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共为您搜索到46篇文章
  • 中国人病毒缠身、九分象鬼吗?——驳胡适、柏杨

    中国人病毒缠身、九分象鬼吗?——驳胡适、柏杨

    这不是表面防堵华夏文明者向往吾土吾民生活审美的流露吗?丑陋的中国人柏杨一口咬定:“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一种滤过性病毒,使我们子子孙孙受了感染,到今天都不能痊愈。”那些着迷中国传统文人生活情调的美国人把整个翰林书房漂洋过海而去,难道就不怕被黄种病毒感染吗?从西方人既敌视中华文明,又不禁爱慕中国古典文化,可以看出中国的传统并非如胡适、柏杨所咬牙切齿的不堪。《左传》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历史的真相是,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妨碍了基督教文明对全球的征服,必然去之而后快。胡适宣称“要诚心诚意的想,我们祖宗的罪孽深重”,是“洋奴买办”已不足谥其恶,蒋介石所痛斥“为害民族文化之蟊贼”庶几近之。

  • 古明浩:胡适、徐志摩不知道的西方粪臭文明

    古明浩:胡适、徐志摩不知道的西方粪臭文明

    西风东渐以来,咱们中国人受到多大的误导。那些喝了点洋墨水的媚外者所兜售的泰西药方有多少真实成分呢?柏杨口授的病毒是藏身注重卫生以筷用餐者,还是随地疴屎拉尿以手抓饭之徒身上,不是很清楚吗?从吾土吾民的六朝烟水气对照吃手抓饭者满街的臭气熏天,会让人深刻体认无知的西化派长年经营中国人卑贱感是何等丧心病狂!靠殖民掠夺暴发者真有资格称文明人吗?想想一再遭纵火洗劫的圆明园!诅咒祖宗戕害民族自信者知罪乎?

  • 长河红阳 | 傅斯年:爱国无心,倾轧有道

    长河红阳 | 傅斯年:爱国无心,倾轧有道

    得罪了美国人的孔祥熙,在傅斯年大师看,实在该杀了!不必美国人做什么明显的大动作,傅斯年也准备了格外粗的棍子!如果傅斯年真的抡起棍子,仰仗美国援助的蒋介石也就再也罩不住他连襟了,蒋氏指示走卒陈布雷先一步向傅群主要去了黑材料,并向傅群主、傅斯年做了委员长一定会“秉公处理”的保证走了。“皇恩浩荡”,蒋氏后来对孔氏的处理是个“皆大欢喜”的结果:孔氏被掳夺了所有官衔安慰了美国人,也安稳了傅群主,而孔氏的罪恶也没有被公开,倾吞的国财也没有吐出来。这其实也是个信号:既往不咎,傅大师休要再纠缠往事!这样的前后事件串起来,像不像《大宋提刑官》里吴淼水黑材料敲诈朝廷高官案?皇上一把火把吴淼水手里的高官黑材料烧光了……像不像?只是,傅斯年绝不是宋慈!

  • 无为李爷:物理学界的扫地僧——低调的杨振宁

    无为李爷:物理学界的扫地僧——低调的杨振宁

    很多人知道蒋公称毛润之为“毛匪”,不知道蒋公也曾称杨振宁先生为“杨匪”……因为蒋公为了拉拢杨振宁回台湾,亲自请杨振宁先生的岳母、杜聿明的夫人曹秀清喝茶。但是杨振宁先生毅然决然的选择了代表中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无时不刻不在为新中国说好话,无时无刻不显示他对祖国的热爱!无时不刻不在贯彻周总理“为了发展与发达国家的关系,请杨振宁留在美国组织华人协会,为中国做宣传”的特殊安排。和钱学森一样,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的最高规格重视。正因为他爱国,公知们没有一个喜欢他的。正因为他爱国,他被各种编排、诋毁、抹黑。

  • 鲁迅批判胡适是因为“个人成见(私怨)”吗?

    鲁迅批判胡适是因为“个人成见(私怨)”吗?

