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共为您搜索到165篇文章
  • 朱安东:政治经济学在美国的发展

    朱安东:政治经济学在美国的发展

    本文简单叙述了政治经济学(亦即经济学)在美国发展的历史脉络。分别结合当时的历史背景讲述了辩护者学派、制度经济学、边际生产力论、新古典经济学、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新古典—凯恩斯主义综合派、后凯恩斯主义、马克思主义以及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等学派在美国的发展。文中特别注意评述了美国经济学界的主流与非主流的变化情况,特别是制度经济学、新古典经济学、新古典综合派以及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消长,力图描绘出一幅更为全面完整的美国经济学的发展图景。作者认为,随着新自由主义带来的各种矛盾的不断深化,其主流地位的丧失是必然的。

  • 许光伟:资产阶级经济学古典主义批判

    许光伟:资产阶级经济学古典主义批判

    一定的生产关系实体是生产的历史运动的产物,它的认识形式得以显露出来,则是这种生产关系本身的历史运动进行到一定阶段后人们的工作成果。实际上,人们总是在对一定生产关系历史运动进行长期观察和研究之后,能够对蕴涵其中的社会实体进行明确,剖解其工作构造。例如,商品生产的社会关系已经被认识到,它在本体和实现道路的形态上被概括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的紧密结合;同样的原理,产品社会(商品社会的对应工作物)则可说成是生产关系和分配关系的紧密结合形式。至于原始共同体的形态萌芽,乃是从生产和消费的紧密直接结合关系开始的。对古典政治经济学家来讲,支撑一定生产关系历史运动的载体是存在的,就是诸生产一般的规定:生产、分配、交换以及消费等等。总之,这种运动规定是存在的,不过仍旧是一些模糊的前提,尚未得到条理化的工作处置。

  • 自由主义经济学到底有多不靠谱?

    自由主义经济学到底有多不靠谱?

    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这个时代仍然处于蒙昧当中,新自由主义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神学,被它封神的就是“万能的市场”,简直就相当于万能的上帝。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们就是这个时代的“主教”,用花言巧语愚弄群众,蛊惑人心。

  • 朱富强:经济学界的数量拜物教及其主流化陷阱

    朱富强:经济学界的数量拜物教及其主流化陷阱

    中国经济学界之所以极力仿效乃至扩大源于西方经济学界的这种业已广受批判的数理化道路,即使这种学术已经与现实出现如此的脱节之际,依然对此种明显的问题不屑一顾,很大程度上也与功利日盛的学术风气和整个社会制度密切关联。一般地,方法论的选择本身就是与特定的学风密不可分的:一个功利主义的学风将会引导人们采取流行的研究路径,而过分注重现状和强调实用的分析方法也会导致功利主义学风的泛滥。同时,功利主义学风又与特定的社会的、学术的制度有关:功利主义学风往往为一种扭曲的社会的、学术的制度所激励,而功利主义学风的盛行反过来又进一步强化社会的、学术的制度之扭曲和失范。也即,不断变动并被扭曲的社会制度必然会造就缺乏深厚底蕴的庸俗学风,而庸俗学风又强化了扭曲的社会制度。正因如此,当前中国经济学的发展一方面是对传统那种大而化之的教条经济学之反动,另一方面又从惟古的教条转变到了媚俗的教条。

  • 王今朝 萨米:西方发展经济学的三大范式比较

    王今朝 萨米:西方发展经济学的三大范式比较

    从科学哲学的角度看,经济发展理论不只是发展的思路,而主要是发展的范式。西方发展经济学存在结构主义、新古典主义、马克思主义三大范式。这三大范式在概念、假设、方法论、解释、制度和政策建议、预测上存在着根本的差别,从而具有科学性上的根本差异。西方马克思主义发展经济学范式的科学性是最高的。这意味着无论是西方的结构主义和新古典主义,都不足以成为中国的经济发展指导理论。

  • 何干强|经济学西化:苏联亡党亡国的一个重要原因

    何干强|经济学西化:苏联亡党亡国的一个重要原因

    苏联是在经济体制改革的过程中解体的,其中经济学“西化”起了极为恶劣的作用。“500天纲领”,是指从1990年10月1日起始的500天之内,彻底改变苏联国民经济的基础和结构,转向资本主义经济的过程。而贯穿始终的有两个关键词,就是“经济非国有化”和“私有化”。

  • 胡靖:从“诺贝尔经济学奖”谈贫困与失落的方向

    胡靖:从“诺贝尔经济学奖”谈贫困与失落的方向

    目前全球资本主义的场域中,农民的这种组织化由于“社会主义”色彩非常明显,恰恰最不受资本待见,也不受主流经济学待见。这或许是这次诺贝尔经济学奖拒绝授予中国的原因之一吧?但中国的发展,显然在坚定地走自己的路,按照习总书记的说法,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国由此才获得了较之印度、非洲更大的发展成就、减贫成就。

