的五十年分成五个周期,即:其一,20世纪70年代初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其二,1978年波恩峰会解决世界再通胀冲突;其三,20世纪80年中期的美日敌意和广场协议、卢浮宫协议;其四,20世纪90年代前期和中期的衰退与复苏;其五,新世纪的纠纷。在每个周期中,美国政府总是压迫欧洲、日本和其他国家政府或央行采取扩张举措,而自己则主动实施美元贬值,享尽了所有的好处。

  • 俄罗斯经济私有化的后果及教训

    俄罗斯经济私有化的后果及教训

    普京总统摆脱“政治遗产”和整顿经济秩序的努力在初期也遇到了顽强的抵制和强大的干扰。不仅俄罗斯自由派势力公开表示反对出击寡头,而且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政界也使用“双重标准”对此说三道四。一些西方媒体指责普京是在推行“警察专制”和“破坏法制”,要挟要停止对俄投资,甚至叫嚷要将俄罗斯开除“八国集团”。现在看来,普京态度坚决,步步为营,巧妙回击,成功地顶住了各方的压力,不仅回收了一些重要部门如电视台和石油公司的控制权,而且以高票蝉联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