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共为您搜索到107篇文章
  • 钮文新:美国股市大跌谁的责任?

    钮文新:美国股市大跌谁的责任?

    美国公众应当明白,股市大跌和未来大概率出现的经济衰退,根源在于美国政府的对外政策。要知道,如果对华3000亿美元输美商品加征10%的关税正式实施,那美国公众将为此付出1600亿美元的生活损失。这笔钱不是中国拿走了,而是特朗普拿走了,他用这笔钱去给美国政府财政救急了。

  • 钮文新:10倍杠杆炒股?太作了!

    钮文新:10倍杠杆炒股?太作了!

    27年过去了,历尽中国股市所有风云起落,更加坚定“不要借钱炒股”的信念。每次股市大涨的时候,一批批借钱炒股者蜂拥而至;每次股市大跌的时候,一片片借钱炒股者残摔在地。赢了花天酒地,股神一般存在;亏了怨天怨地,就是不怨自己。当然,任何一个时代都挡不住借钱炒股,现在将其合法化,也自有其道理,但我还是奉劝股市投资者,千万慎用杠杆。

  • 张云东:中国资本市场的制度与政策选择

    张云东:中国资本市场的制度与政策选择

    扩大对外开放是中央既定的战略决策,吸引外商投资有利于中国经济发展。我认为吸引外资还是应该以直接投资为主,直接投资可以与实体经济直接对接,利大于弊。债券、股票,特别是金融衍生品投资弊大于利。

  • 钮文新:取消印花税是股市制度建设的需要

    钮文新:取消印花税是股市制度建设的需要

    从全球范围看,股票市场依然在收取印花税的只有印度和中国。如果中国资本市场需要对外开放,需要遵循全世界公认的交易原则,那就有必要坚定地取消印花税。现在取消印花税,既代表了政府呵护股市的意图,更重要的是又展示中国资本市场改革开放的决心,同时也表达了政府对中国“资本定价”准确的期许。至于交易印花税取消以后,完全可以通过“提高大股东减持股票的资本利得税”加以接替,不仅对冲交易印花税取消所带来财政收入减少,更重要的是有利于规范上市公司大股东的经营行为。

  • 余云辉:人民币资本化是拯救股市的总枢纽

    余云辉:人民币资本化是拯救股市的总枢纽

    将证监会下属的“证金公司”直接划归人民银行,或者由人民银行直接设立“产业与科技投资局”,直接购买资本市场流通的股票和债券,直接参与上市公司的定向增发和新股认购。央行应该把资本市场确立为投放基础货币的金融窗口,并与信贷市场相并列。在经济领域普遍存在高杠杆的情况下,央行不能仅仅向企业提供负债资金来源,而且要向企业提供资本金的来源。这才是降低企业杠杆率的关键。

  • 入股人生

    入股人生

    人生的悲哀在于随波逐流,究其因不外名利二字。今人的错误在于颠倒了人生的本末,只有老来才知名利场的骗局,才会知道只有那种踏实肯干,全力为人生大目标执着努力奋斗的人,活的最值,赢得最多,人作的最有骨气,同时也最值得人们尊敬。

  • 为政府救市叫好!但救股市必先救实体经济!

    为政府救市叫好!但救股市必先救实体经济!

    我以为中国股市的病根还是自由金融思想和自由经济思想泛滥的问题,还是中国到底是要走虚拟经济之路还是要走实体经济之路的道路问题。如果我们始终坚持以实体经济为本,那么就要调整金融策略,完全禁止资本市场上的资本炒作,彻底堵死金融投机,而通过政策强制性地让资本和资金流向实体经济,唯有如此,实体经济才能活,唯有如此,股市才能活。

  • 股市预期管理要良性循环,警惕恶意唱衰的舆论战

    股市预期管理要良性循环,警惕恶意唱衰的舆论战

    全球经济正在一个重大的变革之中,中国显然已经成为美国的涉猎对象。在此环境下,各色各样的别有用心的势力必然通过各种手段破坏中国经济,而通过造谣生事,制造和渲染社会负面情绪,这是最便宜、也最有效的方式。最近,谣言不就很多吗?大到中美贸易,小到华谊兄弟,这些人为什么要造谣?仅仅是闲极无聊的八卦?我不信,真不信,不能、不会、也不敢信。去看看美国对伊拉克发动战争时是不是造谣?现在对土耳其、俄罗斯是不是也在造谣?战争离不开舆论,舆论本身就是战争,热战如此,冷战如此,经济战更是如此,“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方压倒东风”。

  • 钮文新:谨防国际恶意势力绑架中国股市!

    钮文新:谨防国际恶意势力绑架中国股市!

