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共为您搜索到61篇文章
  • 孙晓:“有”的美国和“无”的中国之比

    孙晓:“有”的美国和“无”的中国之比

    中国社会上一贯吹捧西方,吹捧美国的某些人怎么也没想到,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有“自由、民主、人权”的美国居然会出现如此惨败的局面,更没有想到自己的脸都已经被打肿了。这也再次说明,某些人操中国没有西方所谓的“自由、民主、人权”的心真的没有任何意义,所以还是歇歇吧。

  • 什么情况下会更自由

    什么情况下会更自由

    当美国的自信遇到挑战时,个人自由也会被限制。战争中,一纸总统行政命令,可以把日裔美国人统统关到集中营。那时,没人管什么自由不自由。战时的新闻管制也是天经地义。即使是和平年代,美国的主流意识形态遇到挑战时,一样会出现麦卡锡主义这种侵犯个人自由的东西。国家越强大,国家的主流意识形态越强大,国民越团结越自信,其实才会越自由。

  • 申鹏:自由的国度,容不下一面红旗?

    申鹏:自由的国度,容不下一面红旗?

    苏联虽然不在了,但莫斯科列宁墓前依旧摆满了鲜花,无名烈士碑前依旧烈火长燃,德国柏林的红军解放雕像依旧屹立,镰刀锤子的红旗,依然在东方一个古老的国家遍地飘扬,任何一个社区任何一个边远农村的党支部,都挂着它。大国沙文主义的苏联已经死了,但人们不会忘记忘记他们曾经对人类文明的守护,不会忘记他们对理想主义的追求,人们不会忘记红色代表的意义,更不会忘记镰刀锤子的象征着什么。

  • 梁晓:自由帽不见了?

    梁晓:自由帽不见了?

    “法西斯”的各种图像和标志,在美国的各个权力机关随处可见。华盛顿站立铜像,左手扶着高大的法西斯束棒;林肯坐像的沙发扶手前部,就是两根法西斯束棒;芝加哥市政厅门廊上高悬的是花环围绕的法西斯束棒。“法西斯”出现之处,当然还有1920~1940年代的意大利国家法西斯党党旗和党徽,以及1912年以来常用的法国国徽、西班牙国民警卫队(Guardia Civil)标志等等……看来,“法西斯”由西方传统一脉相承,延续至今不变?自由与“法西斯”,在西方,在人权民主自由的美丽尖,到底是和谐统一,还是二律背反?

  • 草根和资本家的自由之间,隔着多少个小目标?

    草根和资本家的自由之间,隔着多少个小目标?

    资本集团只要两头下注,分别支持貌似水火不容的两党,就像赶羊一样把民意驱赶入羊圈,从而让其他政党边缘化、影子化。所谓的西式民主选举那些小党,就是政党界的草根。民主党、共和党,就是政党界的资本家。有人就会说,你说的轻巧,那我们为什么永远都是一党执政?我就要换个党,我就要一人一票!他就不想一想,我们的这个党,和蒋介石的那个党,中国人民在1949年就已经投过票了。美国为资本选管家,公知帮资本倒国家。

  • 突然发现,西方所谓的“高素质”全都成了一个笑话

    突然发现,西方所谓的“高素质”全都成了一个笑话

    我们很多时候对西方的了解,也多是公知大V们碎片化的描述,好像西方是一个充满着繁华、民主的自由世界,好像那里如同天堂般美好。然而,当新冠病毒在全球无差别攻击的时候,这些曾经美丽的童话似乎一个个不断被戳穿。

  • 王玉涛:阴谋与阳谋

    王玉涛:阴谋与阳谋

    从当今世界发展潮流来看,和平与发展是当今时代的主题。但冷战思维仍阴魂不散,零和博弈依然猖獗。追求霸权、推行强权政治,干涉他国内政,侵犯他国主权、安全及领土完整的行径严重违反联合国宪章所确立的宗旨和原则,违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这些逆时代潮流而动的企图是无法通过阳谋来实现的。因此美欧推行霸权必然明修栈道-以自由、民主、人权为借口、暗度陈仓,诉诸阴谋-通过颜色革命进行和平演变。

  • 韩依殊:情况越危急,容许的言论自由度越低

    韩依殊:情况越危急,容许的言论自由度越低

    政府出现失误不是必然的,言论自由出现失误是必然的。政府的失误政府能更正,言论自由的失误言论自由不能更正——政府发现失误,发一道正确的命令就能更正过来。言论自由产生了失误,不管再发多少正确的言论都更正不过来,因为政府有行为能力,出了失误有挽回的余地,言论自由没有行为能力,出了失误没有挽回的余地。危机时刻用言论自由制约政府,实际效果是破坏信心信任和权威,破坏统一指挥,制造矛盾混乱甚至四分五裂。

