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共为您搜索到46篇文章
  • 日本不想管,韩国管不了

    日本不想管,韩国管不了

    资本主义不遗余力打造“小政府”的观念,从未为的都不是人民,而是他们自己的鬼蜮心思,“小政府”没有强制力量,无法动他们剥削而来的蛋糕,“小政府”不够独立自主,更容易被他们掌控,就算出一个难以掌控的政治强人,他们还可以扶持另外的势力通过选举取而代之。韩国是一个被选票捆绑的小政府,摊上了一个被民主自由忽悠瘸了的大社会。

  • 范南:是谁对“人传人”现象一锤定音的?

    范南:是谁对“人传人”现象一锤定音的?

    1月20日下午,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有关防控情况,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高福、李兰娟、袁国勇、曾光等就公众关心的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实录说明:一个新型病毒导致的疾病,自然会有一个认识和鉴定的过程。

  • 申鹏:日本只怕是要出大事……

    申鹏:日本只怕是要出大事……

    日本对待疫情的态度,我们没有办法评价,因为国情不同,日本不是一个拥有强力政府的国家,无法像中国武汉一样,一声令下迅速地封城,人民对待灾难和死亡,本身也比较“佛系”,在他们看来,这就是一场比较严重的“流感”而已,他们更追求喜庆和欢乐,武汉百步亭的“万家宴”,与他们的“一万裸男争宝木”相比,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 这些令人惊愕的论调让我们看清国际“众生相”

    这些令人惊愕的论调让我们看清国际“众生相”

    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中国,国际上诸多国家与有识之士给予了巨大的支持。然而,在中国上下一心全力“抗疫”时,有一些国外媒体与个人借“疫情”对中国横加指责,造谣生事,落井下石,甚至口出粗鄙之语,如“东亚病夫”论、“生化武器”阴谋论等。为此,人大重阳君梳理国际上一些令人惊愕的言论,呈现疫情期的国际“众生相”,以助读者了解复杂的国际舆论环境。

  • 美国工人世界党:社会主义如何帮助中国抗击病毒

    美国工人世界党:社会主义如何帮助中国抗击病毒

    美国政府并没有花费数十亿美元来改善医疗保健或基础设施,而是把钱挥霍在包围中国的军事基地和威胁世界的新武器上。这里的工人需要了解中国的真实情况,并要求医疗保健的水平。每个人都有权利期待监督和国家级规划。

  • 马钢宪法,还是鞍钢宪法?

    马钢宪法,还是鞍钢宪法?

    我本人经历了5.12汶川地震,当过地震的灾民,因此,一度对地震预报的话题非常有兴趣,找了不少材料和论文来看。我惊奇的发现六七十年代中国的地震工作搞得有很成绩,并且,很有特色。我认为,这些历史上的宝贵经验,可以提供给我们当下来参考,给我们探索一种更加有效的机制带来一定程度的启发。

  • 陈辉:降服新型肺炎防化兵作用知多少?

    陈辉:降服新型肺炎防化兵作用知多少?

    中国人民解放军防化兵的诞生与世界防化兵的诞生有着共同的原因:近代化学工业的发展,毒气在人类战争中的出现。然而,也有着不同的原因:日军对中国使用化学武器,促使我军防化兵诞生;美军对中国人民志愿军使用细菌武器,促使我军防化兵壮大。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化学战受害国。我军防化兵,向世界证明了维护人类和平的信心和实力,为化学武器最终走向坟墓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 乔法容:“发国难财”之恶

    乔法容:“发国难财”之恶

    “发国难财”论点的理论溯源来自于西方的新自由主义,它把市场看成是万能的、不受任何干预和管理的。连西方一些经济学家都反对新自由主义,他们将此称之为“市场原教旨主义”(即市场是神圣的,混乱也不能干预)。我国改革开放后,国内也出现过新自由主义思潮,鼓吹自由化、私有化,干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治理方略。“发国难财”的论点,可谓把新自由主义推向了极致。按照“发国难财”的观点任其发展下去,在实践上将会造成极其严重的、残酷的后果。市场失序,物价飞涨,欺诈盛行,广大人民群体苦不堪言,经济停滞,社会混乱,这是一种必须摒弃的经济价值取向。

  • 罗竖一:切勿盲目服用双黄连口服液

    罗竖一:切勿盲目服用双黄连口服液

    中医自身的莫大优势,以及西医的先天性缺陷和其没有特效药的残酷现实,特别是不容再耽误的十万火急之疫情态势,注定“中医当是救治新型肺炎患者的主导者”。在抗击新型肺炎的工作中,西医当好配角即可——其本身就提供不了安全可靠的“特效药”。否则,既是对其自身的不负责,又是对医疗资源的浪费,更是对患者、民众、社会和国家的不负责。

  • 此次疫情,再没心没肺的人也应该思考的几件事!