  • 刘国光:立学为民 治学为国

    刘国光:立学为民 治学为国

    为劳动人民服务是他始终坚守的学术目标。现在,96岁的刘国光依旧坚守着信念,在经济学道路上不断探索。“研究经济学要有正确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刘国光表示,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观点和基本方法。经济学研究不仅要与时俱进、兼容并蓄,还要与中国的具体实践、与当代市场经济的具体实践相结合。

  • 萨米尔·阿明:资本主义的系统性危机及出路

    萨米尔·阿明:资本主义的系统性危机及出路

    中国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这一成功的崛起取决于独立自主的发展道路。世界上的许多其他正在崛起的国家实质上并没有实现真正的连贯而独立自主的道路,而是遵从了资本主义的基本原则和当代的全球化。历史地看,中国领导人深切地认识到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全球扩张将对边缘国家造成生死攸关的挑战,因此中国的革命和发展选择了不同于第二国际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实践路径。放眼全球,较之印度、巴西、南非等发展中国家,中国是唯一一个实现真正崛起的、独立自主的国家。

  • 朱富强:计量重构历史中的历史虚无主义

    朱富强:计量重构历史中的历史虚无主义

    人类历史的事件是整体性的。历史的整体性表明,对历史的认知往往是基于某种想象,但这种想象必须是自相统贯的,能够将许多孤立而相关的证据联系起来。相应地,它要求我们,对历史的研究必须首先要站得高,要能够通览全局。但是,计量经济学家在研究历史问题时却试图以各个分立的数据为基础,或者热衷于细枝末节的考据,这种局限于微观实证的研究往往会陷入“盲人摸象”的认知误区。

  • 马克思经济学与现代主流经济学两大范式的比较

    马克思经济学与现代主流经济学两大范式的比较

    马克思经济学和现代主流经济学在利益取向存在根本性不同,这也可以在其劳动价值理论和效用价值理论中得到经典的体现:劳动价值理论把社会利益看成是冲突的,并把价值的创造归功于工人的劳动投入;而效用价值理论把社会利益看成是和谐的,并依据供求来为现实的利益分配辩护。

  • 法国经济学一超独霸之教训及其对中国的警示

    法国经济学一超独霸之教训及其对中国的警示

    长期以来,法国经济学界中推动经济学改革的进步力量进行了不懈的努力,但无法打破西方主流经济学在法国一统天下的被动局面。制度锁定已经阻碍经济学的进步。它给中国经济学教育的警示是深刻的,中国经济学亟待形成“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多元化发展格局,才可能有自主创新。

  • 马克思研究政经学和写作《资本论》的四十年岁月

    马克思研究政经学和写作《资本论》的四十年岁月

    1883年3月14日,马克思坐在自己书桌旁的椅子上,默默地与世长辞了。在他面前的书桌上,还放着他正在修改的《资本论》有关手稿。从他1843年转向研究政治经济学起,到他1883年逝世,经历了40年的坎坷岁月:因贫、病、累交加,使他只走完了65个春秋。他曾将他的生活处境比作“在坟墓的边缘徘徊”,并且讲为了写《资本论》,他已经牺牲了自己的健康、幸福和家庭!

  • 毛泽东,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学派的奠基者和开创者

    毛泽东,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学派的奠基者和开创者

    新中国建立后,毛泽东同志致力于将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运用于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实际,对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进行了深入探索,提出了一系列新的见解。如:政治工作是经济工作的生命线;走群众路线,实行“两参一改三结合”;兼顾国家、集体和个人利益;实行共同富裕;价值法则是伟大的学校等。在研究中,坚持从实际出发,坚持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这些探索和贡献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的重要的思想来源和理论基础。当然,在当时的条件下,这些探索的成果难免有其历史局限,其中的教训也需要反思和汲取。

  • 经济思想史研究在构建中特政治经济学中的作用

    经济思想史研究在构建中特政治经济学中的作用

    以上三方面的研究综合在一起,大致就能形成一部完整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史。如前所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思想史研究不是“知识考古”,而是构建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一支重要力量。能够见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不断完善,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经济思想史研究者的幸运,理应不遗余力投身其中,发挥经济思想史研究应有的作用。

  • 千里夜行人:美国其实有两套经济学

    千里夜行人:美国其实有两套经济学

    全世界的贸易顺差+逆差=0。所以,有顺差的就一定有逆差的,顺差=逆差。中国等很多国家都是顺差,而且顺差很大。美国当然就是逆差,逆差也很大。很多从美国留学来的洋博士就纳闷死了,为什么美国年年那么大的逆差,它还全世界最富呢?用他们学的B套经济学反过来覆过去就是搞不明白。美国捂着嘴偷偷地笑。当年的秦国也有两套治国理论,一套是自用的,一套是传给外国的。那时各国也都派精英到秦国学习,都以获得秦国学位为光荣。而秦国传给外国的就是近交远攻,用割地换和平等等第二套先进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