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共为您搜索到26篇文章
  • 学术自由,华为除外!特朗普又给我们上了一课

    学术自由,华为除外!特朗普又给我们上了一课

    中国是一个科技强国,虽然无论是在应用技术还是基础研究上,中国的科技水平和顶尖的美国还有不小的差距,但比起欧盟日本还是强得太多。远远不能说“弱”,在以前,我们自己的学术期刊做得不好,我们也没有动力,把自己的学术期刊做好,我们也缺少这种在国际上权威的学术组织,因为科研圈普遍还是相信,科技是无国界的。现在,IEEE的行为正好给大家提了个醒,美国已经把手伸到了最神圣的学术圈,用下三滥的手段围堵华为了,中国贸易战是持久战,难保美国以后不会把打击面扩大打击所有的中国科研工作者,我们应该借此机会,做一个自己的学术组织,砸钱扶植自己的学术期刊广纳全世界的科研人才。

  • 评美国的文明较量论和孙公知的文明野蛮两极论

    评美国的文明较量论和孙公知的文明野蛮两极论

    孙公知很狡猾,这些年自由派用所谓的“民主国家”和“专制国家”来分别为西方国家和非西方国家贴标签,忽悠民众,但是他们却无法解释货真价实的专制国家海湾六国得到美国的支持尤其是庇护沙特王室派人对卡舒吉进行活体肢解的这种惨无人道的行为的现象,于是改变一种说法,使用了“文明”和“野蛮”两分法,企图和忽悠进行到底。

  • 某些人的“美国梦”,也该醒醒了!

    某些人的“美国梦”,也该醒醒了!

    中美贸易战,这是有关未来国运的事情,很可能要定下未来五十年的世界格局,事关每个人未来的美好生活。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个时候,请问,不和国家站在一起,和谁站在一起?这个时候,那些还在做着“美国梦”的人,也该醒醒了!

  • 俄罗斯批判西方恐俄症及其启示

    俄罗斯批判西方恐俄症及其启示

    通过对西方主要大国如法国、英国、德国、美国的恐俄症的梳理,可以看出,美国的恐俄症是法国的自由-民主主义恐俄症、英国的帝国主义恐俄症和德国恐俄症三者的综合,西方政界和媒体在对待包括俄罗斯在内的非西方世界存在有意无意的偏见和成见。表明了西方政治-意识形态及其价值观的伪善性,对于认识俄罗斯与西方关系、当代西方的政治现状具有较高参考价值,对于我国的对外传播及处理中国与西方关系有一定的启示意义。

  • 从杨东平及其教育集团看公知与敌对势力的根深蒂固

    从杨东平及其教育集团看公知与敌对势力的根深蒂固

    事实证明,长期以来我国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领域出现的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问题,还没有得到实质上和根本上的触动和肃清。曾经那些肆无忌惮的、完全公开的宣扬西方价值观、反共反华的公知势力虽然在过去一段时间内经过整顿,有所收敛,而且确实抓了几个小喽啰,气焰有所削弱。但是,冰冻三尺并非一日之寒,更严峻、更根本的问题是,不少亲西方、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第五纵队,由于善于钻营擅长自我保护,获取了体制内一部分两面人的保护。在教育领域内,像杨东平这样观点的人,在21世纪研究院的招牌庇护下,与信力建等教育资本家相勾结,其实掌握着很大的社会资源,有着极强的社会动员和鼓动能力。

  • 从英国脱欧的儿戏看中国为什么不能要西方民主自由

    从英国脱欧的儿戏看中国为什么不能要西方民主自由

    英国脱欧与否的反复有点儿戏,披着民主价值观很有白莲花的范儿,占据道德价值高地,看上去很美很骨感,实际效果只有穿鞋的人自己知道是否合脚。民主自由儿戏虽政治正确光鲜靓丽高大上,但也会导致民主自由有形式无质量、无效率。中国从不否定轻视民主自由,但中国自信,要中国自己的民主自由。

  • 西报:华盛顿借口“美国造”自由民主干涉委内瑞拉

    西报:华盛顿借口“美国造”自由民主干涉委内瑞拉

    伟大祖国靠小的祖国实现,但是将在革命的熔炉中实现,而不是在敌人划定的框架内实现,意识到在运动和活动之间黑夜向我们走来。今天是委内瑞拉,明天是谁?北方巨人(美国)的转让越来越成为谎言,这是危险的,让人警醒。

  • 中国宗教活动多元化和宗教势力上升是好事吗?

    中国宗教活动多元化和宗教势力上升是好事吗?

    中国共产党应该坚定自己的无神论的宗旨,应该理直气壮的教育自己的党员,和中国人民。我们是一个不信神,不信邪,顶天立地的民族。同时中国政府,中国的知识阶层,要总结我们中国近代历史,总结西方传教士妄图从精神上奴役中国人民的历史教训。中国政府要加强基层组织,基层社区的建设。人民政府要重新提倡与人民同甘共苦的传统。基层干部要到人民中间去,要为人民解决生活上的困难。要加强党在基层群众中对经济生产工作的领导力和凝聚力,慢慢组织人民进行粮食和蔬菜的生产。自给自足,提高食品安全。让人民吃上最好的,最安全的食品。要提高粮食,蔬菜,肉蛋等副食品的价格,要让农民的收入,跟其他行业的一样高。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解决食品安全的问题。只有有了真正的公平正义,我们才能有一个真正和谐平安的社会。

