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共为您搜索到4557篇文章
  • 望长城内外:华为就是“上甘岭”,这一仗怎样打?

    望长城内外:华为就是“上甘岭”,这一仗怎样打?

    “华为保卫战”就是今天中美贸易战(经济战争)的“上甘岭战役”,这一仗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必须打胜。我们应集中一切可以运用的力量,加强集中统一的组织指挥,将正面顽强阻击与翼侧迂回攻击紧密结合起来,扬长击短、巧用战法、谋略胜敌,坚决打赢“华为保卫战”。

  • 动用国家紧急状态,战略上美为何如此“器重”华为

    动用国家紧急状态,战略上美为何如此“器重”华为

    特朗普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封杀华为,其实正是其面对中国快速崛起越来越失去自信,越来越无助,越来越恐慌的表现。如果美国逆历史潮流,开启全面对抗新冷战,贸易战,必将损人不利己,加速美国的沉沦。

  • 刘明国 杨珺珺:警惕新一轮更为深重的金融危机

    刘明国 杨珺珺:警惕新一轮更为深重的金融危机

    美国自2007年爆发次贷危机以来,采取了一系列增发货币的刺激政策试图化解其经济危机。虽然美国近年来GDP增长有所改善,但是从其失业率和劳动参工率、M2/GDP、商业银行的负债率和贷存比以及信贷结构等指标来看,其所谓的“经济复苏”实质是“再金融化”导致的一个货币现象。特朗普政府力图利用经济贸易战以摆脱和转嫁国内的危机,又为世界经济的发展带来了极大的冲击和风险。我们要警惕爆发新一轮更为深重的世界性金融危机和美国政府铤而走险。

  • 贾根良:我国仍未接受国富国穷的真理

    贾根良:我国仍未接受国富国穷的真理

    显而易见,如果马克思主义没有传入中国,也就不会有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思想的作用是决定性的,您说这种思想的作用大不大?同样,在19世纪60年代的中日两国,资本主义因素非常微弱,日本的明治维新实际上是由下级武士知识阶层在天皇的支持下发动和领导的一场带妥协性质的“没有资产阶级”的资产阶级革命,如果他们没有接受李斯特主义经济学并在具体的经济体制上实施前述深刻的变革,日本也是不会逃脱拉丁美洲依附型经济命运的。正是因为这种原因,英国著名历史学家科林伍德才提出了“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的历史观,这种历史观强调思想是历史事件的内在方面,强调思想过程在历史过程中的核心意义,如果没有理解其思想及其过程,人们是不可能理解任何一个历史事件或历史过程的。我认为,满清政府甲午惨败最终根源在于其改革与开放观,非常好地说明了那个时代的国家领导集团接受什么样的思想对国家命运的决定性影响,说明了思想(知识)的力量是何等巨大。

  • 华为再遭大危机?比芯片被人卡脖子更危险!

    华为再遭大危机?比芯片被人卡脖子更危险!

    在国产操作系统系统的发展过程中,除了企业,国家也可以发挥自己的优势——集中力量办大事。国家可以把分散的资源进行一定程度的整合,以统一的标准和外国跨国公司竞争,这样才更有可能成功建立起完全由中国企业主导的操作系统生态环境。而政府单位和国企部门的IT设施全面自主化进程,则会促进国产关键应用软件市场的蓬勃发展,为国产操作系统生态补充必需的养分。共同努力之下,不仅安卓和Windows系统本身,连Office、Adobe CC这些流行的应用软件也将看到有足够实力的国产替代品。如今,操作系统早已没有“移动、桌面”的本质区别。Windows可以用在手机上,安卓也可以跑在PC环境,国产操作系统也是如此。在移动市场立足后,国产系统即可向PC领域扩张,一举取代Windows。到达这一步可能需要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但让国产操作系统从“可用”到“好用”再到“都用”是我们必经的一个过程,需要长期“苦熬”,不能心存一丝侥幸。

