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共为您搜索到54篇文章
  • 《外交事务》| 冠状病毒会终结全球化吗?

    《外交事务》| 冠状病毒会终结全球化吗?

    当世界各地的政策制定者都在努力应对新冠病毒及其影响时,他们将不得不正视这样一个事实:全球经济运转并非完全按照他们所想。全球化要求各国劳动力的专业化程度不断提高,这一模式催生了非凡的生产效率,但也带来了巨大的隐患。此次新冠病毒COVID-19在全球的扩散就暴露了这些弱点。在危机时刻,单一来源的供应商或单一生产某一特定产品的地区可能会意想不到的脆弱,导致供应链崩溃。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更多的类似漏洞将被暴露出来。

  • 鹿野:俄罗斯疫情爆发的很诡异,或被投毒

    鹿野:俄罗斯疫情爆发的很诡异,或被投毒

    在中国疫情明显得到控制,而欧美却全面爆发,西方霸权摇摇欲坠的情况下,反华势力通过刻意投毒让中国再次爆发疫情的可能性,的确正在增长。我们必须对此做好充分的准备,防止未来像俄罗斯这样突然出现诡异的爆发。

  • 辽宁王忠新:美国竭力污名化中国“用心极其险恶”

    辽宁王忠新:美国竭力污名化中国“用心极其险恶”

    对于新冠病毒源头何在,已成近期国际斗争的焦点。追溯病毒发源地事关重大,必须针锋相对,必须寸步不让,必须明确发声,必须彻底揭露!中国某些公知精英,在病毒源头还没查清,就跳出来让“中国道歉”,这都是“第五纵队”的行为,必须坚决打击,绝不能手软!

  • 伊剑:美国疫情失控之迷

    伊剑:美国疫情失控之迷

    与中国相比,美国是一个地广人稀的国家,如果美国的新冠病毒源自武汉,在短时间内,美国不会所有的州都被感染,也不应该有这么大数量的人被感染。只有在病毒已经存在较长时间并广为传播的情况下,才会达到目前这么严重的程度。如果病毒是去年6月份就已经在美国内出现,从时间上看,是比较合理的推测,能够解释目前美国内疫情失控的情况。

  • 鹿野:新冠肺炎源头逐渐清晰,警惕再次投毒

    鹿野:新冠肺炎源头逐渐清晰,警惕再次投毒

    赵立坚只是质疑“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并没有说一定是美军更没有说是刻意投放病毒,只是要美国解释并不是要美国承担责任。在这种情况之下,美国完全可以置之不理或者找个发言人来对喷,可特朗普却气急败坏,亲自跳出来一次又一次的大喊“中国病毒”,已经颇有几分不打自招的意味。

  • 杰西·沃特斯和阿丘,你俩凭什么要中国道歉?

    杰西·沃特斯和阿丘,你俩凭什么要中国道歉?

    不但是阿丘,在这次的疫情中,国内的牛鬼蛇神基本上倾巢而出,配合境外势力,企图压垮中国甚至是改变中国的社会制度,他们也许认为这是最后的机会或者说是最好的机会了。实事求是的人不会像西方国家某些人和我们国内自由派那样无中生有或者说在没有证据之前先入为主下结论,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我们不会轻易下结论源头在哪里,是人为的、无意的过失,还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惩罚,只不过源头并不在中国。

  • 阿南:巍巍南山   以行证道

    阿南:巍巍南山 以行证道

    在这次举国抗疫期间,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公立医院的白衣战士,建设火神山医院的千万劳动者,以钟南山为代表的科技工作者,以快递小哥汪勇为代表的“打工仔”,都冲在抗疫最前线,奋不顾身,为抗疫各尽所能。但也有忙着往后退的,忙着瞒骗应付的,忙着借疫情发财的,忙着趁机争名夺利的,忙着制造恐慌恐惧情绪的……这些说到底,正是不同的三观在起作用。

  • 外媒:伊朗卫生部副部长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

    外媒:伊朗卫生部副部长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

    34例新增确诊病例中,16人来自库姆,9人来自德黑兰,1人来自法尔斯省,2人来自马赞德兰省,2人来自吉兰省,1人来自戈勒斯坦省,1人来自格什姆省,2人来自厄尔布尔士省。大多数确诊病例都有库姆接触史。贾汗普尔呼吁民众避免出行,尽量待在家里。