  • 告诉你什么叫做奴性,西方人的奴性为何举世无双

    告诉你什么叫做奴性,西方人的奴性为何举世无双

    若要问哪儿的人民的血管里充满了奴性,回答是:欧洲。苏格拉底说:贵族与屁民的身份,必须是世袭的,永远不可更改;屁民绝对是不能掌权的,否则会天下大乱。柏拉图的理想国,是这样的:允许亲兄弟姐妹相互结婚;只有优秀的男人、女人才够格结婚,屁民就不配结婚生子;男女交配,必须在政府规定的时间进行,否则就是犯罪;亚里士多德说:有的人生来就是主人,有的人生来就是奴隶;奴隶和女人,不过是跟猪狗之类的动物差不多的东西。初夜权,是欧洲女权主义实践的第一个创新。欧洲法制认为:主教、领主睡新娘子,那是依法治国;新娘子偷偷与别人睡,那是严重违法的,可直接斩杀,剁掉脑袋。总是斩杀女人,也不是个办法,于是,欧洲人有了第二个创新。欧洲人坚持预防为主,研制出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东西:贞洁带。正当中国人搞四大发明的时候,欧洲人在玩这个。

  • 吕景胜:“高铁女”案潜在风险及社会原因分析

    吕景胜:“高铁女”案潜在风险及社会原因分析

    近三十年我们谈权利、自由、维权、独立、个体意识、主体意识等等不少,但谈责任、义务、规范少了。舆论经常很深刻地引导民众不要奴性十足,结果没看见几个奴隶,却多了不少刁民、暴民。公民被启蒙的变成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 对历史与现实的双重误读:《给理想一点时间》评析

    对历史与现实的双重误读:《给理想一点时间》评析

    自由主义思潮始终将反对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视为自己的核心任务,从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史的经验教训看,我们应高度重视自由主义思潮对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发展的腐蚀与破坏。在当代中国,自由主义思潮提出了“给理想一点时间”的历史愿景,认为自由主义必将取代社会主义,自由主义的“自由”理想必然成为现实。自由主义思潮的一个显著特征是它既误读历史又误读现实,其无视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在中国发展壮大的历史必然性、现实合理性及其远大的发展前途。

  • 《大宪章》与民主自由,一个延续了八百年的谎言

    《大宪章》与民主自由,一个延续了八百年的谎言

    在《大宪章》的全部63个条款中,占据核心位置的、明确要求保障贵族及教会权益的条文约有18条,占全部条款的28%以上,其内容涉及保证贵族财产、司法和政治等各个至关重要领域的特权。此外,还有6条关于保障自由人财产、人身自由等权益的规定,占据所有条文的约10%。这些条文事实上也是贵族权益的保障,只不过为了显得不是只为自己谋取特权,用更加上位的概念“自由民”将市民阶层也囊括进来作为掩护。

  • 张维迎要“推动和捍卫”的“自由”是什么东东?

    张维迎要“推动和捍卫”的“自由”是什么东东?

    张维迎打着促进中国的发明创造的旗号推进所谓的“自由”,实质上是要改变我们国家的制度和体制,这是由其反动立场和本性决定的,只不过他的忽悠术也太拙劣了,实在是给北京大学丢脸。联系到他在改革开放过程中的“杰出贡献”以及他曾经赤裸裸的表达和在这篇文章中比较隐晦地表现出来的要推动改旗易帜的强烈愿望,人们不难看出他是怎么一个货色。他曾经被称为“人民公敌”,我觉得这个名称也蛮名副其实的。说实在的,张维迎之流现在已经属于一具腐烂发臭的政治僵尸,他跳不跳出来,对挽救他们的衰败趋势不会产生多大的作用,只不过又给人们充当一次反面教员罢了,从这一点看,我们还得好好谢谢大忽悠张维迎。

  • 资本主义是民主和自由的吗?

    资本主义是民主和自由的吗?

    当政治环境好时,资本主义的反民主和反自由的特点可以被缓和,但是绝不能被消除。对资本主义进行改良是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内的社会主义者所提倡的核心目标。但是如果要全面实现自由和民主,我们不能仅仅去改良资本主义,而是要彻底消灭它。简而言之,资本主义与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和民主是互不兼容的。

  • 西方“自由媒体”真的自由吗?

    西方“自由媒体”真的自由吗?

    西方媒体越强大,就越需要有独立的监管力量对其进行监管,西方政府虽然也试图监管了,但因制度问题,地位低下无力监管,也做不到独立。没有监管和制衡的西方媒体集团自然就变成了独裁的主流信息发布者,一切为媒体财团的最高利益服务,长期自吹自擂的“理中客”和“言论自由”也不可能有了。

  • 杨舒平为何“反认他乡是故乡”

    杨舒平为何“反认他乡是故乡”

    新中国六十多年的实践,充分证明毛主席带领中国人民选择的道路是完全正确的,中国不仅冲出了近代以来的历史三峡,而且实现了真正的“弯道超车”,走向了比现代西方更高等级的文明。但自八十年代以来,精英阶层否定了这条道路,就只剩下“传统的中国VS现代的西方”,就没有什么道路自信可言,就会以把中国建设成一个山寨版的美国为目标,就会每日每时的、自发的和大批的产生杨舒平小姐这样“反认他乡是故乡”的精神美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