    此次疫情,再没心没肺的人也应该思考的几件事!

    我还是希望善良的中国人,不要再对美国抱有美好的幻想,美国对中国举起的屠刀,从来就没有放下过,这两年来,美国那吃人的獠牙对中国暴露无遗,全方位的打压中国干涉中国威胁中国,要知道,美国可从来不是只说不做的主,恰恰相反的是,有的美分竟然以美国总统对中国的“亲切慰问”来作为美国不会实施阴谋的证据,这种幼稚到愚蠢的思维也好意思来写文章,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 某些人洗白谣言争夺疫情信息发布权的目的是什么?

    某些人洗白谣言争夺疫情信息发布权的目的是什么?

    有人以“8个人事件”作为突破口,公开提出要为谣言正名,提出不能惩罚造谣者。这种说法从法理上说不过去,从逻辑上也是站不住脚的,不能因为有人造谣,就不处分渎职的官员;同样,不能因为有官员渎职,就把造谣合法化,有人把两者对立起来,如果不是糊涂就是别有用心。

  • 刘清泉:面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医有哪些经验?

    刘清泉:面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医有哪些经验?

    对于陌生的传染病,只要搞清证候特点,得出核心病机,就有办法应对。比如说在中国无流感病例时,我们通过对美国、墨西哥的病例特点的研究,总结出这次甲型H1N1流感是温病的特点,而不是伤寒,制定的方案是用辛凉重剂麻杏石甘汤治疗。当后来中国出现病例后,验证了我们当初的推断。只不过大多病人病情更轻一些,所以对轻一些的患者就用辛凉轻剂银翘散。我们又进一步预测,如果病情加重会很快进入营血分,又给出了清营凉血的方子,阻止重症的发生。所以对于陌生的传染病,中医能提供基本思路,但没有定法。

  • 肺炎将导致经济衰退?对不起,您脑洞太大了

    肺炎将导致经济衰退?对不起,您脑洞太大了

    这篇文章的传播者是明显制造恐慌气氛,要通过制造对中国经济的不信任,发起舆论战、金融战。炮制这篇文章的人显然非常明白一个原理:经济上的预期可以自我实现,如果在经济领域造成恐慌,就真的会影响经济。因此,这篇文章用了大量渲染煽情的口吻,用了大量耸人听闻的字眼——比如“很有可能变成恶性循环”、“已经焦虑的天天失眠”“2020不用说肯定是赚不到钱了”。您吓唬谁呢?

  • 《科学》杂志:武汉海鲜市场或许不是新型病毒来源

    《科学》杂志:武汉海鲜市场或许不是新型病毒来源

    北京首都医科大学的曹斌是《柳叶刀》杂志的通讯作者兼肺科专家,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美国科学新闻网站ScienceInsider,他和他的合著者“赞成露西(Lucey)的批评。”“现在看来, 海鲜市场不是该病毒的唯一来源,”“但是说实话,我们仍然不知道该病毒从何而来。”

  • 一位科技工作者梳理分析的疫情时间线

    一位科技工作者梳理分析的疫情时间线

    我们应该意识到,骂不解决问题,骂谁也不解决问题。而武汉现在面临的困境随着紧急动员的启动,会在随后的1~3天内初步缓解(本文修改时)。125坦克炮是分装弹,弹丸的药筒分开。从人传人确认开始,有人一直在生产脏弹。“别有用心”这四个字说着都嫌烦。而我们,千万不能让自己的一腔热血变成脏弹的发射药筒。不信的话,请看一看宝岛上苟延残喘的国民党反动派在telegram群号召党员微信转发某造谣微博账号。不信的话,请看一看那个宝岛上反动当局要求“禁止对大陆‘出口’口罩”。毕竟,有的东西是你死我活的。

  • 吕景胜:传染病疫情报告和通报行为及制度考量维度

    吕景胜:传染病疫情报告和通报行为及制度考量维度

    传染病疫情报告通报制度存在着道义、效率、社会效果、社会控制、法制分析维度。疫情报错了我们可以承受失败的损失;不报,我们承受不起万劫不复的灾难。最大的稳定、最大的政治是民众生命安全和政府公信力、政府存在的道义基础。如果政府官员认识不到疫情报告、通报制度的内在逻辑与本质,下一个悲剧和灾难还在等待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