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危机共为您搜索到52篇文章
  • 鲁品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哪些新贡献

    鲁品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哪些新贡献

    作为新时代经济工作主线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应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面临的过剩性产能问题的方案。它完全不同于西方经济学供给学派的观点和主张,在思想上与政策上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世界经济学的理论与实践都作出了新贡献。其思想上的新贡献主要表现在确立以人民为中心的根本价值导向,以新发展理念为经济建设的遵循原则,以从速度型增长到高质量发展的转变为经济政策目标,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为社会条件;其在具体政策的新贡献包括“三去一降一补”、脱贫攻坚、发展科学技术供给、提高劳动者素质等一系列具体政策内容与实施方式,并且随着实践的发展而不断发展。

  • 朱富强:奥地利学派应对经济危机之谬

    朱富强:奥地利学派应对经济危机之谬

    经济危机根源于大量财富被消耗掉而致使储蓄和投资不足,经济危机的提防和善后之策也应由此展开。(1)为提防资源耗竭和储蓄不足引发的经济危机,一国需要根据其产品的需求市场审慎地引导产品和产业结构,尤其需要有意识地限制那些以国内市场为主的高级品之生产和投资,而征收奢侈税则是一个重要手段。(2)为摆脱经济危机爆发后因过度调整而陷入长期的经济萧条,一国政府需要采取积极的逆向政策,尤其需要利用凯恩斯主义政策以扩大消费而不是听从奥地利学派主张而增加储蓄,而信用体系和信贷制度则是一个重要工具。显然,锦标赛制定价体系的经济周期理论有助于我们更清晰地洞悉经济变动趋势,尤其是,它充分辨识和契合了凯恩斯主义和奥地利学派的合理成分而提出了提防和应对经济危机的更全面方略。

  • 展望2020年的世界:将比2019年“更乱”

    展望2020年的世界:将比2019年“更乱”

    由于世界主要国家实力变化与原有国际政治经济秩序之间的“失衡”,由于世界经济发展与利益分配之间的“失衡”,以及这两个“失衡”的相互影响与作用,完全可以预料:2020年的世界将会“更乱”,一场全球范围的经济危机正在临近,世界性的经济战争与社会革命正在孕育之中。

  • 金融自由化与经济危机:基于日本金融深化的认识

    金融自由化与经济危机:基于日本金融深化的认识

    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的爆发,导致金融深化对经济发展有益论的真理性被证明是不完全的。此后,更多的学术研究开始集中于对两者关系的再认识。替代性的观点认为:金融活动的进一步增加、金融密集度的进一步提高对经济发展是有害的。实践中的日本金融自由化为这一观点提供了一个恰当的实证依据:是金融自由化导致了1990年代日本的经济危机及后危机时期的长期紧缩,这既源于后凯恩斯主义主流经济学观点向新古典主义学派的转变,也受到来自于理性预期学派、市场有效理论的影响。同时,又是信贷资本的“脱实向虚”和国际政策协调主张的直接后果。从日本的金融深化实践来看,自由化的金融市场虽然在推动经济发展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但达到某一点之后,这种作用却需要重新考虑,日本恰恰是没有注意到这点,结果导致了1990年代的经济危机。

  • 现代主流经济学为何一再遭到质疑?

    现代主流经济学为何一再遭到质疑?

    2011年11月哈佛学生罢课事件具有深刻的学术和现实根源:它是20多年来西方经济学反思运动的延续,也是经济危机以及“占领华尔街运动”直接促发的结果。从学科特征上说,经济学研究应该以问题为导向,应该关注周边的社会经济现象,解决熟视无睹的社会经济问题;但是,现代主流经济学的研究却是方法导向的,热衷于在既定范式下进行抽象的数理建模和计量实证,从而导致现代经济学日益形式化和黑板化。因此,随着“黑板经济学”弊端的日益暴露,西方经济学人以及青年经济学子就开始反思并寻求改变,从而经常爆发出类似的事件。但是,在作为现实问题更为凸显的当前中国社会,面对西方社会如火如荼的经济学反思浪潮,大多数经济学人却无动于衷。究其原因,中国经济学人深受功利主义和崇洋主义学风的双重束缚,而这种学风又得到社会经济环境和系列学术制度的支持和激励。

  • 特朗普挑动的美国新经济危机可能变成世界经济危机

    特朗普挑动的美国新经济危机可能变成世界经济危机

    现在世界经济的活力非常脆弱和不稳定,已经受到特朗普推行的政策的严重影响,它以特别的方式影响世界经济,使美国企业的利润正在大幅度下降,在美国开始了一场新的经济危机,这可能演变成一场新的世界经济的危机。

  • 让一个国家轰然倒塌!什么才是美国最厉害的武器?

    让一个国家轰然倒塌!什么才是美国最厉害的武器?

