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共为您搜索到178篇文章
  • 经济学家高连奎提出的一百个经济学原创概念(三)

    经济学家高连奎提出的一百个经济学原创概念(三)

    经济学中有市场失灵的研究,但那些“失灵”性研究大部分是针对完全市场所必须的假设条件的研究,属于市场边缘研究,而人类对市场发挥作用的核心机制存在的缺陷的研究则很少,而我提出的,市场核心失灵是指支撑市场运行的核心机制的失灵,包括价格失灵,竞争失灵和供需失灵等,市场核心失灵理论主要探讨这些市场核心机制的失灵,主要有供给难度导致的价格失灵,竞争风险累积可以导致经济危机,销售者主权和供需悖论导致的供需失灵等。因为这些市场核心机制也存在失灵的情况,所以我将之称为市场核心失灵。

  • 朱富强:庸俗化了的数理理论经济学

    朱富强:庸俗化了的数理理论经济学

    经济学界的庸俗化和媚俗化风气还表现在理论经济学对数学的滥用。其实,形式逻辑和数理模型是现代经济学进行理论研究的重要工具,但是,在现实的应用过程,工具却成了价值,形式替代了目的;在这种情势下,众多经济学人就越来越沉迷于“我向思考”式的逻辑游戏,这不仅导致了数理经济学的勃兴,而且还导致完整的经济学理论研究被割裂开来。特别是,在商人心态的主导下,这种研究取向在中国学术界发生了蜕变:大多数经济学人根本无力在数理逻辑或模型构建上所有创新,而通常只是机械地搬用(最多是对变量做些调整)西方学界的数理模型来讲述中国的故事。正是这种庸俗化的数理取向,现代主流经济学看似繁荣,但并无实质的理论进步;相反,经济学理论与现实越来越相脱节,乃至成为一种“极高明而不道中庸”的抽象体系。

  • 只根据理性人研究经济学是现代西方经济学第二大致命错误

    只根据理性人研究经济学是现代西方经济学第二大致命错误

    社会是具有神奇而巨大的经济功能,能够使1+1>2,大于10,甚至是大于100,大于1000。社会还能够创造出经济智慧,创造出生产技术或技能,从而使经济发展。社会还具有传递性、延续性,从而使技术或技能、工具能够被后人接续或传承,还能够在前人的基础上创造出新的经济智慧(技术或技能)促进经济发展,通过历史使社会的经济功能被扩大。社会的这些又这么大经济意义说明:经济是社会的,没有社会经济就不能成其为经济。社会也是经济的双刃剑,所有的经济问题都是由社会产生的。经济学最为重要的是研究社会,或者说是要对经济进行社会研究,经济学研究社会比研究人重要千百倍。马克思开启了经济学的社会研究。现代经济学根据理性人对经济学只研究人,而不研究社会,所研究出来的经济学根本不配称为经济学,只根据理性人研究经济学是现代经济学的第二大致命错误。

  • 经济学家高连奎提出的一百个经济学原创概念(二)

    经济学家高连奎提出的一百个经济学原创概念(二)

    经济发展会导致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会推动工资的上涨,工资的上涨导致劳动价格的升高,劳动价格的升高会推动商品价格的升高,形成通胀,这种从根本上是因为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而导致的通胀可以称为“劳动生产率通胀”。这种通胀属于自然通胀,与货币因素无关。

  • 经济学家高连奎提出的一百个经济学原创概念(一)

    经济学家高连奎提出的一百个经济学原创概念(一)

    “子虚补其母”的经济发展理论是借鉴的中医理论,一个国家产业发展的不好,一般是这个国家产业发展的基础不够好所致,因为一个国家的产业是在社会母体中孕育出来的,因此要想产业发展比较好,就必须培育强壮的社会母体,比如有足够多的知识人群、发达的科研能力、完善的基础设施、充分的社会保障,这些都是产业发展的母体。只有母体足够强大,才能孕育出发达的产业,而要社会母体强大,就必须进行财税改革,让国家有足够的财政资金去改善经济发展的环境,“子能令母实,母能令子虚,虚则补其母”,这些中医理论是完全可以用来指导经济发展的。