    胡适的所谓“我们必须承认我们自己百事不如人”,是标标准准的逆向种族主义,它可以把中国人膜拜的方向指向任何一个洋人/列强种族。具体到胡适对日本的友善,对美国的膜拜,胡适的拥趸里出一帮子美分、精日不在话下。当今一切精日拥抱日本的理由,在胡适的这段话里都能找到根子,当然,在当时日寇在我国东北施行的奴化教育中,也能找到。那么我们完全有理由说,胡适不光是当代中国公知的老祖,还是精日们的不祧之祖!

  • 郭沫若和胡适,哪个更有骨气?

    郭沫若和胡适,哪个更有骨气?

    可叹那些真的猛士,一生面对无穷的黑暗、淋漓的鲜血,坦然相对,努力抗争,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生命,更不在乎自己的身后名。就因为他们不和胡适这样的人一样,不和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公子小姐们混在一起,不会红袖添香四手联弹袖手谈风月。所以,他们的事迹被扭曲,他们的名声被抹黑,他们被“打得粉碎”,我这里,说的不只是“郭沫若”。

  • 无为李爷:中国公知祖师爷无敌渣男胡适

    无为李爷:中国公知祖师爷无敌渣男胡适

    胡适偷腥,做的最绝的就是与陆小曼婚外情。徐志摩是胡适的朋友,徐志摩去欧洲,托付胡适照顾陆小曼,肉包子打狗——胡适把陆小曼照顾床上去了。所以蒋公说:此人实为一个最无品格之文化买办,无以名之,只可名曰‘狐仙’,乃为害国家,为害民族文化之蟊贼!李爷说:蒋公说的对!

  • 蒋介石论胡适:“为害民族文化之蟊贼”!

    蒋介石论胡适:“为害民族文化之蟊贼”!

    胡适大节不端,小节亦然。一是其私德卑劣。吃喝嫖赌放在黄金荣张学良身上不是问题,而放在一个北大校长身上就是问题。二是其学问低下。胡适没有真才实学,无论历史、文学、哲学、教育、红学,哪一门都稀松平常。三是不懂民族大义。胡适一生崇洋媚外,挟洋自重;以卖国为荣。胡适好挖祖坟,诋毁中华文化,搞历史虚无主义,为他传播西化制造空间,此乃大逆之罪。

  • 郭沫若渣男、蒋介石种梧桐……你被骗了多久?

    郭沫若渣男、蒋介石种梧桐……你被骗了多久?

    这些段子、故事看得多了,肯定都会自然而然生出一丝怪异的感觉:“为什么我们的敌人都这么伟光正,我们的朋友都这么坏?”。因为有不少编造历史的人,就是希望大家有这种感觉。因为一般人会有一种惯性思维:如果你身边的朋友都是一群好人,那你肯定也是个好人;如果你身边的朋友都是坏人,那你肯定也是坏人。骂郭沫若不过是个假象,借着郭沫若的话讽刺毛主席才是真正目的;夸国民党是假象,用中华民国讽刺新中国才是真正目的。

  • 郑州李爷:胡适没学术有节操?

    郑州李爷:胡适没学术有节操?

    胡适有什么文学作品?什么学术成就?《两只蝴蝶》?还是《秘摩崖月夜》?胡适博士是假的,《论训诂之学》是抄袭的。胡粉有什么资格看不起郭沫若?甲骨文只是人家闲着也是闲着随手翻翻弄成了“四堂”之一。胡适不愧是中国公知祖师爷,大节全无,小节全碎。给郭沫若提鞋都是不配的!

  • 蒋介石日记竟称胡适为野狗,送胡适挽联暗藏讽骂

    蒋介石日记竟称胡适为野狗,送胡适挽联暗藏讽骂

    蒋介石日记中曾经这样评价胡适:“对于政客以学者身份向政府投机要胁(挟),而以官位与钱财为其目的。平时唱中立,不送钱就反腔,而胡适今日之所为亦几乎等于此矣!”胡适受聘于普林斯顿大学葛思德东方图书馆年薪是5200美元,而现在能够查到的是:1951年至1955年间蒋介石透过俞国华向胡适送过9笔钱,每次5000美元。国民党败退台湾后,胡适写过一篇《台湾是多么自由》之文,赞颂台湾的民主自由,而此文竟让蒋介石为他付费掏了15000美元!