    现在,“苍蝇不叮无缝蛋”的故伎又开始重演了。他们认为土耳其里拉大幅贬值与外部攻击无关,而是自身经济结构缺陷所致。别再扯淡了,这样的分析报告不只是俗套、老套的问题,而更像是“打劫有理的宣言”。我们的问题是:在“以美元为核心、以金融为主导、以全球化产业分工为特征、以铸币税为利益诉求”的国际经济环境中,哪个国家可以置身事外可以不受美元因素的影响?哪个国家能够摆脱全球经济大结构所存在问题的影响?哪个国家可以变成“没缝儿的鸡蛋”?

  • 金融短期化导致股市跌跌不休

    金融短期化导致股市跌跌不休

    面对债转股的困难,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中国资本市场为什么会长期低迷?这又回到我们所说的那个老问题:鉴于“货币金融+资本金融=全部金融资源”,所以货币金融的极度膨胀,必然严重压缩中国资本金融规模;鉴于资本金融才是直接服务于实体经济的金融,所以货币金融膨胀、资本金融萎缩,这就是金融“脱实向虚”。货币金融膨胀的另一种解释就是金融短期化,就是金融市场拒绝生成长期资本,长期资本稀缺必然导致资本价格不断上升,体现在企业叫融资难、融资贵,体现在市场则是股市跌跌不休,体现在债转股就是银行不愿、也没有能力推进。这样的困境是谁造成的?是不是到了该结束的时候?希望央行能够立即拿出有效措施。

  •  余云辉:换个思路,中国股市或许可以过万点

    余云辉:换个思路,中国股市或许可以过万点

    重建人民币基础货币的发行机制,摆脱人民币作为美联储影子货币的状况,把基础货币的发行机制与资本市场机制和外汇市场机制联动起来,可以从根本上解决目前困扰中国经济的投资不足问题、出口困难问题和消费低迷问题;可以对正在形成的经济火山、政治火山和社会火山釜底抽薪。从长远看,这也是中国经济摆脱依附性、增强自主性、打赢中美贸易战,实现发展模式转型的根本出路。

  • 钮文新:不能任由股市下跌

    钮文新:不能任由股市下跌

    债转股、资产证券化这样一些资本手段,只可能作用于少数企业,而绝大多数企业的必须依托更为广泛的股权市场、尤其是股票市场的健康向上,才能获得有效的财务平衡,才有可能降低杠杆率,降低融资成本。而这就像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果任由股市下跌,以资产价值计算的企业资产负债比率——杠杆率还会进一步上升,以资产价值为依据的抵押债务也会频频暴雷,金融风险会进一步加大。我们必须负责任地指出:金融管理部门不能任由股市不断下跌。

  • 中国已做出选择,长期国运可期

    中国已做出选择,长期国运可期

    宽货币、紧信用是这轮降杠杆的核心政策。不断地降准是为了释放流动性,避免市场利率大幅攀升,从年后国债利率回落可以看出,市场不缺钱。不跟随美元加息,维持国内利率稳定是为了保护资产价格,也是为降杠杆赢取时间。

  • 任正非:芯片是急不来的,股市为了圈钱夸大太多

    任正非:芯片是急不来的,股市为了圈钱夸大太多

    在任正非看来,芯片急是急不来的,“不光是工艺、装备、耗材问题,股市为了圈钱,夸大太多了。我们还是要踏踏实实,自知在云、人工智能上我们落后了许多,才不能泡沫式地追赶。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要有更高眼光的战略计划。”

  • 万亿股市震荡的真实原因

    万亿股市震荡的真实原因

    我们要果断抛弃那种“资源配置”的思路,通过深化改革,回归股市的本质,以服务和保护投资者的利益为第一要务。在贸易战中,更要未雨绸缪,拿出宏观经济的政策储备,在必要的时候,用以稳定投资消费,稳定信心,稳定金融市场,避免过度的波动;我们的其他许多经济政策可能需要考虑股市的反应,不要唱衰我们的企业,不要想方设法的损害银行业的财务安全;同时要把去杠杆的主场放在金融行业,避免实体经济的滑坡,避免过度的流动性紧缩导致金融危机或经济衰退。

  • 中国股市的基础正在夯实

    中国股市的基础正在夯实

    中国股市投资者必须意识到,2005到2007年那轮“牛市”其实是“很坏的市场状况”,没有理由继续期待那样的市场重现,也没有理由、更不能允许那样的市场状况重现。所以,历史条件变了,股市投资者需要看到的是,中国大量制造业和真正的高技术上市公司的利润已经开始实现真实性上涨,要比上一轮股市牛市的基础坚实得多,健康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