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共为您搜索到77篇文章
  • 江涌 江旭峰:美元霸权何时终结

    江涌 江旭峰:美元霸权何时终结

    未来,在国际金融动荡、世界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增大的情形下,中国、俄罗斯、上合组织、金砖国家、欧盟、英国等联合的概率势必会增大。而一旦联手,如INSTEX与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或与金砖加密货币等两两或多个成功对接,那么金融经济领域的欧亚大陆将正式形成,美国势必将成为世界经济之孤岛,美元霸权自然会无疾而终。

  • 叶冰:悬崖边缘的美元本位制

    叶冰:悬崖边缘的美元本位制

    金融危机后的十年,美元本位制内生缺陷带来的痼疾始终难解,且由于美国为摆脱危机影响,继续执行自利性的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将问题进一步推向崩溃的边缘。一方面,美国自身受到经济增长动能丧失、流动性泛滥难以控制、金融自由化积重难返、双赤字问题利剑高悬等负面影响,本位货币价值的基础与信心愈发松动;另一方面,外围国家同样饱受流动性泛滥、资产泡沫膨胀、汇率战与利率战、美元储备过于集中、金融危机阴影的负面影响,无论从市场选择还是从国家选择的角度,都开始考虑对国际货币体系的改良与替代方案。更重要的是,一直以来未曾出现的“冲击性事件”随着美国债务总额的飙升,有了可以量化的具象,美元债务危机一旦发生,将直接颠覆美元本位制。

  • 美方干涉香港问题,意在维护美元霸权

    美方干涉香港问题,意在维护美元霸权

    保留HK的特殊地位,对华尔街的金融资本来说,那是极好的,这等于是开了作弊器,本地的渣渣狗满地走,打着自由的双标搞特权,只要你中央政府稍微想过问一下,立刻就能让二狗子们炸毛。所以HK的支柱产业到底是什么?所谓的自由贸易港,贸易的到底是什么?一年万亿美元级的进出口贸易额,这么大的利益在,你以为华尔街舍得放手?

  • 申鹏:美元霸权真的无解吗?

    申鹏:美元霸权真的无解吗?

    现在还不是谈美国崩溃、美元崩溃的时候,不要觉得疫情是拐点,疫情不是,美国有低人权优势,死多少穷人平民都不会让他们失去信用,他们的国家信用不包括这个。美国的国家信用,在于美国主导的世界体系下,资本家的利益不受损,本国乃至世界各国的追随美国的既得利益者、自私自利者可以永远发财。

  • 美联储大放水,又从中国薅走了一大把羊毛

    美联储大放水,又从中国薅走了一大把羊毛

    有不少经济学家认为,美国搞无限量宽松,虽然能够推高资产价格上涨,把股市托住,但对经济没有任何作用,因为大家都停工了,不需要钱,美国搞无限量宽松实际是一种自杀行为。一些分析家认为,如果无限量宽松不能推动对实体经济投资的增长,美联储的无限量宽松政策将会以一种最惨烈、最可怕的方式走向失败。

  • 钮文新:美元霸权极致化的未来将会如何

    钮文新:美元霸权极致化的未来将会如何

    如果美联储变成美国国债的唯一买家,那将意味着美元霸权被用到极致,世界各国都将意识到美元、美债成为毫无信用可言的废纸。正所谓“物极必反”,极端情况的出现,各国所持美国国债资产会受到严重侵蚀,甚至可能被美国赖账而血本无归。但真那样,美元霸权也就走到尽头了,因为美国将失去牵制各国行为的筹码,破釜沉舟的人们将尽弃美元,甚至跟美国做生意回到“物物交换”的年代,并与其他国家的贸易改用其他方式进行结算。中国应当有这样的心理准备。

  • 宋鸿兵:华尔街的“资金黑洞”有多大?

    宋鸿兵:华尔街的“资金黑洞”有多大?

    12月的9万亿与2月的4.2万亿之间将形成第二个巨大的资金黑洞,规模高达4.8万亿!在美国2万亿的新冠疫情救援法案中,有一笔4540亿美元的拯救“华尔街专项资金”,财政部出本钱,美联储可进行十倍放大,即以4.54万亿的资金再度帮助华尔街清洗烂账。从这两个数字来看,华尔街已基本算出了此次金融风暴的资金黑洞深度,美联储需要进行的“烂账货币化”的总规模大致在4.5-4.8万亿美元之间。这就是美元汇率未来必然大幅贬值的原因,贬值的程度取决于华尔街烂账的清洗进度。

  • 美国最后的杀手锏美元霸权,已经摇摇欲坠!

    美国最后的杀手锏美元霸权,已经摇摇欲坠!

    很多我们认为习以为常的事情,都要变了模样。西班牙和法国这次受疫情所迫,大声喊出“国有化”,就是对里根撒切尔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四十年统治造成的大失败的反思。看来新冠病毒还有摘掉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王冠的功能,这也许是病毒自己也没想到的吧?