  • 从胡适的高论透视秦晖对五四的态度

    从胡适的高论透视秦晖对五四的态度

    港中大的教师秦晖贬低“五四”,虚化“五四”,要中国人坐等美国人在华盛顿会议上主持公道,核心要义就是胡适的“胡说”文里的“等候”!等着美国这路青天大老爷为中国伸冤。这二人“亲如父子”!当然,现而今的中国不是当年的中国,秦晖似乎不敢像胡适那样丧心病狂,说“等候五十年”,但是胡适的基本观点是完全继承了。

  • 事实证明:“民国大师”罪大恶极、一文不值!

    事实证明:“民国大师”罪大恶极、一文不值!

    其实,胡适之所以有如今的地位,一靠以敢于指鹿为马的勇气,二靠亲手培养了一批从各方面颠覆中华历史文化的弟子。胡适一辈子最伟大的成就,就是组成了一个享誉西洋的“古史辨”学派,以集体逛窑子、勇吃窝边草的精神,通过指鹿为马,证明了中国文化一文不值。他的古史辨弟子,又有了弟子;弟子的弟子,又有了弟子,于是,胡适精神传承至今。不得不承认,胡适精神博大精深。啥叫“古史辨”?简而言之:中国历史上什么最强,他们就说这方面中国自古就差的不行。

  • “笨伯”“伧夫”皆“乡愿”——胡、蔡互怼及其他

    “笨伯”“伧夫”皆“乡愿”——胡、蔡互怼及其他

    爱惜羽毛的蔡太史论争中没有像胡适、顾颉刚那样放肆,无所不用其极,但也并不甘心,一再反击(这正中胡适下怀)。胡适也一再以胜利者姿态嘲笑蔡元培“成见太深”。1939年10月21日《警察三日刊》上有一篇署名“逸樵”的《石头记补说》,伸蔡元培之说,而斥胡适“未除伧夫乡愿本色”。这个“逸樵”若非蔡元培本人,便是其死党。人情不甚相远,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坦荡”、“宽容”!

  • 历史背景与事实的还原:北大学人胡适思想批判一瞥

    历史背景与事实的还原:北大学人胡适思想批判一瞥

    1955年的“胡适思想批判”,金岳霖和汪子嵩、张世英、黄枬森合作写过一篇《批判胡适实用主义哲学》,又独立写过一篇《批判实用主义者杜威的世界观》。前者着重分析批判实用主义对于“经验”的解释,指明尽管实用主义者标榜自己的哲学是“最新的”“科学的”哲学,实质上却不过是最陈腐的主观唯心论哲学,与巴克莱主义、马赫主义等主观唯心论比较,没有任何新的东西。

  • “民国大师”的两种类型:鲁迅与顾颉刚

    “民国大师”的两种类型:鲁迅与顾颉刚

    王富仁教授的《鲁迅与顾颉刚》一书,不仅仅是对鲁迅、顾颉刚二人的论述,而是以他们两位为切入点,探讨民国学术史中两种不同的“类型”,并由此分析近代中国文化变迁中的正道与歧途。在作者看来,鲁迅与顾颉刚之间实有巨大的学术与思想分歧,这是导致后来二人交恶的深层次原因,甚至乃近代中国文化发展中两种不同路径具体而微的表现。作者分析鲁迅与顾颉刚之间的纠纷,除了挖掘二人学术思想上的巨大分歧,更从顾颉刚的社会身份、学术活动、价值取舍、自我认同等方面着手,将后者置于新文化运动后期的社会实践与学术生产机制之中,探讨顾氏如何置身其中,形成自己的一套对学术、社会、自我的基本认知。本书对于理解五四新文化运动中不同的文化类型与学术流派,提供了极有价值的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