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制度共为您搜索到7篇文章
  • 抗疫:能说“是民营经济救了中国”吗?

    抗疫:能说“是民营经济救了中国”吗?

    我国建设的市场经济不是别的市场经济,而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公有制为主体、国有经济主导、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是现阶段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既然是基本经济制度,那就必须“凝固化”、“机制化”。如果基本经济制度的某些方面削弱了,比如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动摇了,那就理所应当地要努力恢复。对于市场机制和民营企业,我们也要采取辩证的态度,一方面充分肯定它们的经济活力,另一方面也要正视它们在造成宏观经济不稳定、收入分配悬殊、无力应对“黑天鹅”或“灰犀牛”等国内外重大变故等方面的严重缺陷。正视这些严重缺陷,而不是将市场和民营企业的作用“神圣化”,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

  • 将分配制度上升为基本经济制度高度的重大意义

    将分配制度上升为基本经济制度高度的重大意义

    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制度优于资本主义的根本特征。十九届四中全会对基本经济制度的全新概括,为我国走共同富裕的发展道路提供了坚实的制度保障,也明确了以共同富裕为导向的分配制度改革的基本思路。

  • 刘凤义: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刘凤义: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围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我国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总体目标是明确的:到我们党成立一百年时,在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上取得明显成效;到二〇三五年,各方面制度更加完善,基本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到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全面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更加巩固、优越性充分展现。为了更好地实现这一总体目标,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努力推动基本经济制度优势更好转化为国家治理效能。

  • 苏联社会主义经济制度选择与西方批判辨析

    苏联社会主义经济制度选择与西方批判辨析

    十月革命胜利后,在西方学界出现了对苏联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批判理论,主要观点是“社会主义不可行”。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俄国社会矛盾的积聚与社会危机的严重、苏联前期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探索、社会主义经济制度选择、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制度确立的过程说明,俄国走上社会主义道路有其历史必然性,苏联前期社会主义经济制度选择是列宁与布尔什维克党把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俄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结果。苏联社会主义建设所取得的成就及经验教训表明,选择社会主义道路在当时的俄国是完全正确的,但社会主义经济制度选择不能一劳永逸,必须根据时代发展不断完善和创新。

  • 必须保证我们的社会向更高阶段的社会主义迈进

    必须保证我们的社会向更高阶段的社会主义迈进

    生产力发展了,却提出“国退民进”、搞私有化,那是违背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合生产力性质和发展要求这一客观规律的倒退行为,最终是要遭到客观规律的惩罚的。然而围绕着是发展公有制经济、增强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加强国有经济的主导作用,还是搞私有化,削弱以至取消公有制的主体地位,一直存在着尖锐的斗争,这一斗争可能会贯穿整个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始终,对此,我们应该有清醒的认识,决不能掉以轻心。我们必须始终关注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的发展和变化,保证我们的社会未来朝着向更高阶段的社会主义迈进,最终实现共产主义。

  • 周新城对张五常的批评完全正确--评唯心史观

    周新城对张五常的批评完全正确--评唯心史观

    中国不走私有化的道路,这是中国党和政府领导人代表最大多数人民的根本利益,反复重申的重大原则。但是,近年来,在某些舆论传媒上却屡屡出现所谓“张五常热”。这一方面是因为张五常先生以“大师级”经济学家的面貌出现,容易受到善良人们的尊重,另一方面,也不得不承认,某些掌握舆论阵地的人,对唯心史观的经济学教条失去了警惕,甚至受到私有化的精神污染,充当了为有害“理论”推波助澜的工具。

  • 余云辉:供给侧改革的核心是经济制度重建

    余云辉:供给侧改革的核心是经济制度重建

    目前中国经济已经步入进退维谷、左右为难、举步维艰的困境之中。而全面解决中国经济问题需要从中国经济的目标、制度与政策三个层面寻求正确的方向和对策,需要经济理论总结和经济制度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