  • 于中宁: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于中宁: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香港问题的复杂性就在于,香港暴乱的背后,有一个为美国战略利益服务的,以欺骗为手段的知识精英群体,还有一个受到他们长期欺骗的广大的民众群体。抓捕暴乱分子可以在短期内见效,但是揭露他们背后的那些险恶知识精英群体,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消除欺骗,让广大民众回归他们的切身利益,以公平公正来重整香港社会,就更是一个长期而艰巨的任务。关于这些我们以后再说。“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显然,以自由为名的罪恶在这个世界上远没有被终结。

  • 香港乱局,敲响了自由资本主义的丧钟!

    香港乱局,敲响了自由资本主义的丧钟!

    自由资本主义已经走入了历史的死胡同,必将像封建等级生产方式那样,被扫入历史的垃圾桶。那帮上蹿下跳的乱港分子,也就成了伴随着垃圾的曱甴,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 公知的悖论!

    公知的悖论!

    老百姓要的并不多,无非就是鲁迅先生说的“三部曲”:“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当下,生存和温饱对中国老百姓来说早已不成问题,现在无非就是发展到什么程度而已,而公知推崇的那些所谓的“自由”、“民主”能解决什么问题?前有苏联,后有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不仅发展无从谈起,连生存温饱都成了奢望,这样的“民主”、“自由”老百姓躲都怕躲不及,又怎么可能神经到去响应呢?这就是一个悖论!老百姓无法理解公知为何自甘堕落对中国咬牙切齿又对美国奴颜媚骨,就像公知永远无法理解老百姓为何“奴性十足”一样。

  • 世界人权日,美国的监狱里哀嚎一片……

    世界人权日,美国的监狱里哀嚎一片……

    难以想象,这些事情就发生在已经高度文明的现代社会,而且发生在号称世界上最发达、最讲人权和法治的美国身上……然而,美国人似乎记性不好,他们丝毫不提自己在国内和世界各地不断侵犯人权的行径,却时常对中国等不属于所谓西方民主政治体制下的国家指手画脚,多么的滑稽和可笑!真是“自由美利坚,枪击每一天!最爱讲人权,谎话连成篇!”

  • 欧洲贵族精神是这样的!你想学习吗?

    欧洲贵族精神是这样的!你想学习吗?

    欧洲式的民主、自由、法治,三者之和,叫做苏格拉底社会。苏格拉底社会的关键词:下级的人身从属于上级。还梦想到欧洲当贵族吗?还梦想当欧洲式的贵族吗?做这样的梦,本身就是一场春梦!梦中之梦!

  • 光明日报:西方“新闻自由”的双重标准

    光明日报:西方“新闻自由”的双重标准

    反观近期发生在加泰罗尼亚和伦敦的示威活动,纵火、拥堵机场、砸毁商铺等暴力违法活动与香港越来越像,当地暴力示威者甚至毫不避讳声称要复制所谓“香港经验”。但西方媒体对此却保持低调,认为这些事情发生在香港是“民主自由”,发生在西方则是“暴力骚乱”。事实证明,西方新闻观终究不过是权力与资本合谋编织的华丽外衣,假借“新闻自由”,奉行“双重标准”的做法,到头来只能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 香港的大学,为何容不下一张书桌?

    香港的大学,为何容不下一张书桌?

    香港年轻人就是这样,港男港女们平时就穿差不多的衣服,背差不多的包,梳差不多的头发,黑衣服黑裤子,远不如世界其他地区的人们穿衣有个性。他们时时刻刻都在让自己“合群”,你不赞同他们,不和他们一起玩,不和他们一起闹,你就被说成叛徒、内鬼、不懂民主自由的怪胎。他们把从众、裹挟、胁迫、人云亦云,当作了自由。这就是所谓的:“一家人要整整齐齐”。这不是自由!这里也没有自由,只有那无数被挟裹着的青春。

  • 哥谭市的“小丑”和“老爷”

    哥谭市的“小丑”和“老爷”

    当资本凌驾于政权之上,当财富可以把人与人之间彻底割裂,让富人和穷人之间的差距,比人和狗还大,哥谭市就是这个下场。富人有高墙堡垒武器科技,他们可以自由,暴徒和罪犯为所欲为,他们可以自由,唯独只有手无寸铁、老实本分、只想好好过日子的大多数普通市民得不到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