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共为您搜索到54篇文章
  • 韩依殊:情况越危急,容许的言论自由度越低

    韩依殊:情况越危急,容许的言论自由度越低

    政府出现失误不是必然的,言论自由出现失误是必然的。政府的失误政府能更正,言论自由的失误言论自由不能更正——政府发现失误,发一道正确的命令就能更正过来。言论自由产生了失误,不管再发多少正确的言论都更正不过来,因为政府有行为能力,出了失误有挽回的余地,言论自由没有行为能力,出了失误没有挽回的余地。危机时刻用言论自由制约政府,实际效果是破坏信心信任和权威,破坏统一指挥,制造矛盾混乱甚至四分五裂。

  • 于中宁: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于中宁: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香港问题的复杂性就在于,香港暴乱的背后,有一个为美国战略利益服务的,以欺骗为手段的知识精英群体,还有一个受到他们长期欺骗的广大的民众群体。抓捕暴乱分子可以在短期内见效,但是揭露他们背后的那些险恶知识精英群体,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消除欺骗,让广大民众回归他们的切身利益,以公平公正来重整香港社会,就更是一个长期而艰巨的任务。关于这些我们以后再说。“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显然,以自由为名的罪恶在这个世界上远没有被终结。

  • 香港乱局,敲响了自由资本主义的丧钟!

    香港乱局,敲响了自由资本主义的丧钟!

    自由资本主义已经走入了历史的死胡同,必将像封建等级生产方式那样,被扫入历史的垃圾桶。那帮上蹿下跳的乱港分子,也就成了伴随着垃圾的曱甴,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 公知的悖论!

    公知的悖论!

    老百姓要的并不多,无非就是鲁迅先生说的“三部曲”:“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当下,生存和温饱对中国老百姓来说早已不成问题,现在无非就是发展到什么程度而已,而公知推崇的那些所谓的“自由”、“民主”能解决什么问题?前有苏联,后有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不仅发展无从谈起,连生存温饱都成了奢望,这样的“民主”、“自由”老百姓躲都怕躲不及,又怎么可能神经到去响应呢?这就是一个悖论!老百姓无法理解公知为何自甘堕落对中国咬牙切齿又对美国奴颜媚骨,就像公知永远无法理解老百姓为何“奴性十足”一样。

  • 世界人权日,美国的监狱里哀嚎一片……

    世界人权日,美国的监狱里哀嚎一片……

    难以想象,这些事情就发生在已经高度文明的现代社会,而且发生在号称世界上最发达、最讲人权和法治的美国身上……然而,美国人似乎记性不好,他们丝毫不提自己在国内和世界各地不断侵犯人权的行径,却时常对中国等不属于所谓西方民主政治体制下的国家指手画脚,多么的滑稽和可笑!真是“自由美利坚,枪击每一天!最爱讲人权,谎话连成篇!”

  • 欧洲贵族精神是这样的!你想学习吗?

    欧洲贵族精神是这样的!你想学习吗?

    欧洲式的民主、自由、法治,三者之和,叫做苏格拉底社会。苏格拉底社会的关键词:下级的人身从属于上级。还梦想到欧洲当贵族吗?还梦想当欧洲式的贵族吗?做这样的梦,本身就是一场春梦!梦中之梦!

  • 光明日报:西方“新闻自由”的双重标准

    光明日报:西方“新闻自由”的双重标准

    反观近期发生在加泰罗尼亚和伦敦的示威活动,纵火、拥堵机场、砸毁商铺等暴力违法活动与香港越来越像,当地暴力示威者甚至毫不避讳声称要复制所谓“香港经验”。但西方媒体对此却保持低调,认为这些事情发生在香港是“民主自由”,发生在西方则是“暴力骚乱”。事实证明,西方新闻观终究不过是权力与资本合谋编织的华丽外衣,假借“新闻自由”,奉行“双重标准”的做法,到头来只能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 香港的大学,为何容不下一张书桌?

    香港的大学,为何容不下一张书桌?

