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梦共为您搜索到21篇文章
  • 马克·曼森 | 美国梦正在杀死美国人

    马克·曼森 | 美国梦正在杀死美国人

    美国是一个年轻的国家。从文化上讲,我们是青少年——在我们纯真的黄金岁月中也只是几代人的时光。作为一个国家,我们逐渐意识到,我们年轻的理想主义有其世俗的极限。我们并不例外。世界并不是正义的。我们无法完全控制自己的命运。问题是,我们将如何适应这一新的现实情况,并成熟起来。我们会接受这个事实,然后修改我们的观念去适应21世纪吗?还是我们会愤怒,为我们民族意识的认知失调找替罪羊?也许美国最好之处在于是我们能自己决定。

  • 红旗招展,美国兴起“民主社会主义”浪潮

    红旗招展,美国兴起“民主社会主义”浪潮

    由于社会主义在美国的崛起,这让美国的政治棋盘变得更为混乱,特朗普为自己的连任利益而战。资本家为他们的企业盈利而战。特朗普的支持者多是美国的本土保守派,大多"反社",特朗普主张为企业持续减税,但民主党要求管控华尔街,对资本家加税,这是一场针锋相对的对决,特朗普能不能够赢,美国会不会朝"民主社会主义"跨出历史性一步,这一切还要看2020年的大选决胜,最后多讲一句,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美国"民主社会主义"崛起,虽然都叫社会主义,但美国若真的转向民主社会主义,对中国并非好事。

  • 外媒:是时候承认美国梦已经破灭了

    外媒:是时候承认美国梦已经破灭了

    帝国历经兴衰——有时它们会重新崛起。美国目前的发展轨迹并不是好兆头。

  • 某些人的“美国梦”,也该醒醒了!

    某些人的“美国梦”,也该醒醒了!

    中美贸易战,这是有关未来国运的事情,很可能要定下未来五十年的世界格局,事关每个人未来的美好生活。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个时候,请问,不和国家站在一起,和谁站在一起?这个时候,那些还在做着“美国梦”的人,也该醒醒了!

  • “养蛊”的美国梦

    “养蛊”的美国梦

    你知道美国梦吗?美国梦就是你只要来到这片自由的土地,只要你肯努力,你可以一夜暴富,可以一夜成名,你甚至可以做总统!美国梦就是“蛊王梦”,黑人总统奥巴马,其实就是一位优质的“蛊王”。为什么美国的黑人精英成功后,都会搬离黑人社区?为什么他们甚至会和白人结婚,住到高档的富人区去?为什么他们不再关心他们的非洲裔同胞?因为他们都成了“蛊”啊。

  • 黄本:褪色的“美国梦”

    黄本:褪色的“美国梦”

    约翰逊总统在任期间,一方面极端仇视共产主义,对苏联和中国采取攻势,在中南半岛穷兵黩武;另一方面却以空前的力度推进国内社会福利建设,给美国工薪阶层提供许多好处和实惠。约翰逊总统的所作所为很好地诠释了美国统治阶级的意志——对外嚣张,在各个领域遏制苏东阵营的扩张;对内安抚,为防止“后院起火”,对工薪阶层采取普遍的笼络和怀柔。苏东剧变后,来自社会主义国家的外部竞争一下子消失了,美国统治阶级也就丧失了主动缓和国内阶级矛盾的根本动力。于是,美国的社会政策在后冷战时期出现了许多转变,曾经的“温情脉脉”转向越来越露骨的弱肉强食,使得美国社会的收入分配日益不平等,“美国梦”也渐行渐远。

  • 任军锋:穷孩子、富家子与濒临破碎的美国梦

    任军锋:穷孩子、富家子与濒临破碎的美国梦

    《我们的孩子》揭示的是“大问题”,即美国过去四十年累积起来的结构性危机:贫富悬殊愈演愈烈,阶级鸿沟不断拉大,阶层隔离触目惊心,社会流动举步维艰,穷孩子与富家子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天差地别的家庭出身和成长环境,使得穷孩子力图通过个人努力改善自身处境的可能性几近于零,机会平等不复存在,“美国梦”濒临破碎,一个“穷人的美国”与一个“富人的美国”,彼此区隔、相互疏离,两个世界的孩子由于完全不同的成长经历,他们对他人、社会的看法也截然对立。细思恐极,如果说今天的美国在为过去四十年不断积累的社会危机“买单”,那么可以想见,明天的美国也将不得不在社会和政治方面为“两个美国”可能导致的恶果付出沉重代价,为此,帕特南发出如下警示:“阶级之间的机会鸿沟不仅会危及美国的繁荣,而且会破坏我们的民主,甚至是我们的稳定。”

