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共为您搜索到39篇文章
  • 蒋介石论胡适:“为害民族文化之蟊贼”!

    蒋介石论胡适:“为害民族文化之蟊贼”!

    胡适大节不端,小节亦然。一是其私德卑劣。吃喝嫖赌放在黄金荣张学良身上不是问题,而放在一个北大校长身上就是问题。二是其学问低下。胡适没有真才实学,无论历史、文学、哲学、教育、红学,哪一门都稀松平常。三是不懂民族大义。胡适一生崇洋媚外,挟洋自重;以卖国为荣。胡适好挖祖坟,诋毁中华文化,搞历史虚无主义,为他传播西化制造空间,此乃大逆之罪。

  • 郭沫若渣男、蒋介石种梧桐……你被骗了多久?

    郭沫若渣男、蒋介石种梧桐……你被骗了多久?

    这些段子、故事看得多了,肯定都会自然而然生出一丝怪异的感觉:“为什么我们的敌人都这么伟光正,我们的朋友都这么坏?”。因为有不少编造历史的人,就是希望大家有这种感觉。因为一般人会有一种惯性思维:如果你身边的朋友都是一群好人,那你肯定也是个好人;如果你身边的朋友都是坏人,那你肯定也是坏人。骂郭沫若不过是个假象,借着郭沫若的话讽刺毛主席才是真正目的;夸国民党是假象,用中华民国讽刺新中国才是真正目的。

  • 郑州李爷:胡适没学术有节操?

    郑州李爷:胡适没学术有节操?

    胡适有什么文学作品?什么学术成就?《两只蝴蝶》?还是《秘摩崖月夜》?胡适博士是假的,《论训诂之学》是抄袭的。胡粉有什么资格看不起郭沫若?甲骨文只是人家闲着也是闲着随手翻翻弄成了“四堂”之一。胡适不愧是中国公知祖师爷,大节全无,小节全碎。给郭沫若提鞋都是不配的!

  • 蒋介石日记竟称胡适为野狗,送胡适挽联暗藏讽骂

    蒋介石日记竟称胡适为野狗,送胡适挽联暗藏讽骂

    蒋介石日记中曾经这样评价胡适:“对于政客以学者身份向政府投机要胁(挟),而以官位与钱财为其目的。平时唱中立,不送钱就反腔,而胡适今日之所为亦几乎等于此矣!”胡适受聘于普林斯顿大学葛思德东方图书馆年薪是5200美元,而现在能够查到的是:1951年至1955年间蒋介石透过俞国华向胡适送过9笔钱,每次5000美元。国民党败退台湾后,胡适写过一篇《台湾是多么自由》之文,赞颂台湾的民主自由,而此文竟让蒋介石为他付费掏了15000美元!

  • 从胡适的高论透视秦晖对五四的态度

    从胡适的高论透视秦晖对五四的态度

    港中大的教师秦晖贬低“五四”,虚化“五四”,要中国人坐等美国人在华盛顿会议上主持公道,核心要义就是胡适的“胡说”文里的“等候”!等着美国这路青天大老爷为中国伸冤。这二人“亲如父子”!当然,现而今的中国不是当年的中国,秦晖似乎不敢像胡适那样丧心病狂,说“等候五十年”,但是胡适的基本观点是完全继承了。

  • 事实证明:“民国大师”罪大恶极、一文不值!

    事实证明:“民国大师”罪大恶极、一文不值!

    其实,胡适之所以有如今的地位,一靠以敢于指鹿为马的勇气,二靠亲手培养了一批从各方面颠覆中华历史文化的弟子。胡适一辈子最伟大的成就,就是组成了一个享誉西洋的“古史辨”学派,以集体逛窑子、勇吃窝边草的精神,通过指鹿为马,证明了中国文化一文不值。他的古史辨弟子,又有了弟子;弟子的弟子,又有了弟子,于是,胡适精神传承至今。不得不承认,胡适精神博大精深。啥叫“古史辨”?简而言之:中国历史上什么最强,他们就说这方面中国自古就差的不行。

  • “笨伯”“伧夫”皆“乡愿”——胡、蔡互怼及其他

    “笨伯”“伧夫”皆“乡愿”——胡、蔡互怼及其他

    爱惜羽毛的蔡太史论争中没有像胡适、顾颉刚那样放肆,无所不用其极,但也并不甘心,一再反击(这正中胡适下怀)。胡适也一再以胜利者姿态嘲笑蔡元培“成见太深”。1939年10月21日《警察三日刊》上有一篇署名“逸樵”的《石头记补说》,伸蔡元培之说,而斥胡适“未除伧夫乡愿本色”。这个“逸樵”若非蔡元培本人,便是其死党。人情不甚相远,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坦荡”、“宽容”!

  • 历史背景与事实的还原:北大学人胡适思想批判一瞥

    历史背景与事实的还原:北大学人胡适思想批判一瞥

    1955年的“胡适思想批判”,金岳霖和汪子嵩、张世英、黄枬森合作写过一篇《批判胡适实用主义哲学》,又独立写过一篇《批判实用主义者杜威的世界观》。前者着重分析批判实用主义对于“经验”的解释,指明尽管实用主义者标榜自己的哲学是“最新的”“科学的”哲学,实质上却不过是最陈腐的主观唯心论哲学,与巴克莱主义、马赫主义等主观唯心论比较,没有任何新的东西。