  • 华为被封杀,任正非首发声:20年的悲壮惨烈,你永远想象不到

    华为被封杀,任正非首发声:20年的悲壮惨烈,你永远想象不到

    华为的悲壮,华为的成就,华为的荣耀,都是一代又一代的华为人前仆后继,靠着血与泪堆出来的。发达国家领先了我们200年的科技技术,我们用60年时间要赶上,不然落后就要挨打,我们除了努力和艰苦卓绝的奋斗,还能怎么办?任正非说的风淡云轻,但我仍然隐隐约约替他担心,以一个公司对抗超级大国,牺牲是超级惨烈的,希望这一场战役他能够抗住。

  • “中美经贸摩擦的根子在美国对华遏制政策”

    “中美经贸摩擦的根子在美国对华遏制政策”

    面对世界大变局,包括中美在内的世界各国,都面临如何认识、如何应对的问题,都需要冷静慎重作出决断。大国关系关乎世界和彼此的战略稳定,中美关系应保持连续性和稳定性,容不得情绪化误判和对抗性处置。几十年、几代人共同培育的中美关系,不能说否就否、说变就变,应该以稳定中美关系为首要目标,维护两国关系的政治经济基础和总体框架,妥善管控矛盾分歧,严防摩擦升级和矛盾激化。经贸问题要结合各自发展需要,坚持按照国际贸易规则谈判解决问题,顾及彼此的核心利益和重要关切,找到双方利益的契合点和平衡点。

  • 断芯片和系统,美对华为发动核打击,开始拼刺刀了

    断芯片和系统,美对华为发动核打击,开始拼刺刀了

    现在美国对华为发动“核打击”,标志着中美贸易谈判彻底破裂,也标志着中美关系正式进入对抗状态,中国不可能在美国如此凶残地打击中国企业的情况下跟美国进行谈判,必须打赢这场新形势下新形式的上甘岭战役,在打击美国的嚣张气焰之后,再逼迫美国坐下来谈判,因此美国对华为发动的战争,注定是一场事关中美生死的战争,不仅是比拼技术,比拼实力,更是比拼意志,如果中国赢得这场战争,美国将会实质性衰退,中国将成功超越美国,实现伟大复兴,如果美国赢得这场战争,中国的复兴大业将面临夭折,美国将延续它的霸主地位,世界上将在很多年没有国家能制约美国。因此这是一场具有重大历史转折意义的战争,美国已经投入全部国家力量打击华为,摧毁华为,意在摧毁华为之后摧毁中国,让中国的复兴大业半途而废,中道夭折。无论对华为还是对中国来说,这都是一场输不起、不能输的战争。

  • 谷歌“断供”,还傻乎乎相信“科技无国界”吗?

    谷歌“断供”,还傻乎乎相信“科技无国界”吗?

    华为的底气,就是独立自主、拥有核心技术的底气,缺什么就去做什么,不会等别人施舍,而是靠自己去研发创造!无论是麒麟芯片、巴龙基带,还是5G基站......靠的就是自己的本事。大家可能不知道,华为的光伏逆变器也已经做到全球第一了,为什么一个搞通信的企业要研究光伏逆变器,因为在非洲建基站的时候很多农村缺电,动不动就断电,电网不是通信运营商可以解决的,但是业务得推进,华为就顺便点了光伏的科技树,后来发现能挣钱,一鼓作气做成了全球第一。华为的许多第一,都是在这样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做出来的,他们是最不怕困难的科技公司。

  • 这家台湾企业,有可能卡我们的脖子吗?

    这家台湾企业,有可能卡我们的脖子吗?

    美帝以莫须有的罪名,打压一个民营企业,在道义上无法自圆其说。如果在胁迫之下,做了美帝的帮凶,必将是一个历史的污点,这对任何国家或者企业都是这样。而如果能够坚持独立判断,短期内可能承压,但从长远看,树立了正面的国际形象,这是一个有底线的企业所看重的。形势确实比较严峻,但我们也不必悲观。这次让我们对一些领域的差距,有了更切身的认识,但也不必因此妄自菲薄。这些差距,正好为我们接下来的奋斗指明了方向。从历史的大轨迹看,这个差距是在缩小的。我们确实在一些地方受制于人,被人卡了脖子。同时,并不是说,我们就没有可以威慑别人的武器。

  • “兰德报告”与中国开战?想胡思乱想之事!