    香港年轻人就是这样,港男港女们平时就穿差不多的衣服,背差不多的包,梳差不多的头发,黑衣服黑裤子,远不如世界其他地区的人们穿衣有个性。他们时时刻刻都在让自己“合群”,你不赞同他们,不和他们一起玩,不和他们一起闹,你就被说成叛徒、内鬼、不懂民主自由的怪胎。他们把从众、裹挟、胁迫、人云亦云,当作了自由。这就是所谓的:“一家人要整整齐齐”。这不是自由!这里也没有自由,只有那无数被挟裹着的青春。

  • 哥谭市的“小丑”和“老爷”

    哥谭市的“小丑”和“老爷”

    当资本凌驾于政权之上,当财富可以把人与人之间彻底割裂,让富人和穷人之间的差距,比人和狗还大,哥谭市就是这个下场。富人有高墙堡垒武器科技,他们可以自由,暴徒和罪犯为所欲为,他们可以自由,唯独只有手无寸铁、老实本分、只想好好过日子的大多数普通市民得不到自由。

  • 西化精英不知的“蛮先生”与“忠先生”

    西化精英不知的“蛮先生”与“忠先生”

    西化精英们,只目眩于西方表皮的的“德先生”、“赛先生”,对真正撑持西方内里的“蛮先生”与“忠先生”殆缺体认;不懂抱团的散沙,何以叛逆频出?他山之野蛮,怎不见迫害喊冤!检察麦克阿瑟与马歇尔的虐来顺受,尤其是隐忍刺进屁股的血淋尖刀,我们会豁然惊悟,高喊自由、民主、人权者,其社会运作的真实图景跟黑手党没有太大差别。

  • 约翰·米尔斯海默:美国自由霸权战略

    约翰·米尔斯海默:美国自由霸权战略

    有关所谓全球范围内的“中国恐惧症”,米尔斯海默教授认为并不能如此一概而论,有些国家(例如美国)是存在对于中国崛起的担忧与恐惧的,但是并非所有国家的所有声音。但是,如果中国要成为其想要成为的全球性霸权力量,中国需要提升其软实力以及作为全球霸权国家与各个地区国家的互动能力,因为其也将会面对美国作为全球性霸权力量所面对的问题。

  • 什么叫做“自由”?

    什么叫做“自由”?

    真正的自由世界,一定是个和平、平等、公正、安全的世界,绝不是“枪战每一天的靓丽风景线”——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 当年危机时期的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与人民的苦难

    当年危机时期的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与人民的苦难

    80多年后的今天,我国的一些“学者”连篇累牍地向我们介绍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的价值,介绍那“神奇”的自动调节。他们在告诉我们这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的真相和实质方面,还不如杜蒙德、曼彻斯特和罗斯福等人。美国那些资产阶级人士多少指出了自由经济掩盖着资产阶级的残忍、罪恶、为所欲为和不人道,介绍了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神话的破灭。而这些,在对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顶礼膜拜的我国“学者”的文章和演讲中,却根本看不到。

  • 滚蛋吧,美国式“自由”

    滚蛋吧,美国式“自由”

    美国上层精英这些年很喜欢“友邦惊诧”,国内的很多“精神美国人”也喜欢替他们“友邦惊诧”,但凡不符合他们“自由”的标准,就要无端惊诧一下。可是友邦自己家屠杀印第安人,贩卖黑奴,贩卖武器,监控全世界,封杀国外企业,入侵伊拉克阿富汗,杀人无数,把好端端一个国家,变成遍地废墟,友邦从来不惊诧,中国人反分裂,支持国家统一,抵制个火箭队和NBA,友邦倒惊诧了。你说有趣不有趣?所以,我想说的是,中国的篮球爱好者、NBA球迷们,请看清楚他们的嘴脸,他们是想挣了我们的钱,还要我们跪着!从我们口袋里掏钱,却要干涉我们的家事!天底下没有这样的道理!

  • 英共(马):像捍卫自己的自由一样捍卫中国的自由

    英共(马):像捍卫自己的自由一样捍卫中国的自由

    这些由“非政府组织”(NGO)资助的流氓们企图煽动警方进行镇压,这完全是美国“颜色革命”的伎俩。在过去的20年里,同样的策略也迫使东欧那些有独立思想或亲俄的政府下台。这与2011年在叙利亚爆发战争的策略相同,最近也被用来试图在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挑起“内战”。

  •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网上公知盛传,到了欧洲之后的难民“民主了、自由了、也幸福了”,例如“拿的救助金比在中国的工资都多”、“不用工作白吃白喝有人养”之类的言论层出不穷。可事实呢?往往是有点钱的人才能买得起偷渡的船票,穷得叮当响的难民只能不停地跑,等待战火的审判。而那些逃走的,葬送在地中海中的亡魂无数,还要面临被贩卖的风险,到欧洲之后,能成功取得合法救助的人数比例也不高,流离失所的饿死鬼、病死鬼也不罕见,不见天日的难民营里苦苦祈盼的一张张面孔,也都是真实的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