  • 生民无疆:西方经济学的魔力

    生民无疆:西方经济学的魔力

    最近,特朗普总统又借了几万亿用来防疫。这些钱会全部成为雪球、气球的一部分,为美国的金融业发展做出新的贡献。赌场经济学:暴力护场子,洗脑坑赌徒。赌场,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开的。这也是学不来的。

  • 赵磊:“中性”的实证,只是一个梦

    赵磊:“中性”的实证,只是一个梦

    众所周知,目前流行于经济学的“定量实证”,已然成了否认经济学有立场选择的科学外衣。其中的典型做法,就是用计量经济学的统计检验(俗称“跑数据”),来代替甚至否定社会实践。然而社会实践本身并不是“中性”的,社会实践的阶级性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事实。在检验经济理论的实践过程中,毛泽东所说的社会实践的各种形式,绝不可能是“中性”的,绝不会是“不偏不倚”的。既然已经习惯于自己的伪娘性别,那么为了标榜经济学的“不偏不倚”,西方经济学用“跑数据”的实证检验来规避丰富的社会实践,也就不奇怪了。

  • 发现儒家的高次元精神——何以确立文化自信

    发现儒家的高次元精神——何以确立文化自信

    当下一些中国学人尤其经济学人之所以如此否定儒家学说而拥抱西方教义,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他们基于流行的“西方中心观”而“从大处”上已经“大胆假设”了儒家文化正处于没落和衰败之中这一基本命题,进而通过案例解说和数据分析而“从小处”对所设定的这一基本命题进行选择性地“小心求证”。为此,他们往往偏重于运用实验和案例剖析的方式来挖掘或刻画儒家社会中所存在的那些具象性的社会风俗和行为方式,进而以西方社会为标杆来加以评判。于是,他们所看到的主要就是诸如“奴性”“人治”“官本位”“三纲五常”“专制”“迷信”“爱面子”“愚忠”等与现代社会相脱节之处,而看不到在这些具体事象背后所潜伏的促进社会有序发展的高次元精神和文化传统。

  • 周文:沉迷数学让中国经济学失去思想

    周文:沉迷数学让中国经济学失去思想

    在数学化和模型化大潮中,经济学研究生教育课程设置强调“三高”(高级计量、高级微观、高级宏观)训练,注重数学模型的推导,而缺乏必要的经济学相关知识训练,更缺乏引导及训练学生对经济问题本身的思考,让更多学生成为“装在套子里的人”。实际上,“数学滥用”的现象不仅体现在经济学研究中,也几乎渗透到整个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中,比如管理学、法学、政治学、史学等研究中也在一定程度上模仿经济学数学化、模型化的研究方法。因此,是时候反思中国经济学研究中的“数学滥用”现象了。

  • 现在就是非常时期,美国需要正确的有良知的经济学

    现在就是非常时期,美国需要正确的有良知的经济学

    当务之急,就是要确保我们有良知的经济学,以保障我们的健康——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要援助医院,为什么必须有带薪病假。但除此之外,为了防止出现极端贫困和生活压力,我们还需要保护我们的公民(否则上述问题必定会出现)并使我们的经济在冠状病毒的传播得到控制后有一个良好的复苏基础。当前美国经济需要的,是让金钱能够迅速流动到恰当的人手中,且需要维系工人与雇主间的关联。

  • 中国经济学行动议程与方法论命题

    中国经济学行动议程与方法论命题

    在全体历史概念中,中国(政治)经济学沿着“中国风→中国梦→中国风”路线前行,因此,必须将中华思维学视为“天人合一”的学科工作规定予以统筹规划。通过对中国原理与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关系总议发现,二者互为内容和形式,并且在以马克思主义为根本指导思想的旗帜下贯通了“马学为魂、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体用关系理解。需要强调的是,我们的文明地基始终是中国,工作本位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所以务必使之相互嵌套、相互配合、相互支持,不可偏废。中国政治经济学本土构建在于弘扬其中国特色的历史特性,即以发生学为“无”(历史内容规定)、以科学抽象法为“有”(逻辑形式规定),贯彻中华辩证法创造性转化域内的“无”“有”统一,既以“天人合一”为方法论,又以“天人合一”为世界观,通过锲而不舍的努力,中国经济学科基础在实践中得以夯实加固,直至崛起中国(政治)经济学巍峨大厦。中国(政治)经济学的学科建设之路任重道远,然其于现代语境已悄然开启了文理学科融合的新境界。