    “兰德报告”与中国开战?想胡思乱想之事!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就是应该核武器优先,而且应该学习俄罗斯的禀赋,谁惹我,我就敢核反击!所以我认为在军事上真要核武优先,只有这样才能遏制他们对中国发动战争的企图。你用经济手段没关系,你打贸易战物竞天择,优胜劣汰,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但打军事战可不行,如果要动武,我们就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大家同归于尽!我对兰德报告的解读,基本意思就是这样。

  • Google宣布断供华为,是时候与美国断舍离了

    Google宣布断供华为,是时候与美国断舍离了

    以前我们面对美国碾压一样的优势,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不让加关税,不让搞贸易壁垒,不让搞保护主义,你一搞他们就到WTO告你。现在好了,特朗普自己撤了!对于国内产业来讲,简直是天赐良机啊!只要美国一限制,那么中国相关产业的生态系统,就会迎来蓬勃生机。用我岳母喜欢说的一句话:有苗不愁长!

  • 毛主席的“5.20声明”和现在的中美贸易战

    毛主席的“5.20声明”和现在的中美贸易战

    在中美贸易战打响的今天,重温毛主席的“5.20声明”,并不是一定要重新建立全世界的反美统一战线,而是要汲取当年毛主席和第一代领导集体的斗争智慧。和当年一样,我们要面临和美国的包括军事斗争在内的政治、经济、文化、外交等的全方位综合性的斗争,但是,如今的斗争形式比当年又更加复杂。但是同时又具有团结全世界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发展的性质,这种性质决定了必然与美帝的全球治理观产生矛盾和发生碰撞,这种矛盾既可以和平的方式解决,也有可能以冲突、对抗甚至是战争的方式解决,关键在于美帝会不会错判形势,同时还取决于中美两国综合国力的此消彼长,在美国仍然强大的情况下,在碰撞中,美帝就会占些优势,而随着中国的弯道超车,美帝要压服中国和阻碍中国与全世界共同发展就会越来越困难。

  • 威尔逊主义的退潮与门罗主义的再解释

    威尔逊主义的退潮与门罗主义的再解释

    “威尔逊时刻”带来的种种围绕“门罗主义”的争论,可以帮助我们更深刻地理解区域霸权和全球霸权之间的张力。全球霸权总是倾向于强调全球空间的同质性,强调自身代表了某些普遍适用于人类的原则和理念。而区域霸权面对全球霸权建立普遍同质秩序的压力,会更倾向于强调世界的多元空间性(pluralistic spatiality),将全球霸权的主张者视为来自另一个空间的越界者,将其普遍性诉求视为特殊利益的话语包装。“威尔逊时刻”的重要意义在于,它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区域霸权尝试建立全球霸权的生动案例——威尔逊提出了针对全球的普遍主义主张,然而他的国内政敌并没有走出将世界划分为两个半球的空间思维,慎于在美国能够掌握的舒适区域之外承担刚性的国际义务。而其他区域霸权也可通过强调美国所经历的多元空间性思维与普遍同质性思维之间的对立,让美国“自己反对自己”,从而消解威尔逊主义诉求的普遍性,捍卫自身在本区域的特权。

  • 抗美援朝的伟大意义:收复主权、工业化、世界一极

    抗美援朝的伟大意义:收复主权、工业化、世界一极

    常言道,弱国无外交。国际关系中只有国家利益是永恒的。中国的建设成就,尤其是“两弹一星”的研制成功,确保了中国的国家安全,也为中国开拓出广阔的外交天地。苏联的大国沙文主义、美苏争霸、中国的安全与发展需求等因素,促成了中美两国的靠近。1971年7月,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秘密访华;1971年10月,联合国第二十六届大会通过决议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中美两国在上海发表了《联合公报》(又称《上海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