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经济共为您搜索到3篇文章
  • 余云辉:发展自主型经济,打造国家极限生存能力

    余云辉:发展自主型经济,打造国家极限生存能力

    美国挑起中美贸易战和科技战,实质上是出于对中国发展趋势和社会制度优势的担忧。旧的秩序正在坍塌,新的秩序正在重建。中国在旧梦中惊醒,虽有不适和隐痛,但这不过是大国成长的烦恼。中美贸易战促使中国经济由“依附性经济”向“自主型经济”转型,通过产业、金融和制度三者之间的结合与互动,实现产业与科技的自主、金融与货币的自主、制度与机制的自主,并形成良好的“国家极限生存能力”。

  • 余云辉:关于打造“中国极限生存能力”的思考

    余云辉:关于打造“中国极限生存能力”的思考

    美国挑起中美贸易战和科技战,实质上是出于对中国发展趋势和社会制度优势的担忧。旧的秩序正在坍塌,新的秩序正在重建。中国在旧梦中惊醒,虽有不适和隐痛,但这不过是大国成长的烦恼。中美贸易战促使中国经济由“依附性经济”向“自主型经济”转型,通过产业、金融和制度三者之间的结合与互动,实现产业与科技的自主、金融与货币的自主、制度与机制的自主,并形成良好的“国家极限生存能力”。

  • 余云辉:发展自主型经济 打造国家极限生存能力

    余云辉:发展自主型经济 打造国家极限生存能力

    美国挑起中美贸易战和科技战,实质上是出于对中国发展趋势和社会制度优势的担忧。旧的秩序正在坍塌,新的秩序正在重建。中国在旧梦中惊醒,虽有不适和隐痛,但这不过是大国成长的烦恼。中美贸易战促使中国经济由“依附性经济”向“自主型经济”转型,通过产业、金融和制度三者之间的结合与互动,实现产业与科技的自主、金融与货币的自主、制度与机制的自主,并形成良好的“国家极限生存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