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实向虚共为您搜索到4篇文章
  • 苗圩:服务业比重上升不代表制造业重要性下降 警惕脱实向虚

    苗圩:服务业比重上升不代表制造业重要性下降 警惕脱实向虚

    在1月13日的第九届中国经济前瞻论坛上,工信部部长苗圩表示,“再工业化”战略已经成为全球多国的趋势,中国制造业的发展面临着“双向挤压”的竞争态势,在此过程中,国内一些观点把工业化等同于耗能污染、产能过剩,设想用服务业的发展来代替制造业的发展来拉动整个经济的增长,或者把制造业与产业结构升级、培育新动能对立起来是不成立的,他强调要注意虚拟经济过热带来的要素纷纷从制造业领域抽离,向金融、房地产等行业过度集聚。

  • 企业还敢造假?请央行坚持“锁短放长”

    企业还敢造假?请央行坚持“锁短放长”

    资本市场是金融资源通往实体经济的唯一通道。如果央行真心希望中国金融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那就没有理由总试图不切实际地拉高货币市场利率。因为,利率上升本身就是资本市场的压制力量,而且货币市场利率上升会引发货币投机挤压资本市场投资规模。这一点,2013年6月和去年第四季度以来的市场事实两次证明。所以,我们恳请中央银行不要继续“锁长放短”的操作,那不是什么理论问题,而是中国实体经济和支撑实体经济资本供给的资本市场不能承受之重。

  • 必须抑制两极分化,才能做强实体经济!

    必须抑制两极分化,才能做强实体经济!

    实体经济日益萎缩的困境,根源并不是由于虚拟经济的盲目扩张造成的,是实体经济相对过剩且无力消化其过剩,才导致了资本不得不去做大做强虚拟经济。这个结论的政策含义是:要做大做强实体经济,不仅要抑制虚拟经济的非理性扩张,更应当通过调整收入分配关系来抑制两极分化。

  • 金融“脱实向虚”的五大诱因

    金融“脱实向虚”的五大诱因

    积极财政政策和紧缩货币政策组合使得中长期信贷资本和其它形式的债务资本被积极财政政策之下的国有企业占用,而非国有经济主体所能够获得的金融资源“期限短、价格高”。如此市场诱惑,导致大量民间实业资本进入金融市场,并从事短期金融套利交易,这当然也属于“货币金融”膨胀的范畴,属于金融“脱实向虚”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