  • “民国大师”的两种类型:鲁迅与顾颉刚

    “民国大师”的两种类型:鲁迅与顾颉刚

    王富仁教授的《鲁迅与顾颉刚》一书,不仅仅是对鲁迅、顾颉刚二人的论述,而是以他们两位为切入点,探讨民国学术史中两种不同的“类型”,并由此分析近代中国文化变迁中的正道与歧途。在作者看来,鲁迅与顾颉刚之间实有巨大的学术与思想分歧,这是导致后来二人交恶的深层次原因,甚至乃近代中国文化发展中两种不同路径具体而微的表现。作者分析鲁迅与顾颉刚之间的纠纷,除了挖掘二人学术思想上的巨大分歧,更从顾颉刚的社会身份、学术活动、价值取舍、自我认同等方面着手,将后者置于新文化运动后期的社会实践与学术生产机制之中,探讨顾氏如何置身其中,形成自己的一套对学术、社会、自我的基本认知。本书对于理解五四新文化运动中不同的文化类型与学术流派,提供了极有价值的参考。

  • 鲁迅从来不骂日本吗?骚年,你不知道的太多了

    鲁迅从来不骂日本吗?骚年,你不知道的太多了

    胡适不愧为中国公知祖师爷,大节全无,小节全碎。胡适是中国历史上最无耻、无德、无品、无人格文人的最高峰,是中国公知裸奔路上一座不可逾越的丰碑!

  • 澄清关于郭沫若的几个谣言

    澄清关于郭沫若的几个谣言

    民族危难之际,郭沫若是个顶天立地的爷们!被公知文人编排为绝情绝义,抛妻弃子!以郭鼎堂的名号,郭沫若要是和吴清源一样在1936年加入日本国籍,百分之百是日本政府和文化界的座上宾!而且是贵宾!可人家郭沫若呢?又当投笔请缨时,别妇抛雏断藕丝。这是何等的英雄!

  • 胡适的那些事儿——中国公知祖师爷胡适之

    胡适的那些事儿——中国公知祖师爷胡适之

    胡适言必称美国民主、自由、宪政。不惜把自己打扮为灯塔国的使者,民主的先驱,自由的旗帜。但这些一旦遇到蒋公,天空飘来五个字——那都不叫事。

  • 胡适徐志摩的那些事——说说公知祖师爷胡适的小节

    胡适徐志摩的那些事——说说公知祖师爷胡适的小节

    以上3封信,就是徐志摩托炮友胡适照顾陆小曼,陆小曼给胡适之间往来的证明。而且都是英文写的,为什么?陆小曼说了:【你觉得如果我去看你的时候,她刚好在家会有问题吗?请让我知道!我不敢用中文写,因为我想用英文会比较安全。我的字还像男人写的吧?我想她看到这些又大又丑的字不会起疑心的。】这个她是谁?当然是胡夫人江冬秀。胡夫人虽然认识陆小曼,但是不认识英语啊!

  •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谈谈胡适其人其事其学其德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谈谈胡适其人其事其学其德

    胡适在新文化运动中是有功劳的,不能一笔抹杀,应当实事求是。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近年来,有的人把胡适捧上神坛,称之为“谦谦君子”,甚至树立为偶像和标杆。笔者经考证发现:胡适人品低下,既伤害家人又祸害朋友,对被捕进步学生非但缺少同情,反而替军阀开脱;胡适学问平平,章太炎、唐德刚、钱穆等学问大家皆评价胡适“没有根”、“不是个读书人”;胡适丧失民族气节,贬低、诋毁中华文化,宣扬、贩卖西方文化,甘当文化买办;胡适对中国的抗战基本没作出应有贡献,出使美国4年,不愿担当宣传抗战、支援抗战的责任和使命;胡适胸怀狭隘,自封文化艺术界第一,对于比他水平更高的人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为人苛刻;胡适奉行西方自由主义,实用主义、机会主义,坚决反对中国引进马克思主义,反对中国革命,就连蒋介石都说“其人格等于野犬之狂吠”,总之,我们对胡适的评价要实事求是,既要看到他对新文化运动贡献的一面,更要看到他民国文人兼政客、文化买办的一面。

  • 小人物今已逝,大视野当回归 ——沉痛悼念李希凡

    小人物今已逝,大视野当回归 ——沉痛悼念李希凡

    无产阶级意识形态的建树,比经济政治的建树要艰难千百倍,剥削阶级的传统根深蒂固,老人家的评估的确不错,一反一复人们才看得更清,王震同志就很典型。前者的建树,毛泽东殚精竭虑,举步维艰;而后者卷土重来,只要开放闸门,打开潘多拉盒子,轻松愉快,就可以洪水滔天。随着毛泽东走下神坛,胡适作为学术和思想文化的旗帜重新走上了神坛。胡适代表的精英文化与低俗明星文化是孪生兄弟,姊妹篇,后者离不开前者的“启蒙”开路,前者是后者的指归,只有在这沧海横流的市民文化、庸俗文化、低俗文化、垃圾文化、商业文化和娱乐至死文化中,它才能完成自己的最终实现。后者更切近、更直接地反映资本的需求,“审美距离”比前者近得多。

  • 鹿野:美国副总统为何推崇鲁迅而非胡适张爱玲?

    鹿野:美国副总统为何推崇鲁迅而非胡适张爱玲?

    至于今天,即使是美国最右翼的反共势力,也放弃了用胡适和张爱玲来对抗毛泽东主席与中国共产党推崇的鲁迅的做法。几乎所有的人都公认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成就最高的还是鲁迅先生,而不是胡适或张爱玲。当然,美国反共势力之所以这么做,某种程度上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说到底,假的就是假的。如果长期把一些不具备文学基本素养的人说成杰出的文学大师,只会败坏自己的名声。可惜的是,今天的中国公知甚至某些专家学者却还推崇“民国范儿”。他们以夏志清的文学史等一些美国早年的反共宣传品为依据,把胡适和张爱玲说成是比鲁迅更杰出的伟大作家。由此观之,这些自称“去政治化”的人恐怕比以反共反华闻名的P斯政治偏见还要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