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共为您搜索到4159篇文章
  • 贸易“战”回眸之一:一个半世纪前的鸦片战争

    贸易“战”回眸之一:一个半世纪前的鸦片战争

    英国人敢于发动鸦片战争的原因很简单:清朝军备废弛,有国无防。英国人敢于发动鸦片战争,还有一个秘密原因:长期在中国任职的洋教士,对中国的情况了如指掌。开口闭口谈经济、贸易的人,必须牢记一点:西洋人从来就是仗剑经商——打得赢就抢,打不过才坐下来谈生意。

  • 秦安:美军为何关注信息作战、情报准备、保持灵敏?

    秦安:美军为何关注信息作战、情报准备、保持灵敏?

    美国陆军提出的“竞争空间”,以及三个关键领域,对解放军新起点高质量发展都有重要的借鉴意义和现实价值。面对这样的美国,中国要提升什么样的能力?国家层面,在构建国家一体化的战略体系和能力。同样,军队也要构建一体化的战略体系和能力,这是时代的变革、对手的挑战,也是自身的进步。而这种战略体系和能力,在战略层面,以总体安全观为指导,在战役层面,以网络空间对抗为牵引,到战术层面,则要积极备战5G网络或将释放的更大防御能力。

  • 美退出中导条约可能带来哪些恶劣影响?

    美退出中导条约可能带来哪些恶劣影响?

    美退出中导条约,意味着欧洲地区将部署美中短程导弹甚至增加部署核弹,此举必然引起俄罗斯的强烈回应,俄会采取同样的对等措施,威胁美及北约国家。普京在2018年12月20日的年度发布会上警告:目前,全球发生核战争的可能性已经是越来越大。而如果美国人执意退出中导条约,并且向欧洲部署相关导弹,那么俄方也将被迫的做出相应回击。稍早前,普京还称,如果欧洲接受美国的导弹,那么俄罗斯的导弹将同样会瞄准它们。俄最高层已经亮明态度,而且是很强硬的态度。

  • 继承法西斯细菌战衣钵,美国生化魔爪伸向中国!

    继承法西斯细菌战衣钵,美国生化魔爪伸向中国!

    美国生化武器研究的极致应该是研究类似于《生化危机》电影中的T病毒。未来随着基因技术特别是编辑技术应用于病毒DNA研究,地球上会以美国生化实验室为源点爆发更致命的生化病毒武器。目前美国生化武器研究在传播途径、威力、精确制导方面还存在很大的技术难题需要攻克,而且即便发明一种病毒但研究不出它的解药,一旦失控发明该病毒的国家最终也会遭殃,所以美国在成功发明病毒与投入生化战使用之间还有个时间段,这个时间段需要用来研究解药。所以要遏制美国生化武器研究和使用,中国就必须在生物科学研究上超越美国,抢先制造出疫苗才能遏制美国发动生化恐怖袭击的战略冲动,比如2017年10月20日国家食药监局批准“重组埃博拉病毒病疫苗”的新药注册申请。

  • 中国存放美国的600吨黄金是否需盘查

    中国存放美国的600吨黄金是否需盘查

    德国是美国的盟国,要求检查在美国的黄金储备都遭拒绝,中国为啥如此信任美国?我们相信在新的时代,中国政府一定会对存放美国的600吨黄金有积极的交代!而且,这几年中国正大力建设上海黄金交易所,这个意义十分重大。随着上海黄金交易所的建设,一旦让中国对黄金的定价有了发言权,把黄金运回到上海那一天就不会遥远,并虽其他国家到上海来开户,渐渐也会把黄金储备存放到中国!

  • 特朗普单边贸易保护主义已成世界经济主要威胁

    特朗普单边贸易保护主义已成世界经济主要威胁

    2019年的全球增长率预期已被IMF下调0.2个百分点至3.7%,而更可能的结果是3.5%。其原因除了上文谈到的几个因素外,还包括世界经济发展面临的其他挑战,比如重大网络事件造成的外界知之甚少的经济风险,2009年6月以来的经济扩张势头减弱所加剧的市场波动,以及各国央行如何重建信任等。此外,长期受过度扩张货币和财政政策支撑的美国经济何时出现衰退,业已成为讨论的热门话题。有调查显示,美国许多公司的首席财务官(CFO)认为2019年经济将衰退,认为衰退将在2020年底前到来的CFO更是高达80%以上。

  • 美国真正的恐怖主义是极端右翼

    美国真正的恐怖主义是极端右翼

    这种新型恐怖主义威胁无法通过过度关注“圣战主义”这一意识形态来解决。这种威胁根植于复杂的国内政治生态和连接全球的互联网对美国人的影响,旅游禁令显然无法解决这一问题。相反,要积极面对今天的恐怖主义威胁,需要强有力的执法和对松散的枪支管制法律所致危险的反思,需要政策规范社交媒体上传播暴力思想的行为,还要借助社区团结(commercial reselience)的力量,以警惕美国乃至世界政治坠入激进主义的深渊。

  • “离间”中国和以色列,美国下手了……

    “离间”中国和以色列,美国下手了……

    下一轮全球科技产业革命,主要在人工智能、3D打印等增材制造等领域,在这些新兴领域,中国和以色列也有非常大的合作空间。因为新兴技术本身是需要各方的合作才能促进自身的技术成熟,包括引领下一轮产业技术革命。但美国恰恰相反,采取技术保护主义。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肯定需要开拓另一个市场和机遇,加强和其他国家的合作。以色列无疑是很棒的选择。但美国自然不愿看到中国与以色列走得过近。虽然以色列不在以美国为首的情报共享的“五眼联盟”之中,但却是美国重要的“网友”,如果扩展到“六眼联盟”的话,以色列一定位列其中。以色列和美国在军事、安全等领域有着非常深厚的情报合作的空间。

  • 美国撤军叙利亚,谁反对?