  • 穷孩子、富家子与濒临破碎的美国梦

    穷孩子、富家子与濒临破碎的美国梦

    如果说福山对缔造“特朗普时代”的政治根源作出了全方位诊断,帕特南则通过《我们的孩子》对其背后的社会根源给出了系统分析,该书副标题“危机中的美国梦”传达的正是作者强烈的现实关怀和深切危机意识,与2000年发表的《独自打保龄:美利坚社群的衰颓与重整》相比,《我们的孩子》字里行间透露出深深的焦虑、伤感甚至悲愤,眼看自己深爱的祖国疲态日显,贫富悬殊导致的机会鸿沟愈演愈烈,穷孩子和富家子完全生活在两个天差地别的“美国”。

  • 2008年之后,美国人不再相信美国梦

    2008年之后,美国人不再相信美国梦

    本文是《纽约》杂志(New York Magazine)今年8月刊登的一篇文章。透过美国太平盛世的表象,作者着眼于美国社会的另一面——恐慌、绝望、黑暗的社会氛围。剧烈的贫富差距使得长久以来为美国人所仰赖的对于社会公平的信条和对美国梦的追求逐渐坍塌。特朗普和奥巴马一样,都不应当对这种社会氛围的产生承担责任,但民主党和共和党在面对高层人士攫取财富、扩大贫富差距时,同样都无所作为。盖茨比式的美国梦中暗含的对人类无限潜力的想象已经显得过于幼稚,美国该何去何从?

  • 阶层固化,早已让“奋斗即有成就”的美国梦破碎

    阶层固化,早已让“奋斗即有成就”的美国梦破碎

    从家庭、学校到社区,阶级剪刀差步步紧随,穷孩子和富家子之间的差距于是也越拉越大:“在今日之美国,中上阶级的孩子,无论他们来自什么种族,是何性别,生活在哪个地区,言行举止都惊人地相似;反过来,工人阶级的孩子看起来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寒门再难出贵子,社会流动陷入停滞,阶级固化,让美国梦成为泡影。

  • 一个“公知”在美生活三个月后,奇迹出现了……

    一个“公知”在美生活三个月后,奇迹出现了……

    留学圈早就有这样的说法,“一出国,就爱国”,或者“越出国,越爱国”。去之前,对西方世界的想象过于美好,去了之后,难以接受想象与现实之间的落差。反观曾被自己嫌弃的祖国,又看出了诸多过去不曾看见的“好”来。

  • 米国梦,米国病。能否治,天不知。

    米国梦,米国病。能否治,天不知。

    米国病能否治好,关键在于米国的民主制度能否起有效的作用。至少从目前来看,米国的民主制度不仅没有起到治病的作用,反而它本身就是病源病根。所以,从奥巴马到特朗普,想开刀、换肾、下猛药,总是有心无力。从好的一面说,避免了庸医把人治死,从坏的一面说,真有可能拖到病入膏肓,到那时便是“司命之所属”,连扁鹊也只能“无奈何也”。窃以为,米国病就在米国的民主制度。

  • 美国梦破碎是因为机会平等已不存在

    美国梦破碎是因为机会平等已不存在

    过去的二十多年来,中国学界对美国的叙述多半聚集在它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的面向,描述的是自由派镜头下的美国。而这种美国叙述,也往往是被过于美化的,没有看到美国社会存在的种种问题。而今帕特南的这本《我们的孩子》把整个社会图景带到了我们面前,有助于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深入理解美国,同时也为我们思考中国社会提供了很好的对照。

  • 美国独立日:热闹中的帝国大剧开启谢幕!

    美国独立日:热闹中的帝国大剧开启谢幕!

    资本主义的世界,越来越藏不住肮脏和残酷的恶劣本色,让全世界人民看了个底儿透;中东和西太,有可能是美国的两个引爆区域,引爆了战争的危机,美元霸权可能还会存续一段时间不说,说不定还能够诱发中国的危机,来个咸鱼翻身,继续当世界霸主的“美国梦”就是这个意思。

  • 中国留学生:我见证了10年间美国梦的褪色

    中国留学生:我见证了10年间美国梦的褪色

    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曾在胜选演讲中说过,他上台后要重建美国,重燃美国梦。民主党治下的八年,有关“美国梦”褪色的话题不时被人提起,贫富不均、机会不等、种族歧视、战略收缩,这些问题困扰着美国人民,许多人渐渐对政府丧失信心。对于梦想与现实的巨大反差,海外移民的感受更为强烈。一位叫孟令军的美国留学生为小编发来了他写的一篇文章,里面讲述了他在美国生活的十年中所感受到的与美国梦构成矛盾的现实。

  • 谁打碎了中产阶级的美国梦?

    谁打碎了中产阶级的美国梦?

    在作者看来,美国所面临的危机,是有1%的超级富豪和精英脱离了其他社会阶层,追寻会进一步拉大差距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目标,这将毁灭让美国致富、并最初让这1%人获得成功的那种开放型体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