  • 田辰山:亚当•斯密的古典经济学谣言

    田辰山:亚当•斯密的古典经济学谣言

    在资本主义条件下,赚钱是主要方面,提供好的服务是次要方面;还可说,赚钱是动机、目的,提供服务是效果、手段。想想吧,“提供好服务才会赚钱”说法,为什么是一个谣言?因为二者必然内在逻辑已是决定了的,如果不提供好的服务,或者提供更坏的服务甚至害人的服务,也都可以赚钱,而且可以赚大钱,那么就不会有赚钱同提供好的服务相联系这么一回事了。其实即便有这种情况,它是偶然性特例。把偶然性特例说成是一般真理,正是这里,这种经济学理论逻辑立刻现出它是编造的谣言了。

  • 经济学与意识形态——经济学家是理中客吗?

    经济学与意识形态——经济学家是理中客吗?

    很多学生对于新古典经济学背离现实的特点都表示了强烈厌恶,除了像罢曼昆的课这样的抗议活动之外,甚至出现19个国家的学生联合起来写公开信,办网站,要求经济学教育要多元化,打破经济学自由市场的理论教条。这个要求并不算过分,因为学生们没有说完全抛弃新古典,改旗易帜,只是希望能够多接触其他经济学流派的理论。可惜的是,一向宣称自己科学、不具有意识形态的经济学家们连这点要求也无动于衷,他们平日里对于民主、自由无限吹捧,可此时对待这些呼吁与抗议一点都没有自由民主的态度。去美国各高校经济系官网上看看就知道,除了少数高校允许讲授马克思经济学、演化经济学等等这些其他经济学流派的课程,绝大多数高校的学生连接触其他经济学思想的机会都没有。

  • 朱安东:政治经济学在美国的发展

    朱安东:政治经济学在美国的发展

    本文简单叙述了政治经济学(亦即经济学)在美国发展的历史脉络。分别结合当时的历史背景讲述了辩护者学派、制度经济学、边际生产力论、新古典经济学、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新古典—凯恩斯主义综合派、后凯恩斯主义、马克思主义以及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等学派在美国的发展。文中特别注意评述了美国经济学界的主流与非主流的变化情况,特别是制度经济学、新古典经济学、新古典综合派以及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消长,力图描绘出一幅更为全面完整的美国经济学的发展图景。作者认为,随着新自由主义带来的各种矛盾的不断深化,其主流地位的丧失是必然的。

  • 许光伟:资产阶级经济学古典主义批判

    许光伟:资产阶级经济学古典主义批判

    一定的生产关系实体是生产的历史运动的产物,它的认识形式得以显露出来,则是这种生产关系本身的历史运动进行到一定阶段后人们的工作成果。实际上,人们总是在对一定生产关系历史运动进行长期观察和研究之后,能够对蕴涵其中的社会实体进行明确,剖解其工作构造。例如,商品生产的社会关系已经被认识到,它在本体和实现道路的形态上被概括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的紧密结合;同样的原理,产品社会(商品社会的对应工作物)则可说成是生产关系和分配关系的紧密结合形式。至于原始共同体的形态萌芽,乃是从生产和消费的紧密直接结合关系开始的。对古典政治经济学家来讲,支撑一定生产关系历史运动的载体是存在的,就是诸生产一般的规定:生产、分配、交换以及消费等等。总之,这种运动规定是存在的,不过仍旧是一些模糊的前提,尚未得到条理化的工作处置。

  • 自由主义经济学到底有多不靠谱?

    自由主义经济学到底有多不靠谱?

    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这个时代仍然处于蒙昧当中,新自由主义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神学,被它封神的就是“万能的市场”,简直就相当于万能的上帝。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们就是这个时代的“主教”,用花言巧语愚弄群众,蛊惑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