    现任美国政府上台执政以来,打着“美国优先”的旗号,为实现“让美国再次伟大”,制造各种借口打压其他国家,充分暴露了美国的霸凌主义。特别是特朗普政府加剧中美经贸摩擦,有着明显的政治企图。

  • 新自由主义操纵的特朗普税改不是美国经济的救星

    新自由主义操纵的特朗普税改不是美国经济的救星

    新自由主义让位右翼民粹主义,是以邪恶对抗邪恶,是一种谬论替代了另一种谬论而已,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事。这两种主义不仅本身不利于经济和政治系统发展,其拥护者据其所制定的经济政策也缺陷重重。新自由主义不仅未被击败,还正给美国经济酝酿着一场更大的危机。不过,这并不是美国自己的事,毕竟在未来的几十年里,美国还会在世界金融体系中扮演关键角色,同时美元也将维持其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因此世界上的其他国家或会因美国滥用新自由主义而受到波及。所以,还请千万记住这一苦果背后的始作俑者。

  • 科学理解和阐释资本主义经济危机

    科学理解和阐释资本主义经济危机

    伴随着商业资本主义、工业资本主义到金融资本主义的递嬗变化,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及其理论阐释也在发生变化。但是,关于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类型界定及其相互关系、各类危机的发生机制及其作用影响却一直存在严重的理论纷争。马克思主义危机理论的未来发展必须完善基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矛盾之上的“中间环节”分析,科学阐释资本积累的“技术结构”与“社会结构”及其演变如何导致资本积累矛盾的深化从而引发不同类型的资本主义危机,合理解释资本主义如何通过各类危机而不断发展前行同时也逐步走向“崩溃”。

  • 彭文生:房价下降才能促进宏观杠杆率的可持续下降

    彭文生:房价下降才能促进宏观杠杆率的可持续下降

    我认为宏观去杠杆要想真正取得成效,必须促进房地产价格调整,因为房地产作为信贷抵押品,房地产价格上升会促使信贷在广泛领域扩张,只有房地产价格下降,才能促进宏观杠杆率的可持续下降。

  • 穷生左、富生右?经济危机促生欧洲左翼

    穷生左、富生右?经济危机促生欧洲左翼

    在欧洲所谓“两个左派”的斗争中,“执政的左派”长期以来总是表现出优越感,并且与其对手--激进左派保持距离。但如今它们的力量关系似乎已经逆转,并体现在欧洲大陆一些国家的政治选举结果中。

  • 以金融视角看世界:大国衰落的轮回又将重演?

    以金融视角看世界:大国衰落的轮回又将重演?

    历史虽然不断轮回,但绝不是简单的重复。同样是作为世界头号生产大国,中国幸运地摆脱了明帝国的宿命。而主导这一轮全球化的美国,却同时兼有当年明帝国和西班牙帝国的影子:为了推销普世价值穷兵黩武虚掷国力,滥用金融霸权导致制造业空心化,又有国库空虚、陷入党争、贫富分化加剧、国际化既得利益集团与本国利益背离等一系列问题。如果美国不进行深刻变革的话,2017年,恐怕正是美国的“万历十五年”。

  • 从经济危机到军事战争--资本主义陷入系统性危机

    从经济危机到军事战争--资本主义陷入系统性危机

    当代资本主义危机应对之策匮乏,未来走向扑朔迷离。近年来,资本主义国家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即应对危机之策乏善可陈,能够产生积极效果的政策更是寥寥无几。货币宽松造成通货膨胀、维持社会福利增加债务危机、税制改革激化社会矛盾、科技创新加剧结构性失衡等矛盾导致资本主义国家面临着何去何从的根本性问题。

  • 制止金融自由化,重建可控的混合市场经济

    制止金融自由化,重建可控的混合市场经济

    国家应牢牢把握对于金融、财政的控制权。国家应进一步改革目前的财税体制,使之适合中国国情,达到既有利于括充国家财源,有利于国家集中财力,又有利于促进国内产业发展的目标。应当设法把已分散的财政力量重新集中掌控到国家手中,也就是说,重建中央的大财政,积极调节地方财税收入,改革现行税制中的那些弊端,由国家掌控大的财权,以主导国民经济健康发展。

  • 温铁军:没有土改,中国难以度过这几次重大危机

    温铁军:没有土改,中国难以度过这几次重大危机

    我们现在21世纪提出的生态文明新战略,恰恰是结合中国超大型大陆国家内在的多样性,城乡二元结构长期化。不可能消灭农民,也不可能消灭农村,更不可能消灭几千年传承的农业文明。

  • 拉媒:全球金融资本的超级剥削引发社会经济危机

    拉媒:全球金融资本的超级剥削引发社会经济危机

    这场政治、文化和意识形态的斗争也是一场政治的和工会的斗争,有助于劳动者阶级整体上通过多种多样和不同的斗争打破分裂的状态。全球金融资本面对全球的资本将软弱的标志强加给劳动者阶级,在这种新的多样性从不同的条件和阶级地位的团结出发,也是从人民和国家的团结出发,重新创造发展他们的组织、收入和权利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