  • 李建秋 | 无限美元:美联储的印钞机

    李建秋 | 无限美元:美联储的印钞机

    央行以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这是很大的问题。或者说,过去西方世界一直所说的“央行独立”,自己做到了没?或者说,过去一直鼓吹的自由经济,为什么到了这会,美联储亲自下场肉搏?或者说,过去很多东西根本就是大忽悠,不是因为美国真的希望搞自由经济,而是美国没有被逼到哪一步,被逼到哪一步,美国一样的。

  • NE0:要抵御病毒,更要抵御美元资本的全球扩散

    NE0:要抵御病毒,更要抵御美元资本的全球扩散

    站在中国的角度,我们不仅仅是要帮助那些一带一路上关键节点的国家去抵御病毒,我们更要其考虑,怎么样协助他们去在接下来的经济危机中抵御美元资本的恶意收购!在这场战役里,我们实际上是处于劣势的,因为人民币,终究还远远不是一种国际货币,流动起来远远没有美元快速,中国也没有一个类似美国垄断资本集团的这种主体,无所不用其极地用各种方法去狙击其它国家的优质资产。我们一方面,得在这个过程里逐步完成人民币的国际化,另一方面,还得去想好怎么帮其它国家抵御美元的掠夺,每一步可以说都不容易,都需要我们付出更多的努力去未雨绸缪。

  • 李东宏:美国拿世界的钱向世界放高利贷

    李东宏:美国拿世界的钱向世界放高利贷

    美国印了一堆纸,美元接受国首先承认它,然后发行等值的本国货币来收购它。经过对废纸的“承兑”和“付款”,美元储备成了美元接受国的世界货币,同时带动所有的美元成为世界货币。这样,美元通过绑定美元储备绑定了世界经济。美元的世界循环则是美国拿世界的钱向世界放高利贷,利息主要是虚拟经济每年贡献的国民收入的一部分、各国11万亿美元储备以及全世界向美国低价出口而遭受的损失。美元世界循环则按照华尔街的意志扭曲世界经济,但是美元在世界经济和美国虚拟经济中的分配,取决于两者拔河,而且天平越来越偏向世界经济,从而不断降低美联储加息的峰值,缩短世界经济周期的长度。

  • 张捷:石油暴跌反而让石油美元崩溃论没了裤子

    张捷:石油暴跌反而让石油美元崩溃论没了裤子

    石油美元霸权的逻辑,不是通常中国人理解的那样,你对美国、美元和石油的经济金融的内在逻辑都看不清,做起决策都难免会南辕北辙。在石油美元下的经济学,是没有写出来的;你学的经济学,是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的美元,学院派的经济学与实战的经济学的差别,是国际金汇兑本位制美元与石油美元的差别,这个差别没有看出来,永远是纸上谈兵。

  • 英国脱欧与全球金融大战应对战略(修订版)

    英国脱欧与全球金融大战应对战略(修订版)

    美国金融帝国主义已经走到了崩溃的总边缘,美国平台已经被玩成了一个百孔千疮的超级烂摊子,统治美国与金融殖民世界的美帝犹太财团、盎格鲁·撒克逊财团、军火财团、高科技泡沫财团及有毒农业财团五大统治财团,已经定下了整合五眼联盟为美英帝国作为统治世界新平台的战略大计,英国脱欧拉正式开了这一序幕。战略第一阶段将是发起对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及新西兰的超级金融大洗劫,将四国央行全部收入美国统治财团掌中,继而将五眼联盟统一为新的美英联邦合众国,替代美国作为更为强大有力的金融殖民统治世界新平台。战略第二阶段是发行世元(世界元)替代美元,将世界各国手中持有的美元美债全部作废清零,实现对世界的超级金融大洗劫,美英帝国继续统治世界一百年。这是一场规模与影响力远远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全球金融大战。美帝国及新的美英帝国必定是将中国及俄罗斯视为头号敌手,我们的应对战略将是:第一、金融反腐严阵以待;第二、减持美元美债极大避险;第三、帮助英联邦自救,极力阻止美联储变世联储;第四、大力挖掘中俄合作潜力增加反对美帝国的力量;第五、大力制止美帝国发起的针对伊朗及土耳基的中东大战,并做好东西响应解放台湾的准备;第六、拔除美帝国策动的南海大战引信,避免中日韩主要物流通道被切断;第七,大力拔除美国印度策动的驱赶印度穆斯林到中南半岛的驱穆大战引信;第八,结成中日韩战略合作大三角驱逐美帝出西太平洋,结成中俄中战略合作大三角驱逐美帝出中东,结成中俄欧战略合作大三角驱逐美帝出欧洲,结成中俄拉战略合作大三角驱逐美帝出拉美,在避免美国爆发种族大战的基础上彻底埋葬美帝国,实现普天下人民的翻身大解放。

  • 美元的秘密:哥就是一个传说

    美元的秘密:哥就是一个传说

    说白了,美元问题除了少数国家和所谓的国际机构有意误导、强制推行外,根本就是各国自己招来的结果。其根子就在于各国央行及买办集团:当世界各国都把美元当成一个宝,那么它就真是一个宝;当世界各国不再把美元当成一个宝,那么它就是一个普通货币;当世各国普遍抛弃美元,那么它就就是废纸一张。

  • 吕景胜:从当今中东战乱诸国到旧中国的十大穿越

    吕景胜:从当今中东战乱诸国到旧中国的十大穿越

    在现实与历史的追溯比较中可一窥国运之今昔、列强之今昔。珍惜今天,对列强保持警惕,勿踏上邪路歪路死路,走向国衰国裂国亡之途。

  • “美元霸权”到底给美国带来了什么利益?

    “美元霸权”到底给美国带来了什么利益?

    国际货币权力是国际政治经济关系层面上对主权货币的解读,在当代国际关系中,货币实力和经济实力、军事实力一样,当强大到一定程度时,就具备一种强制力,这种强制力会在政治外交关系中体现出来,这也被称为狭义上的“货币霸权”。美元的货币强制力早在20世纪50年代时就已形成(即美元霸权构建),一直延续至今。美元强制力为美国政府提供了一种货币形式的权力工具,美国政府可利用它威慑他国、迫使他国做出妥协和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