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化共为您搜索到7篇文章
  • 回到斯密,还是要回到马克思?

    回到斯密,还是要回到马克思?

    林毅夫和张维迎都主张回到斯密。但张维迎中意的是斯密的自由化、市场化、私有化,而且完全撇开斯密观点的历史局限性,这恰恰是我们现在要坚决反对的。林毅夫中意的是斯密《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研究》的方法,但他却不懂得这种方法是二元且对立的,非历史的,完全不适合当代中国的实际情况。现在我们必须回到马克思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上,只有它才是唯一正确的指导思想,才能指导当代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解释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的地方现象。

  • 美国的“华盛顿共识”,是一剂误导他国经济的毒药

    美国的“华盛顿共识”,是一剂误导他国经济的毒药

    “华盛顿共识”政策是美国精英向其他国家推销的十项宏观经济政策,也是美国精英号称美国政府执行的政策,其基本原则就是市场化、私有化和自由化。本书根据美国政府公布的统计资料和官方公报,分析美国执行“华盛顿共识”政策的情况,结果表明,美国政府执行的经济政策往往与美国精英推销的“华盛顿共识”政策是相反的。美国的财产属于国家,私人拥有的不是所有权,而是使用权;战后美国从未真正增加私有化,美国政府和国有企业控制了美国大部分经济资源;美国的市场化是美国政府严密管制的市场化,从未推进和实行取消管制的市场自由化。华盛顿共识政策所推销的私有化和自由化原则都是美国精英用来误导其他国家的谎言。我们亟需清除“华盛顿共识”政策和思想及其在国内经济界的影响。

  • 中国最大的问题:金融自由化过度

    中国最大的问题:金融自由化过度

    为什么中国会出现这么多的“准金融机构和准金融市场”?这不只是货币政策的问题,而关键是金融监管不作为、不协调。尤其是在金融自由化思想的干扰下,不敢作为、不愿作为、不能作为。在我看,这是中国金融乱象层出不穷的核心因素。中央政府不是不管,而是管不到位。现在,政府多以“非法集资”的名义实施对金融市场的整顿,但“非典型非法集资”多如牛毛,想管、想查都管不过来、查不过来。这不是大问题吗?

  • 余永定:人民币自由化要暂时休息整顿

    余永定:人民币自由化要暂时休息整顿

    随着外汇储备的逐渐减少,对于干预外汇市场的能力就越来越低,资本外逃的速度可能更快。我们不应该害怕贬值,我相信贬值的幅度不是没有边际的,我们完全可以控制。如果贬值幅度过大,进一步的加强资本管制,我们有大量的外汇储备,到最后的时间,我们有一个底线,不能让汇率贬值超过25%。贬值不超过25%,这可以让我们有大量的弹药。

  • 钮文新:中国金融不宜“自由化”

    钮文新:中国金融不宜“自由化”

    中国不能搞金融自由化,更不能无度推进金融自由化,因为这是美元的专利。它们主张金融自由化是因为金融自由化会给美元霸权带来巨大的利益。试想,如果货币地位不平等、金融地位不平等,依据自由市场原则达成的交易结果,可能是公平的结果吗?如果不公平,那谁是赢家?按照“市场供求关系决定价格”这一自由市场基本原则,外汇市场交易的汇率结果一定被不公平的货币地位扭曲。

  • 余云辉评资本项目自由化:应该尽快叫停“金融洋跃进”

    余云辉评资本项目自由化:应该尽快叫停“金融洋跃进”

    从美国全球战略布局角度看,美国国家利益的主战场是亚太、是亚太地区的中国、是中国地区的经济与金融领域。中国必须防止央行和证监会的主要官员头脑过热,不能搞国际金融“洋跃进”,不能刻意追求人民币特别提款权和人民币国际化,不能为弥补跨国产业资本的流出而引进国际金融投机资本,不能为此放弃资本项目管制,不能为美国实施对华的精准打击而提供各种金融渠道、金融平台和金融炮。