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舆论共为您搜索到9篇文章
  • 论思想舆论领域“三个地带”划分及应对策略

    论思想舆论领域“三个地带”划分及应对策略

    习近平在2013年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将我国思想舆论领域划分为“三个地带”,即红色地带、黑色地带和灰色地带。红色地带主要由主流媒体和网上正面力量构成,是我们的主阵地;黑色地带主要由网上和社会上一些负面言论构成,其中包括各种敌对势力制造的舆论;灰色地带处于红色地带和黑色地带之间。党和国家的意识形态工作要针对不同地带而采取不同的策略,即巩固和拓展红色地带,进入和改变黑色地带,稳住并转化灰色地带。“三个地带”的划分及其应对策略,对于我们在新时代做好意识形态工作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 陈联俊:警惕资本逻辑影响网络舆论导向

    陈联俊:警惕资本逻辑影响网络舆论导向

    画出网络空间价值观最大同心圆。要充分发掘民众的共同需要,尤其是舆论群体的价值共识和文化心理,将网络技术的经济价值与社会价值结合起来,利用网络技术推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念,将网络行为的自律和他律结合起来,开展有效的组织动员,塑造网络空间最大化的价值认同。要提倡和谐的情绪交流和共通的心理状态,促进网络舆论的有序循环。政府要发挥网络舆论的价值示范和权威引领作用,树立主流价值标杆,避免资本逻辑带来的思想混乱和行为失范。

  • 从78岁“高铁院士”走红网络看舆论场的另一面

    从78岁“高铁院士”走红网络看舆论场的另一面

    刘先林院士这件事,不能仅仅当成“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好事,有责任的相关人士,完全可以将其当成一个成功案例来进行分析研究学习。目前中国舆论场困境是“有心栽花花不开”的局面,用“交作业”思维来搞舆论工作,那么与网友兴趣的契合点则是十万八千里。意识形态建构是一项大工程,从业人员需要有刘先林院士这种精神,有付出才有收获,有汗水才有成绩。

  • 泸县就是一条撞上网络舆论的“鱼”

    泸县就是一条撞上网络舆论的“鱼”

    如今互联网舆论场非常欢迎对基层事件上升高度的猛烈抨击,这形成了一种政治正确性,这种大的舆论氛围构成了基层处理突发事件的现实大环境。其实很多时候,基层政府不是当地冲突的当事方,它们只需做事实的澄清者。但随着事件的发酵,它们往往最后变成了主要当事方。形成这种局面可能不是单一方面的责任,还原中国社会治理的真相需要各方都把实事求是放在首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