  • 日本不想管,韩国管不了

    日本不想管,韩国管不了

    资本主义不遗余力打造“小政府”的观念,从未为的都不是人民,而是他们自己的鬼蜮心思,“小政府”没有强制力量,无法动他们剥削而来的蛋糕,“小政府”不够独立自主,更容易被他们掌控,就算出一个难以掌控的政治强人,他们还可以扶持另外的势力通过选举取而代之。韩国是一个被选票捆绑的小政府,摊上了一个被民主自由忽悠瘸了的大社会。

  • 范南:是谁对“人传人”现象一锤定音的?

    范南:是谁对“人传人”现象一锤定音的?

    1月20日下午,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有关防控情况,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高福、李兰娟、袁国勇、曾光等就公众关心的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实录说明:一个新型病毒导致的疾病,自然会有一个认识和鉴定的过程。

  • 申鹏:日本只怕是要出大事……

    申鹏:日本只怕是要出大事……

    日本对待疫情的态度,我们没有办法评价,因为国情不同,日本不是一个拥有强力政府的国家,无法像中国武汉一样,一声令下迅速地封城,人民对待灾难和死亡,本身也比较“佛系”,在他们看来,这就是一场比较严重的“流感”而已,他们更追求喜庆和欢乐,武汉百步亭的“万家宴”,与他们的“一万裸男争宝木”相比,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 这些令人惊愕的论调让我们看清国际“众生相”

    这些令人惊愕的论调让我们看清国际“众生相”

    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中国,国际上诸多国家与有识之士给予了巨大的支持。然而,在中国上下一心全力“抗疫”时,有一些国外媒体与个人借“疫情”对中国横加指责,造谣生事,落井下石,甚至口出粗鄙之语,如“东亚病夫”论、“生化武器”阴谋论等。为此,人大重阳君梳理国际上一些令人惊愕的言论,呈现疫情期的国际“众生相”,以助读者了解复杂的国际舆论环境。

  • 美国工人世界党:社会主义如何帮助中国抗击病毒

    美国工人世界党:社会主义如何帮助中国抗击病毒

    美国政府并没有花费数十亿美元来改善医疗保健或基础设施,而是把钱挥霍在包围中国的军事基地和威胁世界的新武器上。这里的工人需要了解中国的真实情况,并要求医疗保健的水平。每个人都有权利期待监督和国家级规划。

  • 马钢宪法,还是鞍钢宪法?

    马钢宪法,还是鞍钢宪法?

    我本人经历了5.12汶川地震,当过地震的灾民,因此,一度对地震预报的话题非常有兴趣,找了不少材料和论文来看。我惊奇的发现六七十年代中国的地震工作搞得有很成绩,并且,很有特色。我认为,这些历史上的宝贵经验,可以提供给我们当下来参考,给我们探索一种更加有效的机制带来一定程度的启发。

  • 陈辉:降服新型肺炎防化兵作用知多少?

    陈辉:降服新型肺炎防化兵作用知多少?

    中国人民解放军防化兵的诞生与世界防化兵的诞生有着共同的原因:近代化学工业的发展,毒气在人类战争中的出现。然而,也有着不同的原因:日军对中国使用化学武器,促使我军防化兵诞生;美军对中国人民志愿军使用细菌武器,促使我军防化兵壮大。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化学战受害国。我军防化兵,向世界证明了维护人类和平的信心和实力,为化学武器最终走向坟墓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 乔法容:“发国难财”之恶

    乔法容:“发国难财”之恶

    “发国难财”论点的理论溯源来自于西方的新自由主义,它把市场看成是万能的、不受任何干预和管理的。连西方一些经济学家都反对新自由主义,他们将此称之为“市场原教旨主义”(即市场是神圣的,混乱也不能干预)。我国改革开放后,国内也出现过新自由主义思潮,鼓吹自由化、私有化,干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治理方略。“发国难财”的论点,可谓把新自由主义推向了极致。按照“发国难财”的观点任其发展下去,在实践上将会造成极其严重的、残酷的后果。市场失序,物价飞涨,欺诈盛行,广大人民群体苦不堪言,经济停滞,社会混乱,这是一种必须摒弃的经济价值取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