    美国撤军叙利亚,谁反对?

    不论在叙利亚发生了什么事,过去7年间主持美国对叙政策的人都没有立场批评。这些人为整个叙利亚危机的登场搭设舞台,推动了ISIS的崛起,目的是摧毁又一个不够顺从的国家。尽管他们很可能永远无需负起应负的责任,美国即将撤军(对这些人而言)会是一个姗姗来迟但令人满意的谴责。

  • 对美台军事关系加剧不能满足于“坚决反对”

    对美台军事关系加剧不能满足于“坚决反对”

    照此情形,今后类似的事情将还会有许多许多,比如,既然美国在技术上提供支持,帮助台湾制造潜艇了,下一步一定也要在技术上支持,帮助台湾在大陆沿海熟练地使用潜艇,推而广之,美国也可以输出技术帮助台湾大量制造各种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也可以帮助台湾制造远程无人攻击机,总之,美台合作无止境,将加快步骤向纵深挺进,向美国与台湾他们各自所设定的目标奋勇前进。

  • 钱昌明:特朗普总统为何“出尔反尔”?

    钱昌明:特朗普总统为何“出尔反尔”?

    特朗普的“美国主义”,主观上是想让美国摆脱“两难”处境——收缩军事霸权,改善财政危机,让美国霸权继续强大;但形势比人强,客观上又不允许它这样做。特朗普想缓和与俄国的关系,民主党人就掀起了“通俄门”调查;特朗普想撤军、搞“收缩”,军方不同意,军费只能“步步高”,只能打破上限——创造高达7500亿美元的历史记录;特朗普自己要“让美国再次强大”、“美国第一”,自然会亲自下令建立“太空司令部”,搞起了太空军事化;特朗普想改变贸易逆差,他上台后的现实却使贸易逆差进一步扩大!特朗普明明宣布了要从叙利亚撤军,国防部长一辞职,他只得自食其言。特朗普永远只能处于自我否定的过程中。

  • 华为解聘遭波兰逮捕员工,事件愈加扑朔迷离

    华为解聘遭波兰逮捕员工,事件愈加扑朔迷离

    从加拿大到波兰,从孟晚舟到王伟晶,可以看出中美围绕5G的竞争已经白热化,中美科技竞争也已进入白热化状态,我们必须咬紧牙关,不仅华为要保持定力,迎难而上,继续保持在5G领域的技术领先,而且国家要作为中国企业出海的坚强后盾,为华为这样的企业营造良好安全的国际营商环境,中国公司走向世界离不开国家和政府,政府必须为中国公司走向世界提供强大保护。以前政府经常说要保卫国家领土和主权,现在则提出要保卫国家领土、主权和发展利益,保卫国家发展利益,确保国家发展利益不被某些大国掠夺,这是大国的担当,也是大国政府的责任。

  • 以协议结束中美之间的冲突,这应该属于政治神话

    以协议结束中美之间的冲突,这应该属于政治神话

    还有很多中国人把化解中美关系危机的希望寄托在中国方面的积极应对上,他们认为,只要中国同美国建立广泛的交流沟通渠道,有效管控彼此之间的各种“分歧”,并不断地向美国释放善意,积极呼应美国对中国的经济、政治与安全诉求,这样就能有效地降低美国对中国竞争的强度与烈度,使之保持在可接受的范围内,从而使美国对中国所发起发动的对抗性竞争改变性质,成为一种“良性竞争”。形象一点说,大致上类似于夫妻之间的锅碗瓢盆交响曲,这样一来,中美关系也就没什么可担忧的了。“前程无忧”,这是很多中国“专家”、“学者”对中美关系的基本判定。

  • 黑人人权PK白人种族主义者主权,谁胜?

    黑人人权PK白人种族主义者主权,谁胜?

    如果说美国内战真是为黑人争取人权而战的话,这些个“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的前20年间建立的”纪念物就是南部白人种族主义者对内战确立的人权意识、观念的反攻倒算。这样的反攻倒算的遗物还一直存在到现在。人权这个东西在美国值几美分?怎么就能拿出来当大棍教训别国?

  • 何自力:美国经济失衡为何仍是顽疾

    何自力:美国经济失衡为何仍是顽疾

    面对这种不确定性局面,国际社会更应加强合作沉着应对。为此,首先需要坚持贸易自由化,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维护多边贸易体制,推动国际贸易有序进行,实现世界经济稳定复苏;加强各国宏观经济政策协调,避免货币战;推动区域经济合作,加快发展区域自由贸易区,实现区域经济稳定发展。

  • 黄瑾:从工人阶级角度看美国经济与政策

    黄瑾:从工人阶级角度看美国经济与政策

    美国过去30多年的经济增长本来可以大幅度提高广大人民的生活水平,但因为经济政策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为最富有和最有权势阶级利益服务的,所以普遍的繁荣不可能出现。正是政策驱动的不平等阻碍了美国中低收入人群生活水平的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