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媒体共为您搜索到8篇文章
  • 争利与恐吓:美国媒体“自曝丑闻”报道的重要功能

    争利与恐吓:美国媒体“自曝丑闻”报道的重要功能

    西方人向来把“民主”和“新闻自由”像颜料一样自涂其脸炫耀世间,同时又将它当作石头砸向非其“盟友”的国家——尤其是中国。这种媒体“自曝丑闻”的做法似乎正为它们提供了佐证:瞧瞧,我们西方国家政府和官员常常被媒体曝光,新闻多么自由!体制多么民主!但实际上,他们的“新闻自由”,对别国(尤其是非“盟友”国)是攻击的武器,在自己国内则具有争利的功能,而那“民主”,实际上是资本团伙内部争权夺利的“游戏规则”,广大人民只是被驱使的游戏工具。

  • 特朗普与媒体的恩怨,事关美国民主体制的根本

    特朗普与媒体的恩怨,事关美国民主体制的根本

    特朗普与媒体的关系深刻揭示了私有制媒体、商业化媒体的内在弊端。如果接受美国“政治正确”的说法,认为美国媒体制度是民主制度的根本保障之一,那么,特朗普与媒体的关系可以认为引发了美国民主制度的深刻危机。尤其是特朗普上任后,这种危机将持续蔓延。能否化解这一危机,并不取决于特朗普或媒体是否改变习惯性的态度、做法。关键在于美国基于《宪法第一修正案》及其解释而形成的美国媒体制度。态度和做法只是表面,制度才是核心。

  • “从中国回来后,我再也不相信美国主流媒体了”

    “从中国回来后,我再也不相信美国主流媒体了”

    反观CNN等美国主流媒体,诚然热衷于制造谎言与偏见,但是贵在宣传的连贯性。一年365天不间断播报谎言与偏见,如水银泻地般无孔不入,最后谎言说了1000遍就被当作真理。去过中国的老外直呼:“从中国回来之后,我认定美国主流媒体撒谎成性、整日捏造偏见性的报道,我再也不相信他们对外国的报导了”。国家应该鼓励国旅、青旅等旅游行业的国企在美国多推广一些中国旅行项目。让美国游客花钱到中国吃喝玩乐,不仅能为中国创造一些GDP,而且很可能收到额外的宣传效果。就让这些了解中国的美国人,回去之后痛痛快快地打美国主流媒体的脸。

  • 忽视劳工大众的声音:美国媒体建制派的失败

    忽视劳工大众的声音:美国媒体建制派的失败

    从19世纪晚期开始,历经一百多年的发展,大众媒体和职业新闻群体不仅扮演着政治议程的推动者、“客观事实”的呈现者,还一直精心地将自己塑造成社会进步的引领者和普罗大众的代表者。在事业最为辉煌的年代,新闻业的知识精英曾经广受民众爱戴,主流媒体的报道和评论几乎就等价于西方社会的文化政治共识。而如今,这一切光荣的历史似乎正在烟消云散,新闻界不仅面临产业上逐步萧条的困境,也在感受着历史上少有的孤立和尴尬。

  • 川普面临“窝里斗”,前景难卜

    川普面临“窝里斗”,前景难卜

    包括川普本人在内的整个班子,政治经验不够老练,纰漏之处很容易被人抓到把柄。再加上媒体追逐轰动、追逐利益的秉性,川普能否处理好与媒体的关系,将成为他执政能否顺利的关键。事实上,米国媒体的彻底私有化、高度商业化,使得它们在民众心目中的信任度早已下降,媒体对川普选情的完全误判就是一个例证。对此,川普多次狂怼媒体不是完全没道理。

  • 当网络谣言在美国社会泛滥,西方媒体这样说……

    当网络谣言在美国社会泛滥,西方媒体这样说……

    社交媒体作为一种新的传播媒介,在信息化的今天迅速发展,这是人类之福。尽管它在不同国家有不同的发展形态,然而毫无疑问的是,我们都从中获取信息,而并非只感受情绪。调整算法也好,进行人工审查也罢,都不过是技术上的差别,而大的努力方向却是一致的,那就是:传播真实,凝聚共识。

  • 李希光:“民主之春”--美国媒体会“遗漏”什么样的新闻和事实?

    李希光:“民主之春”--美国媒体会“遗漏”什么样的新闻和事实?

    在一个高度商业化和资本操控的媒介社会里,记者对商业压力的责任大于对社会的责任,媒体只能对资本利益妥协、对资本政治妥协。记者的首要读者是自己的老板。美国大公司和媒体自身利益决定“遗漏”什么样的事实,美国的外交政策决定媒体“遗漏”什么样的事实。“民主之春”被遗漏也就不足为奇了。

  • 为何美国媒体漠视“民主之春”

    为何美国媒体漠视“民主之春”

    美国媒体的报道向来采取双重标准。他们对美国的政治制度通常表现出很自信,经常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批评其他国家的人权、民主状况。就像CNN,无论是“阿拉伯之春”或香港“占中”,都少不了它的镜头。可是为何以CNN为代表的美国主流媒体对发生在身边的“民主之春”不感兴趣?原因很简单,它不是替老百姓说话的,它是替美国的权势集团说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